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人摔倒,摔出一国哀凉!

yangjl4259 收藏 1 252
导读:11月25日早上7点多,浙江省金华市区后城里街和迪耳路交叉口的非机动车道上,一位老人突然一个踉跄,脸朝下摔倒在地,伤势不明。当时正是早高峰,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很多。看见老人摔倒,有些人径直走开,也有不少人停了下来。可是,停下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前扶起老人。图为在附近维持交通秩序的协警,见状扶起老人。 秦末农民起义时,项羽抗秦,残杀秦军百姓不计其数,动辄屠城坑杀,惨绝人寰。项羽的打仗风格一时传遍四方,往后不论其攻取何处,军民无不奋死抵抗,因为所有地区的人都有这样一概念,项羽打

11月25日早上7点多,浙江省金华市区后城里街和迪耳路交叉口的非机动车道上,一位老人突然一个踉跄,脸朝下摔倒在地,伤势不明。当时正是早高峰,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很多。看见老人摔倒,有些人径直走开,也有不少人停了下来。可是,停下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前扶起老人。图为在附近维持交通秩序的协警,见状扶起老人。

秦末农民起义时,项羽抗秦,残杀秦军百姓不计其数,动辄屠城坑杀,惨绝人寰。项羽的打仗风格一时传遍四方,往后不论其攻取何处,军民无不奋死抵抗,因为所有地区的人都有这样一概念,项羽打下城来,就要杀尽老小,抵抗是死,投降还是死,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后来项羽打到外黄,受到了外黄人的顽强抵抗,两方血战数日,霸王军损兵折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拿下外黄。外黄人投降后,项羽又是气急败坏想屠城,他挖了坑,要求外黄所有15岁以上的男性到城外集合,办理集体活埋。外黄县令养了很多门客,其中有个门客的儿子听说了这件事,便跑去和项羽交涉,那个门客的儿子当年只有13岁,但聪明好学,他告诉项羽,说,大王坑杀外黄人,如此百姓岂有归心?梁地十余城将会拼死抵抗,不归你有。项羽听后,觉得有理,就把那些15岁以上的男性都放了。此后,其余的十几座城听说了这次的事,全部望风而降,为项羽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损耗。

老人摔倒无人敢扶这种丑剧在社会上屡见不鲜,而不能扶摔倒老人,也成了人人皆知的潜规则。这是一个国家的社会特色,不好说孰是孰非。就围观者而言,我想我们只是做了和秦末百姓同样的事:我们都好像怕被屠城坑杀一样害怕被老人的家属讹诈,因为大伙都不是富裕的人,若眼睁睁看着一个陌生老人死在自己面前,再善良的人,至多难受一两个月,但若被讹诈几千几万块钱,那要难受好几年。所以在我们眼里,钱比命重要。

就摔倒老人而言,不管是真的摔倒,还是意在讹诈,总而言之,我们的弱者,太容易觉得自己是弱者,弱到成了一种极端的威胁手段,他们因为脆弱,而处处可怜着自己,把自己可怜到近乎鬼畜般惨无人道。中国老百姓,只要觉得自己过得不好,家里没什么钱,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摆弄仇富心理和过剩的弱者意识,仇富和弱者意识让人人都有了讹诈倾向,别人稍对他们怎么样,他们就觉得是别人在欺负他,并且大声喧嚣,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这个开车的、有钱的、当官、做白领的欺负了我这个可怜人。现在连那些智障人士都知道,如果被车碰了,要躺在人家车前不能动,要不人家肯定不给你医药费,你不能让人家欺负你。

按目前的社会影响来看,讹诈无疑属于极危犯罪,讹诈者损害了民间最基本的公益道德,败坏了最基本的社会风气,无异于扼杀好人,讹诈者多了,再没人敢做好人,所以讹诈者应和地沟油同等论处,严查严惩,最高可处于死刑。

从前也有个女洋人看到摔倒流血的老人曾痛哭流涕地朝围观的国人大骂:Fuck you Chinese!并掏出钱来让人赶紧叫车带老人去医院救治。事后有人讨论,为什么洋人敢“发善心”,敢出于人之本性地出手扶起老人,而中国人不敢,那是因为洋人背后有她的大使馆,有他们国家的法律保护,有他们自己的人文道德信仰,她没有在我们这个环境中长时间生活过,没有尝过苦头,不知里面的矛盾和苦涩,自然表现得“健康”、正义。这是令我们惭愧的。

这种事从侧面又反映出一点,就是我们的医药费一直不能得到合理的管控:一个普通百姓,如果有一天出事了,随便带讹诈的去医院做个什么检查,就得花费几千乃至上万。开药买药,动辄就有这有那不能医保报销,医药费对当今的白领阶层都是一笔沉重负担,更不要说其他多数人了。最基本的生命保障一旦让百姓难以承受,那么老人摔倒背后的医疗开销,就自然成了“核武器”,弱国小国哪个有了核武器就会让大国紧张,不论你有或没有都要对你百般猜忌,冷眼相待。

