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日之间政治局势的紧张程度,应该说是自钓鱼岛争端明显化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日本一意孤行,终于迫使我国划定了东海防空识别区,从法理上进一步明确了主权关系,标明了“战争红线”,应当说,这是非常高明的一着,一下子化被动为主动,严重打击了日本的嚣张气焰。同时,我军在渤海黄海频繁演习以及登记在日侨民等举动,也表明中央做了最坏的打算。那么,战争是否已经迫在眉睫了呢?

对于战争危险的判断,关系到国家安危,不可不察也。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战争危险的判断,更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

对战争的正确判断,最基本的着眼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战争是否会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或在短时间内即将发生;二是战争在可预见的未来或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会不会发生。对于这两种可能性,无论是哪一种,如果不慎做出错误判断,都会给国家造成损失,甚至灾难。

换句话说,假如战争即将爆发,而做出不会很快爆发的错误判断,就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蒙受惨重的损失;反之,假如战争不会在短时间内爆发,而做出即将爆发的错误判断,因此,急忙投入人力物力进行战争准备,就会使国家正常的生产建设受到严重影响,同样会蒙受损失。

二战时,苏联和美国都是因为对敌人即将发动的进攻做了否定的判断,结果遭到突然袭击,给国家造成重大灾难。

20世纪50年代,对于美国入侵朝鲜的战争,中国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及时在中朝边境部署军队,从各方面进行了紧急战备。当美国和韩国军队打到鸭绿江边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及时、突然出兵,完全出乎美国的预料,美军和韩军被打得蒙头转向,中国人民志愿军连续获得三次战役的重大胜利。

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一直认为战争不可避免,因此,使国家长期处于临战状态,连年大搞战备,全国到处深挖洞,大搞全民皆兵,大搞三线建设,在深远山区建设了许多一般性的军工厂,制造了大量步枪、手榴弹、炸药等武器弹药,动用了大量国家资源(但那时客观上确因遭到美国、苏联、印度和中国台湾蒋介石的严重威胁和战争挑衅,出于无奈而不得不如此)。

后来,邓小平组织一些专家学者,进行深入分析研究,并且到几个主要国家进行实地考察,专家们得出战争可以避免的结论后,向中央政治局作了全面汇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邓小平主持下,中央军委召开了几次重要会议,对于战争与和平问题有了新的认识,统一了思想,对国防战略和国家经济建设提出了新的思路。最后,由邓小平及时拍板,做出判断:大战在短时间内打不起来,在可预见的未来,即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不会面临战争危险,可以争取到较长的和平时间。因而决定,国防建设和军队建设,在指导思想上实行战略性转变,由准备“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状态,转移到和平时期现代化建设上来。

据此,党中央及时做出抉择,把全国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开展“四个现代化”建设(即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现代化)。

正是由于那时做出了战争离中国尚远的正确判断,使全国的工作重点从战备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所以,才有了后来30多年的快速发展,使中国的经济总量接连翻了几番,跃居世界第二。

通过上述分析研究,我们可以知道对战争危险的判断有多么重要。

由此,也可以看出,对战争危险作出准确的判断,是一件极不容易的大事,它既有理论问题,也有实际问题。

现实是历史的发展,未来又是现实的发展。因此,应将历史、现实和未来,作为一个相互关联的过程,既要看到战争爆发的诸多因素,也要看到制约战争的各种因素,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才能做出科学的预见,预测未来战争可能在什么条件下发生。

人类自古至今,从有战争以来,就有引起战争和制约战争的两种因素同时存在。国际社会发展到今天,制约战争的因素日益增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间隔了20年,而二战结束后至今已近70年,没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为什么?就是因为制约大战的因素在不断增强,包括政治、经济、军事诸多方面。

首先,要对世界政治形势作深入的分析:冷战结束后,两大阵营对立局面随之消失,各大国从各自利益出发,拉关系,找伙伴,搞“大国外交”,国际社会的政治调和能力增强,在这种相对安全的世界格局中,美日和中国也基本相互容忍,斗而不破。

