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生活拮据


96岁的王德修老家在昭通,根据云南关爱抗战老兵计划项目和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确认,他1937年参加滇60军。新中国成立后,老人并没有回到家乡,而是留在昆明,以捡垃圾为生。3年前,因为自己所住的出租房拆迁,他便搬到了圆通山附近一个商铺的角落里安家。

为救老兵 志愿者垫上了养老钱

今年9月份,在确认他的老兵身份后,民政部门和爱心人士一起把老人送到了知青公寓居住,每个月1600元的费用由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承担。

云南关爱抗战老兵计划项目的志愿者吴宾也是一位退休老人,他对口照顾王德修,“28号下午养老院给我打电话,说发现老人家昏迷,担心是中风,养老院的医生处理不了。”吴宾赶到敬老院和工作人员一起把王德修送到解放军昆明总医院抢救,自己垫了抢救的医药费。

28号晚上,吴宾和妻子守着王德修到夜里11点,昨天一大早又赶到医院,在病情告知书的家属(负责人)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根据这份病情通知书,王德修左侧基底节区大量脑出血,情况相当紧急,经神经外科会诊暂不做手术,目前给予止血、神经保护等治疗。

同时因为老人年事已高,可能还并发其他慢性疾病,可能发生各种并发症。

为了给王德修治疗,吴宾昨天又取出自己的存款交了一些医药费,可面对接下来的治疗费用,他深感无力。

没有亲人 好心人士来帮帮他吧

王德修老人住进知青公寓之后,云南关爱抗战老兵计划项目的负责人周德蓉经常去探望他和其他几位也住在这个养老院的老兵。

“他这一辈子没结婚、没有子女,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没有户籍也没有医保,我们这些志愿者全都是些退休的老倌老奶,也拿不出多少钱,请社会上的好心人士帮帮他。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了,如果因为没有钱得不到治疗,实在是让人心疼。”周德蓉红着眼睛说。

目前王德修还在解放军昆明总医院ICU一病区治疗。

2013年3月6日,河南郑州志愿者李莉、志愿者周宇红等人,带浙江企业家裘黎阳,抗战老兵后代吴缘、彭灼南和我,探访了河南郑州中牟县刁家庄的95岁抗战老兵陶本仁。


我见到他,第一个感觉,就是陶本仁老人非常饥饿。他大概几天没有吃饭了。


李莉给他一个面包,他狼吞虎咽地吃进去,还要。再给,又风扫残云。再要……


我注意到,在“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李莉女士的眼中,始终闪烁着泪花……


2011年以前,陶本仁都是参加劳动,生活基本自理。2011年腊月,他生了一场大病,从此卧床不起。陶老汉有两儿三女,可是,子女们为谁养老而争执不休。


他住的房子没有空调、没有炉子,没有风扇。总之,什么都有没有。冬天,河南郑州零下—7°。他就是天天孤苦伶仃地一个人在没有门的破房子地顽强地生存着。


陶本仁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健康体检,没有亲人的呵护……。他需要大小便了,就自己在床前的土地上解决。河南是抗战大省,可是,慰问抗战老兵的志愿者没有十人。他们大约一个月去看望陶本仁几次,每一次,都看见陶本仁坐在床前的粪便里……。


2012年1月25日,河南郑州的志愿者李喜明给陶本仁别上一枚老百姓制作的“抗战胜利证章”。从此,陶本仁老人就天天戴着这枚证章顽强地生存着。他在等什么……


抗战中的国军抗战将士因为饥饿大多骨瘦如柴。但是,他们没有畏惧疯狂的日寇。

陶本仁老人1919年5月13日生,郑州人。1938年入伍,在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56团2营5连当兵。军长是裴昌会,入伍三个月他升任三班班长。9个月后,他升任少尉排长。


他自述:当兵五年,在河南境内的太行山一带,打了三年仗。战火纷飞、枪林弹雨,战友死伤无数。一次恶仗,白刃战,他奋力搏杀,毙敌数人。部队转移之前,割日酋其耳,穿在枪通条上。以此证明个人御敌的数字。否则,空口无凭。


