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

倪子文法二 收藏 4 238
导读:(原创)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 题记:世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天生我才必有用”,实现个人抱负的强烈愿望、一飞冲天的情结,“也曾经问个不休”天生我才必有用吗?那怀才不遇从何而来,才华横溢的贾谊、壮志未酬的李白--------最终落个“千古英雄未展才”、“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凉结局。美国前总统柯立芝曾写道:“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取代毅力。怀才不遇着比比皆是,一事无成的天才也到处可见;世界上充斥着学而无用,学非所有的人;只有毅力和决心,才能无往而不胜”,这种解释显得牵强、苍白、无力

(原创)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

题记:世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天生我才必有用”,实现个人抱负的强烈愿望、一飞冲天的情结,“也曾经问个不休”天生我才必有用吗?那怀才不遇从何而来,才华横溢的贾谊、壮志未酬的李白--------最终落个“千古英雄未展才”、“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凉结局。美国前总统柯立芝曾写道:“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取代毅力。怀才不遇着比比皆是,一事无成的天才也到处可见;世界上充斥着学而无用,学非所有的人;只有毅力和决心,才能无往而不胜”,这种解释显得牵强、苍白、无力。“天生我才必有用”又似乎总是一个充满空间的意象,十年寒窗,十几年莹雪之功,几十年悬梁刺股默默积蓄的能力,怎么就成了屠龙之技,迷惑、郁闷、惆怅、幻灭、无奈、悲叹,“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满腹经纶之士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如何不负平生所学,从容淡定走上人生指定席?一串串问号如雪片满天飘来,“能力”与“作为”之间究竟存在怎样的玄机呢?

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天生我才必有用”

作者:郭金英

一、几家欢乐几家愁

1、“千古英雄未展才”

贾谊18岁MBA毕业,20岁进入大汉集团工作,在国家级刊物发表惊世骇俗的论文《过秦论》、《治安策》和《论积贮疏》、《吊屈原赋》、《鵩鸟赋》,干部素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一应俱全,一次次应聘,过关斩将,没有一个规则不被认可,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年连升五级, 21岁进入集团高管行列,提拔到文帝董事长秘书、集团规划部部长、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正处级在握副厅级在望,。有能力、有舞台,对工作心无旁骛,血气方刚、锐气十足的他,既敢说、又敢做、更敢为,鹤立鸡群,天马行空。

在他看来把精力放在同级、上下级人际关系上太无聊,有这时间能为集团做多少事情,探望大汉集团CEO兼总经理周勃住院没时间、参加副总经理灌婴生日宴会没时间、吊唁财务总监张相如父亲过世没时间、集团办公室秘书处主任邓通邀请打高尔夫没时间----------,在周勃等人看来,这是严重脱离群众,坚决与我们划清界限,与其说是不近人情、不通人性、不明事理不如说是要“出淤泥而不染”。小贾一时成了众矢之的,黄口孺子年少轻狂,目空四海,学识浅薄,纸上谈兵,哗众取宠,妖言惑众,蛊惑圣主,一心想专擅权力别无他能,如进入集团决策层非处大乱子-------。

年轻气盛的小贾也不示弱:周勃、灌婴有资历无学识,张相如、冯敬有资历无能力;邓通既无资历、又无学识、更没能力,实则溜须拍马、投机钻营、不学无术之徒;偌大一个汉集团就没有一个可堪栋梁之才,竟是一些循规蹈矩、抱残守缺之辈,一个个尸位素餐的酒囊饭袋、庙里供着的泥塑菩萨。

“鸡、鹤”大战的序幕在大汉集团高层迅速展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因为出类拔萃、鹤立鸡群才,自然遭人嫉妒,贾谊认为,那就让鸡更嫉妒吧!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他使出“杀手锏”,一篇《治安策》惊天地泣鬼神,招招切中大汉集团的要害,以远见卓识的战略思维制定出中、长远集团战略蓝图近乎完美无缺,从此大汉集团这艘在茫茫黑夜航行的巨舟有了航标、有了灯塔、有了方向,再也没人比他把大汉集团的脉搏把的这么准,殊不知他的脉门牢牢的把握在群众手里。大汉集团从此有了航向,辉煌的序幕徐徐拉开,他却失去了方向走进了死胡同。他的“杀手锏”使大汉集团在景帝、武帝两代少老板时代走上了辉煌巅峰,而他无望看到。他的努力与其说亡羊补牢,不如说缘木求鱼,结果南辕北辙,自杀式的冲锋加速了他职业生涯的终结。

