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前,让太极旗在月球上飘扬:韩国推出登陆月球、火星计划

铸剑凤凰台 收藏 0 141
导读:韩国计划在2017年前自主开发出75吨的引擎,并对其性能进行检测(试射)。以此为基础,韩国打算在2020年前开发出韩国自主运载火箭,争取同年将探测船(轨道船,无人着陆船)送往月球,之后开始探测火星(2030年)和小行星(2040年)的活动。 今年1月30日成功发射“罗老号”十个月后,韩国政府制定出了“后罗老号蓝图”。未来创造科学部部长崔文基担任委员长的国家宇宙委员会11月26日召开第六次会议,确定并发表了韩国宇宙开发中长期计划方案、韩国自主运载火箭的发射计划修正案及宇宙技术产业化战略方案。


韩国计划在2017年前自主开发出75吨的引擎,并对其性能进行检测(试射)。以此为基础,韩国打算在2020年前开发出韩国自主运载火箭,争取同年将探测船(轨道船,无人着陆船)送往月球,之后开始探测火星(2030年)和小行星(2040年)的活动。

今年1月30日成功发射“罗老号”十个月后,韩国政府制定出了“后罗老号蓝图”。未来创造科学部部长崔文基担任委员长的国家宇宙委员会11月26日召开第六次会议,确定并发表了韩国宇宙开发中长期计划方案、韩国自主运载火箭的发射计划修正案及宇宙技术产业化战略方案。

当天发表内容的核心是将开发韩国自主运载火箭(KSLV-2)的时间比原定计划提前1年零3个月。2011年发表的方案中,韩国计划在2018年12月发射试验运载火箭,之后在2020年10月和2021年9月进行本体发射,新方案修改为2017年12月发射试验运载火箭,2019年12月和2020年6月发射主体,同时发表的宇宙产业培养战略等都根据该日程做出了相应调整。

韩国政府称,之所以决定加快开发韩国自主运载火箭,“是为了先发制人应对世界的宇宙开发竞争”。但是,相关人士一致认为,朴槿惠总统“早日探测月球”的大选承诺是做出这一决定的决定性影响因素。

韩政府原本计划在2023年发射在月球周围环绕的轨道船,2025年发射月球登陆船,但随着朴总统承诺“将在2020年前,让太极旗在月球上飘扬”,政府提速了登月的日程。之前韩国政府曾制定政策报告书,表示将通过与美国宇航局(NASA)等合作,在2017年发射试验船,2020年用韩国自主运载火箭发射探测船,这些内容都原封不动被写入了这次的计划方案。

在此过程中,把搭载月球探测船的韩国自主运载火箭的开发计划提前2~3年(2018~2019年)的方案一直呼声很高,但此次最终决定中仅将计划提前了1年零3个月。对此,韩国自主运载火箭开发事业团团长朴泰学(音)表示“这样做是为了减轻技术和预算方面的负担”。韩国在发射罗老号的时候,从俄罗斯购入了整体化的第一级推进体(170吨推力),而韩国自主第一级火箭将由4个75吨级引擎捆绑组成。但是,迄今为止,韩国并无开发75吨引擎或捆绑引擎的经验,需要不断反复进行燃烧试验等,因此,将时间缩短2~3年的计划过于勉强。专家们表示“如果大幅增加设备,同时不断进行试验,也并非不可能”,但这样的话,就需要增加数千亿韩元的预算,因此政府最终决定仅将计划提前一点时间,尽可能减轻压力,最大程度控制增加的预算(政府发表为1125亿韩元)。

问题在于,月球探测提前5年,韩国自主运载火箭的开发日程仅提前1年,意味着刚开发完自主运载火箭,就要马上搭载发射月球探测船。按照现在的计划,韩国需要在2020年7月以后的6个月时间里完成轨道船和着陆船的发射。专家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具有挑战性的目标”。韩国航空大学的张泳根(航空宇宙机械工学)教授表示“考虑到试验和认证所需的时间,这一计划基本不可能实现”。

相反,以国家宇宙委员会外部专家身份参与开发的KAIST教授卓民济(航空宇宙工学)与开发事业团长朴泰学都表示“充分有可能”。他们解释说“因为运载火箭和探测船是按照两个轨道(two-track)同时开发的,可以充分缩短时间”。建国大学的李昌镇教授(航空宇宙情报系统工学)也表示“‘罗老号’时期第一级火箭出现问题时,韩国研究组是无法接近的,但如果是韩国自主运载火箭,韩国研究组就能马上去寻找问题纠正问题”,“可以按照日程完成开发”。

韩国中央日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