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顾茅庐,一飞冲天”——曲终人未散,谁在意淫?

倪子文法二 收藏 0 3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三顾茅庐,一飞冲天”——曲终人未散,谁在意淫?




诸葛亮经刘备“三顾茅庐”而出山,实现了人生华丽转身,由布衣直取卿相,“大展经纶补天手”,“一声长啸安天下”。上下五千年翻个烂边仅次一人而已,可谓千古绝唱,使得广漠深邃的历史星空多少明将良相黯然失色,引无数英雄竞折腰,“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武侯立岷蜀,壮志吞咸京”。“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诸葛亮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无以替代的标志性符号,在历代士人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以取代的,“卧龙情结”深扎于士人心灵深处,扎得热血腾涌,他的出世是一个传奇,更是一个神话,这个神话使得多少士人意淫,苦心孤诣复制这个神话。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天生我材必有用”。李白踌躇满志踏歌而来。他志向高远,不屑于科举入仕,不屑于做小官,不愿意像一般人那样从小吏起步,一点一点升迁,最后熬到须发皆白做到宰相,这种漫长的升迁过程对他是难以忍受的。他要一介布衣旋即袍笏加身位蹬宰辅,一门心思“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秉烛唯须饮,投干也未迟。如逢渭川猎,犹可帝王师”(《赠钱征君少阳》),宰相、帝王师——那是他的方向,他的梦想,他要复制诸葛亮一飞冲天的成功。


李白自知不易,唐代的刘备不三顾,唐代的周文王一请也行,姜太公渭水畔垂钓,李太白青城山驯鸟,“养奇禽千计,呼皆就掌取食,了无惊猜”,姜太公钓来了周文王,李太白钓来了绵州刺史。李白大失所望,等,只有再等,结果连刺史这样的小鱼也没等到,再等花儿都谢了。“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唐朝开元二十二年(734年)李白的求职信《与韩荆州书》横空出世,结果泥牛入海,然而百折不挠,这点挫折与“济苍生”、“安社稷”的宏图伟业比之如沧海一粟,为了心中远大的政治报复,摧眉折腰又如何?拜服于权贵又怎样?公元753年《上安州裴长史书》:“愿君侯惠以大遇,洞开心颜,终乎前恩,瑞辱英盼,白必能使精诚动天,长虹贯日,直度易水,不以为寒”。走后门又如何?靠裙带关系又怎样?于是人托人奔走权贵豪门,费尽周折,经元丹丘道士、玉真公主引荐,自诩“管葛”的奇才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唐代刘备——走进了唐玄宗的视野,花不迷人人自迷,但未能走进唐玄宗的事业。


当时的唐玄宗并不昏庸,不乏刘备识人之才。天才的艺术家未必是一流的政治家,千古词帝李煜、笔墨天子赵佶一双亡国破家之君,书法家蔡京、音律家李林甫一对误国宰相,丹青宰相阎立本政治上毫无建树,浪子宰相李邦彦尸位素餐。如果唐玄宗任用李白为宰相,历史上定要多了一位诗仙宰相,能否佐佑王化、润色鸿业呢?唐玄宗深度认可李白是旷世奇才,但不是政治上的,政治是一门需要实践的艺术,李白生活的那个年代官僚体制很完备,具有当时世界上领先的官员选拔机制,科举取士,“累官故不失州郡也”,累官有望入列宰辅,而李白抵达宰辅之路上政治一片空白,比如一个自称高考状元的考生交的是一张白卷,考官可能给他一个状元吗?


可能!兴商的厨师宰相伊尹、武丁中兴的奴隶宰相傅说、旺周的耄耋帝师姜尚、开汉的王侯将相集一身的兵仙韩信、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智神诸葛亮,无一不是凭借白卷而独占鳌头的,伊尹、傅说一双奴隶,姜尚、韩信、诸葛亮三位布衣,转瞬间脱掉丑小鸭粗鄙的外衣换上白天鹅高贵圣洁的羽绒,魔幻一般,表演的那个潇洒,那个轻盈,行云流水挥洒自如,那个令人如痴如醉,那个令人艳羡不已。他们能,我李白为什么不能?他们是人,我李白也是人;他们如果是神,我李白就是圣,你方唱罢我登场,看我闪亮登场一显伸手——大唐鼎盛新的一幕即将拉开。结果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位光照千秋诸葛亮似的李白,但并不失望,看到一位光照千秋李白似的李白,对于李白莫不是一种极大的讽刺。正如,一位工商管理硕士讲完课,台下欢声雷动,听众公认他是一位顶尖级的相声表演大师,尴尬,无地自容的尴尬。他本来演的是诸葛亮,莫名其妙的演成了自己,大戏落幕,还不停地自问——是自己演的不入戏吗?不投入吗?究竟错位在哪呢?


“那都是圈里的事儿——政治圈里的事儿,一个搞文学艺术的非往里钻啥”?诸葛亮、李白,一个千古政治奇才,一个千古诗坛奇才,然而二者能力方向可谓风牛马不相及。除了能力错位,还有时代错位。时也势也,李白生活的那个年代早也不是东汉末期诸侯纷争的时代。更不可忽视的,李白心理缺陷,一直生活在概念之中,强烈的入仕渴望、功名欲望,寄望于三顾而出山,寄望于一步登天,指望着一鸣惊人,多么类似当今多少人做着一夜暴富中千万元巨奖的黄粱梦;做着出了大学门便是ceo的白日梦。三年不鸣,鸣不了怎么办?中不了巨奖怎么办?做不了ceo怎么办?不为首辅便为村夫,不为良弼便为淤泥,不能腰缠万贯就一文不名,“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不屑于中间选项,其投机心理、赌徒心理昭然若揭。没有脚踏实地务实的作风为支撑,梦终究是一个梦。“大梦谁先觉?”,“三顾茅庐,一飞冲天”。李白致死都有没清醒,为了心中的政治神话输其一生。虽然他赢得了生前身后名,但此“生前身后名”非彼生前身后名,非其所愿。李白的“卧龙情结”深入骨髓,至死不渝,挖空心思一飞冲天。历史滚滚长河中梦想“三顾茅庐,一飞冲天”的何止李白一个,只是他表演的太投入、太出色了、太失败了、太典型了。“卧龙情结”从古至今国人都有这种心理,或强或弱,但“李白情结”与之相比那就相形见绌,何也?官文化的渗透,对权力的极端崇拜,“学而优则仕”幽魂不散。“济苍生”、“安社稷”除了为官做宦,真的就没有别的途径吗?古今各领域的科学家张衡、张仲景、郭守敬、李四光、钱学森、袁隆平------就不是“济苍生”、“安社稷”吗?


李白撕心裂肺呐喊“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天生我材必有用”,映照着多少人内心那波涛澎湃的大海,将海底深处的世界翻涌上来,逐浪滔天势如奔马,极端功利主意、一夜乍富投机心理、权力崇拜心理互相纠结,悲凉与热烈、激情与无奈、狂放与梦幻,一朵朵浪花,细细品尝其中的苦涩,意淫一飞冲天的欢快。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