群众岂是等闲之辈,一轮一轮进攻,更加猛烈,排山倒海,势不可挡。此时,小贾的学识、素质、能力这柄利剑再也不能象“一次次应聘”那样所向无敌,永远刺不破眼前这张无形的网,民意测评贾谊得分为零。

面对群众强烈呼声,大汉集团最后裁决者文帝董事长对贾谊评价,“年轻有为无大为,奇才可用无大用”,打消了原本提拔他进入集团决策层做副总经理的念头,忍痛割爱,一纸调令,将他贬往长沙国分公司做顾问。

贾谊认为这是人力资源的浪费,是对自己才华能力的侮辱,何堪忍受,内心怀才不遇的愁绪、凄恻绝望的意境充盈涨满。“鲲鹏展翅九万里”的现实大门对他彻底关闭了,阴间的大门为他打开了,他走进去了。

贾谊来的潇洒、飘逸,“飘飘然有神仙之概”,表演的举重若轻,行云流水,挥洒自如,才华如云雀般轻盈地一飞冲天。正剧式的出台,悲剧式的落幕,虎头蛇尾。一个凄风苦雨秋意阑珊的黄昏,衣裾湿透沉甸甸的再也无法飘逸,内心悲凉泥泞,一声“千古英雄未展才”的咏叹踏秋而去。

2、“天生我才必有用”

“有能力一定有作为”。此命题的合理性被姜子牙证明了,不过证明过程是漫长的几乎耗尽了他毕生的的经历,更充满了曲折、艰辛。比起小贾他是不幸的,也是万幸的,在即将油尽灯枯之际走上了人生指定席。

老姜无小贾那么幸运,没有值得炫耀的高等学历、白领身份,年已古稀还一直是草根层打工仔,但“不坠青云之志”,在屠牛卖肉、垂钓卖卜之余,苦心孤诣修炼经天纬地之道、治国安邦之术。先后竞聘大周公司、殷商公司的企业规划总监、市场营销总监、事业部经理------岗位,屡屡名落孙山,在他还未濒临绝望之际决心最后一搏,搏的是大周公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CEO。

结果仍以失败而告终,原因与以往应聘没两样:年龄不符,要求36岁以下而他72岁了;学历不符,要求第一学历本科以上,而他连专科都没达到;职称不符,要求高级经济师,而他是草根打工族;身份不符,要求三年以上公司CEO工作经历,而他宰过牛卖过肉,开过酒店卖过酒。一道道坚如钢铁般的规则把他拒之门外,一股英雄末路的悲凉灌满心胸,走投无路,老姜彻底绝望了,趁着还没老年痴呆早些到阴间一显身手。

无常鬼:“姜子牙阴差未招,提前报到,是为何来?”老姜把来的目的一一陈述。

无常鬼劈头盖脸把老姜数落一番“你老年痴呆?阳间讲规则,难道阴间就不讲,你这样的硬件条件无学历、无职称、无资历、草根身份、70好几得年纪,莫说做个一般职员,就是作清洁工还差得很远,你以为阴间是养老院,哪来哪去”!

真是入地无门,不过把老姜骂清醒了,老姜深深反思屡屡碰壁的原因,他悟到了,再一次收拾起支离破碎的梦,通过无数次艰苦卓绝、费尽心机的努力,终于打探到公司文王董事长行动的动蛛丝马迹:酷爱垂钓,每周日微服出行渭水休闲山庄。老姜在渭水等到了文王董事长,一次、两次---------,由于文王与老姜有共同爱好很容易沟通,由陌生到相识、由相识到相知,由相知到信任,不久便成了知己,一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通经天纬地之道、晓治国安邦之术的奇才走进了文王的视野,走进了文王的事业。姜子牙为大周公司CEO的不二人选,不负众望,辅佐文王、武王两代老板创造了大周公司迅猛崛起,一举击败行业垄断近600年的帝国殷商公司,开创了大周公司独步天下800年基业的神话,也创造了他自己的神话——大器晚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姜尚来的黯淡,沉重,穷困潦倒,步履维艰,悲剧式的登场,正剧式的谢幕,鸡头凤尾。在行将就木之际枯木逢春,那冰层下积蓄天地间的能量,如核能释放映亮广漠深邃的夜空,信手一笔,一个辉煌的句号。

二、成败由谁定

是谁成全了贾谊少年得志平步青云,是谁成就了姜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话?又是谁扼杀了贾谊超凡绝伦的才华,是谁埋没了姜尚的经天纬地之才?

