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始终有一个中、美、日三角关系。一百多年来,风风雨雨,变化万千。在中、美、日三者相互之间,都曾经发生过大战,彼此激烈厮杀,打得你死我活。这三家打来打去,最终虽然都是以各自的利益为重,但是,在很长的时期内,却是以美、日为轴心,危害中国利益。(现在的钓鱼岛问题,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即是如此)

对于这种两强联合的格局,处于弱势的中国,还是那两个字:“不怕!”

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在历史中曾经发生过戏剧性的变化。

在日本明治维新前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美国和日本是比较友好的,这是因为,日本的门户是美国人打开的,美国与日本的通商和政治上的影响,对日本的快速发展有很大促进作用。

1874年,日本侵略中国台湾,美国政府对日本以强凌弱的行为不仅袖手旁观,而且暗中支持美国海军直接参与侵台行动。在其后的甲午战争中,美国在表面上保持中立态度,实际上是偏向日本的,听任美国的军火商把大量武器卖给日本。

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一百多年以来,始终处于紧张、敌对的状态,在此期间,日本曾经数次侵略中国。

日本自从1868年,在明治天皇统制下,迅速开始维新改革,成为除欧美之外亚洲的唯一先进工业强国。它和西方列强站在一起,侵略、残杀中国人民,瓜分中国。

1894年,日本两路大军进攻中国,一路从朝鲜进攻中国东北,一路从海上进攻山东半岛,与中国海军发生激战(史称甲午战争),因中国战败,日本夺走台湾和澎湖列岛。

1900年,日本参加了英、美、德、法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这次侵略战争,日本获得了在天津、北京的驻兵权。

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战争,俄国被打败,日本夺取了俄国在中国东北的殖民权,占领了辽东半岛,并设置关东总督府,驻屯关东军。日俄战争的胜利,使日本沉醉于胜利的狂热之中,举国上下普遍相信日本无敌于天下 。

1914年8月,日本攻占青岛和胶济铁路全线,控制了山东省,夺去德国在山东强占的各种权益,同时还夺取了德国在太平洋的殖民地马绍尔、加罗林、马里亚纳3个群岛。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于1919年签订的《凡尔赛和约》,认可日本的战争果实,从而使日本成为太平洋西岸的一霸。

早在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时起,它的称霸野心就开始逐渐膨胀,一直把中国作为其“首要攻击目标”,而美国则是其“头号潜在敌人”,俄国是其“最大的威胁”。

1916年,日本制造“满蒙独立”运动,强使中国东北三省成为其控制下的“满洲”(后来又建立非法的伪“满洲国”)。其实,日本早就对中国的东北地区垂涎三尺,他们说,“所谓满蒙者,乃奉天(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外蒙古是也,不唯地广人稀,令人羡慕,农矿森林等物之丰富,世之无所匹敌。”

1919年,日本在“满洲”建立“关东军”,司令官由上将充任,直属天皇。从此,日本强化了在中国东北的军事占领,为其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做好了准备。

1927年,日本内阁召开“满蒙政策会议”,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向天皇呈报了一个机密的《田中奏折》,内称:“我历代内阁之施政于满洲者,无不依明治大帝之遗训,扩展其规模,以完成新大陆政策。故欲征服支那(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被我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大日本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① 这个《田中奏折》,把日本军国主义的狂妄野心暴露无遗。

果然,日本为了实现上述先占满蒙,后取中国,进而吞并亚洲,征服世界的野心,于1931年,日本关东军制造了九一八事变,对中国东北发动武装进攻。

9月18日夜,驻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派人暗中炸毁沈阳附近柳条湖东侧的一段铁路,谎称中国军队袭击日本守备队。以此为借口,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按其预谋,当即指挥日军向沈阳的东北军驻地发动进攻,并扬言这是对中国军队的惩罚。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不仅是对中国的侵略,也是对世界和平的挑战。因为日本的最终目标是变中国为它的独占殖民地,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首次发生的用武力重新瓜分世界的重大行动;更是对美、英、荷、法等国在亚洲势力范围的严重挑战,是对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猛烈冲击。

