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解放秘闻 从下关杀到统府仅用两个排侦察兵

陈继承 收藏 4 1001
导读:4月23日,是南京解放60周年,60年前,到底是哪支部队首先进入南京城,进入总统府的?且听老战士的回忆—— 光阴似箭,转眼间南京解放已经60年了。 回顾60年前,我们这些原35军103师侦察连的老同志不禁感慨万千。当年划着小渔船夜渡长江侦察敌情、乘小火轮在浦口渡江首先占领南京总统府的情景,历历在目。遗憾的是,近年来,有些人多次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声称是他们首先渡江占领南京、首先占领总统府的。这不符合真实情况。 在战友聚会时,我们的老领导,原35军政委何克希、原104师政治部主任罗晴涛、原10


4月23日,是南京解放60周年,60年前,到底是哪支部队首先进入南京城,进入总统府的?且听老战士的回忆——

光阴似箭,转眼间南京解放已经60年了。

回顾60年前,我们这些原35军103师侦察连的老同志不禁感慨万千。当年划着小渔船夜渡长江侦察敌情、乘小火轮在浦口渡江首先占领南京总统府的情景,历历在目。遗憾的是,近年来,有些人多次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声称是他们首先渡江占领南京、首先占领总统府的。这不符合真实情况。

在战友聚会时,我们的老领导,原35军政委何克希、原104师政治部主任罗晴涛、原103师侦察科科长沈鸿毅,多次要求我们把这段历史整理出来。现在他们都已去世了,我们这些健在者也都已年过八旬,我们有责任使后人了解历史真相。

103师、104师都争着要乘小渔船去南京侦察

1949年4月22日,35军完成了“三浦”战役(长江南京段北岸的江浦、浦口、浦镇)后,与南京隔江相望,直接威胁南京国民政府。这时南京地下党发来情报,说迹象表明,南京国民政府在作逃离准备,现在南京城内兵慌马乱,建议立即渡江。

当日下午,103师直属侦察连机枪班班长徐传翎在浦口附近小河岔芦苇丛中找到一条小渔船。上级命令立即派侦察员进入南京与地下党直接取得联系,了解国民党撤退虚实,以便实施全军渡江。当时在浦口的103师、104师都争着要乘小渔船去南京侦察,两师互不相让,因小船是103师搞到的,最后军政委何克希决定让103师侦察连派便衣侦察员渡江。

103师接到军部命令后,立即派侦察科科长沈鸿毅具体组织实施。他到侦察连后,命令便衣排副排长何鹏带队,挑选作战勇敢机智的孙晋海、魏继善、尹鸿亮、周建喜等5位同志担任此任务。出发前,沈鸿毅特地交待:一是弄清南京国民党党、政、军撤退虚实;二是在江南最好能搞到比较大的船,我们在浦口随时接应,万一不行要作最坏打算。

夜幕下,小船颠簸在滔滔长江之中,向下关电厂方向驶去。当小船划过长江中心水域时,远远听到国民党军舰的马达声。我江北炮兵阵地立即炮击,敌舰转头就跑。何鹏等人平安到达与地下党约定的下关电厂附近。很快,一位中年人迎面走来,用暗语接上了关系。

事后了解,这位中年人是下关电厂的副厂长,中共地下党员,遗憾的是至今不知道他的尊姓大名。

下关电厂是当时我国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之一,是宋子文私人财产,早有我地下党组织活动。这位副厂长是受当时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委派负责接待过江来的我军侦察员的。

在电厂食堂匆匆吃了晚饭,他带着何鹏等人到厂房一间小屋里,详细介绍了南京情况及敌军江防重点、巡逻规律。他说,南京现在很乱,国民党兵到处抢东西,政府官员大部分逃走,李宗仁也走了,大军渡江,现在是最好时机,你们过来,最好还是在此上岸,我们随时接应。

何鹏等人从厂区出来,打算在下关码头搞条船回去,发现在江堤上有国民党兵巡逻,还不时听到枪声。码头上也没有船只停泊。走远一点去找船,凭他们五个人恐怕难以完成。于是去找原来的小渔船,走到原来上岸的地方,小渔船竟不见了!