哪家公司的规则会把“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人才拒之门外,毫无疑问成全贾谊大器早成的是规则,将能力所应创造的造神话扼杀在摇篮之中的亦是规则。

从表象看是周勃一干人等对贾谊的排挤打击,这干人代表着一股势力,更代表一种经年累月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人际关系规则。

贾谊,18岁MBA毕业,20岁进入大汉集团工作,21岁正处级参与集团高层决策,别人通过半生努力方可实现的梦想,如集团常委周勃、灌婴、张相如、冯敬等都是他父亲一辈的人,而他只需一年,这成功连上天都会嫉妒。他,不但不懂客随主便、韬光养晦、自闭锋芒,反而喧宾夺主,一味着鹤立鸡群,一味着恃才邀宠,一味着与人为“恶”、与群众为敌。

有鹤就有鸡,你作鹤,别人只能做鸡。“鸡群”岂是等闲之辈,一个个多是创业的元老、建业的功臣,从大汉集团创业到危急存亡之秋,立下汗马功劳,挽狂澜于既倒把大汉集团经营权从吕氏手中夺回来交给文帝老板。老板对这种潜规则尚且遵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贾却要挑战这种规则。面对老板的最终裁决,书呆子的他始料未及,“无可奈何花落去”,满腹哀怨唱着为自己谱写的挽歌抑郁而去,这是他的宿命,不是性格所致的宿命。

大汉集团的舞台贾谊闪亮登场,举重若轻,显规则那一道道栅栏对于他微不足道,一直以自己的自我感觉来想象规则,描述规则,明规潜则如何也束缚不了鲲鹏的翅膀。恃才自傲、自命清高、刚愎自用,不屑于入乡问俗、入乡随俗,不屑于近人情、通人性、明事理,不屑与无学无识无能之流、饱食终日庸碌之辈、溜须拍马钻营之徒为伍搞好人际关系,不屑于走规则之路,不屑于“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太锋芒毕露,一心要做“弄潮儿”,太把自己当回事,太不把别人当回事,太不把人际关系规则当回事。结果四面树敌,四面楚歌,“能力”那把利剑彻底崩缺。

殊不知宇宙远比地球诞生的早。小贾不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不懂,人际关系是工作的重要组成,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就无法顺利开展工作。这种看不见的潜规则,是能力释放的凭借,是能力通向作为的重要途径。

性格可以内敛,但能力不可内敛,最终要释放的。如何释放,释放的人脉,释放的节奏,释放所遵循的规则,必须高度关注,精心把握,待时而发,因时而动。稍有不当,满盘皆输。

三、风雨不动安如山

如果能力是孙悟空,规则就是如来的手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论哪个群体只要存在,也是无论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都有一套严密的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则,不存在无规则的真空。规则决定“能力”是“作为”的导体,还是绝缘体。“常格不破大才难得”。改变规则使能力脱颖而出,可否?

姜尚来的艰辛,步履维艰,举轻若重,一道道显规则,如同横亘在面前的一座座钢浇铁铸的城墙坚不可摧。当然知道自身硬件不足,学历、资历、职称、身份等于零,可明知不可为而为,以卵击石,一次次参加公司竞聘,锲而不舍,金石不可镂,一败再败。说到底就是企图改变公司招聘条条框框的限制,不能以学历、资历、职称、身份选拔人才,为这真才实学的人才裂开一条门缝吧!一定会开创大周公司独霸天下的神话。讲评书吗,一套神话,鬼都不信。

他不明白显规则的形成有它的逻辑及执行的刚性,合理成分大于非合理成分,再完备的人才选拔制度不可能面面俱到天衣无缝,以全概偏是肯定的,百密一疏是难免的(何止,百密好几疏呢),恰恰就是这“疏、偏”,姜尚就别指望脱颖而出。规则不是为招揽一个人才而定的,只有以人才的共性为基准制定,因而扬弃了人才的特殊性,这是显规则的自身属性决定的,只能以全概偏,只能把学富五车的姜尚拒之门外。