基于此,讹诈的有时也不是为了钱,就为了出口气,发泄、报复你们这些有钱的,在他们心里,但凡开车的、穿戴精神的,都是有钱人,让你带我浑身上下体检一番,看你为我花大钱,也算一种心理满足和精神胜利。同时这也说明,我们许多人的生活心态是有问题的。

人一贫穷,心胸也难免变得狭隘,当什么东西,我有100个的时候,发生纠纷、需要赔付一两个,我会显得不屑一顾,给你几个无所谓。我心里的承受范围在5个以内。当我有1000个的时候,我甚至可能变得傲慢、不可一世,心想你才要一两个,没见过世面的,我要把50个摞起来抽你个大嘴巴,然后砸你脸上。可是当你只有10个的时候,你就会百般计较了,该是自己的错,也不愿承认,就算不得已承认,也要一点点磨下来,该付2个,能不能赔1个,0.5行不行,不行,那加点,0.6?0.8?

当人贫穷小气的日子过得久了,这一生活习惯必定亦渗入到别的层次领域:人们慢慢就变得记仇,变得不愿意承认错误,推卸责任,一两句言语没处理好,那边的心理平衡就被打破了,他总有一天要报复回来重取平衡。

人一旦认为别人会记仇、会报复,自己就会变得“小人”,时时提防别人,处处猜忌别人,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失,因为自己心里能接受的就那么多,实际中能担负的也只有那么多。这即是一个人的包容范围。社会生活的基本交易模式是金钱交换物质,但中国的收入水平低,物价消费高,贫富差距大,新科技娱乐产品的诱惑又难以抵抗,走到哪里都是无声的对比,进到什么商业街,都能听到清晰入耳的内心欲求——“那个我也想要”。太多的人,都是实际消费水平低,而心中的欲求高、心中对生活的要求和手头的经济状况差距过大,我们生活在这种经济环境中,日子几十年地这么过着,人很容易就会从计较钱,变得事事计较,从而彻底沦为狭隘的人。心理的承受范围总是那么可怜巴巴的一点,别人稍做点什么,就超了你心里的值,接着你就要暴跳如雷,朝我刻薄地叫嚷一番。

我们很少听到中国人表示真彻的感谢,很少对别人表达认同、钦佩与赞美,更多的人都乐于抱怨、攻击和辱骂,这同样是受狭小的心理承受范围的影响。在我们心中,常常有两句话,把我们中国人变得异常冷血残暴,别人怎么也做不出来的事,在他们那里,就可以不眨眼地残酷下手:即“这点钱,自己还不够活呢”;“你可怜他?关心他?谁可怜关心过你啊!”因此中国人没法真心认同别人,没法关爱那些缺乏帮助的人。

他们总觉得社会欠他们的,明明自己就是缺乏帮助需要关爱的人,却没人来帮助他们。因为狭窄的承受范围,让他们对“付出才有所得”这种大道理变得毫无信任,一天到晚只知道说消极、抱怨的话,却从不去彻底地行动起来。这些人即是社会的负面元素,他们很难有什么大的目标,更难说将来有什么大一点的作为,这种消极的人,必定没有所谓的梦想,因为他们在做什么之前,就觉得肯定做不成,所以平生只做最基本的事,他们主动放弃了爬高的意志,注定要庸庸碌碌度完一生。而这些人最可气、对社会危害最大的地方在于,他们总在向四周传播着他们的消极性,他们自己没有大理想,却常常嘲笑、打击那些有抱负的人,他们认为自己做不成的事,也要劝诫别人不要“瞎耽误工夫”,他们真心觉得那是不可能做到的,觉得“理想”就是一条河,小马过不去,大象也过不去。

老人摔倒无人敢扶,究其本因,一方面有法制和医疗制度的缘故,这一点是我们无能为力的,另一方面则出于我们的消极和狭隘,会出现这种心理,乃是因为我们总是有意无意地拿自己同四周环境相比照,而没有将重心和重点放在自身的建设上,所以导致天平倾斜,从而去怀疑摔倒老者及其亲属,而摔倒老者的一方也滋生弱者意识和仇富心理,条件反射性地想从中捞取好处。

人各有各的想法,不论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开朗乐观还是消极抱怨,以前人之鉴,人只要能真心感受到自己身上的不好,那总是能变的,如果有一半的人能够这样做,那么社会也会变的。深信这一点,心中就会有希望,人会有动力,事情即便不能全都称心如意,但结果也不至于太糟,生活必定会变得生动丰满、有情有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