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种兵特训曝光:-27℃泅渡过河(图)

中华民族之魂 收藏 1 904


中国特种兵特训曝光:-27℃泅渡过河(图)


该团官兵进行隐蔽接敌训练


中国特种兵特训曝光:-27℃泅渡过河(图)


该团官兵在演兵场上仇成梁摄

原标题:“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自己”

初冬,黄海深处,风狂雨骤。

汹涌波涛间,一长串小黑点吃力地蠕动着——一群士兵正在进行海上10公里武装泅渡。

近了,更近了……到达终点时,战士们筋疲力尽,一个个互相搀扶着走上海滩。

这支部队,就是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在该团,有一句口号很响亮:“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自己!”

这句口号,道出了这支部队的两个突出气质:舍我其谁、一往无前的“霸气”,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勇气。翻开该团荣誉簿,一串闪光足迹赫然入目——连续15年被总部评定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侦察兵、特种兵比武赛场勇夺16枚金牌,荣立集体一等功。

“别人在拼搏,我就要拼命”

深秋,桐柏山区,夜幕降临,夜间城市反恐训练展开。

副团长刘晓东手握夜视仪,紧紧盯着趴在楼顶上的4名狙击手。

此时已是凌晨3点,按计划训练应在1个小时前结束。但因为有1名狙击手擅自挪动位置,刘晓东决定延长1个小时。

天空飘起小雨,迷彩服很快被淋湿,4名狙击手冻得嘴唇发紫,依旧纹丝不动。

“未来作战,狙击手面对的将是最艰巨的任务、最强悍的对手。平时训练不狠,明天战场上可能会付出血的代价!”说这话时,多年前自己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浮现在刘晓东眼前——

那年,他赴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参加国际特种兵培训。经历了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野外生存训练,他的体能已到了极限。紧接着进行抓绳攀爬课目,他爬到6米高处重重摔了下来。

“放弃吧,中国士兵!”委内瑞拉教官劝道。一声怒吼,刘晓东猛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向沾满血迹的麻绳。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爬……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中国军人真是太可怕了,上帝保佑,我永远不想成为你们的对手!”教官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靠着这股狠劲,刘晓东最终获得总分第一,头像被永久刻在“猎人学校”的荣誉墙上。

“现在是5点10分,抓紧时间休息,7点30分吃早饭,8点准时训练!”刘晓东大声喊道。持续近一夜的反恐作战训练终于结束,一身疲惫的官兵们争分夺秒休息。清晨,战斗又将打响……

对于该团官兵来说,“好日子”永远在昨天。在该团,每年都要组织“魔鬼训练周”,期间每天都要训练16小时以上。

你能想象吗,作为团政委,解少圣一年都要磨坏两双作战靴,穿破3套作训服。他自豪地告诉记者:400米障碍成绩至今他还保持在1分40秒之内。

“别人在拼搏,我就要拼命。”那年,该团进行负重35公斤、昼夜连续行军100公里课目集训。行至40公里时,上士陈辉辉的膝部已经肿得像面包,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收容车一次次在他身边停下。陈辉辉坚决不上:“就是爬,我也要爬到终点!”17个小时后,他硬是拖着伤腿一步步挪到了终点。

艰苦的训练,锤炼出过硬本领。在刚刚结束的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先后夺取了伞降渗透侦察作战行动、反恐侦察、水上渗透、水下破坏等7个课目的金牌。

“军人永远无法选择战场”

今年5月,某大型实兵对抗演习,该团20名官兵受命搭乘直升机伞降,实施“敌”后渗透行动。

直升机到达伞降区域上空时,大风骤起。兄弟单位一位曾当过国家专业跳伞员的参谋向团长李建军建议:“风速超出伞降条件,须取消伞降课目!”

