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279年春二月,司马错率领十万陇西秦军从成都出发,兵分两路,一路从资阳、内江、自贡,到宜宾,一路从遂宁、沿着嘉陵江,浮筏到重庆。当时,在宜宾有三千楚军把守,泸州有二千楚军守护,重庆、贵阳、张家界、巫山各有一万楚军驻扎,在云阳有二千楚军守护,在恩施则有三千楚军把守。

坐镇巴巫黔中的楚军将领伍召闻讯司马错率领十万秦军来犯,率领贵阳的一万楚军赶往重庆。司马错率着五万秦军从遂宁、沿着嘉陵江,浮筏到重庆的渝中区,受到驻守在重庆南岸区一万楚军的顽强抵抗。由于两军兵力对比悬殊,司马错率着秦军攻上南岸,击垮楚军防线,巴渝楚军败走界石镇。司马错率军进逼,这时,楚将伍召率领的贵阳一万楚军及时赶到,双方随激战于界石镇。由于楚军将领伍召勇冠三军,一把长刀,无人能敌。秦将司马错已经年迈七十,与楚将伍召大战三十个回合以后不敌,败回阵中,秦军随被击退。但是,由于楚军兵少将寡,力量薄弱,伍召亦无力收回巴渝失地。

与此同时,司马错的另一支五万秦军,从资阳、内江、自贡,直逼楚军驻地宜宾。在宜宾的三千楚军看见秦军势大,无力抗击,只好向泸州撤走,与泸州的二千楚军守兵会合。秦军看见楚军向东撤走,占领宜宾以后,便向泸州进发。泸州楚军见秦军达五万之众,难以抵敌,五千楚军只好沿着长江东下,从泸州的蓝田镇撤走,经合江县,走白鹿镇,过白沙镇,穿夹门关,到达巴南区,与楚将伍召的一万五千楚军会合于界石镇。五万秦军沿着长江浮筏东下,到达巴南的张家岗登岸,向界石镇挺进。楚将伍召的二万楚军,抵挡不了九万六千秦军的两面攻击,只好率军撤往贵阳黔山驻守。

司马错见到伍召率着楚军向南败走贵阳,并不率军追赶,而是引军向东,先后占领涪陵、丰都、武隆、彭水、石柱、黔江、恩施、云阳、奉节、直抵巫山。当时,巫山原有一万楚军把守,司马错的秦国大军挺进云阳、恩施时,云阳的二千楚军沿着长江,经奉节撤到巫山,而恩施的三千楚军也经建始,翻山越岭地撤走到巫山。云阳、恩施、巫山三地楚军会合起来,便是一万五千兵。司马错兵至巫山,便被楚军阻挡住,无法通过。这里,山高路险,易守难攻,司马错的大部队无法同时展开作战,而楚军又早有防备,箭石粮草充足,拒不撤退,死守阵地,以等待荆州援兵的到来。

司马错见状,随命军士轮番攻打,楚军箭石如萤,秦军死伤惨重。秦军接连攻打了十天,死伤了一万人,依然攻不下楚军在巫山的防守阵地。而楚军虽然也伤亡四千人,却依然还有一万一千兵。正值秦军与巫山楚军相持时,楚将郑通率领四万荆州都城卫军,从宜昌,经秭归、巴东,赶到巫山。这年司马错已经年迈七十,自然不敌正值壮年的郑通,随主动引军退回到奉节驻扎。郑通率领五万楚军随后便进抵奉节,与司马错的八万六千秦军相拒于现在的双潭乡、草堂镇一带。于是,双方随摆开决战的阵势。司马错与郑通大战二十个回合以后不敌,败回阵中,

楚将郑通连杀秦军数十骑,五千楚军骑兵一见,随都纵骑跃出,冲杀秦军骑兵。秦军骑兵虽然二倍于楚军,但这里不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大队人马无法展开同时作战。秦军骑兵虽然骁勇,但这五千楚军骑兵是训练有素的都城卫军,且都是年纪差不多的青壮士兵,再加上楚将郑通无人能敌,秦军骑兵随被击垮。楚军乘势掩杀,秦军大败。司马错引军败退到白帝,过白水时士兵又相互拥挤受伤无数。郑通看见这里地势较为平坦开阔,便于秦军大队人马运兵,且有白水阻隔,对于楚军兵力较少来说,作战不利,随下令停止攻击,与司马错隔水相拒。这一战,郑通以五万楚军锐师,打败了司马错的八万六千秦军,斩敌六千,自损三千。

