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姑娘组团来中国:生活不到一个月被震撼 由中国语教育推进会组织的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学生“2013年日本‘五星奖’游学团”飞抵杭州。此前,他们在近一个月的时间中进北京,访天津,赴西安,游成都,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认识真实的中国。在他们行进式的体验之旅中,中国印象与在日本国内所得到的信息并不完全相同。

亲眼看中国对中国印象完全改变“中国有很悠久的历史,很酷!”第一次来到中国的后藤阳介用略显生硬的中文评价自己的中国之行。与后藤阳介一起来到中国的23名学生都是北九州大学中国学系及国际关系学系的学生。他们此次的中国之旅,从入境到回程,不足一个月时间。

在这次旅程中,后藤阳介和他的同学们由北往南,走访卢沟桥、秦始皇兵马俑、乐山大佛、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等中国地标,走进南开大学、西南交大等学校与同龄人交流,体会不同地域的饮食、风俗,体验不同城市的商业氛围。用组织者、中国语教育推进会干事长叶言材的话说,“让他们亲身感受中国,亲口品尝中国,亲眼看中国。”

“中国很大,城市的很多地方像日本一样现代!”福岛季惠谈及中国之行说,“我亲眼看到和感受到的中国与日本媒体宣传的不同。”在福岛季惠接触的宣传中,“中国人多且环境杂乱。一个细节是他们每人都备有口罩;每到一处,都注意公共场所,特别是厕所的卫生。”但真正到了中国他们才发现,他们的口罩几无用处,所到之处,城市整洁,市民守序。

在来中国之前,福岛季惠很怕中国人。但走在中国的大街上,遇到困难,周围所有的人都会倾力相助。一听说小姑娘来自日本,周围的人会立刻放慢语速与之交流,福岛季惠感受到的是友好、温和和热情。

不足一个月,真实的中国风物人文,已经让同学们的中国印象有了彻底的改变。

一位瑞士人来北京惊呼中国的繁荣令人难以置信

中国人比我们想象的更亲近

伯尔尼画家、太极教练迪诺·里格利在中国工作了一个夏天。他明白了为什么瑞士与中国的交流,对瑞士人来说比对中国人更重要:

北京有令人难以想象的2000万居民。这是个忙碌的都市,一切在不停地运转。我工作的社区生活和工作着许多画家、设计师、自由艺术家。巨型城市北京正在疾风暴雨般向周边地区扩展。

曾是城市历史一部分的老建筑被拆除,新的街区有大型购物中心,昂贵的公寓,也有文化设施。这里是一个舒适的艺术飞地,与我们脑海中“经济涡轮增压器”的形象大相径庭。


作为在北京的艺术家,生活分外忙碌,几乎没时间旅行。那里的竞争也很激烈。真的,我无法形容中国艺术市场的繁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许多新富起来的中国人住在四壁空空的房子里。他们如今需要艺术,这样就可以向别人夸耀。

在西方人印象里,中国不具备一个繁荣艺术市场的条件。相反,艺术创作者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挺紧张。其实,中国的相关政策比我们想象的要宽松很多。根本没什么限制。

我在北京经常骑自行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个大都市蓬勃发展的商业和对立的贫困。在玻璃幕墙的摩天大厦旁边或许就是穷人居住的没自来水的房屋。不过,他们很干净,环境维护良好,而且人们感到自豪。

北京很安全。大多数道路都有单独的自行车道,有的可容纳两个人并排骑。虽然红绿灯和交通规则有时不具约束力,但你可以学到在混乱的交通中骑车人如何轻松自如地行进。我觉得这几乎就是中国的一门太极艺术。

说到太极,即使在闷热潮湿的天气,中国公园里也会有中年以上的人在练习。

对年轻人来说,太极已过时。他们迷恋来自西方的一切———品牌服装、汽车甚至是快餐食品。不过,我相信,气功和太极未来将在中国变得日益重要。 在北京的逗留让我认识到,中国人比我们通常想象的更具人性的亲近。对于中国我们有很多刻板印象。比如,中国人不能接受批评,或者不会承认失败,因为他们会认为有失“面子”。

其实,我们的“中国印象”往往过于消极,因为受到了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观的影响。如果你在中国住下来就会发现:欧洲已不再是世界的中心,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相比中国人,欧洲人更需要东西方的交流。

俄:每个来中国的人被感到震撼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6月20日发表题为《我们是该效仿还是忌惮北京?》一文,作者是该报观察员亚历山大·格里申。

文章称,北京女导游告诉他:“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本国人口的具体数字。农村有很多未上户口的孩子,究竟是几千万还是上亿,我们不得而知。”