现在美日和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有许多矛盾,时常发生摩擦和争端,但是并没有走进死胡同。这些争端主要是我们所关切的核心利益,如台湾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等。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台湾。但由于我们采取了和平发展的方针,台海形势已大为缓和。对军售问题,我们始终坚持反对的立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一方面把台湾作为一张牌,牵制中国,在其军火集团的压力下,不会停止军售;另一方面,在中国的坚决反对下,在军售问题上也不得不有所调整,如在售武时间和品种上耍一些花招。

南海问题比较棘手,美国非要把这盆水搅浑,作为它围堵和遏制中国的主要一环。东盟与中国在2002年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国一贯主张通过与有关国家的双边对话解决问题。但美国则鼓吹把南海问题国际化,闹得满城风雨。当然,东盟各国也不是铁板一块,关键是我们如何把越南和菲律宾的工作做好。既坚持原则,又应该表现必要的灵活性。对于保卫国家主权这个根本原则,不能有丝毫动摇,该硬就硬,有恣意侵犯者,该自卫还击就自卫还击,不能手软。但在解决问题的策略上,要运用高度的智慧和灵活性,做到有理、有利、有节。菲律宾和越南相继与中国沟通,包括黄岩岛问题在内,在我国不断努力下,相信可以打开僵持局面。

南海问题虽然复杂难办,但只要我们始终坚持用和平谈判的方法解决争端,就不会使局势失控而爆发战争。一是美国不大可能为南海个别岛屿问题与中国发生大的军事冲突,因为这并非他们的核心利益;二是东盟各国在地缘政治、经济上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不会为这些岛屿的归属问题而轻易与中国彻底翻脸。

但钓鱼岛问题目前的确非常危险,日本自从石原慎太郎一手策划主导了钓鱼岛国有化之后,已很难再退一步,安倍晋三本身是个极右翼分子,上台后不断依靠挑动右翼势力进行政治冒险,导致日本社会整体急速右倾。而美国为达到遏制、围赌中国的目的,在钓鱼岛问题上一意坦护日本,也给了日本进行军事冒险的底气。对我国来说,钓鱼岛问题事关我国领土主权的核心利益,事关全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和民族尊严,事关党中央的政治威信和历史责任,因此,在国家和民族的核心利益面前,我们更不可能后退半步!

日本人的性格之中,向来有狂妄、偏执、孤注一掷的一面,也有精打细算、善于营谋的一面,他们不停地进行夺岛大演习,或者是在宫古海峡部署反舰导弹,都不是虚张声势的表演。他们肯定已经有了多种战争预案,对于我国不同程度的反应也有针锋相对的反制措施。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对于战争的爆发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中日之间再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绝不能抱有“和平是主流”“战争打不起来”的思想,否则就会重蹈苏联被德国突然袭击或日本偷袭珍珠港这样的覆辙,给国家造成重大的战略被动。

再从美国方面分析,虽然美国会根据《日美安保条约》向日本提供军事支持,但美国是不会轻易和中国大动干戈、打全面战争的,他们更不敢冒冒失失地挑起核战争。

中国古代就产生了对战争要谨慎的思想,诸如:“有德不可敌”“先人有夺人之心,后人有待其衰。”“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强而避之”“稳慎为主”“慎静缓图”等等。这些强调谨慎、稳妥的军事思想,美国人也懂。近些年来,他们虽然轻率地接连发动几场小规模局部战争,但那是“雷公打豆腐”,对大国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在武器装备方面,美国是世界顶尖的军事大国,它的武器最先进,但世界上没有对付不了的“绝对武器”。从古代几千年以前的大刀长矛,到现在的飞机、军舰、导弹、核武器,都是可以对付的。

