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雁宿崖之战(附实地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当年84伏击辻村大队的地方,84就埋伏在两侧的山上伏击了山下道路上的日军]。

黄土岭之战为百万84抗战最光荣之战,此战击毙了日本陆军将军阿部规秀成为了84永恒的荣誉和发挥的题材。

随着1937年国军在华北的败退,84在日军没有占领的山西西北部,太行山脉,五台山地区,沂蒙山,泰山等地区建立起了DL的政权,到1940年发展出了80万华北84正规军。

日军兵力少,特别是在华北兵力布置非常的稀薄。只是占领城市,矿山和铁路。所以也给了84非常大的发展空间。84也开始在根据地征收税款,按照一亩地1元钱征收,另外按村为单位强制发售救国公债,以筹措资金,建立起了各级军事和政治组织。84光在河北就在39年拥有30-40万游击队[非正规军]。

而日军为了可以在华北占领区的97万平方公里的388个县顺利的征收粮食以支援正面战场在39年1月到40年初进行了三期治安肃正工作,以打击国军,国军游击队,84军,84军游击队。

1939年8月,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接替了第110师团的防务,年底决定对辖区内的怀来,蔚县,张家口,涞源等地区进行第3期治安肃正,按现在的话说那就是严打。

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由独立步兵第1-5大队、炮兵队、工兵队和通信队组成,每个独立步兵大队编制定员810名,大队本部92式步兵炮2门、41式山炮2门。

每个步兵中队武器有:38式步枪184枝,14年式手枪2枝,89式重掷弹筒8具,11年式轻机枪6挺,92式重机枪2挺。

独立混成第2旅团炮兵队编制定员620名,由2个山炮兵中队和1个野炮中队组成。

该旅团5000名日本将兵几乎分布在现在的整个河北北部地区的上百个据点里。

由于84老是抢夺粮食,为了涞源的84进行一次打击,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在10月下旬对灵丘进行治安巡查以后,带领驻防张家口地区的第1步兵大队[大队长辻村宪吉大佐]来到了涞源,命令该地区的步兵第4大队[大队长堤赳中佐]抽调人马对该地区的84武装进行讨伐。

31日阿部规秀命令第4大队从插箭岭对首先对走马驿镇之敌,辻村讨伐队从白石口,首先对银坊之敌,分别进行袭击,11月2日夜开始行动。

深秋冷风中的的河北北部大山群立,红叶遍山,一片肃穆。10月31日晚上,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接到了分区司令部送来的敌情报告,他立刻向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汇报了紧急敌情。

根据分析从涞源到银坊只有一条山道,一过内长城,全是光秃陡立的石山。从白石口到雁宿崖一段,两面是高插入云的大山,中间是一条宽仅四五十米的河套,这是一个天然的口袋。如果把部队埋伏两边,再把白石口的口子堵住,管叫日军进得来,出不去,插翅难逃。司令部决定采用伏击战术,集中兵力歼灭向白石山银坊一线进犯之日军。

84命令以曾雍雅的第三支队和梁正中的县支队由白石口向雁宿崖佯动,把日军引入雁宿崖伏击区;唐子安率第二团,纪亭榭率第三团,分别埋伏于雁宿崖东西两侧山崖上,以2个团的兵力消灭日军主力;陈正湘率第一团插至白石口南,随时准备堵击日军的退路。

11月3日清晨,辻村讨伐队[大队本部、步兵2个中队和山炮兵1个小队200多人,出自国立公文书馆,陸軍中将阿部規秀戦死に関する報告 No. 51 (全 144 件) [画像数:16]],在深秋未知的大山中经过一夜跌跌撞撞的行军向雁宿崖而来。

当日军进至雁宿崖时,84第二、三团突然从东、西两面压下来,第一团则从日军后面杀出。3个主力团的上百挺机枪一齐向山下峡谷中的日军猛烈开火,手榴弹如雨而下,在山谷中不断发出剧烈的爆炸声。

日军虽然猝然遭到痛击,遭到两侧山上的猛烈火力打击,但是毕竟是训练有素,心理素质过硬,并没有崩溃,也没有乱打一气而被84逐一点名。而是迅速观察周围地形,在河套附近的占据了1个小高地作为立足点。

还组织起几十名日军发起了反击,但被84居高临下的第1,2,3团打退。日军现在已经被压缩在了上庄子与雁宿崖西北的那个小高地上。此时,84的1 团3 营攻占了上下台南面河沟日军炮兵阵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日军占据的小高地]。