103师侦察连搭小火轮先渡江

正在万分焦急之时,魏继善发现江边有一艘小火轮,问那位副厂长可否将此船开回浦口。副厂长告诉他们,船是可以用的,但船老大不住厂区。他马上打电话并派车把老船工陆连云接回来。这时沿江码头到处都听到国民党炸船的爆破声。

陆连云和几名年轻小伙计来到后,有的运煤,有的运柴,小火轮很快就发动起来了。何鹏等人立即登船,快速向浦口方向驶去。当小火轮行驶到长江中心水域时,被南岸国军发现,向小火轮开炮,激起层层水柱。

在浦口,师部领导及侦察连同志,一直在江边密切观察着江对岸的动静。我军炮兵立即向江南岸开炮,阵阵炮弹落到蒋军阵地上。小火轮很快驶到了浦口。

上岸后,沈鸿毅带着何鹏等人乘车直奔军部,向军首长汇报渡江侦察情况。军部决定立即渡江攻占南京,占领伪总统府。

这时,103、104两个师的领导,争着要乘第一船渡江去占领南京。103师领导说,这条小火轮是我们侦察连从南京搞来的,而且与南京地下党同志取得联系了;104师领导认为,原来军部决定由104师首先渡江,应该由他们乘第一船去占领南京。军政委何克希决定由103师侦察连同志携带电台首先渡江,并命令:“占领南京后,立即攻占伪总统府!”后来,何克希讲起这段历史时说:“那是毛主席党中央直接下达的命令!”

小火轮虽然烧的是煤,在当时还是比较先进的,但承载能力小,最多四五十人。为了安全起见,沈鸿毅命令侦察连先上两个排的兵力,全部配备轻机枪、冲锋枪等精良武器。

4月22日晚上10时左右,侦察连登船时,何克希政委特地交待,思想上要作好充分准备,可能会遇到各种情况,要大胆果断地处理,到了南京后,首先要占领总统府和国防部保密二厅,后续部队很快渡江,及时用电台联系,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开车到总统府途中经历三次小的战斗

在江北浦口,炮兵严阵以待,支援渡江,小火轮很快渡过江开到下关码头,在沈鸿毅的率领下,迅速占领江边阵地,电台立即向军部报告,登陆成功。军部命令,立即向纵深发展,以最快速度占领总统府!

南京地下党的那位同志一直在下关电厂附近等候,看到小火轮胜利返回,带回那么多人下船,高兴极了,紧紧地握着沈鸿毅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日夜盼望大军过江来,现在终于盼到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两辆大卡车。部队立即跑步奔向大卡车停放地方;同时告诉船工陆连云迅速把船开回浦口,运送后续部队……

地下党同志说,现在南京很乱,到处有国民党残兵,为了安全,我们此行可以“万字会”的名义(我地下党控制的外围进步组织,负责南京的巡逻任务),“万字会”戴的是白袖章,我们的红袖章翻过来,也是白袖章。他们交代说:“你们都要弯下腰,头不要高过车厢板,遇到国民党兵盘查时,由我们出面答话。”大家当时的心情都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去攻占总统府,尽量减少途中的阻挠,但在行车途中仍遇到不少麻烦。

沈鸿毅科长自带一辆去占领国防保密二厅,命令邢文禄副连长乘一辆车去占领总统府(何鹏、徐传翎、魏继善、杨守来等都在这辆车上),每辆车有两名“万字会”的人员带领。我们进入挹江门行驶至中山北路口时,看到国民党兵正在装运物资准备逃走,看到大卡车驶来,一个国民党兵前来拦车。我们没有理睬他,继续行驶,他先开枪。我侦察连同志怒火心中起,拿起机枪冲锋枪一阵扫射,打得国民党兵死的死伤的伤,然后跳下车,把枪口对准他们,大声说:“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缴枪不杀!”国民党兵乖乖地缴了枪。我们把他们集中在房子里,派几个战士看管起来,然后继续前进。在新街口附近,又发现一股国民党兵在夜幕下抢东西,看到我们的车开来,他们又开枪了,侦察连同志拿起冲锋枪扫射,打死打伤多人。

