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彻底废除《说文》,建立真正的倉颉創字学

颉强 收藏 3 250
导读:文献史中的思想家如周文王、老子、孔子等,并没有沿袭倉颉創立文字的思想,甚至于对倉颉創字这个历史事件也闻所未闻,倉颉創字才是中国古代思想的极限。并不是老子的道家思想,或者孔子的儒家思想,也不是周文王的《周易》所表述的思想。 文字的极限就是創字时期所要表述的含义,是固化創立文字体系的字形之中。这种創字的思维并没有被具有文献史的西周所沿承下来,而且历史夏商周时期的“文献”几乎为零,夏商周时期的历史已经成为传说时代。所以,上世纪初以顾颉刚为代表的疑古派提出了“西周以前无史”的论点。文献记载的夏商周时


文献史中的思想家如周文王、老子、孔子等,并没有沿袭倉颉創立文字的思想,甚至于对倉颉創字这个历史事件也闻所未闻,倉颉創字才是中国古代思想的极限。并不是老子的道家思想,或者孔子的儒家思想,也不是周文王的《周易》所表述的思想。

文字的极限就是創字时期所要表述的含义,是固化創立文字体系的字形之中。这种創字的思维并没有被具有文献史的西周所沿承下来,而且历史夏商周时期的“文献”几乎为零,夏商周时期的历史已经成为传说时代。所以,上世纪初以顾颉刚为代表的疑古派提出了“西周以前无史”的论点。文献记载的夏商周时期的历史不仅难以作为历史的论据,而且,自相矛盾的地方也非常的众多。除了文献记载的传说和神话以外,还需要更为可靠的依据。

上世纪初,中国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考古学成为求证西周以前历史的重要方法。1928年考古发掘了安阳殷墟的甲骨文,可以确定了商代的存在。但是,商代不是中国历史的极限,甲骨文也不是中国文字的极限,考古尚不能完全证明夏朝的时代。况且,夏代之前尚有五帝时代,在西方文化影响下,有些学者依据西方的文明论的主流思想,企图把铜石并用时代的夏代认为中国历史的极限,无法确定夏代的文字是否存在。河南的偃师古代文化遗址,也不能确定偃师就是夏代的都城,众多著名的学者认为偃师古文化遗址,就是与夏代同个时代。笔者认为偃师古文化遗址的重要性,但是,不能把偃师与夏代等同,论据和逻辑上尚且存在一些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追索至文字的极限,也没有探索到文字的原点。笔者可以认定黄帝时期的倉颉創字就是历史上一件重要人文事件。一些权威机构、著名的文字学学者一致认为中国的文字不可能是一个人的发明,倉颉創字被定性为神话和传说。另外,在西方的学说界也不认可倉颉創字这个神话和传说是中国历史上的史实。西方学者不认可倉颉創字是中国历史上的史实,尚可情有可原,因为,毕竟西方的学者真正懂得中国文字的学者还很少,但是占有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人,不能解读倉颉創字是历史史实,这就是中国文化史上一件怪事。实际上,也不难解读倉颉創字这个历史史实。

从原理上分析,中国文字体系不是许慎所言,也不是文献记载的“六书”創字原理,而是,只有一种創字的原理就是仿生学創字原理。仿生学是远古时代与现代交流的最直接的思维逻辑通道。如现代“天地人”的概念和倉颉創字的“天地人”的概念上的差别。从字形上,倉颉創字“天地人”是没有根本的区别。概念的差别就是意识形态上的差别,也就是思维逻辑上的差别。倉颉創字只有一个原理,就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仿豬学。“天地人”都是自然界的产物,天大还是地大,古代有的地方认为地是大于天,这可以从良渚文化的玉琮的器形上可以得出。天圆地方,天为圆形,地为方形。外方内圆的玉琮也就说明了一点,良渚文化时空的先民是认为地大于天。倉颉創字所表述的含义是“大”的极限为“天”,也就是天是涵盖地的。这种思想在周文王编撰的《周易》之中也有混淆。《周易》“乾为天,为父,坤为地,为母”。乾、天为母,表示了阴性,坤、地为父,表示了阳性,“帝”。并不是母系社会、父系社会的概念,而是,西周时期与倉颉創字时期思维上的差异。这样反映了地域上的文化差异。倉颉是黄河流域中原地区黄帝活动的区域,与黄帝陵、秦国所在地域是吻合的。周文王所处的西周,是不是与秦国相吻合,笔者认为存在差距。周文王不知倉颉創字,《周易》的乾坤的阴阳颠倒反映了这个地域上的差异和文化意识形态上的差异。

