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冲击骑兵的战术 400年里没有任何步兵能与之抗衡

冲击骑兵的战术 400年里没有任何步兵能与之抗衡

一、关于中古时代的骑兵,西欧的冲击骑兵并非上面的朋友所言是用不开锋的骑枪,事实上骑枪是开锋的。冲击骑兵的战术这是诺曼人在南意大利首先采取的一种战术,且在之后的400年里没有任何步兵能与之抗衡,这个战术的秘诀在于骑兵改变了作战方式,以人马一体方式冲击,骑枪夹在臂下,用马力冲击,冲击后松开手臂以便于卸力,而骑枪基本上是一次性的,这么做的优势在于可以把战马的全速冲击加上骑士连同盔甲的重量转化为重力加速度全部集中在骑枪的尖端,这个冲击力在中世纪基本就是无敌的了。有人会问一次性用完怎么办,这个简单,骑士有侍从,就是干着后勤保障的活,侍从那还有骑枪,冲击完了跑回来再拿一根继续冲,反复到对方阵线崩溃为止。骑枪用完了呢?就用长剑肉搏,这也就是经典的中世纪骑兵战术了。这种战术也是随着时间不断发展的,比如后期的骑士盔甲越来越坚固,枪扎不进,刀砍不进,怎么办?就用钉头锤,用钝力,把盔甲连同里面的人一起打扁,所以中世纪后期在火枪运用之前又有过一阵钉头锤破甲的时候。

这种战术比起之前的骑兵手持长矛作战,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也是能把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发挥到极致的,除了这种骑兵的花销实在太大,训练时间太长以外几乎没有缺点,乌合之众的军队在其面前不堪一击,就算是精锐的部队也很难幸免。之前骑兵中的翘楚---拜占庭圣骑兵连同北欧卫队在迪拉奇乌姆战役中被诺曼骑兵以冲击战术彻底击溃,证明了就算是人马俱甲,就算是骑射手和重骑兵结合的精锐,在高速冲击的人马怪兽面前也只是串烧而已。

这种战术东方的骑兵能不能抗衡?答案是能,但不是上面所说的唐朝骑兵,总的来说唐朝前期的骑兵还是以拜占庭的骑兵思维为主,骑射手和重骑兵结合的移动堡垒,人马俱甲,可远可近,不过诺曼冲击骑兵要等到公元1000年后才出现,这个时候早已是唐朝之后的世界了。那么什么骑兵可以克制冲击骑兵?是蒙古骑射手,根本不给冲击骑兵以冲击的机会,冲击战术对付的,就是堂堂之阵,蒙古骑兵恰恰没有固定的阵型,以放风筝的战术加上极好的耐力,足以磨死任何冲击骑兵。

二、关于西欧和日本的中世纪战争人少所以战斗力不强的说法,事实上也是不成立的,中古时代的战争,并非人多就是强大,中国的战争史上强军几乎都不会有数十万的规模,一般精锐部队(北府军、玄甲军等)不过几千或万把人规模,他们的对手却常有几万甚至十几万人溃败的战绩,为什么?因为中古时期的战争,一只精锐训练有素的部队往往胜过比这只部队多百倍的乌合之众。比如耶路撒冷王国的部队往往以百来计算,加上职业步兵不过千余人,但却能在蒙吉萨击败3万已经算是训练有素的萨拉丁部队,之前与埃及法蒂玛王朝的作战中更是常有几百人破几万人的记录。日本的职业武士也是战斗力惊人,通常认为蒙古远征失败的原因是因为神风,但细看整个经过,还是能发现日本武士在登陆日白天一整天的混战中没有让蒙古军获得任何的便宜---要不然入夜了蒙古大军没必要在船上过夜。倭寇入侵前期,少量的倭寇战斗力之强甚至使整个东南沿海震动,职业武士的职业就是杀人,在武艺决定战斗力的中古,战斗力绝对强于一个草草训练的民兵。

三、关于武器和武艺,关于大剑,上面有人说大剑和日本刀一样不重视怎么防守,这是胡扯,职业武士天天砍人,不重视防守早死绝了,事实上大剑也就是双手剑根本不考虑怎么收劲,而是在挥出后借着惯性打连击或回到起势,双手剑的重量加上臂力,是破甲利器。关于东洋刀,所谓东洋刀没有重量一说的纯属呓语,自己去买把颠颠,可以单手挥击的是要经过长期训练的,在中古时期只能是职业武士,事实上东洋刀的实战原理无非一击制敌,当然在一击不中的时候也是通过惯性来恢复。美观且极具实战意义的日本刀在宋明时期一直是中国进口的大宗商品,足以说明其实中国人很喜欢唐刀的后裔,至于中国后来为什么没有再普及唐刀的原因一个是因为唐刀的制作工艺失传了,再一个原因应该是因为宋朝的外战羸弱,精锐的兵器装甲经不起老是失败的外战折腾。