比如美国的航空母舰,过去可以说世界无敌,可是,自从中国开始研制专门对付航母的“东风-21D”型弹道导弹以后,他们就要小心了。又比如,中国的潜水艇不如美国的先进,但是数量多。美国许多人就害怕中国海军用“狼群战术”攻击他们的航空母舰。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人民解放军在武器装备方面有许多新发展,陆军的主战装备不断有新的发展,海军、空军等武器装备也不断有新的突破。新型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核潜艇、常规动力潜艇,海军轰炸机、歼击机、岸基和舰载反潜机,以及新型舰对舰、舰对空、空对舰导弹的研制成功并陆续装备部队,第一艘航母已经服役,众所周知,空军的J-10、J-11、预警机、加油机已经形成较强的战斗力,J-20、J-15、重型运输机、隐形战机已经试飞成功。中国战略洲际弹道导弹也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同时中国是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潜艇水下发射战略导弹能力的国家,拥有很强的二次打击能力。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至今,美国的军事战略几经调整,20世纪50年代初期推行“遏制战略”,50年代中后期改为“大规模报复战略”,60年代改行“灵活反应战略”,70年代改为“现实威慑战略”,80年代以来又先后推行“新灵活反应战略”“核与常规战略”“以核武器为后盾的常规战略”等等,说明美国也在不断正视现实。

别看近些年来,美国在战争问题上说打就打,毫不迟疑,那是对付科索沃、伊拉克、阿富汗的塔利班这样弱小的对手。美国人也懂得,“老头吃柿子,专拣软的捏”。而像对伊朗这样的中等国家,美国就慎之又慎了;对拥有核武器的中国,他们就更得另眼看待了。

从历史上看,在战争问题上,美国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和其后的历次大小战争中,总是表现得十分精明,他们是知道深浅的,绝不轻易盲目地往深水里跳。如,前不久法国和英国带头空袭利比亚,美国就没有打头阵。至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犯了错误,但是当他们发觉对其不利时,很快就停战撤军。

美国的核战略理论认为,在双方的核力量达到“确保相互摧毁”的程度时,单靠使用核武器已经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任何轻举妄动都会给自己带来严重后果,即使先发制人也不能避免遭到核报复。因此,主张把核武器作为常规战争的“盾”,在必要时使用核武器作为一种威胁手段,避免打全面核战争和有限核战争。

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的赫尔曼·康恩提出的战争升级理论。他把从武装冲突到全面核大战分成6个门槛和44个阶梯,其中最后一个门槛就是“核门槛”,战争跨过这个门槛就是核战争了。

后来,美国又把战争按强度进行了分类,区分为低强度战争、中强度战争和高强度战争。低强度战争,主要指对付恐怖主义威胁而进行的战争行动。这种战争一开始可能只是所谓“反恐怖战争”,进而,可能演变为以游击战和反游击战为主体的非正规战争或低强度战争。在某种情况下,也可能发展为小规模的常规战争。

中强度战争,主要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或国家集团之间所进行的战争。这种战争的主要标志是,目标有限而又不使用大规模杀伤、破坏性武器。在这种战争中,小规模的常规战争,可能一开始就占主要地位。因此,中强度战争有可能在一定条件下很快结束。然而,一旦战争规模扩大,也可能进一步发展升级为高强度战争。

高强度战争,一开始可能是大规模常规战争,其中也包括低、中强度战争的各种战争样式。一旦使用战术核武器,这种战争有可能演变为战区核战争。如果进一步升级,使用战略核武器,则可能演变成核大战。

美国军方认为,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爆发低强度战争的可能性最大,也最为频繁。因此,他们把低强度战争作为重点。

同时,美国政府认为,中、高强度的战争,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命运和最高利益,因此,要慎之又慎,能够避免就尽可能避免。如,美国政府面对棘手的伊朗核问题,虽然多次威胁武力解决,但至今不敢下手;并且严格管束以色列不要随便动手,以防止自己被卷进去。而对于中国这样全球级的对手,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人虽然嚷嚷的声高,但真正要兵戈相见,你死我活,美国人还没有这种打算,更不敢轻率地跨越核门槛。因此,日本人指望美国给他提供全面保护也是不现实的,战争即便爆发,也会控制在局部的可控范围之内,最后还是要政治解决。但日本会陪了夫人又折兵是肯定的。

注:以上内容引自张民将军凤凰博客《中国不怕——国防安全新威胁与我们的战略应对》


本文内容于 2013/11/27 13:42:24 被小编a40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