南京城内到处是枪声,国民党兵根本没有想到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已经渡江。有一个俘虏说,4月22日我们接到命令撤退,你们晚上就过来了。你们没有海军,没有空军,难道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他感到奇怪。驶往总统府的大卡车开到一个路口时,有两辆军用吉普车迎面开来,第一辆吉普车气势汹汹地让我们让路,侦察连战士看到这副样子,拿起冲锋枪一阵扫射,另一辆一个急转弯逃走了,事后得知这两辆车是大特务头子毛森的卫队。

从开车到总统府途中经历三次小的战斗,共俘虏国民党兵七十余人,晚上12点左右到达总统府。

开车途中突然路灯灭了,全城一片漆黑,开始我们认为是哪位战士打断电线所致,事后得知,是国民党潜伏特务有意破坏。

在“委员长”座椅上坐一坐

到达总统府大门口,大家立即下车,作好战斗准备。何鹏、徐传翎、魏继善等人潜伏到总统府大门口,仔细观察了动静,发现没有国民党兵守卫,一扇大门半掩着,于是猛推了一下,静悄悄的,没人,遂推开大门,潜伏到大门北侧,发现还有两个大门。他们大声喊:“里面有人吗?”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人说:你们是什么人,这么晚了来干什么?“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许动!”那个人哆哆嗦嗦地说:“长官,我是看门的。”他说,李总统昨天就走了,那些当官的都走了,只留下我们这些看门、打杂的。李总统走时长官对我们训过话,要我们一定保护好总统府,过几天他们要回来的。“你说的是实话?”“长官,我说的句句是实话。”“还有的人在哪里?”“他们都在里面睡觉。”“你把他们都叫起来。”于是在战士监督下,把人员都集中在走廊里。

经过审问留守人员和周密侦察,整个总统府已人去楼空,只留下十几个留守的勤杂人员,他们也准备第二天离开。副连长对全体侦察员进行分工,有的警卫,有的看管,有的去搜查总统府。其中徐传翎带一个组,挑选一名留守人员带路,到蒋介石办公的地方去。

总统府很大,一个长长的走廊铺着红地毯,从走廊走到一个小礼堂时,带路的人说,这是蒋总统就任时的地方。徐传翎等人从窗外张望了一下,里面黑黑的,只看到一些桌椅、沙发。然后走进一座大楼,上楼梯,楼道里都铺着红地毯,带路的人指着一间办公室说:“这是蒋总统办公的地方。”徐传翎等人走进蒋介石的办公室,打开电灯,真气派,一尘不染,非常整洁,记得有两三间房子,连办公桌上的茶杯笔筒都没人动过。桌上放着一本精制的大画册,题为“悼念黄将军伯韬”,有蒋介石的悼词,说黄伯韬将军在徐海大战中如何英勇,消灭多少共军……最后为党国献身等等,一派胡言。

黄伯韬在淮海战役初期,被我军围堵在碾庄地区,最后逃到小费庄时,被我军击毙。我们知道黄伯韬是怎么死的,看到蒋介石骗人的悼词,十分气愤,当场就把那本画册撕毁了。

我们的战士大多是从乡村来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豪华的办公室,现在以一个胜利者心情,轮流在蒋介石的座椅上坐了一坐,享受一下总统的“待遇”。我们严格遵守入城纪律,对其他物品不损毫毛。

搜查完蒋介石办公室,又去搜查一个很大的会议室,桌椅摆放得很整齐,墙上挂着孙中山先生肖像和蒋介石一身戎装的肖像。战士们看到后,怒从心起,指着骂道,这个独夫民贼,双手沾满多少共产党员和革命人民鲜血!战士们七手八脚把它拉下来,有的用脚踩,有的吐唾沫,大家建议把它拿到外面烧了,侦察员杨守来建议,这个蒋该死,拉上大便涂在脸上让它遗臭万年!徐传翎等人不同意这样做,说蒋介石背叛孙中山,我们应该把他的像倒挂起来,让后人知道,他是背叛孙中山先生的。大家一致赞同这个办法。以后后续部队进驻总统府时,蒋介石的肖像倒立在孙中山先生的肖像之下,这就是103师侦察连同志首先占领总统府时留下的“杰作”。后来104师有人写回忆录,说他们首先占领总统府,看到蒋介石画像是倒挂着的,因为不知道缘由,说是什么进步人士所为。