考古发掘的鄭州商城,也就是商代河南这个地域上的文化状态。西周时期的文化思想与山东、河南等地,也就是现代认为“中原”地区的文化有着意识形态上一致的印记。但是,与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存在差异。也就是倉颉創字活动的地区为陕西黄帝陵的周边,不是山东、河南、河北的中原地区。“中原”应该指黄帝这个历史的原点,倉颉創字这个文字的极限原点,这个原点的意识形态融入在倉颉創字的字形之中。这就是原点的思维。

商代的甲骨文发掘出现了4000多字,但是可以辨析的不超过1500字。先秦的金文、钟鼎文等,也就是先秦的六国文字,众多文字与先秦秦国的文字已经不相吻合,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后,废除了先秦六国与秦国不合的文字体系,统一在秦国的使用的文字体系基础上的—小篆。我们现代文字学者,没有感悟到秦始皇统一文字的巨大的历史意义,先秦秦国使用的文字体系,在地域上与倉颉創字的地域相吻合,也就是沿袭倉颉創字的体系的几率是最大的,也是最正统的倉颉創字体系。我们现代使用的文字体系的鼻祖应该追溯到秦始皇统一文字的小篆,而不是东汉时期的许慎的《说文》。先秦的六国文字不如先秦秦国文字与倉颉創字如此密切,即使先秦六国文字具有一定的意义,也要研究与倉颉創字之间的关系,倉颉創字是如何传播到先秦六国的。先秦六国文字经过秦始皇的统一文字的举措,六国文字体系已经残缺不全,对于研究倉颉創字的原点思维逻辑上,也是不可取的。甲骨文、金文的作用与废弃的先秦六国文字体系是一样的,是残缺不全,也不能系统地、也不能完整的研究的文字体系。所以,研究倉颉創字的重点还是研究秦始皇统一的文字体系—小篆,研究现代使用的文字体系。

许慎的《说文》为了说经,从孔子的旧宅中墙中,遗留下来的几本书,都是“古文字”编写的,所以,许慎认为研究先秦的六国文字,甚于研究秦始皇统一以后的—小篆。这种观点可见于《说文解字叙》,据笔者研究《说文》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如文字起源于黄帝时期的倉颉,许慎认为倉颉之前有一个伏羲,形声父系,曾经創造了八卦。也就是没有解决倉颉創字这个原点问题。正好符合了许慎为了重于说经,研究先秦六国文字体系。先秦六国究竟是哪一个诸侯国的文字,齐国、鲁国、魏国、楚国都说不清楚。这就是许慎没有真正涉及到倉颉創字这个原点的思维,也没有这个原点的思维逻辑,这就决定了许慎《说文》的文字学的学术价值,不堪一驳。

其次,《说文》认定“六书”是創立文字的原理,是根本性的错误。倉颉創字只有一个原理---仿生学、仿豬学的象形原理。许慎解读象形的含义是图画文字,没有丝毫仿生学,仿豬学的含义。这就决定了许慎《说文》的根本性的错误。许慎多次引用孔子解读字义的言语,也就是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代,反对许慎,也就是反对孔子。张揖在《上广雅疏》中:“摘其过缪之处,诚惶诚恐、死罪死罪。”,也就是对许慎的《说文》从来没有过丝毫的质疑,甚至,需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具有杀头之罪的风险。从象形原理上分析,许慎没有一个字的字义,是正确的解读的。历史上的文字学,对于这样的《说文》没有人敢于提出质疑的,和彻底推翻《说文》的勇气,造成了现代文字学成为绝学。甚至于可以这样说,自从许慎《说文》以后,也就是彻底控制了说解文字字义的权力,即使《说文》解读完全错误,也不容更改一字。成为彻底的大字不识的时代。

再者,《说文》颠覆了秦始皇统一文字体系的法定地位,颠覆了倉颉創字这个原点地位。不是没有人对许慎《说文》的质疑,被许慎《说文叙》中定为为了表现自己的邪说。有人提出“父子相传,不可易也”,有人说秦国文字就是倉颉創字,这些都被许慎的《说文》所否决。而恰恰这些被许慎否决的“邪说”,反映倉颉創字是历史史实。证明倉颉創字这个历史史实就是解读每一个字的字义,研究文字的字形不需要研究先秦六国文字,而是研究秦始皇统一以后的小篆,现代文字体系。尤其注重典型的文字如黄帝、蚩尤、倉颉、龍等,不是孤立的研究简体和繁体,而是同时研究简体和繁体,甚至可以研究甲骨文作为辅助,简体、繁体、甲骨文解读的字义应该一致,不能一致,研究倉颉原点創字学就以简体、繁体为主,只要解读字义完全一致,可以达到同样的成果。

