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城公路乱开巨额罚款女车主服农药自杀(图)

goodcjh 收藏 11 314
导读:永城公路乱开巨额罚款女车主服农药自杀 各地新闻央视网2013-11-30 20:11我要分享1725 现场图 11月14日,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必须出示月票(每月给路政3000元)和年票(每年给运政3000元)才放行,当事女车主再三求情无果,当场服剧毒农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永城公路乱开巨额罚款女车主服农药自杀(图)


永城公路乱开巨额罚款女车主服农药自杀

各地新闻央视网2013-11-30 20:11我要分享1725

现场图

<label style="color: rgb(153, 153, 153);"></label>

<label style="color: rgb(153, 153, 153);"></label>

11月14日,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必须出示月票(每月给路政3000元)和年票(每年给运政3000元)才放行,当事女车主再三求情无果,当场服剧毒农药自杀,现在仍在医院抢救。而执法部门只留下一句话: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女车主喝下了农药后车主家人赶紧,寻求救援。路政执法人员却说,你喝药跟我没关系,有事你找领导去,然后掉头就跑了…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揭开河南永城公路乱罚款黑幕。

河南省的永城市地处河南最东部,河南、安徽、江苏、山东四省交界,辖区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是连接四省的交通要道,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有司机向我们反映说,这里是有名的三多:执法人员多,罚款金额多,罚款花样多,最近甚至有货运车主因为无法承受花样迭出的罚款而选择了轻生,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1月20日,《经济半小时》记者刚到永城,就有货车司机向记者反映,说6天前,也就是11月14日,永城市沱滨路附近有一辆拉石料的大货车,因涉嫌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查车罚款。当事女车主在再三求情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当场服剧毒农药自杀,到现在仍然在医院抢救治疗。而那辆涉事的被扣大货车,仍然停在马路上没有开走。

他叫郭万里,是这辆货车的司机,给《经济半小时》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11月14日下午5点多,郭万里和往常一样,开着货车和车主温丽一起去送货。当这辆拉着石料的货车路过永城市沱滨路附近时,一辆有交通执法标识的车,突然加速从左侧车道超到他们前面,强行将货车拦了下来。

郭万里:有一辆交通局的执法车,就把我拦下来,拦下来,(执法人员)说有(缴过处罚的年)票吗,我说有(年)票,他说把票给我看看,他说有(年)票,我就不罚你了。

郭万里说,他的提到的票,指的是货车车主向永城运政、路政执法部门事先缴纳的超限罚款的费用,分为年票、月票两种。年票是向当地运政执法部门缴纳,一年缴一次,每辆车每年交3000元。缴款之后就可以超载行驶,一年之内不用再交罚款;月票则是向当地路政执法部门缴纳的费用,每月3000元,也是针对超载的,但有效期只有一个月。郭万里说,当时他和车主都以为像往常一样,只要拿出已经交过的年票,运政执法人员就会放行。但这次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运政执法人员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放行,反而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郭万里:之后(运政执法人员)就打电话,让公路局的过来。听到他说,路上有一个超限车辆,你们怎么看? 大约有五分钟左右就过来了。来了一辆公路治超车,流动治超车。也有四五个人,下来之后就把我车门打开,打开、强行把我拽下来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他们怎么说呢?

郭万里:他们就是说,过来,超限了。

一看当地路政执法人员来了,郭万里和车主又赶紧拿出10月29日刚给当地路政部门缴过的罚款月票。

郭万里:月票。10月29号到11月29号,这个时间内不罚的。他们说现在不行了。我们说我们买过一次月票,为什么还要罚我们?他们说那不管,你找领导。我当时不知道,之后就听说了,有一个是公路局的副局长,姓季的,有一个他们有一个大队长、姓高的,还有一个姓侯的。

郭万里和车主这时有些糊涂了,原来每月交了罚款月票后是可以超载的,即使遇到查车,运政和路政也都是验票放行的,怎么今天就不行了呢?他们还注意到,公路上的同样超载的车有许多,甚至载重吨位比他们还要大很多,同样是超载行驶,却没有人去管,唯独他们这辆货车被查被扣。

郭万里:他们的工作人员说,那人家怎么跑的,你怎么跑的,就说这个。你该花钱的地方,你没有花到,让我们理解,就是这样一个意思。后来我们(车主)听到这话,她(叫)出租车司机,因为(卖农药商店),离这个街比较近,她(拦)了个出租车去买的。

就在僵持时,有个路政人员悄悄告诉郭万里他们,现在每月只交3000元月票已经不行了,还得另外拿钱出来打点,路政这边才可以放行超载货车。听到这一切,车主温丽马上乘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七八分钟后,温丽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瓶农药。

女车主服毒

郭万里:农药在身上,(车主)拿了(农药)说,你要不让我过,我就死给你看。(路政执法人员)说,那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

郭万里说,听到执法人员的说法,温丽毫不犹豫地打开瓶子,喝下了农药。此时也闻讯赶来的车主家人赶紧夺下农药瓶,寻求救援。

刘怀洲:你抓紧把我妹送到医院吧,我妹都喝过药了,(路政执法人员)当时说的,你喝药跟我没关系,有事你找领导去,当时我妹妹情况不好,姓季的下车就跑了。

刘怀洲说,他妹妹喝农药事件发生后,当时路政部门在场的几位负责人立刻开车走了,现场的执法车也拒绝送人去医院。他们最后还是打“120”叫来救护车,才将妹妹温丽送到医院抢救。那么当时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呢?《经济半小时》记者找到当事的另一方,当地路政部门进行解。经过反复沟通,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队大队长高永福最终接受了采访,但高永福表示,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高永福:跟他反映的情况不是一回事。那不是月票,它是,咱没有。我不知道月票什么概念。罚过了,你再超载,还会罚你,对不对。咱就跟车主反复的做工作,你车辆违章超载,一直在劝解。我们工作人员就把药瓶子夺下来了,夺下来以后,把车主给拖一边去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执法人员有没有送她去医院?

高永福:不知道车主喝药。没人知道她喝药。

《经济半小时》记者:人家明明都说出来了。

高永福:那是车主说的,这只是她说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