但是,小高地上的日军却还在猛烈的抵杭。显然,他们想坚守到天黑,等待援军或乘隙突围。下午4 时多,我l 分区1 、3 团和3 分区2 团运动到小高地附近最后的总攻击开始了。3 团1 营担任对这个高地的主攻,营长赖庆尧(即赖兴中)在最前沿指挥.冲锋号一响,10 多挺机枪朝小高地顶端猛扫,84很快就冲上了小高地,但是日军倾巢扑来,双方在山头上展开了白刃格斗,由于只有一面陡坡能够通向高地顶端,却又被日军的机枪封锁住了,84的后续部队上不去,已经攻上去的84则被日军压了下来。

晚上夕阳落山,寒风灌进了山谷,84发起了第3次冲锋。1团最为主攻与已经打光了弹药的日军展开了白刃战,后面的日军则不断的仍石头想靠这东西砸84军。

夜晚山谷里杀声震天,在这间隙里,在乌黑的黑色了,在少数日军的石头阻击下,辻村大佐带领日军乘机突围了。[辻村大佐并没有像有些纪念馆说的那样阵亡了]。日军只83人阵亡和49人负伤,大部分都从重围中逃脱。

[弾薬を消耗した辻村部隊は肉弾戦を余儀なくされ損害を重ね、戦死83、負傷49という大きな損害*1を出している]。

本文内容于 2013/12/1 18:19:45 被jfdr11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丛林浪子
我军在雁宿崖缴获大炮6门、机枪13挺、步枪210支。

日寇的阿部规秀的阵亡报告,其原文记述应是这样的“战死83人,负伤49人。”不过,这只是经过确认的部分数字,实际全部损失“目下正在调查之中”。

我军埋日寇尸体400余具。

实际全部损失“目下正在调查之中”。这一句话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给省掉了?

4楼 jfdr112

你有证据吗?

日军一共就200多人,你怎么会埋尸400多呢?

日军扫荡名义上是两个中队,实际只能出动一半,因为另一半还要驻扎在据点里,所以才有的一共200多人

5楼 丛林浪子
小鬼子辻村大佐的辻村大队有四个步兵中队,另有机枪中队、炮小队等直属队,属于大编制下的大队,满编有1500人。

辻村大佐其身边计有步兵中队2个,人数大约400余人,一个炮兵小队,一个大队部和大队直属机枪中队,一个运输中队(内含小部分伪军)。总人数不低于600人。

最低是:两个步兵中队、两个炮小队、一个运输中队和一个不完整的大队部。

人数也不会低于600人!

辻村大佐带伤逃回,辻村大佐一度被认为是“此战唯一的幸存者。”,

6楼 jfdr112

这都是你猜测,有证据吗

日军扫荡,很多时候只出动名义部队的一半人马,因为据点还要用兵把守

辻村讨伐队[大队本部、步兵2个中队和山炮兵1个小队200多人,出自国立公文书馆,陸軍中将阿部規秀戦死に関する報告 No. 51 (全 144 件) [画像数:16]]

你口口声声问别人有没有证据,你的证据就是铁律?阿部规秀一个堂堂中将,带两百人深入复杂战区,这是打算帮八路军刷经验还是怎样?到底是你不正常,还是老鬼子不正常?你出具的日本战报,打一仗死那么点人就跑了,这是日军还是意军?每次派一点点人来被八路军重兵包围打着玩,这是国际主义奉献精神?

事实上GCD领导的队伍几乎打遍了世界强国,哪个国家有那个口气说解放军好欺负?你在这里替日本鬼子翻案,就能打压中国人的士气?想得太美了,要打你就让你主子来试试,看是不是200人就可以在解放军400人手底下走个来回!


原帖已被删除
30楼 丛林浪子
中共军队缴获物品,要用于扩军补充!

多报战果对中共军队没有好处!

没有什么可洗白的!

35楼 jfdr112

那平型关为什么吹牛?