格里申在文内称,中国人不喜自吹自擂,蒙骗他人。她很诚实地向格里申解释,为何平均月工资仅有四五千元,但众多北京人都开着奔驰、宝马和大众,因为几乎人人都有外快,或是经营自己的小生意。以教师为例,他们放学后仍会开班授课,赚学生的钱。而不管是矮楼还是高层住宅,底层都辟为商铺出租,虽然面积不大,但可以卖花、修鞋、出售大白菜或者美发。

格里申称,每个来到中国的人,都会感到震撼。有人惊讶于北京、上海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它们作为国际大都市已名声在外,但在地处内陆的重庆也能目睹类似街景,就相当难得了。有人则对省会城市全球顶级奢侈品牌名店林立与贫民区脏乱差并存而深感讶异。令格里申惊讶的是居然能在一个小县城欣赏到声光电特效突出、舞台设计和导演水平均堪称一流的大型露天表演,以及四通八达,将西南重镇重庆与其他省份连接起来的公路。当天,他们驱车逾400公里,经过了草原、山区和隧道,路边是精心修剪的灌木丛,整齐的行道树。好几百公里都是如此,而且形状都修剪得一模一样,令人叹为观止!

文章指出,中国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建设当中。不仅是商业区的摩天大楼,更有高层住宅拔地而起;工地不只是零星分布,而是覆盖整个街区。拍照取景时,他们很难躲过随处可见的塔吊。中国的施工速度是无与伦比的,只有亲眼目睹,才能真切地体会到这一视觉冲击。

文章认为,今日的中国很像一辆铆足劲前进的自行车,或许会因道路上的小坑而跌倒,但它不能停下脚步,否则就会摔倒。持续多年的经济腾飞令中国的生产率迅速提升,劳动力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对西方公司而言,10年前,不高的薪水就能吸引中国工人,如今这恐怕无人问津。外国投资者开始悄然撤离,寻求更为理想的投资乐土。中国公司也不例外。如今,中国市场上的一些商品虽然看起来像国货,但实际上却是越南制造,如纺织品及轻工业产品。

中国已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玩家,它将继续走向何方?

文章指出,中国人经常说,中国人口太多,面积太小。这难免引人警惕。不能轻信某些专家的话,即俄罗斯的生存条件比中国恶劣得多,喜欢温暖的中国人不会对这个北方近邻感兴趣。不过,中国人不愿与俄罗斯、日本或美国爆发任何军事冲突,至少在敌人导弹能够穿透中国反导及防空系统的当下,这是毋庸置疑的。文章认为,对中国的邻国而言,北京仍有希望不再“令人生畏”。前提是电视台继续在广告及时尚综艺节目中宣扬消费主义价值观,鼓吹个人主义。如今,大部分中国广告在向观众灌输如下理念:“我会满足自身需求,整个世界将拭目以待。”文章称,因为涉世未深,外加崇尚冒险是民族天性,中国年轻人或许会接受上述的外来价值观,并奉为圭臬。届时,中国笃定会成为一个大型发达国家,不过它未必能够发挥所有潜力,打造出“伟大中国”来。

一个美国人来北京留学一年后如此大赞中国

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观点文章,题目是《Go East, Young Man》(年轻人,去东方)。文章作者是一个在北京清华大学任教的美国青年,名叫JONATHAN LEVINE。

文章说的是他从美国到中国北京开始新生活的初衷想法和对中国的认识。咱们先看看这个美国青年是怎么说的。(以下是文章摘要大概翻译)

“二十多岁,有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高学历,整天为找不到工作而烦恼困惑。...去年二月,来到中国,在清华大学教美国文化和英语。...在中国住了一年后,我感觉中国就像第二家乡,有一份满足的工作,有朋友,有时间旅游,中餐绝佳。

最重要的是我的生活更加充实,这得益于与中国人的交往。他们的耐心、礼貌和热情让我乐不思蜀。我想说的是:中国欢迎你,这里工作前景广阔,2008年金融危机让美国受伤,但中国却独善其身。这里也有问题,比如中国不相信西方式民主,但是我发现中国人和媒体享受的言论自由与西方没有区别,在我看来,(中国的)CCTV比(美国的)FOX新闻频道更公正平衡。

污染是个问题,但不像想象的那么严重,这里有好的日子。有评论指责中国的食品安全。但是中国政府采取措施惩治责任者,这比美国在处理一些类似案件对大公司无能为力的表现要强得多。我们生活在艰难时代,如果你是什么华尔街占领者,或者是躲在角落里和地下室里怨天忧地、迷失困惑者的话,那么你就该到中国来看看。...”

