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镫及其发展史

最近关于马镫的贴不少,同时也引起了广泛的的争议。所以在此说说马镫的历史及其发展。

马镫及其发展史


马镫是一对挂在马鞍两边的脚踏,供骑马人在上马时和骑乘时用来踏脚的马具。马镫的作用不仅是帮助人上马,更主要的是在骑行时支撑骑马者的双脚,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骑马的优势,同时又能有效地保护骑马人的安全。

马镫及其发展史


起源

北魏陶马俑 :它虽然不很精美但却是中国马镫发明与使用历史]中的一件重要文物。这件北魏陶马俑,于1977年出土于呼和浩特大学路一座北魏中期的墓葬中,其时代约为公元5世纪前期,在马俑腹部绘有一对马镫,这是拓跋鲜卑人所建北魏王朝使用马镫的实物见证。

马镫是人类历史上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明。正如英国科技史学家怀特指出的:“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而又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意义。马镫把畜力应用在短兵相接之中,让骑兵与马结为一体”。

确实,马镫发明以后,使战马更容易驾驭,使人与马连接为一体,使骑在马背上的人解放了双手,骑兵们可以在飞驰的战马上且骑且射,也可以在马背上左右大幅度摆动,完成左劈右砍的军事动作。因此,马镫在距今1500多年以前,由在中国古代北方地区游牧的鲜卑人发明后,便在欧亚大草原上迅速流传,使骑兵的战略地位大大提高,也使世界战争史大为改观。而在此之前,骑兵骑在马背上飞驰射箭时,必须减速或者下马拉弓射箭;交战双方在马背上的格斗中,也不能竭尽全力大幅度摆动,否则会失去平衡而落马。马镫的发明,就使骑兵的双脚有了强劲的支撑之点。

马镫及其发展史


最早实物

马镫又被西方马文化研究界称为“中国靴子”,马镫包括两大重要的组成部分,一是由骑者踏脚的部分,即镫环;二是将马镫悬挂在马鞍两侧的镫柄或镫穿。考古发现表明:中国东北方的草原地区,约在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的十六国时期,就可能已开始出现马镫。这种马镫是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挂式马镫。其后,这种马镫通过高句丽向东传播,扩散到朝鲜半岛和日本,继而出现了窄踏板金属马镫在欧亚大草原上的广泛传播。在中国南方地区,约在公元4世纪也已出现了马镫。总之,木芯长直柄马镫是东西方各类马镫的源头。最早的马镫实物,发现于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的中国东北的鲜卑人活动的区域,出土地点在辽宁省西部与内蒙古赤峰相接的北票县。1965年,考古人员在北票县北燕贵族冯素弗墓中,出土了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这对马镫长24.5厘米,宽16.8厘米,是国际上现存时代最早的马镫实物。

马镫及其发展史


北燕

北燕是鲜卑化的汉人冯跋所创建的王朝,当时在东北地区与高句丽互相争夺地盘,双方都很重视发展骑兵。由于鲜卑与北方草原游牧地区关系更为密切,便率先发明了马镫,从而使其骑兵的战斗力猛增。其后,马镫也被高句丽人掌握和改造,用木芯包铁镫代替了北燕的木芯包铜镫。

发明 马镫,骑马时踏脚的装置,悬挂在鞍子两边的皮带上。考古材料充分表明,马镫是中国古代人民独创的;传入欧洲后,使中世纪的欧洲进入了“骑士时代”。

在没有马镫的时候,古代人骑马是一桩苦差事,因为当马飞奔或腾跃时,骑手坐在马鞍上,两脚悬空,只好双腿夹紧马身: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马鬃才能防止从马上摔下来。

