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武汉会战老兵徐光林[原创]

gusj 收藏 8 3133
导读:大小牯山 血染红 星子路上 显精忠 ——抗战老兵忆万家岭战役 顾少俊 位于江西省德安城西南20余公里的万家岭,高不足50米,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在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日军106师团近万人,史称“万家岭大捷”。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的一个整编师团几乎被全歼,当时震惊了全世界,在中国抗战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自此,默默无闻的万家岭也名闻中外了。 2013年11月,在江西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司马花、王豫的热情帮助下,我得以顺利地采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小牯山 血染红

星子路上 显精忠

——抗战老兵忆万家岭战役

顾少俊

位于江西省德安城西南20余公里的万家岭,高不足50米,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在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日军106师团近万人,史称“万家岭大捷”。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的一个整编师团几乎被全歼,当时震惊了全世界,在中国抗战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自此,默默无闻的万家岭也名闻中外了。

2013年11月,在江西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司马花、王豫的热情帮助下,我得以顺利地采访了这次战役的参与者,抗战老兵徐光林老爷爷。今年11月10日,我来到了九江。在志愿者李勇的引导下,来到九江市长运公司宿舍楼,见到了徐光林老爷爷。老人拄着拐杖,步履缓慢而稳健地走来。老人身材高大,腰板挺直,精神饱满。进入他的屋,三人在桌旁坐了下来。我向他说明来意,请他介绍万家岭战役的情况,他的脸上漾起了孩子似灿烂的笑容。连声说:“好,好,好!”我们便聊开了。

他先简括地介绍了他的经历。他出生于安徽合肥,今年92岁。“我是1938年在合肥新长岗入伍的,部队番号是国民革命军52师,师长是冷欣,江苏兴化人。大概一个月后吧,我转入190师,在师部任特务连督战员。师长梁华盛,广东省高州市泗水镇人。1938年9月我参加了终生难忘的万家岭战役中的星子公路阻击战。抗战胜利后,我不愿打内战,决计回家种田。师部的一位司机把我介绍到南昌中央银行工作。1956年公私合营后,我到九江运输部门工作,直至退休。”

老人在介绍他的简历时,我觉得老人思路清晰,口齿清楚,但感到他的地方口音浓重,我有时难以听懂,所幸的是不懂的地方,有李勇给我及时翻译。在讲了他的简历后,我问他:“在万家岭战役开始前,你们190师在哪儿呢?”他没有立即回答,指指耳朵,看来他的耳朵有点问题,于是我又大点声说了一遍。徐老爷爷笑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也就在我入伍的那一年,190师在浙江萧山被日军包围,几次突围都未成功。半夜,梁华盛师长集中师里所有轻机枪在前面开路,拼死杀开一条血路,然后徒步奔赴武汉,参加武汉会战。”

“突围后,部队昼夜行军赶往武汉,脚下缺鞋、腹内无食。当时的口号是‘保卫大武汉,赶走小日本’,部队士气很旺。”

“行军途中,有时感觉是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就这样迷迷糊糊一共走了近20天。”

“赶到九江时,日军已在我们前面几小时进了九江,部队只好在庐山驻扎,在高垅和武宁一带对日作战。”

说到“高垅”,大概这是个很小的地方吧,徐老爷爷怕我不清楚在哪里,于是他在桌上画了一个圆圈,说:“这是九江”,然后在靠近圆圈的右下方用手指笃笃说:“‘高垅’就在这儿。”看来,高垅在九江东南不远处。

参加万家岭战役是徐光林老爷爷闪闪发光的一段人生,是老爷爷享受不尽的精神财富,是老爷爷的骄傲所在。稍事休息后,他有条有理、有声有色地给我讲了该战役的来龙去脉,讲了中国军人以极其简陋的装备、以坚不可摧的意志一批又一批前仆后继地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面对世界上最狠毒敌人的飞机、军舰、大炮、坦克的疯狂进攻及毒气的虐杀,而最终取得辉煌胜利的奇迹。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九省通衢”的武汉是战略要地,又是当时的战时之都,所以武汉成了日军下一个进攻目标。1938年7月,日军的11军军长冈村宁次将所辖部队分成三路南犯,意图夺德安,取南昌,犯长沙,合围武汉,并威胁粤汉线以东的中国军队。东路第101师团沿九(江)星(子)路向星子进犯,西路第27师团由瑞(昌)武(宁)路南下,第106师团则沿南(昌)浔(阳)路向德安正面推进。