我们的指战员个个自觉遵守入城守则,只轮流在走廊的地毯上打了个瞌睡。但有些战士搜查时凡发现有国民党标记或蒋介石肖像的报刊文件,出于气愤都撕得粉碎,满地乱扔。

1949年4月23日,东方红日冉冉升起的时候,我们发现总统府的门楼上,青天白日旗还飘扬,有的战士拿起冲锋枪扫射,旗被打破了,却没有降下来。于是战士卢秀登、王安滋等人爬上门楼,用刺刀割断旗绳,拉下来用脚踩了几下。

后来中央历史记录片中有这样的镜头,几个战士走上门楼,降下青天白日旗,把我们的五星红旗升上去,宣布蒋家王朝的覆灭。这是四天后,重新举行入城仪式时补拍的镜头,那天降下青天白日旗的是 104师312团的战士。其实103师侦察连已占领总统府,104师是1949年4月23日下午接防的。

1949年4月23日上午,新华社向世界发布消息,长江天险已被我军突破,南京已被我军占领,宣告蒋家王朝灭亡。

离开总统府之后

4月23日上午,侦察连占领总统府的部分指战员接到命令,要求迅速赶到国防部保密二厅集中,另有重要任务。这样,我们就离开了总统府。

当时南京机场附近有国民党军一个团,找我军谈判,准备起义,沈鸿毅科长带领部分侦察连同志,包括徐传翎、魏继善等人都去了。到了南京机场国民党军驻地,有一个团副前来谈判,他讲到愿全团起义,沈鸿毅告诉他,现在不存在什么谈判不谈判了。命令他把全团集合起来,放下武器,等候处理。

处理完这个团投诚后,我们又回到伪国防部保密二厅。这时35军的后续部队陆续进入南京市区。首先占领南京的103师侦察连同志为了防止潜伏特务的破坏,分做几个组,前去占领敌军军火仓库、邮电总局等重要部门。

第三天,南京成立临时军管会,又指定103师侦察连担任全市区巡逻任务。

国防部保密二厅是军统特务的大本营,内藏许多重要敌伪档案,是103师的重点保护部门。其中有一间半地下室库房,是一个巨大的保险箱,守卫在那里的战士出于好奇,想打开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宝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打开。找来国民党留守人员,他们说,钥匙早被长官带走,他们只负责看门,里面藏什么东西他们也不知道,最后这个特大型保险箱成了战士们心中一个“谜”。

刚占领南京,城内十分混乱,商店关门,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潜伏特务制造谣言,说什么“共产共妻”,没收私有财产等,同时为了扰乱人心,制造枪杀事件,嫁祸于人民解放军,一些不法分子到处抢商店,有的潜伏特务躲在阴暗角落放冷枪,打死打伤我军官兵多人。

为了保护南京人民的生命财产,维护南京城内秩序,侦察连同志一方面在城内张贴我军“约法八章”布告,另一方面深入群众进行宣传活动,组织学生护校,组织工人护厂,全城实行戒严,狠狠打击潜伏特务,加强主要街道的巡逻,使南京很快恢复平静。

那艘帮助我军渡过长江的小火轮原来是南京下关电厂运煤的船,叫“京电号”,至今仍保存在连云港市灌云县盐河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上面写着“渡江第一船”五个大字。

解放南京,35军是作出重大贡献的,尤其是103师侦察连,是他们在浦口南京方向渡过第一船,首先占领总统府及国民党国防部保密二厅等要害部门。因此,侦察连荣立集体二等功,首先渡江占领南京的几位同志荣立特等功。

全国解放后,魏继善、徐传翎、孙晋海、杨守来等同志两次参加全军或华东军区英模代表大会,他们是有功之臣,也是历史见证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