日本如此公然对中国开战的举动,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各国人民和正义的舆论,纷纷谴责日本的侵略行径,支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各国政府基于各自的立场,作出了不同的反应。

当时的苏联,出于对被压迫民族的同情和自身利益的考量,在道义上站在中国一边。九一八事变的第三天,苏联的《真理报》发表社论,谴责日本对中国的野蛮侵略,支持中国的抗日斗争。

作为世界强国的美国,本应一开始就站在中国一边,反对日本的侵略行为,但恰恰相反,美国却采取两面政策。它虽然不得不作些表示“遗憾”“惊讶”“忧虑”一类的外交姿态,但实际上却明里暗里地站在日本一边,助纣为虐。

由于日本是打着反苏、反共的旗号,所以,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对日本抱有幻想,希望日本军队假中国东北之道,北上进攻苏联,南下消灭中国共产党。

九一八事变前一天,日本驻美国大使渊胜次与美国国务卿史汀生商谈并达成一项秘密谅解:美国允许和不过问“满洲事变”。

9月21日,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发出照会,请求美国政府向日本提出抗议,指出:“日本在中国东北的行动,是违反1928年8月27日的凯洛格—白里安公约的。”可是,美国国务院却认为,没有必要公布中国的照会,而且也没有给予中国政府任何答复。

与中国政府发出照会的同一天,“国际联盟”秘书长德鲁蒙德征询美国政府的意见,希望美国政府明确表示,是否打算控告日本违反凯洛格公约,美国国务卿史汀生当即答复说:“美国并不认为,对日本在中国东北事件进行这种干涉是恰当的。”

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9月24日,美国政府以内容相同的照会,分别致中日两国政府,对9月18日发生的事件表示“遗憾”“忧虑”,希望中、日两国政府,各自调整、处理本国的军队,按照国际公法与国际协定解决两国的歧见。

10月8日,日本空袭锦州。第二天,美国政府专门召开会议,国务卿史汀生在会上指出,日本的行动表明,它已经把各项国际条约视如一堆废纸。

这时,虽然美国已经认识到日本侵略中国的严重性,但是,由于害怕对日本实行经济制裁,可能导致美日战争,因此未有所作为。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南京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请求美国向日本施加压力,停止其进攻。然而,美国却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史汀生说:“美国并不认为对东北事件进行这种干涉是合适的。”因此九一八事变一个月后,美国总统胡佛竟然公开发表谈话,赞同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他说:“假如日本人公开对我们说:我们不能再遵守华盛顿协议了,因为我们在北方已经和布尔什维克的俄国为邻,如果在西面再有一个布尔什维克化了的中国,我们的存在就要受到威胁,所以,给我们日本恢复中国秩序的机会吧!对此,我们是不能提出异议的。”

美国总统如此表态,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实际上,美国政府不仅在政治和外交上支持和纵容日本侵略中国,而且还向日本提供军事援助。从九一八事变到1932年底,仅1年多的时间,美国就向日本运送价值达1.81亿美元的军火。

殊不知,美国这样做正是为虎添翼,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日本在美国的支持、纵容下,侵略野心极度膨胀,最后终于爆发了太平洋战争,千百万美国人惨死在日本的屠刀之下。

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后,继续向华北、华东、华南进攻,很快就占领了半个中国。他们把中国占领区作为殖民地,实行法西斯统治,大肆掠夺;同时,排斥美英法等国在华势力,妄图独霸中国。

比起西方列强来说,日本是个后起的军国主义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也和美国同样获得了战胜国的利益,捞了许多好处,从而使它的工业发展速度超过了美、英等老牌帝国。但是,日本国土狭小,自然资源贫乏,没有美国和英国那样广大的市场和殖民地,因此,产生了强烈的向海外扩张,寻找殖民地的欲望。