老姜不是被文王破常格提拔了吗?不是改变了规则吗?非也。

老姜比小贾高明,屡遭碰壁,碰清醒了,碰彻悟了,潜心研究潜规则之精髓,变被动为主动绕过显规则(公司人事部刚性规定)主动与老板接触、靠近,使老板一步步了解、认识从而意识到人才个体的特殊性,认可被冰封雪山掩埋下的经天纬地之才,进而影响公司的显规则“姜尚虽然年纪大了一点,虽然不是本科学历,虽然------,但很有才学、很有能力------”人事部总监心领神会,便有了神话。

老板的潜规则为姜尚脱颖而出打开了一扇天窗,这并不能说明改变了老板的潜规则,只能是影响,使规则发生微妙的变化,是物理反应但不是化学反应。“你说啥是啥,那要老板干啥”。老板也改变不了群众的潜规则,在公司老板顶着天了,但并非百无一忌、随心所欲,文帝对群众的潜规则不也妥协、让步、忍痛割爱。文王也同样,如果遇到群众的潜规则如周勃等人强烈反对,他只会做出同文帝一样的抉择——姜尚不可用。老板尚且如此,凡夫俗子想变,痴人说梦。

规则如同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春夏秋冬四时更替,节序如流,周而复始,不可阻遏。

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一个生机勃勃的春日,一个蓬勃朝气的少年神采**,披着锦绣的朝霞衣裾**踏歌而来“天生我才必有用”,可最终未能完成天地锦绣文章,而写出了一种天地间的悲怆,一种刻骨的孤寂与幻灭,成为天下怀才不遇标志性的符号。超凡绝伦的才华“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余香沁人肌肤的冰凉。

贾谊如流星,划过夜空,惨淡,短暂,留一痕颜色,闪一丝光亮,还有那些无名,无形,无影,无声,无光,无亮,算不得流星,在浩渺的夜空以他自己特有的方式自生自灭,自灭自生---------循环往复,悲之,叹之,哀之,惜之。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1、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难道给人们留下的只是“悲之,叹之,哀之、惜之”吗?流星、未成为流星的流星,其命运不仅仅是偶然,导致必然结果的原因,似乎显而易见,只有上演悲剧的舞台才会有悲剧产生,阉割“天生我才必有用”,导致“千古英雄未展才”的罪魁祸首——“规则”。

我们回溯怀才不遇者具有一个普遍的共性,“悲之,叹之,哀之、惜之”,而后悲天悯人,对罪魁祸首深恶痛绝,愤世嫉俗,口诛笔伐,而后,而后,只剩下如是之才。这,这,难道不发人深思吗?

古往今来,多少怀才不遇的思想者仰望远逝的流星,便有了知音,有了偶像,有了证明,顾影自怜,同病相怜,“悲之,叹之,哀之,怨之,慨之,愤之”,正是这,如一把锋利的利刃,一刀一刀无情的阉割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只剩下“悲之,叹之,哀之,怨之,慨之,愤之”之才,为什么不能从“只有香如故”沁人肌肤的冰凉中清醒?“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才是“千古英雄未展才”最大的悲哀。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悲剧比正剧更富有感染力,更能打动人,更能勾起人们的同情,迷惑、无奈、郁闷、惆怅,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不停的回溯,惺惺惜惺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不停的心理暗示,强烈的角色认同,浑然不觉自己就是那个流星、连流星也不是的流星,就是那个未展才的英雄,就是那处悲剧的主角,同病相怜,进而更加惆怅、郁愤,不知不觉沉浸一个梦。

“故国神游”。悲剧太打动人了,与之喜,与之优,我们太动情了,太进入角色了,以至于感性思考战胜了理性判断而浑然不觉,迷醉于“故国神游”。悲剧总能唤起人们心理上的激荡、同情,但不能由于同情就可以以形象思维代替逻辑思维,感性思考代替理性判断,规则本来就不是为悲剧设计的,规则如同规律无褒贬之分,无论哪个社会,其本质、初衷原本为能力设计的,但不得不以规则的形式表现,规则成了能力评价的法定标尺。

