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女童帮妈妈打工:1天为工艺品镶1000多颗钻


5岁女童帮妈妈打工:1天为工艺品镶1000多颗钻

打工的孩子们

5岁女童帮妈妈打工:1天为工艺品镶1000多颗钻

5岁孩子为工艺品镶钻

城阳区是山东半岛外资企业最密集的区域,4000多家外资企业尤其是大量的韩资企业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万名外来务工人员。外来工人不断涌入的同时,随之也带来了近3万名儿童。其中,让城阳区教育部门压力最大的还是6000多名学龄前外来娃。在流亭街道,有不少“外来工人村”。

[新闻内存]

他们和城里的孩子不一样,他们从小远离了自己的家,跟随着进城做工的爸爸妈妈“漂”在城市;他们扎根在城市的最底层,他们的“家”在农贸市场,在建筑工地,在阴暗狭窄的老楼院,拥挤得甚至连一张小小的学习桌都放不下。

他们和父母一起在城市里追逐着梦想,热闹的商场、繁华的街道、闪烁的霓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都与他们保持着天然的距离;他们没有昂贵的文具,没有品牌的服饰,也上不起各种各样的特色辅导班,他们甚至连一个帮自己辅导一下作业的人都没有!爸爸妈妈曾无数次地眼含着泪花说,只要能够改变孩子的命运,这辈子再苦再累都不怕!

外来娃,应该和咱城里的孩子一个样,因为他们都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散落在农贸市场、建筑工地、工厂周边民工村里的那些外来娃吧,也许你一个温馨的微笑、关注的眼神、轻轻的问候,或是一次有意无意的援手,都有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城里的月光,也可以把孩子们的梦想照亮!城里的月光,温暖着希望……

“帮助外来娃实现小梦想”新闻及提供援助热线18053212268(周昆),欢迎您的加入。

帮着妈妈赚钱养家

5岁小女孩一天能镶千颗钻

流亭街道的李家女姑社区曾是一个一千余多户的村子,如今随着大量外资企业和外来务工人员的涌入,这里的绝大多数住户已在院子里盖起了小平房,接纳着一家又一家来自外地的打工者。周边大量韩资企业和规模庞大的商贸城将业务层层下放转包后,这些专门租给外来务工人员的小平房变成了小作坊。

在李家女姑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小手工作坊里,29岁的赵丕丕正和6名工人一起忙着在日光灯下制作工艺品。一个5岁小女孩凌羽格外引人注目,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给一只耳环镶钻。因为钻粒只有小米粒般大小,小姑娘不得不把头压得很低,眼睛几乎要贴到手中的耳环上了。她小心而费力地盯着钻粒,一颗颗粘到耳环上,还没镶几颗,额头上已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记者看到,每只耳环上共有35个直径一毫米左右的小钻孔,因为从3岁就开始干这活的缘故,小姑娘已经镶得很熟练,四五分钟的工夫35颗小小的钻粒已被整齐地嵌在耳环上。

“凌羽,把头抬起来,不要老靠在上面,小心把眼睛累坏了! ”由于担心孩子的眼睛,赵丕丕不时地提醒着小凌羽。因为太费眼的缘故,赶活的大人每几分钟都会抬起头来用手揉一下双眼。凌羽一家来自平度,妈妈隔几天就要到附近的韩国资企业或者是周围的饰品城去转包一些小活,带回到出租房内和几名工人一起干。 “镶上35颗钻粒就可以赚一毛七分钱,像我这样一天除了吃饭从早到晚双手不停地干,也只能赚五十来块钱,挣的都是些别人不愿意干的辛苦钱。

“凌羽从3岁就能帮着我挣钱了,每天下了幼儿园就跟着忙活,她一天能镶1000多粒钻,多得时候也能挣个十块八块的。 ”看着眼前正在忙活的5岁女儿,凌羽的妈妈既心疼又欣慰。

外来的娃娃懂事早

爷爷重病6岁孩子“戒”零食

留着西瓜头的康行一家三口来自聊城,爸爸在夏庄一家电子厂上班,妈妈在一家小饰品加工坊打零工。他们在附近城中村里月租300元赁了一间平房,离幼儿园大约有十分钟的路程。屋子不过十几平方米,一张床、一张桌子就占据了半个房间,墙壁被小康行当成了画板,涂抹得五颜六色。小康行的妈妈掰着指头算一家三口每月的花销:“上爱心幼儿园每月的花费246元,房租300元,吃饭1000多元。加上杂七杂八的一个月得花2000多,基本上剩不了多少钱。 ”她摩挲着康行的小脑瓜说,孩子非常懂事,去年,小康行的爷爷患癌症住院,家里人为筹措治病的钱东拼西凑,一时手足无措。年仅5岁的小康行得知后便说,“妈妈我再也不吃零食了,也不买衣服了,给爷爷攒钱治病好不好? ”小康行的一句话让愁眉不展的爸爸顿时泪如雨下。

“有时候看我干活累了会给我捶背,或者帮我扫扫地、擦擦桌子什么的,很懂事。 ”康行的妈妈说,孩子越是这样懂事,她也就越觉得亏欠孩子很多,“我和他爸能做的就是努力赚钱,我一定要把亏欠孩子的东西弥补回来。”记者了解到,爱心幼儿园目前有225名孩子,都是外来打工人员子女,随着父母来青漂泊打工的日子里,他们慢慢长大。

忙于生计忽视孩子

半数外来娃还没见过大海

“至少有一半孩子到现在还没见过大海,父母都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带他们出去玩。”幼儿园的王海歌老师感慨。每天都在为生计奔波的父母无暇带他们去领略这个城市的美好,尽管这群孩子已随父母在这座沿海城市生活了多年。

康行的妈妈就在离幼儿园500米处的首饰加工点工作,每天早上7点半,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后就开始埋头工作,往往一坐就是一天。据幼儿园的老师介绍,爱心幼儿园里225个孩子的妈妈,至少有一半都在这样的小加工点里从早到晚地计件工作。一天工作下来筋疲力尽,却很少有妈妈舍得放弃工作机会选择周末休息。 “除了这些打工的,其他孩子的父母大都在周边摆摊卖东西,越到周末越忙,更不可能休息了。 ”王海歌说道。

“我们两个都要工作,周末也忙,没时间带他出去。 ”康行的妈妈无奈地感叹。小康行在青岛生活的六年时间里,只在去年去过海边一次,还是由来青探亲的舅舅带着去的。第一次看到大海的小康行,回来之后兴奋了好几天,直到现在还整天盼着老家的舅舅来青岛陪他。

爱心幼儿园里目前有14个老师7个班级,每两个老师负责一个班级。老师们也曾想在周末带孩子们出去游玩,但由于各种条件限制,每次都未能成行。“出去首先要包车,更重要的是孩子们的安全,一个班30多个孩子,除了两个老师外至少要有三四个家长照顾着,但是组织过几次,很少有家长能在周末请假跟着,每次都不了了之,实在没办法。 ”王海歌叹口气道。

来源:青岛新闻网-青岛晚报 作者:周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