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警察遇上HIV:从无处可押到关爱中心

zkqqmm 收藏 0 4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即使艾滋病毒啮噬着自己的身体,钟强(化名)心里依旧燃烧着对毒品的渴望。他的四肢大面积溃烂化脓,无法走动,只能呆在家里,但院墙无法阻断他的毒瘾。

按照约定,有人会把毒品扔进院子,而钟强则把钱隔墙扔出去。同样利用“空降”的方法,钟强也把自己搞到的一些东西卖给其他人。他的家里安了摄像头以提防警察。

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无法阻止钟强。警察似乎对他也无计可施,因为即使把他抓起来,往哪儿关还是个问题。按照有关法规,看守所不能接受有传染病的人。

这不是禁毒肥皂剧中的情节,而是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警方多年面对的尴尬,直到今年8月当地成立了专门收治感染艾滋病和患其他传染病的吸毒、贩毒人员的关爱中心。

妻子第一时间签字将44岁的钟强送到了关爱中心,他成为了这里第一位住客。

一开始,钟强拼命抗拒,喊着要自杀。进入关爱中心三个月,没人能肯定已有20年“毒史”的钟强是否最终能完全脱毒,但至少现在他四肢上的溃烂脓肿已褪去,只剩下泛着白斑的伤痕。

1994年,钟强在缅甸建筑工地上受伤,别人给了他“一点儿特殊的东西”止痛,从此钟强染上毒瘾。后来,他在国内被送劳教强制戒毒,艾滋病筛查后,被告知已感染病毒。

云南紧邻东南亚毒品源地“金三角”,毒品注射一度是这里艾滋病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使今天冰毒等新型毒品已无需注射和共用针头,但勐海县卫生局长桂丹丹认为,由于乱性和不使用安全套,吸毒者依旧是感染艾滋病的高危群体。

钟强被当地村民看做“不安全因素”。身边有吸毒、贩毒的人,他们怕自己的孩子也学坏,勐海县公安局长谭介名说。

此外,钟强还曾仗着是艾滋病人在村子里耍无赖,常常到集市上想拿什么拿什么,无论是蔬菜水果还是鱼肉,因为他知道警察拿他没办法。

谭介名说:“对于这种情况,警察感到为难,而老百姓不免抱怨。”

这种尴尬并非只存在于西双版纳。

据报道,两年前,一名贩卖毒品的男子在广东东莞被现场抓获,但警察却当场将其释放,原因是他“烂手烂脚”,被怀疑感染了艾滋病。这一幕被碰巧路过的目击者拍了下来,并将视频上传到互联网,引起了讨论。

截至2012年10月底,中国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近50万,而不时被媒体报道的感染者违法犯罪问题增加了公众的忧虑。

曾经担任过狱警、现为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陆林说,大多数羁押场所没有隔离监舍,很难收监艾滋病感染者,而“盲管”则对未感染者存在极大风险。此外,治疗等问题也会给监狱带来额外负担。

为了避免与现行法律冲突,勐海的关爱中心由县民政局牵头,公安、卫生、防艾等部门联手创建。谭介名把关爱中心形容成“擦边球”。中心由政府出资150万元建成。中心现有34名戒毒人员,19名工作人员,包括医护人员,县医院医生每周定期到中心巡诊。

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防治艾滋病局局长徐和平说,省防艾有关部门大力提倡和支持勐海的这种模式,但目前因为资金、政策等问题,还不能大规模推广,以后会考虑科学规划,一个区域内建设一所较大的关爱中心。

钟强现在似乎对关爱中心的治疗比较满意,只是建议配备一些杂志、书籍和电视。他当然想离开这个地方,而且目标有点儿高远。“我想出去之后能去那里是好地方。”

转载请说明出处:百度网盘资源论坛网盘搜索so.baiduwangpan.org


本文内容于 2013/12/1 0:19:29 被小编a28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