“真要是打仗,任务岂能取消?”团长李建军沉思片刻,依旧下达命令:“跳!”舱门打开,朵朵伞花在空中陆续绽放,官兵们全部在预定地域安全着陆……

“军人永远无法选择战场”。在该团官兵的字典中,从来没有“退缩”这个词。

那年大年初一,合家团圆之时,团长李建军却带领13名官兵穿梭在土耳其寒冷的原始森林中,接受国际特种兵集训考核。

饥饿、严寒、险阻,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层层设阻,步步追杀。他们经过四天三夜连续行军作战,在耗尽所有给养后,终于准时到达了登机点。

没想到,此时土耳其考官突然宣布:登机点暴露,向20公里之外的临时登机点转移。

冰天雪地,他们咬牙坚持,隐蔽转移。在离临时登机点还剩3公里时,一条冰河横亘在面前。当时气温-27℃,团长李建军果断命令:马上泅渡过河。

闯过冰河,他们披着一身冰甲,向终点拼命冲去……最终,他们成了这次考核中唯一完成任务的队伍。

为了胜利,他们一往无前;为了胜利,他们一无所惜。

2009年“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武赛场上,该团代表我军首次出战,与来自美、法等北约军事强国的特种兵同台竞技。

比赛刚开始,意外发生了。队员柳东坡在夜间穿障时,大腿裆部严重挫伤,汗珠顺着脸颊往下直淌。

“赶快退出比赛,否则可能造成终生残疾!”随队医生说。

“就算残了,我也要把金牌拿回去!”柳东坡腾地站了起来。

夜间射击、操舟、15公里强行军……柳东坡咬紧牙关,冲过终点线那一刻晕倒了。最终,他和战友摘得13个项目中的8个第一,金牌数、奖牌数在参赛各路劲旅中均名列前茅。

凭借执着和坚持,该团官兵一次次演绎着中国特种兵的铁血传奇——

阿西木呷背着沉重的榴弹发射器,忍着伤痛奔袭了40公里;

曹树涛浑身被马蜂蜇了20多个包,中途休克3次,眼睛肿成一条缝,依旧坚持跑过终点……

如今,该团营区中央,矗立着11座荣立一等功官兵的雕像,每一尊雕像的背后,都蕴含着一个个沙场拼搏的传奇故事。

“我能行,还能飞得更高”

闻名世界的土耳其马尔马拉海峡,风高浪急,暗礁密布,时有鲨鱼出没。

对于世界各国特种兵来说,能够横渡这条海峡,都是艰巨的挑战。

这天,一张东方面孔勇敢地站在了海峡岸边,与西方各国特种兵一起面对挑战——他,就是在土耳其特种作战指挥学院留学的该团副团长吴海燕。

出发不到两个小时,两名外国特种兵就因体力不支溺水,其中1人还失去了生命……

风浪越来越大,学院打算中止挑战,但吴海燕不肯放弃。波峰浪谷间,他越游越快。仅用8个多小时,他游完了26公里,成功穿越了马尔马拉海峡,打破了土耳其水下特种作战训练营保持了40多年的纪录。

在该团官兵眼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近年来,他们叫响敢于献身、敢打恶仗、敢挑重担、敢争第一、敢于超越的“五敢”口号,用实际行动不断地挑战极限,超越自我。

“101,飞行高度已打破全军纪录,可以返航。”那年7月,班长贾召杰驾驶着动力三角翼飞行在空中,耳机中传来指挥塔台的兴奋呼叫。

“我能行,还能飞得更高!”贾召杰咬紧牙关,吃力地控制着三角翼向新的极限发起冲击。

新的飞行纪录被刷新了100米!300米!500米……高空紊乱的气流裹挟着三角翼东飘西荡,贾召杰五脏六腑像翻江倒海一般。

“高度已达极限,请求返航。”终于,耳机中响起贾召杰的报告声。现场观摩的一位资深专家评价说:“无论是飞行员的生理状态,还是飞行器性能本身,均超出了极限,了不起!”

在该团,像贾召杰这样勇于超越极限的尖兵数不胜数。

2009年4月29日上午9点,该团15名勇士身背伞包依次登机,向全军首次直升机侧门离机跳伞训练发起冲击。

直升机跳伞,我军过去一直沿用难度和危险性相对较小的尾门作为跳伞通道,但这种伞降方法速度慢、效率低,不利于实战。他们大胆研究探索,借鉴国外先进伞降技术和经验,专门赴某训练基地进行风洞模拟训练。经过反复研究演练,15名骨干率先熟练掌握了直升机侧门离机技能,成为当时全军第一支能够从直升机侧门跳伞的部队。

“跳!”直升机盘旋上升到千米高空后,特战队员们镇定地从侧门依次快速跃出。这一跳,又填补了我军伞降训练的一项空白。

近年来,他们先后在直升机侧门跳伞、动力三角翼跳伞等7项训练课目开创全军特种部队先河,创造全军军事训练12项纪录。(李东星、陶连鹏 通讯员 酒瑞宝)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