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帆战舰的发展

毕钵罗 收藏 0 4061

火炮上舰带来的难题

风帆战舰的发展



中世纪里,在船舶建造和航海技术方面的革新给世界留下了丰富的船型:例如“科格”船、“加莱”船和“克拉克”船。但是,“科格”船行驶缓慢,其在风浪中颠簸而行的样子无疑象个巨大的胡桃壳;“加莱”船尽管操纵灵活,但终究经不起风浪;“克拉克”带着高耸的首尾楼,笨拙蹒跚,你要它迈出通向新世界的重大步伐,何以堪任?对这些船型全盘否定,全部推倒重来吗?

但是,历史是割不断的,船型的变化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事实证明,以后数百年的船型发展都和这些船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船体尺度逐渐增大,结构逐步改变以适应新的需要,帆装逐步复杂化以适应各种气象条件。但是,各种变化的深层次原因还是在于:因为舰炮的引进,而引起海上作战的战略战术的深刻变化以及统治者对于领土扩张和异邦财富的渴望程度。

上文已经说过,火炮装上“加莱”船对于船的稳定性和灵活性带来了负面影响。不久,事情在“克拉克”船上有了转机,因为它比“科格”船灵活,而又比“加莱”船经得起风浪。

与此同时,15世纪最发达的欧洲国家,先是葡萄牙、西班牙,然后是法兰西、英格兰和汉萨同盟国家,已经把他们的商业眼光投向了远隔重洋的地方,那可是隔着广阔无垠风浪滔天的大海啊。因此就要求帆船速度要快、续航力大、抗风浪能力强,而且只要少量水手就很容易操作。而且,这些船必须容量大,能够装载足够多的货物回来,以便还有利润可赚。

另一方面,又增加了新的安全因素。当罗马货船航行在相对风平浪静的地中海,还能用桨帆军舰来护航,但是要它们跟着货船到东西印度群岛去冒险,那可是痴人说梦――不现实的事情。于是,15世纪的商业帆船只能“不爱红装爱武装”了――在航海史上是第一次,军舰和商船的界限模糊了。由于需求相似,因此,船的形状也相似,或多或少都像“克拉克”的原型,而且都装备相同类型的火炮。事实上,这些武装货船打着“商业探险”的旗号,实施的都是对于原住民的征服和掠杀,而且在先来后到者之间常常由于分赃不均而引发武装冲突。

风帆战舰的发展



在16世纪,“克拉克”船型已经成为所有欧洲航运界最普遍采用的船型了。它和14世纪葡萄牙的原始“克拉克”或者所谓“西班牙大帆船”已经不一样了――船型更大、更快,操作性能更好,因此,能够适应大西洋的风浪。

船舷炮门的发明

一旦“克拉克”船武装起来,其必然的趋势是要变大。而且,因为笨重的火炮是装在甲板和船楼上,使得船的稳性变坏。而且,一旦开火其后座力使得船更危险。解决的办法有两个:其一是提高舰炮铸造的精度和铸炮材料的强度;其二是发明了船舷炮门。这个金点子是英国人詹姆斯·贝克想出来的――将火炮装在下甲板上,并在船体两侧开出炮门,让炮能够发射;而在不使用的时候,炮门用带铰链的炮门盖关闭。

采用贝克发明的第一艘军舰就是“大哈里”号,这是英国国王亨利八世时英国海军的旗舰。巨大的“大哈里”号,排水量超过了1000吨,但仍是中世纪的传统模样:装有四根桅杆,前桅和主桅挂横帆,后桅和尾桅挂大三角纵帆。“大哈里”最引人注目之处当然还是其高耸的首尾楼。船的武备也整个地显示出过去冷兵器时代的遗迹――火炮的口径不大,但数量众多,有122门(一说128门);军舰上还有1200张弓和750个箭囊的箭。

但不管怎样,只有在这个时候,真正意义上的“军舰”诞生了。因为,在“冷兵器”时代,海上作战的方式主要是靠接舷格斗,那时的战船更多地是起到了一种运兵船的作用。而火炮的大量使用,海上作战的基本方式有了革命性的变化――有可能远距开火。船舷炮门的发明,更使得这船成为了专门打仗的“专业户”,而不是随便什么船都可以客串一下的。