第四,历史上中国文字学的学者,都是沿袭了《说文》解读字义的方式,把许慎尊奉为字聖。没有建立对倉颉創字的原点思维意识和思考,即使近代发掘安阳殷墟的甲骨文,仍然沿袭了许慎的《说文》的“六书说”,唐兰的“三书说”,只不过对许慎的“六书说”的一种变体,没有本质的突破。近代的文字学学者如王国维、段玉裁、裘锡圭、唐兰、郭沫若、黄侃、陆宗达等,没有一个不是沿袭的许慎《说文》。所以,中国文字学没有丝毫进展。中国要建立真正的文字学也就必须废除许慎的《说文解字》的所有观点,建立倉颉創字学这个最基本,原点創字学的观点。只要与倉颉創字没有丝毫联系的任何符号,都不能称为文字,文字就是倉颉一人創立,只有一个人的思维逻辑,也就是倉颉創字的原理只有一个象形。象形的含义不是许慎认为的“图画文字”,也不是郭沫若、唐兰的“图画演变形成的文字”,这些也都是不能理解“象”是仿豕学的含义,仿豕学的思维逻辑。

我们要建立真正的文字学必须明白的几个问题:1、倉颉創字是黄帝时期重要的历史史实,无论相信和怀疑,这个问题必须能够感悟到这是史实,不是传说和神话,证明的方式就是以字证明每一字都是倉颉仿豬学的思维逻辑。倉颉是从动物野猪形成的灾害中,感悟到象形的含义。豬是自然界的代表,是自然灾害的代表。倉颉創字就是启蒙人类与动物灾害、自然灾害斗争的生存哲学。家:指活着的豬,冢:指死了的豬,字是家的延续和派生。象是仿豬,是倉颉創字的原理。2、倉颉創字是黄帝时期的重要人文事件,实际上,统一人类的思维,人类只有一个敌人就是自然灾害。只有认为自然灾害是人类的死敌的才是具有“人”的思维逻辑。倉颉把自然界包括天地,都喻指为豬。人类抗击、改造、斗争的对象。3、中国文化中“龍”的原型是蚩尤,蚩尤的原型是豬,不是人类。无论是理解还是不理解,可以从笔者的其它文章中去思考。但是,这些都是倉颉創字之中表述的思想。黄帝戰蚩尤实际上是抗击野猪灾害,不是人类部落之间的争斗。倉颉創字也只是反映了黄帝陵周边的历史事件,并不是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的历史事件。黄帝戰蚩尤的范围不应该扩展到如此广阔的地区。4、倉颉創字没有对女性存在丝毫的贬低,也没有阶级的产生,而是对野猪灾害的痛恶,任何贬义的字,都是对野猪灾害、自然灾害的痛恶的情感思维。对女性的贬低只是儒家愚民思想的残余,与倉颉創字无关。倉颉創字从“倉颉”两字的字义中得出,“人类启蒙心智,吉利开头之意”,倉颉創字是文明产物,不是愚民的利器。5、倉颉創字也就确定了黄帝戰蚩尤在时间上、空间上、事件上,包括人类文明意识形态上的原点地位。任何有悖于倉颉創字的这个观点的也只能证明其人不能认识“倉颉創字”,一味否认“倉颉創字”这个史实,此人肯定别有用心险恶的愚民意图。对倉颉創字可以质疑,质疑的目的就是探索和讨论。所以,笔者认为所有的权威机构、权威的文字学学者都是不能理解倉颉創字的“大字不识”的。6、倉颉創字学确定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不断斗争的关系,也就是人类存在就是师法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含义,不能理解这个含义,也就是不能知道“人”的意义,也就不能具有倉颉創字“人”的思维逻辑。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是还没有“成人”,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人。

彻底废除许慎《说文》观点,建立倉颉創字学的文字观点。不仅仅是对中华民族古代文明的探索,而且对黄帝戰蚩尤的历史的解读,而且,是作为“人”对“人”的最基本的理解和解读。作为中国人不能理解倉颉創字这个历史史实,不能解读倉颉創字这个历史史实,不仅仅对古代政治学、经济学、文化学、军事学、社会学、逻辑学、哲学、文明学等所有人文科学的原点,甚至,可以说是中国具有“人”的意识形态人类的原点,也是世界人类的原点。马克思说过:人类創造人类自己。笔者认为倉颉創造了具有“人”的文明意识形态的“人”,具有“人”的思维逻辑的“人”。人是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不是起点,是文明的精神和信仰,不是自然形成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