“纸上阅历多,则世事之阅历少;笔墨之精神多,则经济之精神少”。千百年来,那些折戟沉沙孤芳自赏的天才,“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思想者为什么总是闭门造车,不能正视天地间大道——规则呢?长叹“千古英雄未展才”之际,可曾想过:“天生我才”是一门需要实践的艺术,需要规则的标尺来度量;中国足球队屡战屡败是否应该归因于足球规则有问题呢?那种天地间的悲怆,那种刻骨的孤寂与幻灭,那种怨天尤人的长叹,不过是失败者平常心里悲观情绪的自然反应。

殊不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亦常有。问题是海阔鱼不跃,天高鸟不飞。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

2、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怀才不遇者,特立独行、独善其身、洁身自好、卓尔不群、顾盼自雄,这使得与红尘渐行渐远,一个踽踽独行的思想者,一个抑郁寡欢的苦行曾,一个纤尘不染的世外散仙,对周围的规则不屑一顾,离群索居,固步自封,画地而趋,自我封闭,画地为牢,痴迷于自己苦心营造的“世外桃源”浅唱低吟,陶醉,意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又经不住诱惑,对“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又不甘心,跃跃欲试,当迈出“桃源”又无路可走。鹤立鸡群、才华横溢、出类拔萃的“我”,怎么能同芸芸众生、凡夫俗子一样按着规则走,上大学,毕业,工作,主管,科长------,亦步亦趋;瞄准领导,接触、靠近、认识、熟悉逐步取得信任,使之认可、重用、提拔;按部就班,溜须拍马,摧眉折腰,太龌龊,太没个性,太没创意,太不屑一顾。“我”应该独辟蹊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应该独辟蹊径,但辟出来的是一条与“一飞冲天”相左的死路,李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最终未完成“扶摇直上九万里”远大的政治抱负,落个“千古英雄未展才”的江湖游侠境地。

怀才不遇者,孤傲清高、孤芳自赏、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夜郎自大,既自信又自负、既清高又孤傲、既固执又偏执、既自恋又自怜。“鹤立鸡群”人的路是宽广的,光明的,正确的,青云直上的,标新立异的,不容置疑的,是说不得的。不愿、不敢否定自己,如否定了,就等于证明自己不是“出类拔萃”的,将沦为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就不能鹤立鸡群,这个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太洁身自爱,文过饰非,舍不得“说自己,走别人的路”,那就“说别人,走自己的路”;舍不得反省自我,那就反省别人、反省规则吧!

“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落脚点、归宿点,是为别人用,为社会用,而不是为自己用,闭门造车,做隐士,怎么能对别人遵循规则所行之路不屑呢?又怎么能对大众通行的规则置若罔闻、视而不见呢?“天生我才”只有放到规则的坐标系上,方可看清“我才”的有用价值;“天生我才”有用,有多大用,怎么有,势必由规则一一甄别,鉴赏,评判,认可,使用。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是驴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就是一匹千里马,是否总该让伯乐相一相,如是千里马必须走这条路,必须走千军万马都走过的路——规则,这是“天生我才”通向“必有用”的必由之路,是“能力”达到“作为”不可或缺的一环。终日踱步于“世外桃源”浅唱低吟自我陶醉,纵使才高八斗、风华盖世也不过是陶犬瓦鸡、屠龙之技,于人、于己、于社会又有何用,不愿服务于人、服务社会,不愿以“天下事为己任”,又如何服务于自己,又如何一展平生之抱负。怀才不遇者还有比这更大的悲哀吗?“悲之,叹之,哀之,怨之,慨之,愤之”还有地自容吗?

规则一定程度上表现为社会的代言人。未出世的英雄,非英雄;未作为的能力,非能力。如果不愿、不敢面对规则、参悟规则、把握规则、顺应规则、运用规则,“天生我才”只能是暗无天日,山重水复无路可走。“天生我才”势必通过规则,方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浴火对于怀才不遇者是痛苦的,需要有“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的勇气;方可柳暗花明,别有一番洞天,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还原一个本色英雄。十年寒窗、十几年莹雪之功、几十年悬梁刺股,默默积蓄的能力,就会纵横驰骋九万里云天。

而今,当我们再次翘首仰望,那浩瀚深邃夜空中的流星,还会有迷惑与惆怅,无奈与悲叹吗?我们理应比他们更有才。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亦常有。

“十年磨一剑”,霜刃何愁试,“一剑霜寒十四州”。

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

“天生我才必有用”。


本文内容于 2013/12/3 8:02:32 被小编a45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