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俊男无意上了恶妇事后才知她是一位小领导不敢再见面了

军谋 收藏 7 111543
导读:俊男无意上了恶妇事后才知她是一位小领导不敢再见面了 那年,云南迪庆州美丽的香格里拉还没有改革开放,来这里旅游的人还不多,经朋友介绍我安排手下到那里做一些公路的工程。 工程开工那一天我必须到场参加开工典礼。我的一行人提前一天乘坐大飞机从广州出发,两个多小时 到了云南,之后再转乘小飞机一个多小时之后扺达迪庆州的香格里拉。 我的那群手下在迪庆州的大街小巷里,租了一套当地藏民的四合院来做宿舍兼工程临时指挥部。房东是一个独身的老阿妈,她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儿,这位女儿平时很少回家,只是到周末的时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俊男无意上了恶妇事后才知她是一位小领导不敢再见面了

那年,云南迪庆州美丽的香格里拉还没有改革开放,来这里旅游的人还不多,经朋友介绍我安排手下到那里做一些公路的工程。 工程开工那一天我必须到场参加开工典礼。我的一行人提前一天乘坐大飞机从广州出发,两个多小时 到了云南,之后再转乘小飞机一个多小时之后扺达迪庆州的香格里拉。

我的那群手下在迪庆州的大街小巷里,租了一套当地藏民的四合院来做宿舍兼工程临时指挥部。房东是一个独身的老阿妈,她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儿,这位女儿平时很少回家,只是到周末的时候偶尔回来一次。那天晚上我到达香格里拉的时候正好碰上的是周末。当时香格里拉没有星级的酒店,手下只好把我临时安排在这个四合院里来住。 那时的香格里拉人口稀少,气候寒冷,空气新鲜,田地间牛羊成群,藏民友好,确实是一个世外桃源是一个度假旅游的好去处。虽然我们也是第一次到了这里,但是,也无心去顾及这些。第二天一早,当地党政军的领导已经集聚在工地开工的现场。工程虽然不大,但是在当时当地还是一件很轰动的事情。开工剪彩搞得轰轰烈烈很顺利地进行完毕了。晚上大家为了庆贺,便根据当地的风俗在住所宰了一头羊摆上几桶酒叫来几个当地姑娘通宵的饮酒作乐。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房东的女儿回来了。这位房东的女儿年约三十有余,长方脸大眼睛一副典型的藏女形象。据说她不爱说话,但是骂起人来却是万分的刻薄,有一次,一位手下因为在外面买回了一些不该买回来的东西(可能是个藏民的风俗习惯有关)被这位女人发现便被毫不留情的骂个狗血淋头,大家都领教了这个女人的厉害,在背后都骂她是恶妇。

房东的女儿回到了四合院里,当她得知我们这群手下的老大从广州赶过来开工剪彩,便专程过来看看我们表示尊重,当时我们正在吃饭喝酒,当然也就千方百计的把她留下和我们一起喝酒。盛情难却她只好留下来陪我们一同吃饭,坐在她旁边的是我们一位部门经理小莫。小莫本科文凭五年的工作经验在公司里是公认的公关专家色狼队长。他不单指长相口才了得,而且那个色胆大的出奇,令人没法想象,公司里的女人个个都被他弄得神魂颠倒,但又无懈可击。今晚房东的女儿坐在他旁边,好戏就这样开始了。小莫先殷勤地做自我介绍然后便频频地为女人夹菜倒酒你一杯我一杯还不忘赞扬女人的美貌迷人的气质把女人说得舒舒服服的,杯子一来一往,他以为身边的这个女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再仔细观察他发现这个女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从容应对看来是个海量的料 ,一般藏族的女人都能喝酒,这一点他忘了。他想如果再这样喝下去连自己也搭进去了,于是他另改办法 ,他起身说去上厕所,他在外面喝了一杯解酒药,然后再往其它的酒里倒下一包白色的粉末,他把酒就带回来继续给身边这位女人倒酒,他和这位女人连喝了三大碗,这位女人一贯喝酒不脸红,这下恐怕是经不住这最后几碗的较量,脸上终于泛出了红晕,她同时还感觉到有些头晕,心力加快有一种肉欲的欲望再抓住她。她终于违心的说她不行了,藏族女人一般在男人的面前是不会轻易的说出:我不行了这一句话的 。看到这种状况,我只好叫小莫把她送回去。她在她母亲的房间旁边有一间自己的房屋。小莫扶着她出门,没想到她喝得太醉站都站不稳一下睡倒在门口,小莫只好把她抱起来,没想到她的身体太重小莫一个人就抱不起来,小莫也不愿意叫其他人只好硬着头皮把它抱起来,就近朝自己的住房走去。他把她放到自己的床上 ,把她摆正身体给她脱掉鞋子,之后倒了一杯开水给她递过来。这时候女人突然挣扎着坐起来,她并不是接过小莫给她递过来的茶杯,而是突然把小莫一把拉了过去,因为她的力气很大了,小莫冷不防被她拉倒在床上。这时候的小莫兴奋不已,他感觉到目的已经达到了。可是,还没有等小莫动手,这个女人已经把小莫压在身体下面,帮小莫扒衣脱裤,像一只饥饿的母狼嗷嗷地扑在小莫的身上乱啃乱咬, 小莫也不知道他那个男人的东西什么时候跑到她的身体里面,一直被她折腾得筋疲力尽昏昏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小莫醒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回去上班。

我们过来开工剪彩的工作已经做完毕了,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个时候房东女儿的老公突然回来了,我们以为小莫和这个女人的事情暴露了,人家的男人回来算账了,这里是藏区闹起事情可了不得,我们大家都忧心忡忡害怕东窗事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吩咐手下的人赶快买机票赶快离开以免惹事生非。因为当时的航班很少我们又是临时买机票,所以一时买不到机票无法离开。正在我们万分焦虑的时候,房东的女儿赶了回来,用她那辆美国道奇小车把我们送到机场,并帮我们补办了临时登机手续。我们登上飞机的时候才知道,房东的女儿就是这个当地飞机场的一位小头目,她的丈夫也是在外地工作长期两地分居,她老公突然回来纯属偶然。


本文内容于 2013/12/1 19:12:31 被军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 7578ok
广州跑到云南迪庆做工程?也就是公路施工单位了?搞公路的还没一家施工单位敢自称指挥部,还临时,还藏民,你就吹吧,反正不上税。
楼猪就一工地保安,连指挥部和项目部都没分清就开始YY,尼玛香格里拉机场1999年通航后,能把迪庆州党政军领导请来剪彩的工程不知要多大才行,注意还有军,还恬不知耻地说:“工程不大影响很大”,把迪庆描述得跟他们老家一样落后。不过迪庆还真是云南唯一的藏族自治州。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