长城抗战里大刀队的作战对象,主要是日本的刺刀而非日本刀,神乎其技的大刀队,与日军的交手也只是在伤亡上略有优势,并非很多网友想的那样势如破竹,要真是势如破竹就没必要签《塘沽协议》了。不是小看了什么内家高手和武功,拳怕少壮,这个是不变的道理,足够的力量加上足够的速度,足以破掉任何内家高手,而一些所谓的老宗师武术有多好更是瞎扯,我不否认一些老家伙穴位拿捏的不错,但那是你得站定了,双方移动中谁给你这个机会去拿捏?于是乎所谓的中华武术在什么武林风的擂台上都是连街头混混打架都不如的玩意,两个二货互相拉扯顶牛,小学生打架都比这个强。《精武英雄》算是一部不错的武侠教学片了,里面有一点反映的很好,霍震霆的花式武术在藤田刚的力量面前不堪一击,就是这个道理,你力量不如人,速度不如人,对方皮糙肉厚,你打一百拳未必伤人家一点,人家一拳打中足以致命,这没法打。盲目的妄自尊大吹牛说什么中华武术世界第一一点用都没有。

四、马槊能换什么好东西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20多套板甲在中古象征着什么,且不说唐朝的时候全世界都没有板甲这种冶金锻造高度发达才有的东东,更不用说龙骑枪是意大利战争中的产物,那TMD是火器,与其编到唐朝的年代不如编到郑成功名下还像那么回事。30匹阿拉伯战马,还披甲,外加6个拜占庭骑士,这不应该是什么西域游记,这应该是起点小说网上的架空小说,话说这两年铁血的质量显著下降了,连小说也被当做史料来回帖。

这里有个问题,马槊是什么?马槊不是合金,也是通过古法制作的,原理类似于复合弓,用韧木为基础,外面用油泡、用布扎,直到够硬能扛刀砍了才可用,前段应该是类似于三尖两刃刀的造型,能刺能砍,也算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的必备利器,价格应该不菲,但一套板甲都换不到,上面说过了,板甲对于唐朝算是超时空产物,到了板甲的年代一副板甲也是天价产品,远非一根马槊所能及。

上面有朋友说的有一点是对的,唐朝前期是府兵制,没有什么所谓的制式兵器,当然参军的为了保命,总是挑好的兵器打造,可能样式大同小异也难免。

最后说一点,环首刀是直刀,要说传承的话,和晋刀--唐刀---日本刀是一个路数,后面的大刀纯粹是大路货,中国人抛弃掉一脉相承的精兵精锐武器到大路货的时代,只能说是武士阶层在中唐之后的消亡,这个,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感谢各位朋友的回帖,我直接回复大部分吧。

一、不知道上面那位朋友从哪部小说中得到启发得出了“板甲的制作难度应该小于鳞甲、扎甲”的观点。我告诉你,这个观点是得看时代,放到现在没问题,放到中古就是极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西欧在15世纪之前没有高炉,没有高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有块炼铁,没有锻造铁,海绵状多孔杂质多的块炼铁是无法打造成板甲的,最多就是制作成扎甲,这就是为什么板甲在15世纪后才出现而在之前或是没有板甲的地方,扎甲都是优质铠甲代名词象征的原因。举两个例子吧,日本诸侯的大铠和中国的明光铠都是扎甲,这下应该有些概念了吧。

另外,关于锁子甲和鳞甲扎甲的区别,三种铠甲的历史都很久远,但普及性有区别。鳞甲最早开始普及,从古典时期就风靡各大战场,为什么?因为鳞甲要的铁片小,容易打造和加工,锁子甲如各位朋友所想,原材料制作和加工比较烦,扎甲就更不用说了, 原材料打造大的铁片就是一门技术活。这里熟悉历史的朋友又要问了,是不是阿拉伯人不怕烦,在11世纪后把军队换装了一遍,都成了锁子甲。这里我得再问个为什么,为什么后来锁子甲突然后来居上取代了鳞甲呢?因为有了拉丝技术,多孔拉丝机的出现使得铁丝这种东西能大量生产,这正是锁子甲的原料,在成本上,这时候打造一件锁子甲的时间大概是鳞甲的一半,扎甲就不用说了。在硬度上锁子甲稍差,但在韧性上远远胜出,所以综合能力更胜的锁子甲胜出,成为标配。