38楼 zhangzizhong1940
日本人自己的说法:“この攻撃によって、1000人を超える日本軍を壊滅させ、多くの軍事物資を手に入れたが、これは《平型関大捷》とよばれる、中国抗戦以来の大捷(大勝利)であった。”(这次攻击中,毙伤日军1000人以上部队,很多军用物资被缴获,中国抗战以来的大胜利,称为《平型关大捷》)


这个资料的珍贵之处是它没有使用中国方面的数字,而单纯使用日军自己的数据。


那么,这个数据也可能不是专业人员的资料,而我记得还看到过更详细的资料,其中说明日军在平型关战死的最高军官是中佐,而且一下就打死了两个,第二十旅团的新庄中佐和第二十一联队的桥本中佐。按照这样的说法,中佐,就是中校,在日军中指挥五百部队的大队长军衔只是少佐(少校),中佐属于中高级军官。一下打死两个,如果日军投入部队只有60人,那应该就不是辎重部队,而是贵宾部队了。


经过继续查找,在日文资料中,发现了两本很有价值的材料,《第二十一联队战史》和原每日新闻随军记者益川的《大陆舞台上的中日死战》,前者日本各大图书馆都可以借到,后者在《丸》杂志上曾经连载,有兴趣的朋友很容易查到。其第三部分,对平型关之战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日军勾勒出的平型关之战,终于显露出了比较清晰的形象,令人惊讶的是,它提到的战场状况,居然有很多是中国史料中所根本没有提到的,平型关之战可能和我们传统的看法不同,在八路军的伏击圈中,它有两个战场!


从中文史料看,日军在平型关之战中的状况,是一个典型的口袋之战,也就是日军钻进中国军队布置的口袋阵,然后被全部歼灭。但是日本方面的记载,这个口袋却是有两个进口的!


平型关之战,实际发生的地点并不在平型关,而在平型关以东的关沟峡谷。


以下资料全部根据日方史料:


益川的文章中对这一战一开头就交待“平型关是北支山岳地带山西北部的阀门”,“曲折的隘路两侧是十米-三十米高的陡崖”,“昭和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午前,雨中,两件大惨事在这里发生了”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一次战斗,为什么会发生“两件大惨事”呢?原来,进入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六千余”部队伏击圈的日军,是从两个入口来的,分属两个部队!这两个敌军部队,一个是从平型关返回灵邱的第六兵站汽车队搭载日军换防部队一部,属于第二十一旅团(指挥官三浦敏事少将),共计八十辆汽车,从西向东进入八路军伏击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新庄中佐,日军资料中没有记录它的人数,但是从后面记录的伤亡来看,这支部队比对向而来的大行李部队要多得多,有的网友考证日军旅团长三浦少将和从前线归来的慰问团也在其中,这一点我所见到的日方资料没有记载,存疑;第二个是携带大批弹药,衣物,粮食等物资从灵邱向平型关前线支援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指挥官浜田大佐)辎重部队。


这支第二十一联队的辎重部队包括以下单位–1.大行李,这个需要解释一下,有人认为这是对于辎重队的统称,询问此地的日军老兵,说大行李是一个独立单位,相当于兵站(旅团才有兵站,联队只有大行李),编制约百人,主要是后勤文职人员。此处大行李部随同向前移动并非表示他们是运输队,而是表明部队的指挥机关在前移,大行李没有自卫能力,因此和运输队一起走,可以得到掩护,没想到一同进入了死地。2.运输队,共计运输兵七十余,担任掩护的轻重机枪兵十五,运输兵要控制车辆,每车一人,因此自卫能力较弱。3.为了加强自卫能力,派遣的高桥骑兵小队(高桥义夫第三骑兵小队),编制六十人。4.担任指挥的指挥官第五师团情报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他率一辆运兵汽车(特别点名是运兵车)担任指挥,他不但是这支队伍的指挥,还有到前线执行联络的使命。从点名他带的是运兵车看,估计车里有他的卫士,司机,副官等,总共约十人。这支部队的日军总兵力约为二百五十–二百六十人。


两路日军同时进入八路军伏击圈,十一点,东路日军在雨后湿滑的小道上行动不便,大车无法行走,日军纷纷下马推车,这时,八路军发动猛烈袭击,按照益川记载,两路日军虽然同时进入包围圈,但是并没能回合,八路军此时发动攻击,估计也有避免两路日军合流,增大抵抗力的想法。八路军的伏击圈长达五公里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不是一个战场的面积,而是分离的两个战场,否则以六千人设伏如此广大的战场,显然成为没有底的漏勺。


《大陆舞台上的中日死战》中这样描述:“林彪的部队在通路两侧的山崖上等待埋伏,攻击发起后手榴弹步枪齐发,无武装但多乘马的大行李首先遭到痛击全部溃灭。桥本参谋,高桥少尉等指挥卫队奋力迎战,结果全员战死。”