为此,日本进一步加快军国主义化,促使它的侵略胃口越来越大,不仅要独占整个朝鲜半岛,更要独霸中国,进而要征服全世界。

早在20世纪20年代,日本就确立了“征服中国进而征服世界”的国策。

1937年7月,中国开始全面抗战后,美国本应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可是,美国却对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采取了阴险狡猾的两面政策。但由于日本损害了美国在中国的利益,对他们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殖民统治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因此,美国一方面想借助中国的力量削弱日本,最终造成美国在中国和远东的优势地位;另一方面,美国又希望借日本之手消灭中国共产党,并且把战争引向苏联,以便其坐收渔人之利。

于是,日本侵略军在占领大半个中国之后,在其占领区尚不十分巩固的情况下,便继续向东南亚扩大侵略范围,并最终把进攻的矛头直接指向美国。日本的南进或北进,始终是其重大战略抉择。它的战略步骤是,先灭亡中国,取得有利战略态势,获得充足的人力物力资源,尔后,乘势席卷南北。

然而,因中国国土广大,中国军民的抗日战争逐渐广泛开展,日本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占领全中国,致使侵华战争陷入僵局。

日本为摆脱战略困境,冒险南进,以求找到新的出路。

1940年11月1日,东条英机内阁与日军大本营联席会议制定了《帝国国策实施纲要》,决定:

(一)为打开目前危局,完成自存自卫态势,以建设大东亚新秩序,决心对美国、英国、荷兰开战。

(二)发动武力进攻时间为12月初,陆军、海军必须按时完成作战准备。

日本军政当局决定,把这一场对美英的战争及侵华战争,统称为“大东亚战争”。

日本向东南亚的扩张,造成了对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的极大冲击。各国对日本的政策随之发生变化。

1940年12月17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表广播讲话。他说:“美国不能用缩进被窝蒙头大睡的办法来回避战争的危险。”同时,他又说:“在亚洲,中华民族进行的另一场伟大的防御战争,拖住了日本人,不使欧洲和亚洲的战争制造者,得以控制通向本半球的海洋,乃是对我们最为生死攸关的问题。”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指挥以6艘航空母舰组成的庞大联合舰队,经日本北端的千岛群岛,绕了个大圈子,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北面偷袭美国的夏威夷群岛,在距离珍珠港有效攻击范围的海域,360架舰载机轰鸣起飞,以突然、猛烈的连续轮番攻击,重创美国夏威夷的珍珠港海军基地。

震惊世界的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

日本人这一棍子,捅在了美国的软肋上,把美国人打得够呛。由于美军疏于戒备,在开战当天的早晨,仅两个小时之内,日军就一举击毁击伤美军大型军舰18艘,其中战列舰8艘(4艘被击沉),巡洋舰3艘,驱逐舰3艘;击毁飞机188架;美军被打死打伤3500余人,使美国太平洋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

这时,美国才如梦方醒,被迫仓促对日本宣战。

早知如此,悔不当初,可叹为时已晚。

日军以其本土和中国东南沿海各省、台湾岛、海南岛为基地,像打开了的水库闸门,狂潮汹涌,冲向中南半岛和西太平洋沿岸。在6个月当中,日本军队就先后占领了香港、越南、菲律宾、荷属东印度群岛、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以及西南太平洋的若干岛屿。

在这一连串的作战中,美军损失惨重,其残部由麦克阿瑟收拢后撤退到澳大利亚。

日本人的进攻如此凶猛快速,以致在美国人当中产生了“恐日症”,认为日本军队是不可战胜的,几乎到了“谈日色变”的程度。

重温这段历史,对照如今美国怂恿日本右翼势力的所作所为,与20世纪30年代美国政府放纵日本侵略中国何等相似。美国的所作所为又是在养虎贻患(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选自张民将军凤凰博客《中国不怕——国防安全新威胁与我们的战略应对》


本文内容于 2013/11/27 13:37:13 被小编a29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