这个时候肯定有朋友要问了,西欧那都是不开化的野蛮人,技术不行,那么我们的老祖宗能早点制作板甲不?答案是很遗憾的,不能。一方面有老天的原因---中国缺乏优质铁矿;另一方面有人的原因---中国人不喜欢锻造里的“锻”,从现在出土的铁剑等来看,中国人只能制作叠锻层数六七层,和西欧中东动不动十几层几十层没法比,含碳量又过高,使得中国产的铁剑过于脆---后面我们将看到这个很致命。

不过中国的老祖宗们很有智慧,他们很早就发明了初级的高炉(尚不能生产锻造铁),发明了“炒钢法”,这么一来中国能生产出比块炼铁强一些的铁,运气好加技术好的可以炼出钢来,这个就算是上古神器了。同时老祖宗还发明了百炼钢的锻造法子。本来这么一来虽说中国古代仍无法制作板甲,但攻击性武器方面近似无敌,应该走上了精良兵器的康庄大道,这个时候问题就出现了,不重视锻使得铁里的碳无法均匀分配,碳含量超高又使得百炼钢炼出来的神兵出人意料的脆,根本的还是儒家文化熏陶的书呆子鄙视技术,铁匠的地位在中国长期不高。问题堆积到北宋,基本上南北朝之后东西交流发展出的中国古代锻造黄金时代就断送了,锻造从理论到实践均出现大倒退,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就记载百炼钢反复锻打后有减重,认为是去除杂质,实际上这是钢铁加热会造成的氧化损耗,而沈括记载的另一现象“有的铁锻打消耗殆尽,都不能炼出钢”,事实上是热脆现象,唐朝盛世之后,解决热脆的方法一同入土,导致后世长期不能解决,继承这一技术的日本却出人意料的得利,对刀剑进行锻造、锻合和热处理的技术被发扬光大,唐刀发展出了最有出息的子弟日本刀,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最遗憾。也所以,宋元明清期间日本刀一直是日本对中国的大宗出口商品,因为中国长期不能解决锻造上的短板,而日本出人意料的神兵又以其美观和锐利大受欢迎。

二、关于上面朋友对重骑兵、重步兵、轻骑兵等的描述,我可以这么说,你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常识可知披甲骑兵排山倒海冲过来时,作为站在前排的重步兵是什么心情---那就是死前最后的荣光了,就算能把骑兵戳下来,巨大的冲击力足以使重步兵丧命。那么,怎么训练才能使得士兵面对必死毫不慌乱?事实上能像岳家军一样做到一命抵一命的寥寥无几。而一旦戳不下来,那骑兵的马力冲击之下,无论是骑枪或是大剑都是杀人利器,枪刺刀砍,任何一样都可以把重步兵杀死。

当然了,长枪之林你要重骑兵硬着头皮往里面冲,无论是人还是马都不是傻子,但就在这种斗心理的过程中,中世纪缺乏训练的步兵大多数时间都是受害者。拜占庭的北欧卫队够重步兵了吧?在诺曼重骑兵的攻击下完全不堪一击,以至于安娜公主心有余悸的表示“一个骑在马上的法兰克人能把巴比伦城墙冲个窟窿”。为了使步兵有能力守住阵线,不列颠和诺曼出色的统帅都使用过下马骑兵的方法,这也是那个时代唯一算的上是训练有素的步兵了。

后面所谓轻骑兵胜过重骑兵重步兵,轻步兵胜过轻骑兵更是无稽之谈。试问一个无甲轻步兵如何胜过一个草原轻骑兵?那真真正正是赢了追不上输了跑不掉的情况好不好?事实上轻骑兵无法与重骑兵对抗,中古时期以轻骑兵战胜重骑兵的都被冠以经典战役的名号。轻步兵战胜重步兵也必须很努力,在十字军东征时期的利凡特战场,有的是重骑兵重步兵全身插满箭像一只豪猪一样却活蹦乱跳,杀人如砍甘蔗的例子。从经济上来讲这很合理,比较如果轻装比重装好使,那没哪个二货国王和贵族会让自己的军队使用昂贵的重装。