古代各国军队,如波斯人、亚述人、埃及人、罗马人、巴比伦人以及希腊人都不知道,更谈不上使用马镫;甚至亚力山大大帝率军横跨整个中亚时,他的骑士们的双腿也是横跨于马鞍两旁,双脚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支撑,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后来,古罗马人发明了一种扶手,固定在马鞍前头,让骑士在战马狂奔时可以抓住。然而,即便如此,骑士的双腿仍然是悬在两旁的。鲜卑人发明了马镫以后,这种麻烦就迎刃而解了。有关古代马镫的起源和发明,一直是学术界关心的问题。有人认为,大约到公元3世纪时,中国冶炼术有了长足的进步,并开始制造铜或铁制的马镫。发明马镫的构思很可能是从登山时偶尔利用皮绳打成环再踩环而上的经验中得到启发而发明了马镫。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汉代使用的金属马镫。

1955—1960年期间,在湖南长沙西晋永宁二年(302年)墓葬中,出土的三件骑马青瓷俑随葬品,发现马鞍左前侧处作出三角状镫,这是最早的马镫形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马之右侧却没有装镫,乘马者的脚并没有踏在镫里,镫在足部的前上方,并且镫革很短,只有人腿部的一半长。由以上现象蠡测,可能这是供上马时踏足用的,骑好后就不再踏镫了。这种小镫,应该是马镫的雏型。

1965年,辽宁北票西官营子发掘了北燕冯素弗墓,获得了马镫的实物资料。冯素弗死于太平七年(415年)。1983年,在河南安阳孝民屯154号墓中,发现了一只马镫。该墓约略相当于西晋末到东晋初年,(约316年前后)。比此墓出土的马镫年代稍迟的另一组实物,出土于辽宁朝阳袁台子东晋墓中。孝民屯154号墓、袁台子墓和冯素弗墓出土的马镫有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是木芯外包嵌青铜片,孝民屯154号墓与冯素弗墓的铜镫片都鎏金,装饰颇为华美。它们也有明显的差异,即孝民屯154号墓是单镫,而另两墓均为双镫;同时孝民屯154号墓马镫的镫枘较长,镫体呈扁圆形,蹬脚处略向内凹,而冯素弗墓中的镫,镫柄校短,镫体呈圆角的三角形,蹬脚处较平直。这些差异除了表示时代早晚不同外,还反映马镫在其中使用的初期尚未定型,以及反映了使用民族的风格不同。

总之,从长沙永宁二年墓到孝民屯154号墓,到朝阳袁台子墓,再到冯素弗墓的出土品,表明公元4世纪初期,鲜卑就可能有了马镫,而马镫的发生、发展经历了从初起的单镫到较为完备的双镫这样一个过程。南北朝以后,马镫的形制逐渐变化,最后形成更便于蹬踏的马镫。这时的马镫,镫柄减短,镫体上部圆弧,踏脚从形成微有弧曲的宽平沿。

发明者

马镫的发明权属于中国,但是,镫的发明与革新,到底是由骑马民族为了乘骑方便而发明的,抑或由非骑马民族为了便于掌握骑术进行骑兵作战的需要而发明的?

早在本世纪20年代,有的西方学者就曾探讨过。有人认为,北方游牧民族至迟在公元1、2世纪就已使用马镫,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另有人认为,这样的回答未免失之武断,从现已发现的资料看,没有发现任何一件游牧民族的金属镫实物;过着游牧生活的骑马民族并不迫切,而非骑马民族为了掌握骑术,自然更迫切地求助于完备的马具。目前发现时代最早的单镫,出现于江南的雕塑品上,也就是前已举出的长沙西晋永宁二年墓的骑俑,湖南地区并不属于古代骑马民族的活动范围。

究竟这两种推测,哪一种更接近历史的真实呢?由于资料的限制,目前还没有可能得出更确切的答案,我们还应该继续探索而不要轻率武断地下结论。即使如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已知时代最早的金属镫标本,发现于中原地区,安阳孝民屯晋墓的出土物充分表明了这一问题。

马镫及其发展史



影响

从世界范围来看,封建社会里的军队的主力是骑兵,恩格斯明确地指出,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骑兵在整个中世纪一直是各国军队的主要兵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4卷305页)。在中国,战国时代骑兵部队还只处在童年时代。晋代开始,成熟的马镫的使用,标志着骑乘用的马具的完备,使得骑兵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时期。