日军对这支部队的记录是“全员战死”,还记录八路军冲下山地,将日军所携带的物资抢夺一空,包括日军战死者的手表,钢笔等都被作为战利品缴获。部分当时未死日军拼命抵抗,遭到八路军的惨杀,有的被和车辆一起烧成黑炭。


同时,另一个方向上第二十一旅团的汽车队,遭到了同样的打击,按照日方的记载——-“在八路军伏击圈的西端,遭到预设的伏击,指挥官新庄中佐以下约二百人战死,车辆焚毁”。由于日军未能全部进入伏击圈,所以一部分日军撤出了战斗,向后退却,随后立即投入反击,试图打开缺口,救出被围的战友(按照网友的说法,是战斗开始后立即突围成功的三浦少将亲自指挥反扑)。经过“奋战”,终于打开了包围圈,掩护日军未死人员撤离。


根据这一战情况分析,日军自己承认战死者200人,当时战争死亡率与战伤率为1:3,考虑到日军遭到突袭,死亡人数应该比较高,这个比率可能改为1:2更趋合理。因此,即便这战死的200人日军包括了解围部队的阵亡人员,这一路日军的伤亡也将达到六百人以上。桥本部队不计算负伤人数,因为它是全部被击毙,没有伤员。这个人数尚不包括日军部队中约三百名朝鲜藉民工的伤亡。


仅这两路日军的伤亡,就已经超过了八百五十人。


同期,日军第四十二联队等三路部队曾全力突击,试图挽救两支日军,但是由于遭到八路军杨成武部独立团等部队的阻击,未能前进,直到第二天才接近关沟阵地,他们的作用除了收尸,并未能救出日军部队。真正对日军被围人员起到援助作用的只有二十一旅团未被包围的部队(这个部队中据网友分析有三浦旅团长的直属精锐约二百名精兵,战斗力远在其他部队之上,假如这是真的,加上距离近,被围人员可以里应外合,大约可以解释它为何能够取得其他部队无法取得的战果)。


按照当时日军援救战友的作战士气和未能成功的结果,日军在这三路援助中每路遭到数十人的伤亡应该不会离谱。


由此可见,单单看不完整的日军史料,也可以得出日军在平型关伤亡千人或更多的结果,损失部队番号从日军的资料中也可得到一定的证实。当然,能够证明的日军伤亡大约在八百五十至九百之间,其中没有计算日军增援部队的伤亡,以及日军中朝鲜籍非战斗人员的伤亡,因此,个人以为平型关之战日军损失过千,并非虚构。而日军只损失六十人的记录,无疑是把高桥骑兵第三小队当成了日军的全部。仅仅日方明确承认的新庄部队死亡人数就达到了二百。


日军自己也承认,当时为了提高士气,大量的压制了消极的作战报道,兄弟手中,就有两本《不许可写真集》,里面都是日军新闻审查机关扣押的有关照片,连日军伤兵都不能拍摄。对于一些失利的消息,也尽量进行美化的宣传,以缩小其影响,这是任何一支军队在战争中都进行的正常做法。日军的真实损失,要到战后才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计算。也许这就是造成一些朋友对平型关日军损失计算偏低的原因吧。


39楼 丛林浪子
好!资料真不错!

你放心,某只动物会气急败坏地跳出来否认的!

咱们等看戏吧!

所谓的三千人、一万人,一个是阎锡山为了邀功虚报的,一个是蒋公为了鼓舞民心士气,而故意夸大的,粉子们倒把这当成TG“游而不击”的罪证,大书特书,一次次的引为“证据”,真太他妈的搞笑!!!


原帖已被删除
30楼 丛林浪子
中共军队缴获物品,要用于扩军补充!

多报战果对中共军队没有好处!

没有什么可洗白的!

35楼 jfdr112

那平型关为什么吹牛?