美国女孩一到中国被震撼:这简直差太多了

晚春的清晨,中山还有几分寒意。在中港英文学校的操场上,几名来自美国西雅图的青少年正在武术老师的带领下有模有样地比划着拳脚,Elaine和Taylor就在其中。

美国女孩中国情

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的Elaine在女生中显得尤为活泼。一听到记者要进行采访,她不见半点害羞之意,还蹦蹦跳跳地走来。她的长相一点都不“西方”,乌黑浓密的齐肩长发,两道浓浓的眉毛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笑着用粤语和我们打招呼:“早晨!”原来,Elaine的爷爷是广东人,她父母在家也常用粤语交流。因此,虽然Elaine生在美国,但也会说一些广东话。她的学校,有中文、西班牙语、法语、日语让学生选择其中之一作为外语学习,她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文。“因为我是中国人啊!”她很自然地回答。或者是小女孩活泼可爱的天性使然,采访过程中她一直叽叽喳喳地与我们聊个不停,2只擦着五颜六色指甲油的双手不时比出各种手势。她说在家的时候就常常吃中餐,这次是她第一次亲身踏足中国,尝到正宗的中国菜,“跟家里的有点不同,不过味道很好,我很喜欢!”Elaine笑着说。

而年纪略小的Taylor是个土生土长的美国女孩,白皙纤瘦,一头金色长发在阳光下微微闪着光。Elaine眉飞色舞时,她就安静地坐在一边听着Elaine说话,不时点点头。这个纤细的女孩原本就有舞蹈基础,在这次夏令营中,她首次接触到中国舞蹈,立即就喜欢上了。

“跟我在美国学的舞蹈比起来,中国舞慢很多,动作很轻,很柔。不过穿上飘逸的服饰后跳起来真的很好看。”Taylor边说着,一边就转着手腕做出几个挽花的舞蹈动作,她还说,这次回去之后,她们马上就要在全校师生面前登台表演中国舞了。“真正看到的中国,跟你们来之前想象的中国,有什么不同吗?”记者问。“这简直是差太多了!”Elaine和Taylor异口同声地回答。Elaine老老实实地说:“原本我以为中国还是很破很旧的,可来到这里才发现,中山的城市化水平已经很高。”在中港英文学校的操场,望出去就能看到马路对面的楼盘,她便指着那些高楼说:“在这里到处都看到很高很漂亮的楼房呢!”刚到的时候,学校老师就带她们去步行街和孙中山故居参观游玩,让她们真切地感受到中国人的热情。“街上有很多人,走在路上,他们会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当问及他们参观完孙中山故居之后的感想时,Elaine坐直了身子,表情认真地说:“他是中国之父,是个伟大的中国人! Elaine和Taylor参加的夏令营,是为了让这些对中国感兴趣的美国青少年更好地学习中国文化,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因此,他们有机会住到本地居民家里。“中国的青少年都很有理想,很小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自己长大后要做个什么样的人。我很希望我以后能够从事教育行业。”即将升入大学的Elaine说起了自己的理想。充满爱心的她觉得现在有很多小孩子因为各种原因不能上学,自己若是可以当老师,就要尽力帮助他们。 Taylor则笑眯眯地补充:“和西雅图的天气相比,中山比较温暖却潮湿得多。不过,有很多树和漂亮的花,到处都是绿色,我很喜欢!”“中国的食物吃得惯吗?”问题一提出,两个女孩马上说:“中国菜很好吃呢!”对视一眼后,她们有些疑惑地提出:“不过很奇怪,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啃鸡脚?中山到处都有卖鸡脚,美国人可不吃鸡脚,太奇怪了呢。”Taylor一边发出疑问一边用手比划出鸡脚的形状。看见她那费解的样子和搞笑的手势,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采访快到尾声的时候,带队老师Chunman Gissing走过来统计学生们需要多大号的校服。“西雅图除了一些特殊的例如女子学校、男子学校,或者是年纪很小的孩子们上的学校之外,都是不穿校服的,而且我们来到中港英文学校学习,带一套他们的校服回去,这也是个纪念。” Chunman老师说。全世界的青少年都一样,在Elaine和Taylor眼里,全世界的孩子们都一样,每去到一个新鲜的地方,都会发出欢呼声。“在孙中山故居,中国学生和我们一样快乐地叽叽喳喳对事物感到新奇,总是安静不下来。”Elaine说,她们已经和中港英文学校的学生们互换了联系方式,希望回到美国之后也能继续和新认识的中国朋友保持联系。

根据Patrick Grant老师的介绍,这次中山中港英文学校的学习是他们作为预备大学发起多年的一个全球联络项目其中一站,同时也是第一次带领学生来到中国。这些15至17岁的美国学生将在这里学习中国武术、书法和传统舞蹈,以更好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与当地学生之间也增进了友谊。



本文内容于 2013/12/2 11:50:18 被405925808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