正当楚将郑通率军进抵巫山时,楚将庄硚也率着四万楚军从荆州出发,南渡长江,走松滋,过五峰,直达恩施,拔掉司马错刚刚设立不久的秦军据点,消灭了这里的一千名秦军。然后,庄硚率着楚军经建始县,直抵奉节长江南岸的江南乡。司马错闻讯大惊,急忙分兵三万,以阻挡庄硚的楚军过江。庄硚见状,随命二万楚军悄然沿江而上二十余里,在安坪乡渡过长江,然后再沿长江东下。等到秦军发现,庄硚的二万楚军已经到达任家湾,距离三万秦军的守护阵地下码头,只有十里之遥。庄硚一见,便率着南岸的二万楚军于江南村强行过江,秦军想过来拦击,却被北岸任家湾的二万楚军阻挡住。

郑通得知庄硚的军队已经收复恩施失地,到达奉节南岸,又见司马错分兵三万,命副将率军前去拦截,随命楚军将士强行涉过白水,向司马错的秦军发起大举进攻,以配合庄硚楚军的顺利过江。奉节南岸的二万楚军一过长江,庄硚便率领四万楚军向守护北岸下码头的三万秦军发起进攻。秦军副将不敌楚将庄硚,三万秦军被四万楚军击溃,死伤惨重。秦军副将率着败兵向平皋乡逃窜。而在东面的白帝,司马错不敌郑通,五万秦军被五万楚军打得节节败退,开始还能抵抗良久,到了后来便只有挨打的份了。没过多久,秦军便被全线击溃、遍地哀鸿。司马错率着残兵败将,也向平皋乡逃窜。

楚将郑通、庄硚见司马错率着残兵败将向北逃窜,便兵分二路。一路由庄硚率着本部的三万楚军,从奉节出发,沿着长江,一路西进,相继收复云阳、忠县、利川、石柱、丰都、直至重庆涪陵。一路上,庄硚募得兵士一万人,在云阳、丰都,各留下一千楚军把守,大军驻扎于原旧巴国王都涪陵。接着,庄硚的军队收复现在的整个重庆市区,直至铜梁。

另一路由郑通率着本部五千楚军骑兵、二万五千楚军步兵,北上巫溪,追击司马错的残军。司马错逃到了巫溪凤凰镇,已近黄昏。秦军士兵刚安好营、用完饭,准备到营帐内歇息时,郑通的大队楚军已追到离秦军营地不远的花粟乡。司马错闻讯大惊,急令大军集合列阵。秦军战阵尚未列成,郑通的五千楚军骑兵便已杀到。司马错只好强撑年迈身躯,领军迎战郑通的追兵。

郑通追到凤凰镇,便下令军士击鼓!全军出击。只听楚军战鼓一咚!郑通便纵马挥枪,直取司马错,五千楚军骑兵随咆哮着冲杀过去。由于秦军骑兵尚未列成阵势。匆忙中举起兵器,迎战楚军骑兵。无奈,秦军骑兵因巫山奉节战败,本来就士气低落,被楚军战鼓一咚,战骑一冲,虽然举起刀枪,但却来不及列队和催马冲出。而楚军骑兵借助战马的冲力,刀枪一击过去,秦军骑兵自然招架不住,纷纷被楚军骑兵击落马下,死伤惨重。

秦军步兵在营内跑了出来,看到楚军骑兵在围杀秦军骑兵,随都急忙操起兵器,赶过来助战。哪知在东南方向的中河村战鼓震响,二万楚军步兵,手举大刀、长枪奔杀而来。楚军一见秦军步兵,便猛砍猛杀,直杀得秦军步兵丢盔弃甲、抱头鼠窜。而这五千楚军骑兵,都来自于荆州都城卫军,个个年龄青壮、训练有素,自一接战,便声声喊杀,越战越勇,直杀得秦军骑兵人仰马翻、东倒西歪。没过多久,秦军的骑兵、步兵均死伤惨重,全线崩溃了。

司马错迎战郑通,虽然奋力相拼,以命相搏,无奈人老就是人老,身手已经不再是三十年前了,仅十多个回合以后,便被郑通打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二十个回合以后,司马错便开始手忙脚乱、险象丛生了。这时,秦军副将拍马扬刀,冲杀过来,救出司马错,拼死向西北方向逃窜。事实上,司马错及其副将只率着一千多名秦军骑兵,仓惶地逃往城口县。至此,司马错的十万秦军仅仅三个月,算是全部报销了。 秦楚两军巫山奉节第一战,楚军完胜,全歼秦国名将司马错的十万陇西秦兵。

选自《浩瀚战国》第七部《三国争雄》的章节-----”序秦楚争雄起干戈,战奉节司马错丧师“


本文内容于 2013/12/2 1:57:30 被罗烈烈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