有了完善的马具,骑兵就更容易控制和驯服马匹,并且使人骑在马上较为舒适、稳固、省力;同时,得以使骑兵和战马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使复杂的战术动作和列阵的训练变得更容易了,能够充分发挥甲胄和兵器的效能,为东晋和十六国和南北朝时期骑战和重装甲骑兵的大规模发展,提供了条件

中国发明的马镫引入欧洲以后,促进了重甲骑兵的发展,也有助于封建骑士阶级的形成,对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产生过源远的影响。

发展

中国在4世纪初形成的成套完备的马具(主要是鞍和镫),对海东诸国影响很大。

安阳孝民屯西晋墓和朝阳袁台子晋墓出土的马镫,就提供了实物证据。这两处的镫,作木芯铜包片,镫柄长,镫体近扁圆形。从公元4世纪到5世纪,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遗物可以看到明显地受了中原地区马镫的影响。如在朝鲜庆州市皇南洞发掘的五世纪末的墓葬——“天马冢”,出土的镫为扁圆状的长柄木芯铜和铁镫。同样的影响,也波及到古代日本。在日本古坟时代中期(约5世纪中叶)的古墓中,出土的镫是木芯外包铁包片的扁圆形镫,显示出和孝民屯晋墓出土品相同的特点,表现出其间的渊源关系。这可能是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而传入扶桑的,特别是倭与高句丽的接触和矛盾,促进倭人大量引进马具;另一方面,倭王也开展了对中国南朝的外交活动,由于当时中国南方和北方使用的马具有着共同的特点,因此也不排除倭人直接从中国南方引进马具的可能性。

读过古代史的人都知道,大约公元6世纪中叶,剽悍的阿瓦尔人(Avars)从东向西,穿过俄罗斯南部最终到达多瑙河与蒂萨河之问的地带定居,到560年时对强大的拜占庭帝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然而,可能很少人知道,其之所以锐不可挡,就是因为使用当时独一无二的铸铁制的马镫。

为了消除这种威胁,拜占庭国王提比略二世对骑兵进行了大改组,公元580年又亲自训练骑兵,特别强调必须使用铁制马镫。这是欧洲文献资料中第一次提到马镫。欧洲普遍使用马镫要晚得多,几乎到中世纪早期欧洲各国的常规军队才开始使用。其原因之一是当时欧洲各国还没有中国那样发达的金属铸造技术。

中世纪时欧洲的军队,有了牢牢地联结在马鞍上的马镫,马背上的骑士就坐得更稳了,可以举起宝剑向下猛砍,可以抵挡刺来的长矛,也可以在马鞍上移动躲闪,在中世纪步兵到骑兵的主要兵种的演变过程中,马镫无疑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样有助于封建骑士阶级的形成对欧洲中世纪的历史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英国科技史权威李约瑟博士说:“只有极少的发明象脚镫这样简单,但却在历史上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催化影响。就象中国的火药在封建主义的最后阶段帮助摧毁了欧洲封建主义一样,中国的脚镫在最初帮助了欧洲封建制度的建立。” 正是中国人发明的马镫,才使中世纪的欧洲进入了“骑士时代”]。

马镫及其发展史


简史

马在我国被驯养,大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马以其快捷健走、力大温良的优点,很早就被人类所认识。早期马多被用来驾车,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的军队最初都是以步兵和兵车混合为主,动辄都是几十万,而骑兵最多不过五六千骑。直至赵武灵王提倡“胡服骑射”,才为赵国训练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改变了原来的军队装备,这是军事史上一项伟大的变革。此后,各诸侯国都非常重视发展骑兵。

