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野马——F-82双野马战斗机(3)

zby199022 收藏 0 1000

终极野马——F-82双野马战斗机(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残酷而又血腥的战斗间隙,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也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乔治·迪安斯中尉驾驶一架F-82G完成任务后正在返航途中。这时,雷达导航员马夫·奥尔森中尉发现雷达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庞大的目标回波,于是他们决定去看看那个大家伙究竟是什么。随即,迪安斯中尉驾驶飞机降低高度,从云层中窜了出来。一艘庞大的舰船出现在F-82G的右侧数海里处,原来是正停泊在朝鲜半岛南部海域的一艘美国海军航空毋舰。望着这个海上的“巨无霸”,连日来一直很压抑的迪安斯中尉脑袋中萌生了一个搞怪的念头,他想和航空母舰土的海军同僚们开个小小的玩笑。迪安斯中尉径直向航空母舰飞去,同时放下了起落架并开始摆动F-82G的两侧机翼,作出了一副将要在航空母舰甲板上降落的姿态。航空母舰i立即作出了回应,舰上各种各样的助降灯光都打开了,甲板上的地勤人员也开始忙碌起来。看到这番景象,迪安斯中尉和奥尔森中尉都笑了起来。F-82G在航空母舰上方飞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然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身后留下了阵阵叫骂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6日,第339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7架F-82G接到命令,从板付空军基地转场返回约翰逊空军旅地,以加强日本北部地区的防务。自朝鲜战争爆发后,从海参威、纳霍德卡等地的空军基地起飞的苏联战机加大了对于日本北部空域的侦察行动,以试探美国远东空军的防御漏洞。苏联战机一般沿着库页岛至北海道一线进行活动,而且会采取“车轮战”,即该线路上会时刻保留着数架飞机活动,一旦美国远东空军稍有松懈就立即向南侵入。在这种情况下第339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火速从战场上调了下来,凭借着F-82G超强的续航能力与苏联人周旋。在天气晴好的时候,由第41战斗机中队的F-80负责执行这个危险的接触任务,而当气象情况变得十分恶劣时第339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F-82G就会出动“与熊共舞”。

在第339全天候战斗机中队撤出板付空军基地后不久,第4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8架F-82G也于7月13日返回了那霸空军基地,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的编制也随之解散。此时,只剩下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独立承担愈来愈繁重的基地防空和空中支援任务。在一次任务中,乔治·迪安斯中尉奉命率领几架F-82G轰炸一处位于晋州(韩国南部城市,位于釜山以西)的铁路交通枢纽。顺利完成任务后,迪安斯中尉率队继续向北飞去,准备对清津地区实施侦察。然而在金刚山以北8公里的地方,F-82G编队遭到了地面防空火力的密集攻击。一发子弹击中了迪安斯中尉座机一侧发动机的散热器,发动机随即熄火,螺旋桨停转。迪安斯中尉立即爬升到巡航高度,凭借剩下的一台发动机开始返航,其余F-82G则在附近护卫。经过漫长的飞行,迪安斯中尉终于驾驶那架残破的F-82G安全返回板付空军基地,“双野马”战机超强的生存力由此可见一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月25日夜,赫德森中尉正率领一队F-82G战机在洛东江上空执行警戒任务。这时,雷达导航员卡尔弗雷泽中尉突然接收到了来自地面的呼救信号,一队美国陆军士兵在公路上行进时遭到了两侧山上朝鲜人民军迫击炮的攻击,情况十分危急。赫德森中尉立即带领大家前往出事地点,在地面航空引导员的帮助下最终确定了敌军迫击炮阵地的确切位置。“双野马”上的各种武器开始轮流发威,一时间敌军阵地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整个攻击至少持续了45分钟,此后公路两侧再也没有响起迫击炮的声音。第二天,美军检视敌军阵地时称发现了数百具敌军尸体。姑且不论该战果是否存在着夸大的成分,“双野马”巨大的攻击威力还是勿庸置疑的。