当时负责江西南浔线及其两侧地区防务的中国指挥官是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薛岳早年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当过孙中山总统警卫团的营长,深受孙中山的宠爱。他带兵打仗很有一套,人称其为“老虎仔”。冈村的三路部队遇到了劲旅,举步维艰,寸步难行。此时,冈村一筹莫展,焦躁万分。中国军队在迎战南浔线和瑞武线两路日军进攻的时候,兵力向这两边频繁调动,不知不觉间,在南浔和瑞武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防御空隙。冈村见此决定改变作战计划,以一部分守备队牵制南浔铁路正面的中国军队,令松浦率其主力离开铁路线向西轻装急进绕到中国军队背后突袭,捣毁中国军队的防御体系。薛岳将计就计,在万家岭一带布下了“反八字”阵,等待着松浦钻进这个圈套。冈村得悉薛岳正调十余万大军欲在万家岭一带围歼106师团,急令松浦向第27师团靠拢,同时命令27师团、101师团火速援救松浦。

徐光林爷爷说:“日军第101师团欲打通德星公路西援106师团。日军第101师团有步兵、炮兵、工兵、骑兵等兵种,还可随时呼叫飞机、军舰、坦克助阵。打急了,就放毒气。中国军队进行阻击的是我们的190师,冷欣的52师,还有另外三个师。中国军队只有步枪、机枪,没有防空能力,没有反坦克炮和火箭筒,没有防毒面具。双方装备相差很大。”

徐爷爷说:“那场战斗啊,真正是惊心动魄啊!”

“敌人的飞机、大炮轮番轰炸,炮弹像雨点似的落在阵地,炸起的尘土、石块到处乱飞,整个阵地被烟火笼罩。中国军队成连成营成团一拨一拨地往前顶,真是前赴后继啊!”

“日军一波一波地往上冲,当时我们用的是中正式步枪,每打一发子弹都要退壳,有时来不及开枪,日军就冲上来了,士兵就和他们拼刺刀,好多士兵迎着日军刺刀上去,在对方刺刀刺中自己时,手中的刺刀也立即刺进对方胸膛。白天,敌人凭借飞机、大炮、坦克的优势,把阵地夺去,夜晚我们又把它夺回来,常常是几易其手。”

“日军打不赢就放毒气,那弥漫在阵地上的白纱似的雾,是敌人施放的毒气,守军将士成连成营地被毒死。”徐光林老爷爷气愤地说:“我清楚地记得,日军在德星公路阻击战中大规模使用毒气就有5次。”

这场战斗留给徐光林爷爷的印象太深了,这一段的经历是他珍贵的精神财富,再说他在九江生活六十多年了,对赣北的地理位置了如指掌,所以谈起当年战斗的许多情况,条清缕析、如数家珍。

星子县城在德安的东北方向。德星公路从德安沿庐山之麓绵延37公里而至星子。在离星子县城7公里的地方东牯山、西牯山分立在公路两旁,是通过德星公路的必经之地,易守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德星公路阻击战浓墨重彩地在这两座山上开始了。

1938年8月初,52师驻防星子县城及东、西牯山。星子县城是地处半岛的一座小城。日军由长江开入鄱阳湖的军舰向县城抵近开炮,20多架敌机又呼啸而来,对星子城轮番轰炸。无险可依的52师官兵仍殊死抵敌。日军破城,官兵们遂与敌进行巷战。

日军进攻距东牯山东端很近的小岛牛屎墩,遭到守军顽强的抵抗。一位连长打电话报告团长:“我们连只有5名战士,请示团长如何办理?”团长回话:“就是剩下一个兵也不能退!办法只有一个:坚守到底,与阵地共存亡!”连长回话:“报告团长,我决定以死报国!”牛屎墩失守,守岛壮士全部殉国。