这样的事例,我采访其他国军抗战将士时,也听说过。


由于受伤,他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前回到家乡。


由于没有参加过内战,所以,解放后一直没有什么被镇压、被专政的故事。


他参加抗日战争的经历,是自己在年轻时告诉子女的。由于没有国家荣誉:一,精神上的慰藉。比方:抗战胜利证章。二,物质上的保障。比方:为国参战的抚恤金。所以,子女也一直认为陶本仁是无足轻重的,是累赘。


2011年腊月,陶本仁得了一场重病,从此,瘫痪在床。


一支“爱国家爱民族”;同时,“被国家和民族爱着的军队”,是有具有顽强战斗力的军队。比方,二战中的德国军队和日本军队。但是,战争胜负的变数是千变万化的。首先,非正义的战争;侵略他国、掠夺他国、奴役他国的军队就必然失败。


小林宽澄是机枪手,但是,他最终参加了八路军,参加了反战同盟。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他永远是中国人民的朋友。甚至,我认为,他至今领取“恩给”也没有什么不好。国家和个人的关系是互相依存的关系,比方陶本仁,他在“抵御外辱”和“保卫皇权”的时代作为军人参加战争。他是幸存者,但是,他并不是受益者。原因是:


为党派作战曾经像乌云一样笼罩在中国近代史上。如此这般,产生出千千万万的苦神陶本仁就不足为奇了。


我1991年到1997年在日本国采访22位原侵华日军老兵。1997年至今,又有12位原侵华日军鬼子兵找我联系谢罪等相关事宜。我亲眼见到原侵华日军老兵,和中国国军抗战将士有截然不同的命运结果。日本国民其实比中国国民冷漠,日本战败,中国人养数千被撤退日军遗弃的日本战争遗孤就是证明。


但是,日本老兵的精神面貌好于中国国军抗战将士。其原因,就是有钱。有天皇的“恩给”,有遗族会的各种补助,有厚生年金(退休金),有各种社会保险、医疗保险。所以,日本老兵中没有像“95岁的抗战老兵,苦神陶本仁”类似的人物存在。

1953年,日本总务省制定了按照军职高低发放抚恤金的《援护法》,军人恩给制度的抚恤金发放系统相当复杂,基本的类型有两种。一种是发给武官和士兵或遗属的“军人恩给”,另一种是发给文官或者在军工厂劳动的人或家属的“援护年金”。根据日本政府的预算,2005年接受“军人恩给”的人数共118万人,总额达9680亿日元;接受“援护年金”的人近4万,总额520亿日元。两者合计达1.02万亿日元。数额最高时是1983年,竟达到17358亿日元。据统计,2004年8月到2005年8月,平均每人每月领取的恩给金额为6.8万日元,比普通日本国民5.2万日元的养老保险金高出很多。


如果抗战老兵陶本仁每月收入1000元人民币,他的生活状态会是什么样?


如果95岁的抗战老兵每月收入3000元人民币,他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样?


五,中华民族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中的苦神


95岁的抗战老兵,苦神陶本仁。


河南郑州新乡地区抗战老兵还有28名。如果说:“抗日战争历史是一本浩瀚的巨著的话,抗战老兵,就是最后的篇章。”河南,是抗战大省。当时,千千万万的爱国青年被卷入战争!无数人在战火纷飞中英勇地牺牲了;无数人屈辱地死亡了;无数人无奈地谢世了……。


今天,河南郑州地区只有这区区28名亲历抗日战争枪林弹雨的老兵!他们都是90多岁,都没有什么国家荣誉,和为国参战的抚恤金!他们都在极度贫困中做生生死死的挣扎!


郑州地区只有不到十位“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在探望他们!他们的名字是:李百泉先生,李莉女士,大学老师周宇红,有马勇先生,有中牟的李喜明先生等人。


关心抗战老兵的人太少了!难道,这些老兵不是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利益同日寇作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