日本人自己的说法:“この攻撃によって、1000人を超える日本軍を壊滅させ、多くの軍事物資を手に入れたが、これは《平型関大捷》とよばれる、中国抗戦以来の大捷(大勝利)であった。”(这次攻击中,毙伤日军1000人以上部队,很多军用物资被缴获,中国抗战以来的大胜利,称为《平型关大捷》)


这个资料的珍贵之处是它没有使用中国方面的数字,而单纯使用日军自己的数据。


那么,这个数据也可能不是专业人员的资料,而我记得还看到过更详细的资料,其中说明日军在平型关战死的最高军官是中佐,而且一下就打死了两个,第二十旅团的新庄中佐和第二十一联队的桥本中佐。按照这样的说法,中佐,就是中校,在日军中指挥五百部队的大队长军衔只是少佐(少校),中佐属于中高级军官。一下打死两个,如果日军投入部队只有60人,那应该就不是辎重部队,而是贵宾部队了。


经过继续查找,在日文资料中,发现了两本很有价值的材料,《第二十一联队战史》和原每日新闻随军记者益川的《大陆舞台上的中日死战》,前者日本各大图书馆都可以借到,后者在《丸》杂志上曾经连载,有兴趣的朋友很容易查到。其第三部分,对平型关之战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日军勾勒出的平型关之战,终于显露出了比较清晰的形象,令人惊讶的是,它提到的战场状况,居然有很多是中国史料中所根本没有提到的,平型关之战可能和我们传统的看法不同,在八路军的伏击圈中,它有两个战场!


从中文史料看,日军在平型关之战中的状况,是一个典型的口袋之战,也就是日军钻进中国军队布置的口袋阵,然后被全部歼灭。但是日本方面的记载,这个口袋却是有两个进口的!


平型关之战,实际发生的地点并不在平型关,而在平型关以东的关沟峡谷。


以下资料全部根据日方史料:


益川的文章中对这一战一开头就交待“平型关是北支山岳地带山西北部的阀门”,“曲折的隘路两侧是十米-三十米高的陡崖”,“昭和十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午前,雨中,两件大惨事在这里发生了”

[转自铁血 http://www.tiexue.net]

一次战斗,为什么会发生“两件大惨事”呢?原来,进入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六千余”部队伏击圈的日军,是从两个入口来的,分属两个部队!这两个敌军部队,一个是从平型关返回灵邱的第六兵站汽车队搭载日军换防部队一部,属于第二十一旅团(指挥官三浦敏事少将),共计八十辆汽车,从西向东进入八路军伏击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新庄中佐,日军资料中没有记录它的人数,但是从后面记录的伤亡来看,这支部队比对向而来的大行李部队要多得多,有的网友考证日军旅团长三浦少将和从前线归来的慰问团也在其中,这一点我所见到的日方资料没有记载,存疑;第二个是携带大批弹药,衣物,粮食等物资从灵邱向平型关前线支援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指挥官浜田大佐)辎重部队。


这支第二十一联队的辎重部队包括以下单位–1.大行李,这个需要解释一下,有人认为这是对于辎重队的统称,询问此地的日军老兵,说大行李是一个独立单位,相当于兵站(旅团才有兵站,联队只有大行李),编制约百人,主要是后勤文职人员。此处大行李部随同向前移动并非表示他们是运输队,而是表明部队的指挥机关在前移,大行李没有自卫能力,因此和运输队一起走,可以得到掩护,没想到一同进入了死地。2.运输队,共计运输兵七十余,担任掩护的轻重机枪兵十五,运输兵要控制车辆,每车一人,因此自卫能力较弱。3.为了加强自卫能力,派遣的高桥骑兵小队(高桥义夫第三骑兵小队),编制六十人。4.担任指挥的指挥官第五师团情报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他率一辆运兵汽车(特别点名是运兵车)担任指挥,他不但是这支队伍的指挥,还有到前线执行联络的使命。从点名他带的是运兵车看,估计车里有他的卫士,司机,副官等,总共约十人。这支部队的日军总兵力约为二百五十–二百六十人。


两路日军同时进入八路军伏击圈,十一点,东路日军在雨后湿滑的小道上行动不便,大车无法行走,日军纷纷下马推车,这时,八路军发动猛烈袭击,按照益川记载,两路日军虽然同时进入包围圈,但是并没能回合,八路军此时发动攻击,估计也有避免两路日军合流,增大抵抗力的想法。八路军的伏击圈长达五公里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不是一个战场的面积,而是分离的两个战场,否则以六千人设伏如此广大的战场,显然成为没有底的漏勺。


《大陆舞台上的中日死战》中这样描述:“林彪的部队在通路两侧的山崖上等待埋伏,攻击发起后手榴弹步枪齐发,无武装但多乘马的大行李首先遭到痛击全部溃灭。桥本参谋,高桥少尉等指挥卫队奋力迎战,结果全员战死。”