在朝鲜人民军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下,美韩军队被压缩到了狭窄的釜山(洛东江)防御圈内,随时面临着被赶进大海的危险,此时F-82G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了。8月7日清晨,由查理·莫兰中尉驾驶的一架F-82G(雷达导航员为弗朗西斯·迈耶中尉)与基地失去联系后失踪,数周后才在一座山上发现了他们的座机残骸。9月29日,由毕利·斯坦顿中尉驾驶的一架F-82G (46-383,雷达导航员为罗伯特·麦克唐纳上尉)与一架友军的F-80在空中相撞坠毁,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接二连三的打击让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所有人心情异常沉重,而可供F-82G使用的配件数量也是越来越少,平时一般只能勉强维持6-8架的出勤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1950年的最后两个月里,苏制米格-15战斗机开始出现,于是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大部分任务就变成了危险性较小的战区气象侦察。此时F-82G只需要6挺12.7毫米的机枪以及两个外挂油箱即可,它们一般在黎明时分飞到战区上空侦察天气状况和特定区域内敌军的活动,为随后前来轰炸的战机确定攻击目标。具有超长航程的F-82G可以从日本板付空军基地出发,一直飞到鸭绿江畔,然后轻松地返回基地,而R·K·伯波中尉的一次神奇飞行愈加证明了“双野马”这一特点的重要性。那一次是伯波中尉驾驶F-82G从金浦空军基地起飞执行例行的侦察任务,随机雷达导航员为瑞恩·腊斯库中尉。当他们飞到鸭绿江边后,开始转头向东沿着江边飞行。那天整个朝鲜半岛都被厚厚的云层所覆盖,而且此时鸭绿江江面也冻结了,所以这让腊斯库中尉很难从雷达上判断哪是江面哪是陆地。另外当时的风也很大,很容易让飞机发生偏航。飞了很长时间后腊斯库中尉依然没有从雷达上发现日本海的回波信号,而此时已经超过了他们两人原本估计的飞临日本海所需的时间。没有办法,伯波中尉只有按照这个方向继续飞下去。又一段的漫长飞行后,腊斯库中尉终于发现了日本海。于是伯波中尉掉转机头沿着海岸线向南飞去,并开始向位于元山的雷达测距站联系请求测定自己座机的方位以修订航向。很快测距站就有了回音,伯波中尉被告知他们在测距站东北方很远的地方,并要求立即返航。伯波和腊斯库听到这个后吃了一惊,因为按照往日的经验此时F-82G距离测距站的距离应该不会很远的。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返航要紧,伯波中尉立即加大马力向金浦空军基地飞去。安全返回基地后,伯波和腊斯库马上开始根据飞机飞行时的时间、速度、方位等数据进行计算,以确定这次任务的航线轨迹。计算结果出来后让两个人不禁深深地吸了口凉气,原来他们竟然偏航到了苏联领空,而且还飞行了很长时间,更令人惊异的是他们几乎是从海参威上空飞过却没有遭到任何苏联战机的拦截。伯波中尉在战后回忆说,他确信苏联人一定在雷达上发现了他们,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没有苏联战机起飞去拦截他们,如果是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虽然有些后怕,伯波中尉对驾驶“双野马”能够突人苏联领空依然感到很光荣,因为他在无意中完成了一项许多美军飞行员一辈子都难以完成的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1年2月12日,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又发生了一起严重的飞行事故。一架返航途中的F-82G发生了严重的液压系统故障,飞行员乔治·博夫顿中尉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也没有排除故障,而且此时飞机的燃油马上就要告罄了。于是博夫顿决定让雷达导航员弗雷德里克·瑞贝格中尉先行跳伞,由他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再试试能否挽救飞机,因为中队里的“双野马”已经所剩无几了。瑞贝格中尉艰难地爬出机舱跳了出去,成功拉开了伞。在徐徐下降的过程中,瑞贝格中尉发现自己的那架F-82G已经失去了动力并向地面上栽去,而博夫顿却始终没有跳出机舱外直到飞机坠毁在板付基地附近。看到那冲天的火焰,瑞贝格中尉不禁热泪盈眶。事后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告诉瑞贝格,博夫顿中尉在尝试排除故障的时候把自己的体力都耗尽了,最终是没有力气爬出机舱跳伞逃生。博夫顿中尉的死让中队所有人的心情愈加沉痛,而这似乎也预示着“双野马”在朝鲜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到了1951年8月底,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只剩下8架完好的F-82G可供使用了。不过这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此时大批的喷气式战机开始投人战斗了(美军当时只有F-51和F-82G两种螺旋桨战斗机仍在使用)。同年10月,最后的几架F-82G转场至韩国水原空军基地,执行“双野马”最后的战斗侦察任务(11月6日,一架F-82G在迫降过程中损坏,尽管没有人员伤亡)。与此同时,中队在板付基地开始接收F-94B星火喷气战斗机,并同时开始训练飞行。1952年3月是“双野马”在远东地区的最后一个月,此时F-84B喷气战斗机已经装备了所有3个中队,并完全担负起了F-82G所有的任务。从3月23日开始,F-82G由渡船搭载陆续从水原被运送至日本木更津。最后一架F-82G在3月28日飞完最后一个任务后立即被运往日本,至此,“双野马”在朝鲜半岛上空彻底消失了。在整个朝鲜战争中,F-82G总共击毁了20架敌机其中空中击落4架,地面击毁16架,以及大批地面目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朝鲜战场上退下来的5架F-82G以及9架最后生产出来的F-82F被改造为F-82H寒区型战斗机,前往阿拉斯加纳德空军基地开始了“双野马”的最后飞行历程。1953年6月,美国空军中所有的F-82战斗机全部退出现役。从此以后,“双野马”几乎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只有在航空博物馆中我们才能从它那依然健硕的机体上追忆其昨日的光辉岁月。而“虽然生命短暂,依然光彩照人”,这句话也成了对F-82“双野马”战斗机最好的注解。不过在最近即将上市的空战网游《战机世界》中我们也许能够再一次看到这款流行一样的优秀战机,而且还可以驾驶着这匹最强的“野马”在虚拟的天空中自由驰骋!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2/15 14:39:27 被燕过无痕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