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感谢CCAV 收藏 1 277

我是从如下这篇《报刊文摘》报昨天那一期上的文章中得知这件令人震惊的事的(该报纸是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办的另一份报纸,该报业集团上个月跟《文汇报》、《新民晚报》合并成了上海报业集团):

西南联大 学子从军记[转载]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西南联大 学生有三次从军抗日的热潮。在西南联大纪念碑 碑阴上面,由当年校志委员会纂列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列名者有832人,实际上全校先后有1100多名学生参加抗战,其中不乏牺牲的烈士(现在云南师大校园内解放前的原碑加上解放后北大、清华、南开各自校园内的复制碑,全国共有4座西南联大纪念碑——楼主附注)。碑上列名的刘孚坤披露了当年参军场景。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西南联大纪念碑(来源:网络搜索)

那个时候,蒋委员长提倡“十万青年 十万军”,就是青年军。但由于对国民党的不信任,以及左派力量在联大的宣传,一开始,报名从军的同学很少。

梅贻琦校长看到这个情形,他就发动有名的教授来讲演。不管你是国民党的立场,还是你是革命的立场,只要赞成青年从军的就请来讲演。所以在讲演中,就有相互的冲突。(招收大学生参军可能主要是让他们当军机飞行员和中美军人之间的翻译。美国援助的军机上的仪表和技术资料都是英文的,美国教官培训中国飞行员和飞机维修员、无线电通讯员也是用英语培训。——楼主点评)

闻一多也赞成从军,但他是反国民党的。他说,有人反对从军,因为“十万青年 十万军”是帮助国民党来打内战,主要不是抗日,不是打敌人,是为了打共产党的。他说,我们不怕,我们要从军,用国民党的枪武装自己,借国民党给我们的武装,再来反对国民党。而冯友兰,他是站在政府的立场,两个人当场就吵起来了(这里的“政府”应该是指国民党政府、民国政府,所以说两人都是赞成学生从军抗日的。——楼主点评)。结果,一个晚上,西南联大左派的学生贴满了标语,反对从军。标语说,闻一多讲的话:借国民党的武装来武装自己,再借国民党的武装来反对国民党。——这是诗人的白日梦。(在标语上公开写搞军事政变、武力推翻政府,但闻一多却不是被民国政府的检方、检察院公开起诉、公诉,被民国的法院判死刑的,而且他是在抗战结束后的国共内战期间才被民国政府偷偷摸摸杀死的。还有,不仅冯友兰当时是国民党党员,而且当时国民党在西南联大里是设立了“党委”、党部的,详情见维基百科“冯友兰”词条。当时国民党政府不公开对闻一多进行起诉、判死刑,是因为要按“言论自由”这一原则办事吗?——楼主点评)

结果是,左派在那个晚上贴了标语之后,忽然之间很多同学反而去从军了。他们说:“我本来不想从军的,你们左派的人这样偏颇,我们是为国家,不是为国民党。我们是为国家从军,你们只讲党派的利害,不讲国家。”很多同学,他是中间的。“你们左派的人这样子,老子偏要从军”。刘孚坤那个时候就是那样报名从军的。

后来的历史证明了,闻一多指出的保卫国家与党派信仰之间,存在着血与火的矛盾;当民族矛盾消解时,它终于化为了中国的主要斗争。无数单纯的人在自己的命运中尝到这颗苦果。然而这种忽略在当时又是必然的。如果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战后的政治争斗上,那么谁来进行抗战呢?当中华民族在“存”还是“亡”的关头,还要来考虑战后选择哪一个主义、哪一个党派?刘孚坤后来到了台湾,却终身不入国民党。

(摘自《西南联大行思录》,三联书店出版,张曼菱 著)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上面这幅图来自于孔夫子旧书网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抗战期间闻一多公开说要推翻国民党政府竟未被检方起诉!

这两张目录图来自于云南师大西南联大博物馆网站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上的新闻中:

http://bwg.ynnu.edu.cn/subpage.php?mprog=新闻资讯&object=&id=228&disp=c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