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网站11月28日报道,伊拉克空军在从美国进口的F-16(总共准备采购36架)战斗机上发现了以色列制造的间谍装置,因此要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做出解释。

根据伊拉克军方掌握的情报,类似“后门”间谍装置在美国供应给埃及、阿曼、土耳其和其他国家的战斗机中也曾发现过。这种“后门”是某种意义上的“计算机病毒”,能够限制或阻止不合美国及其盟国心意的用户执行战斗任务。另外,参与第5代歼击机F-35研制项目的国际用户得到的飞机隐身性能要比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装备的F-35低得多,战斗力因隐身性能的下降而受到大幅限制。

中国在2001年发现美国供应的“中国空军一号”专机上装有窃听器,总共有27个微型窃听装置,能够窃听中国领导人的卫星通话。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卖给中国的UH-60“黑鹰”直升机上同样发现了间谍装置,它们可以判断这些直升机在西藏哪些机场着陆、飞行航线和航程等。中国空军直到一架直升机自动驾驶仪失灵、飞行员无法改用人工控制最终坠毁之后才发现美国人植入的后门。在中美关系蜜月期(从70年代到1989年),美国向中国舰艇供应的LM-2500燃气轮机启动速度比技术文献标明的参数慢,而且在海上风浪较大时经常出故障,甚至完全瘫痪。

俄罗斯在对外出口供应的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上同样做手脚,外销型武器性能参数明显缩水,否则难以解释为什么苏-30MKI歼击机在俄罗斯飞得很好,到了印度却经常容易发生空难,特别是在发动机问题非常大。中国在升级本国877型“基洛”级潜艇时没有采购俄罗斯“俱乐部”巡航导弹,因为俄方拒绝为其配备中国国产鱼雷发射装置,而且对华出口型潜艇战斗力明显弱于俄海军自用型号。现在,中方有着同样的担心,因此推迟签订进口俄罗斯苏-35歼击机的合同,希望为其配备国产设备,部分原因就是中国试图尽量降低苏-35战机机载系统一旦植入后门可能带来的风险。

总之,只有暂时无力保障自己武器装备供应的国家才可能引进完全成品型号的外国军事技术装备和武器,而从长远安全战略角度来讲,任何国家都应当自力更生,全面发展自身军事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