至于力和技,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是游牧的,坚壁清野本来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套路,试问哪几个国家具备沙俄那样的纵深版图?第一次十字军从安条克到耶路撒冷期间,一路上所有农田均被摧毁,所有水井几乎都下毒,耶路撒冷周围方圆百里的树木几乎被砍光,就这样十字军不照样攻下圣城?而战略要地那更是寸土必争,一旦被攻下全局震动,南宋襄樊防线一跨,迅速崩溃就是这样。正因为如此,古人才得出“攻其所必救守其所必攻”的战争理论。最后说一点,庞培和凯撒恰恰是通过大战决出胜负的。

三、常常有人夸耀老祖宗的同时贬低欧洲的武力,要么就是匈奴被击败到欧洲横行,要么就是阿拉伯如何如何虐拉丁人。事实上,在欧洲的匈人和蒙古高原曾经的匈奴是不是有直接的继承关系,目前史学界尚无定论,而匈人在欧洲最后是被重骑兵集团冲锋的西哥特人击败的,一败之下再无复兴的余力。对于中古时期欧洲的武力,拜占庭毋庸置疑长期处于世界前列,西欧能在阿拉伯狂飙中守住比利牛斯山一线也殊为不易,而能顶住压力收复伊比利亚更是伟大,这也是已知的唯一能在绿化后重新逆转的地区,中国则不能逆转被绿化的新疆。应该这么说,中古时期的中国和拜占庭比较相似,同样传承古文化的光辉,军队有着系统的理论教育,间谍网络、海军和后勤建设都走在前列,但具体到战场上能不能顶得住,这另当别论,拉丁人的一波流拜占庭是吃尽了苦头,西夏的一波流北宋同样叫苦不迭。上面还有朋友说装备了车弩、神臂弓的宋军重步兵(没提步人甲)能轻松击败欧洲重骑兵,这就完全是瞎扯了,宋军的战斗力那是出了名的,被西夏辽国轮着虐,真正的凭着人多命贱顶着,宋朝北境和燕云十六州挨着,距离幽州百余公里路,可以说想打决战辽国随时奉陪,根本没躲的意思,综北宋一朝都没能武力打下幽州,妄谈什么缺乏机动力简直是荒唐。

回到上面的问题,西欧能在黑暗的中世纪始终保持一定的力量,基本上得益于其的武士阶级出色的战斗力,长期作为社会顶层的武士阶级能拥有财富和地位,作为平民能通过当兵打仗改变命运,特别是十字军大潮中不怕死加点运气翻身当老板的例子比比皆是,造就了西方人贵族参军,当兵光荣的理念,同时期的希腊人和中国人在军人屡次威胁皇权的情况下却走上了削弱军人地位的道路,以至于文官腐朽、阉人当权层出不穷,均受到亡国文化断层的悲惨命运。唐朝中叶之后军事贵族作为一个阶级的消亡,对于中华民族整个的民族性都是一种负能量的洗牌,内藤湖南就曾把唐朝中叶作为中国历史上中古与近世的分野,不管怎么说,从“宁做百夫长不为一书生”的潇洒外向型开脱民族到“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衰败景象,那都是中国乃至中华民族的悲哀。


在冷兵器时代,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军队,有比中国军队(这里的中国军队,包括中国国内的少数民族割据势力国家)武器更精良更精锐的?!世界上哪国古代冷兵器的国家,拥有过像中国的宋帝国拥有80几万的重装化部队的(几万至十万左右的骑兵,全是人马皆有重甲的重装骑兵。禁军步兵精锐有六七十万人都是重装化步兵部队。)?奥斯曼土耳其军队有吗?印度军队有吗?欧洲那个王朝的军队有吗?古代世界的哪一座城市,是需要像宋帝国首都汴梁那样,整整需要5000门投石车才能攻的下来的?宋帝国禁军,几乎人人都有一柄长兵器或弩弓武器,再佩戴刀或者剑作为短兵器作战的?整个宋帝国的军队,起码拥有上百万把战刀,几千万把弩或弓箭,和数量跟这些弩弓相匹配的海量惊人箭矢的?当时的世界各国里,除了中国国内的地方割据少数民族国家,哪个帝国或国家拥有超过5万重装骑兵部队,或二至三十万重装步兵部队的?