“盖伦”型军舰的诞生

一些年以后,伊丽莎白女王继承了亨利八世的王位。她委托皇家海军的司库――约翰·霍金斯来设计新的军舰。

霍金斯研究解析了“大哈里”号,决定降低塔状的船楼,尤其是实际上取消了首楼。船体放长收窄,使船的长宽比从原来的3:1扩展到4:1。霍金斯还引进了组合式桅杆,其帆装的式样也成为以后一批军舰的经典规范。在霍金斯的手下,“盖伦”船诞生了。霍金斯时代的英国军舰已经相当快速和灵巧,能够绕着敌人的军舰快速地寻找理想的位置来发出致命的舷炮齐射。

马修·贝克又继承了詹姆斯的衣钵,被英国王室授予“船匠大师”的头衔。他是真正能被认作是“教父”级的人物。

菲尼斯·彼得又继承了詹姆斯的事业,他是英国造船史上砥柱中流200年造船世家的奠基者,得到了英国王室的欣赏和保护。早在17世纪,菲尼斯·彼得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我已经开始制造一艘新军舰的模型,其中一部分是我亲手制作的。用精美的雕刻和涂装进行了优雅的修饰,放在一个用深红色丝绸覆盖的底座上。我亲自把模型送到海军部大臣在白厅的住宅。”在当时,每建造一艘新的军舰时,都要制作一艘带有构造细节的精巧模型送到海军总部去审查,这就是“海军部模型”的由来。

彼得设计的军舰在尺度上和伊丽莎白时代的“盖伦”船也是不同的,长度差不多比原来增加一半,排水量大得多了,因此,在三层的甲板上能够安排大量的火炮。海军部批准了模型,英国伦敦乌里芝船厂在1610年把“皇家亲王”号推下了水。这是一艘突破先前的旧框框,因而是与众不同的四桅军舰。英国人不仅在船坞里埋头苦干,而且开创了比例制图,注重在制图板上作了一系列的学术研究。

英国领导着风帆军舰的潮流

在16世纪,西班牙。法国、荷兰和瑞典等欧洲国家都建造了大型的风帆战舰以维护自己的海洋主权,但这些军舰都和英国军舰的模样大同小异,也都是用从舷侧炮门里向外开火的舰炮来武装。这个时期“盖伦”船的外形有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在首斜桅的顶端还竖立着一根垂直的桅杆,上面带着一个小的横帆。后来,在17世纪,那些见多识广的舰长们风帆航海的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他们认为首斜上桅和首斜上帆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所以,后来都改掉了。

在16、17世纪之交,法国人手里没有像样的军舰可以和英国的盖伦军舰来抗衡,因此,他们在1624年向荷兰的造船者订购了五艘军舰,这些在当时最先进的三桅风帆军舰无疑地使法国人壮了胆。

但是,英国人依然保持者他们的领先地位。1637年,菲尼斯·彼得建造了“海上主权”号。这艘在技术上遥遥领先的英国军舰,在装潢摆饰上的挥金如土也是前所未闻的。它的船首雕像是一个国王骑在马背上,践踏着敌人的军队;破浪材的侧面雕刻着国王的猎犬、狮子、麒麟和英国的玫瑰、苏格兰的大鳍蓟草、法国的百合花、爱尔兰的竖琴和其它纹样符号;船头还雕刻了骑乘狮子的爱神丘比特、两个森林之神和六个女神;在边上还有盾形徽章、头盔铠甲、乐器和星座符号;在带有圆顶和窗户的尾廊上覆盖着希腊和罗马神话中的神像,如胜利女神、海神、主神朱庇特、大力神和希腊神话中率领阿戈尔英雄们赴海外觅取金羊毛的杰森。这些神像表面都贴着金箔,因此,这艘“盖伦”型的海上风帆军舰是以“金色魔鬼”而著称的。

