[原创]**历险记

前线更前 收藏 1 1132

昨晚同事聚会,知道要喝酒的,就没开车去。到8点多的时候打的回家,的哥是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也在云南当过兵很健谈,颇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开到一个十字路口,我们的车停到左转弯等待区,绿灯一亮时,的哥刚起步,后面一辆摩托想闯直行,在的士车头挂了一下便翻车了。的哥骂道:操,赶投胎呢。开门下车查看,我也下了车。摩托上是两个20多岁的青年,好像没什么大的伤,从地上爬起来揪住的哥就要开练。的哥一边推搡一边说:你们闯红灯还要打人,当自己人王是不?我依本来的性子最多在一边看热闹,等交警来了做个证什么的,但一路上和的哥聊得挺投机,就没好意思袖手旁观,上前阻拦。一个小青年大叫你也有份!就当胸一拳,打得我一屁股坐地上。我火了,爬起来就把他摔倒,这时的哥也把另一个用反关节技给扭在车头上。两个小青年看不是我们对手,也不象原来那么嚣张,一个坐在的士车头,一个打电话声称要拉大队人马。的哥打了122后递烟给我,我们就站在傍边一支接一支抽烟。

大约过了有20分钟到半个钟头,交警赶到,第一句话就骂我们:没见摩托车漏油吗?还抽烟!我们马上诚惶诚恐地把烟灭了。一个年轻点的交警对我们问话,拿出酒精检测器让我们吹,对方两人都吹了正常,的哥也没事,接着要我吹。我说我是喝了酒,但不是我开车让我吹什么?交警挺横说要你吹就吹哪来这么多为什么?我说我不吹,吹了你说是的哥的怎么办?又不能做DNA检测。正僵持着呢,对方那两人不知道达错那根神经又扑上来对我们拳打脚踢,交警马上拦着大声命令他们退下,我们猝不及防吃了些亏,也怒火冲冲要找回面子,正乱哄哄着,突然我看到交警手一扬,我脸上下雨一样被喷上许多液体。

后来才知道,交警已经拿出射流,先对对方两人脸上喷了一回,再一回头看到我叫嚷最凶,也顺手喷到我脸上。幸好我一直带着运动防爆眼镜(我眼睛曾眼结石开过刀,视力下降,现在带200多度的近视眼镜,晚上就带换上增光片的防爆眼镜),辣椒水没有直接喷到眼镜。

当时我先觉得脸上凉凉的,眼镜也没受到刺激。因为知道肯定是中招了,当时很冷静,马上伸手到腰包里掏卫生湿巾,(顺便做一下广告哦,带小孩的同志们注意了,现在超市都有卫生湿巾,大家随身带些,小孩不懂卫生有时玩着玩着要吃手什么的,就可以帮她擦手擦脸。以防细菌侵害小宝宝了)当时我脸上还一直没感觉,大约过了几秒,脸上开始有一些发热,接着是发烫,最后才是那种被火燎般的辣痛。因为我的眼镜挡住了大部分药水,所以我开始一直没有睁不开眼的感觉,不知道是射流的挥发扩散不强还是我酒精麻醉的后果。我马上用湿巾轻轻擦脸,搽一遍就丢换一张接着搽。接着感觉鼻子塞,呼吸困难,不由自主地张大嘴,谁知道这样一呼吸,马上那股味道就呛进来,好像吃了几颗生辣椒,嘴巴奇辣无比,还呛得我连连咳嗽,眼泪流出来,眼泪流过的地方更是辣疼。我马上闭嘴轻轻呼吸,这才感觉好多了。幸好我这人平时比较嗜辣。

湿巾对付辣椒水的办法不错,碰到脸上一瞬间凉丝丝的,我就强迫自己抓住这一瞬间集中注意,但我的湿巾才有三四张。我看到对方两人蹲在地上,的哥一脸惊慌地站在我旁边,我就用手拍他说:矿泉水!纸巾!他手脚麻利地从车头拿出矿泉水和纸巾,一张一张淋湿了递到我手上。那交警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还夸奖我说不错不错,有经验。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脸上那种火燎般的感觉才恢复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但呼吸还是感觉挺呛的。

当晚交警怎么处理的事情就不再细说了,我们最后走的时候那两个小子刚开得眼,肯定是喷到眼睛里面了,而且分量挺足。我回到家已经是10点半。老婆带孩子已经睡下。我到卫生间用冷水湿毛巾再敷脸一会,昨晚不敢跟老婆孩子睡,就睡在客房里。

今天早上起来,脸皮和嘴唇感觉厚厚麻麻的,嘴里居然长了三颗溃疡!

看来辣椒水的威力未必像电影上那一喷上就叫的杀猪一般,个人意志力强的话完全可以忍耐,但绝对丧失行动能力。个人感觉喷雾杀伤力不如射流,但对呼吸道的刺激要快得多,也持久些。我昨晚就是咳了几下,以前被喷雾熏到驾驶室时,能咳小半个钟,但脸上又没有那种火燎般的痛感。


本文内容于 2013/12/2 16:44:17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