中国隋朝时,拥有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数量达到12万重装骑兵部队。中国唐朝时,每12500人为一个军团。每个军团,都拥有精锐陌刀兵2500人。唐帝国时期的国家兵力,起码有60-100万以上。这也就是说唐朝军队里,仅仅步兵精锐重甲陌刀兵,就起码就有12万至20万步兵精锐重甲陌刀兵部队(唐帝国全国起码有48-80个唐帝国的12500人级别的军团)。宋帝国精锐禁军部队最多的时候有80几万之多。这些宋朝精锐禁军部队,所有骑兵统统都是重装骑兵(宋帝国初期,宋军精锐的静林军重装骑兵部队全歼掉了辽国版铁鹞子骑兵--精锐重装部队铁林军),所有步兵都是穿几十公斤重步人甲的重装步兵。

日本刀在古代战争中真的牛逼吗?古代冷兵器时代,日本哪个万人级军团是人人都拿得上日本刀的?古代日本有多少个全部都使的上日本刀的,万人级规模的刀兵军团?日本刀在古代出口到中国一般就是个玩物,是专供文人秀才和女人玩的。在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军队将军或将领记载里,就没见过哪个中国古代将军是使用日本刀作战的。所以,在古代时日本刀其实就是个忽悠人的垃圾笑话。


14世纪末至15世纪,当大量的早期火器武器出现在世界各国的军队里时,冷兵器时代已经就算结束了。中国明朝军队这时以进入了初级火器时代了。因此,几乎淘汰掉了所有重装盔甲。而这时,在中国不再发展重装盔甲的条件下,西方真正正宗全身型的大白板甲,才在16世纪至17世纪时发展到了顶峰,哪个时代还能算是真正的冷兵器时代吗?而且,以16、17世纪的西方板甲来比一百二百年前的中国重装盔甲,西方板甲就牛了吗?哪问问,西方欧洲哪个国家在16、17世纪时,拥有多超过5万重装骑兵部队(人马都有盔甲的重甲骑兵部队),或者30万重装步兵部队的(身上步兵盔甲超过20公斤)?

再有就是,古代世界的冷兵器武器中,有哪个国家的那种近战肉搏冷兵器武器,能比中国120斤全镔铁制造的长柄大刀,更具杀伤威力的?谁说中国宋、元、明时代,没有强悍的武士和将门了?中国的武科举制度,一直沿用到了清朝后期。全中国的武举人,难道不是武士吗?中国的将门,一直持续到了明朝后期,世代传承习武带兵的将门子弟,难道就不是武士了吗?

西方的长剑,也就是中国汉朝斩马剑的水平和层次的武器了。中国唐朝的陌刀威力,就远超西方长剑了。而中国后来的长柄重刀,更是西方长剑根本不能比的顶级刀类武器。拿西方长剑来跟中国刀吆喝,它有这本钱比吗?抗战时期的中国大刀中的优良品,也能一刀轻松劈砍开10枚摞在一起的铜钱。这种刀的威力,在冷兵器时代使用,也足够砍掉西方板甲骑士的战马马腿或骑兵脑袋了。而就拿16至17世纪的西方大白板甲重装骑兵而言,这也不过就是跟西夏铁鹞子、辽国铁林军或金国铁浮屠一路的重装骑兵了(西方板甲骑兵没有装备弩或弓箭,事实上战斗力比起西夏铁鹞子、辽国铁林军和金国铁浮屠重装骑兵还差上一个层次。)。它们碰上中国宋帝国的神臂弩战阵或长柄大刀长柄战斧砍马腿战术,它们能扛得住吗?

中国唐朝一柄高级工匠使用高级材料制造的马槊(比如:制造马槊的工匠是顶级高级的御用或武器工匠,而材料是全镔铁或全百炼精钢的,精品宝物级别马槊。),怎么就不能值钱20套西方中世纪前板甲了(这时的西方板甲,还是初级板甲。也就20公斤以下的垃圾铁盔甲了。)。中国古代一斤叶子炒成的茶叶,一斤虫子吐出并织造的丝绸,到了西方都等同甚至超过同等黄金重量的天价货。一把中国的宝物级的马槊,值个几十套西方垃圾盔甲的价值,这根本就不稀奇。


本文内容于 2013/12/4 0:04:13 被流水不见月编辑

这个冲击骑兵放到欧洲战场来看吧。这些板甲怪物如果冲击装备了大量车弩、神臂弓的宋军重步兵军阵试试。宋军羸弱主要是指的面对北方骑兵缺乏机动力,始终无法歼灭其有生力量的问题,致使败则大败,胜无大胜。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