日军对这支部队的记录是“全员战死”,还记录八路军冲下山地,将日军所携带的物资抢夺一空,包括日军战死者的手表,钢笔等都被作为战利品缴获。部分当时未死日军拼命抵抗,遭到八路军的惨杀,有的被和车辆一起烧成黑炭。


同时,另一个方向上第二十一旅团的汽车队,遭到了同样的打击,按照日方的记载——-“在八路军伏击圈的西端,遭到预设的伏击,指挥官新庄中佐以下约二百人战死,车辆焚毁”。由于日军未能全部进入伏击圈,所以一部分日军撤出了战斗,向后退却,随后立即投入反击,试图打开缺口,救出被围的战友(按照网友的说法,是战斗开始后立即突围成功的三浦少将亲自指挥反扑)。经过“奋战”,终于打开了包围圈,掩护日军未死人员撤离。


根据这一战情况分析,日军自己承认战死者200人,当时战争死亡率与战伤率为1:3,考虑到日军遭到突袭,死亡人数应该比较高,这个比率可能改为1:2更趋合理。因此,即便这战死的200人日军包括了解围部队的阵亡人员,这一路日军的伤亡也将达到六百人以上。桥本部队不计算负伤人数,因为它是全部被击毙,没有伤员。这个人数尚不包括日军部队中约三百名朝鲜藉民工的伤亡。


仅这两路日军的伤亡,就已经超过了八百五十人。


同期,日军第四十二联队等三路部队曾全力突击,试图挽救两支日军,但是由于遭到八路军杨成武部独立团等部队的阻击,未能前进,直到第二天才接近关沟阵地,他们的作用除了收尸,并未能救出日军部队。真正对日军被围人员起到援助作用的只有二十一旅团未被包围的部队(这个部队中据网友分析有三浦旅团长的直属精锐约二百名精兵,战斗力远在其他部队之上,假如这是真的,加上距离近,被围人员可以里应外合,大约可以解释它为何能够取得其他部队无法取得的战果)。


按照当时日军援救战友的作战士气和未能成功的结果,日军在这三路援助中每路遭到数十人的伤亡应该不会离谱。


由此可见,单单看不完整的日军史料,也可以得出日军在平型关伤亡千人或更多的结果,损失部队番号从日军的资料中也可得到一定的证实。当然,能够证明的日军伤亡大约在八百五十至九百之间,其中没有计算日军增援部队的伤亡,以及日军中朝鲜籍非战斗人员的伤亡,因此,个人以为平型关之战日军损失过千,并非虚构。而日军只损失六十人的记录,无疑是把高桥骑兵第三小队当成了日军的全部。仅仅日方明确承认的新庄部队死亡人数就达到了二百。


日军自己也承认,当时为了提高士气,大量的压制了消极的作战报道,兄弟手中,就有两本《不许可写真集》,里面都是日军新闻审查机关扣押的有关照片,连日军伤兵都不能拍摄。对于一些失利的消息,也尽量进行美化的宣传,以缩小其影响,这是任何一支军队在战争中都进行的正常做法。日军的真实损失,要到战后才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计算。也许这就是造成一些朋友对平型关日军损失计算偏低的原因吧。



16楼 sanfenxiao
84第二、三团突然从东、西两面压下来,第一团则从日军后面杀出。3个主力团的上百挺机枪一齐向山下峡谷中的日军猛烈开火,

84得消灭多少鬼子才能有100多挺机枪啊。。。

22楼 jfdr112

八四武器来源很杂,购买,收集民枪,搞磨擦,真正打日本人缴获来的武器志展很少一部分

37楼 sanfenxiao
当时是乱世,民间多枪大家都相信,不过一般都是步枪手枪土枪吧?现在美国社会枪多不多?一般也没有谁放家里几挺机枪吧?

如果你文章内容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可以肯定,84肯定弄死了不少鬼子,不然没地找一百多挺机枪啊

对的,三个团就有100多挺机枪!这三个团至少要打八、九次雁宿崖这样的歼灭战才能拿的到!


我军在雁宿崖缴获大炮6门、机枪13挺、步枪210支。

日寇的阿部规秀的阵亡报告,其原文记述应是这样的“战死83人,负伤49人。”不过,这只是经过确认的部分数字,实际全部损失“目下正在调查之中”。

我军埋日寇尸体400余具。

实际全部损失“目下正在调查之中”。这一句话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给省掉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