但是,在当时骑马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因为还没有发明马镫。在公元前亚历山大率军东征,横扫中亚大地时,他的将士们的双腿是在马腹的两边空荡荡地悬垂着,没有任何支撑。他们靠着大腿的力量,用力夹住猛烈颠跛的马以保持自身的稳定。这种艰辛可以料想。而马镫是骑马时踏脚的装置,没有它,当马飞奔或腾越时,骑士们只能用双腿夹紧马身,同时用手紧抓马鬃才能避免摔下马来。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俑的出土是我国考古的重大发现。在秦始皇兵马俑二号坑中出土了许多与真马大小相似的陶马。马身上马具齐备,但就是没有发现马镫。

马镫虽然很小,作用却很大,它可以使骑士和战马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把人和马的力量合在一起,发挥出最大效力。马镫发明的准确的时间目前学界尚无定论。

在发明马镫之前,骑兵是坐在垫毯和鞍毯上,甚至没有马鞍而骑在马的光脊背上,从头顶来挥刺长矛的。马镫的应用使士兵骑在马上有了一个稳固的依托,这样他就可以用上臂端着长矛,利用马匹高速前进所产生的冲力(这种力量由于马和骑马者的重量可得到成倍的增加)猛烈刺向敌人。

最早的马镫实物,发现于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的中国东北的鲜卑人活动的区域,出土地点在辽宁省西部与内蒙古赤峰相接的北票市。1965年,考古人员在北票县(今北票市)北燕贵族冯素弗墓中,出土了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这对马镫长24.5厘米,宽16.8厘米,是国际上现存时代最早的马镫实物。

吉林市郊帽儿山墓地是20世纪八十年代发现的,其年代大致相当于西汉中晚期至南北朝。1993年在帽儿山墓地18号墓中出土了一副马镫,用铜片夹裹木芯,以铆钉缀合加固。这是我国出土年代较早的马镫。北燕是慕容鲜卑所创建的王朝,当时在东北地区与高句丽互相争夺地盘,双方都很重视发展骑兵。由于慕容鲜卑与北方草原游牧地区关系更为密切,便率先发明了马镫,从而使其骑兵的战斗力猛增。

1965年至1970年,南京象山发掘了东晋琅琊王氏族墓群,7号墓中出土了一件装双镫的陶马,墓葬年代为东晋永昌元年(322)或稍后。这件陶马的双镫是已知马镫的较早实例。1965年在辽宁北票西官营子发掘了北燕冯素弗墓。北燕是公元四世纪初迁至辽西的鲜卑统治者在前燕、后燕基础上建立的鲜卑族国家,冯素弗是北燕王冯跋的弟弟。这是一座时代明确的北燕墓葬。墓中出土了一副马镫,形状近似三角形,角部浑圆,在木芯外面包镶着鎏金的铜片。

发展历史

中国有据可考的马镫,出现在北魏时期,这种马镫是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挂式马镫。其后,这种马镫通过高句丽向东传播,扩散到朝鲜半岛和日本,继而出现了窄踏板金属马镫在亚洲大草原上的广泛传播。在中国南方地区,约在公元4世纪也已出现了马镫。总之,木芯长直柄马镫是东西方各类马镫的源头。其后,马镫也被高句丽人掌握和改造,用木芯包铁镫代替了北燕的木芯包铜镫。

有了它,骑兵可以更轻松的在马上做各种动作,人类战争史才真正迎来了骑兵无敌的年代。马镫最早是用皮革制成的。马镫有银、铜、铁鎏银、铁等不同的材质。它是马具中至关重要的一个部件。是为了帮助骑士上马而发明的。

中国最初的马镫只有单独的一个,垂系马鞍的革带也很短。骑士上马之后,马镫就没有实际用途了。古人在原始马镫的基础上,通过改良,制作出真正的马镫,就是现在的双马镫。马镫的产生和使用,标志着骑乘用马具的完备,因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军事上,它使骑兵上下马迅速,人骑在马上不易坠地,控制战马更加自如,马镫解放了骑兵的双手,增加了战斗力。在日常生活中,马镫使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人,甚至妇女都可以稳稳的骑在马上。骑马的姿势也更加潇洒大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