师长冷欣认为牛屎墩虽属弹丸小岛,但如果日军在该岛扩大登陆兵力,东牯山就很难保全。一天夜里,师长冷欣亲自带领几百名壮士反攻牛屎墩。经过几小时的拼杀,终于在凌晨肃清岛上守敌,并击毙敌酋石田少将和100多名日军,缴获一些武器和其他物品。

师长冷欣自任敢死队队长夺回牛屎墩的消息,通过《战地通讯》很快传遍各个战场,大大鼓舞了官兵斗志。

52师在阻击战中毙敌1700人,自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上级命令52师撤下整补。

9月初,190师接防东、西牯山。梁师长将该师一个团守东牯山,一个团守西牯山,一个团作为预备队。西牯山高于东牯山,左翼有庐山为依托,是土质山,多乔木,便于隐蔽和修筑工事。而东牯山是石山,山上只有很少的灌木与茅草,梁华盛根据这一情况,在离主阵地200米左右的山脊后构筑大的隐蔽阵地,主阵地前用军旗、弹药箱、钢盔迷惑日军。

9月中旬,日军对东牯山连续发起猛烈攻击,飞机、重炮的炸弹雨点般落在阵地上,东牯山被烟火所笼罩。但敌军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守军击退。几天的战斗,190仅失去了前哨阵地,主阵地毫发无损。

在激战中,有大约200多名日军骑兵偷袭190师师部,被哨兵及时发现,梁师长亲率预备团迎击,歼灭敌骑兵100多人。

徐光林爷爷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负的伤。他的右腿中弹了,血流如注,钻心般的疼痛,但他一直咬牙强忍。回到师部时,右边裤管、鞋子全被血浸透了。

徐光林老爷爷坐在木椅上,卷起裤管指着腿上的伤疤说:“这是在冲锋的路上负的伤。”

日军久攻东牯山不下,于是改变战术,正面佯攻,主力部队绕过东牯山从鄱阳湖登岸分数路夹击西牯山。西牯山四面受敌,守军伤亡很大。梁华盛遂令守军突围,东、西牯山失守。徐光林老爷爷说:“这两座山虽然失守,但日军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付出了死伤5000多人的代价。”

190师退守青石桥。青石桥距隘口不过数里。10月初,日军飞机大炮对着190师阵地猛轰,两个联队的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青石桥进攻。守军没有反坦克炮和火箭筒,敌军坦克肆无忌惮,轰炸扫射,打得守军抬不起头来。一位叫吴志宏的排长忍无可忍,命令大家把几个手榴弹捆成一束,亲率十几位战士每人带一束手榴弹,滚入坦克履带下引爆手榴弹,敌人的坦克瘫痪了。跟随在坦克身后的步兵暴露在我方的火网中,被消灭殆尽。

第二天,日军再次发动进攻,一次又一次地拼刺刀。后来,190师奉命撤退,日军占领青石桥,直逼隘口。

当隘口失守时,万家岭战役已胜利结束,被围的日军松浦106师团,几乎被全歼。在星子到隘口20公里的路上,敌101师团用了50天的时间,付出了伤亡7000余人的代价。

190师和兄弟部队继续在隘口到德安10多公里的路段上,阻击日军。在隘口、博阳河、德安城几个地方,中国守军与日军进行了顽强的战斗。从隘口到德安10多公里的路上,又毙伤日军2000多人。

在这场阻击战中,中国军队节节设防,寸土必争,毙伤日军近万名。许多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洒在东、西牯山和德星公路上,他们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东路的德星公路阻击战和瑞武西路的麒麟峰阻击战是万家岭大捷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万家岭大捷的保证。万家岭战场歼灭日军近万人,德星公路战场毙伤日军近万人,麒麟峰战场毙伤日军7500多人,三个战场共计毙伤日军25000人。这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

当年飒爽英姿的少年,今天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为了抵御外侮浴血沙场,用铮铮铁骨筑起了抵御日寇的钢铁长城。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那段抗战历史,关注这些保卫过我们家园的老兵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