当然,军舰不是首饰,它的“含金量”不是看它贴了多少金箔。“海上主权”号的价值体现在它的帆装图上。正是这张帆装图,使得它的外观形象在几百年里成为了经典。其首斜桅横帆和首斜桅上帆的面积都很大,而前桅和主桅在中帆之上又进一步出现了上帆和顶帆。辅助帆肯定是取消了,而在后桅斜桁大三角帆的上面还有两块横帆:后中帆和后上帆。在所有的皇家军舰中,“海上主权”的船体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色,其尾板首次采用了圆弧形,而不是平的,这在其它国家得到了一致好评。

这艘军舰装饰华丽,但你不要以为它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它可是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呵。但是,具有讽刺意义的故事发生在1696年,一个军官不慎碰落了舱室里的蜡烛而引起的一场大火彻底焚毁了这艘堪称人世间精美佳作的军舰。

18世纪的英国海军一等战舰

18世纪风帆军舰的革新

英国人领导了风帆军舰的潮流,但是奉劝您也不要小瞧了隔岸对峙的法国人。法国人是最后加入建造大型风帆军舰的军备竞赛的,因而,它就有可能从别人所犯的错误中学到了东西。他们造军舰要小一点,但是要宽一点,炮也少一点。但是,这样一来,火炮平台比较稳定有利于精确瞄准。而且法国人知道,英国人为了多装一些火炮,他们总是将船的下层炮甲板安排得离开水面太近了,在船身摇晃或者船帆受风而倾斜倾斜时,装在下层甲板上的火炮实际上是很难使用的。这样,法国人牺牲了一层炮甲板和相应的一层炮,但是使他们的军舰更轻巧,速度更快,操纵更灵活。

不管怎样,除了这些基本的区别以外,在18世纪的这对老冤家之间,在风帆军舰的设计上是互相学习、互相模仿而共同提高的。法国人并不缺少造船的智慧,他们缺少的是纳尔逊这样杰出的海军将帅。而且,法国人也不可能象英国人那样一心一意地只注意发展海军。他们在国防战略上始终面临陆地与海洋,大西洋和地中海如何合理平衡的双重难题。

从16世纪开始,帆船的首要改革方向就是降低船楼。而从18世纪开始,那些豪华的装饰就是重要的削减目标了。虽然,人们也承认这些装饰是真正的艺术品,但是用在军舰上,真是华而不实,纯粹是为了满足国王的虚荣心。舰长们普遍反映,硕大的雕像占据了很多地方,带来了许多麻烦;更不用说,这些沉重的橡木装饰雕像使得军舰在战斗时显得行动迟缓“尾大不掉”,处于一种十分危险的境地。为法国许多军舰作了精心装饰的木雕大师庇罗?普耶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他那劳心劳力的的典雅作品,其中不少在军舰离港之日,就是葬身海底之时――舰长们下令干的。

重大的修改主要表现在帆装索具上。在横帆上重新出现了缩帆索;这些缩帆索曾经出现在罗马船上,但后来,人们偏爱在主帆下面加装辅助帆来调节帆的面积而废弃了缩帆索。在15世纪,缩帆索先是重新出现在一些较小的船上,而到了17世纪,在一些大船的中桅帆上也采用了。随着辅助帆的淘汰,为了在微风时加大帆的面积,人们又在横桁两端延伸出张帆杆,装上翼帆。

特别要留意的是纵帆――船首斜桅上帆由船首三角帆来代替;桅杆之间加装了支索帆;后桅也不再使用传统的斜桁三角帆,而采用四边形的后桅纵帆。开始时,后桅纵帆只有上边的斜上桁,后来又在下方加装了驶风杆。经过了这些改革,整个风帆系统变得驶风效率更高,操纵更加灵活。

特拉法尔加大海战

风帆战列舰诞生了

18世纪的大型风帆军舰,带着多层排列的火炮和高大巍峨而错综复杂的帆装系统,显得威风凛凛,游弋在世界的海洋。它已从过去小巧的“盖伦”商船进化成“战列舰”了。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它们无论是在编队航行或是在作战时,常常都是首尾相接,排成一列的缘故。

风帆战舰根据它们所携带火炮的数量进行分级。称得上“战列舰”的军舰是其中的一到三级,它们有2-3层贯通全船的火炮甲板;其中一级舰至少装有90门火炮,而二级和三级的火炮则要少一些。而列为四级和五级的军舰和战列舰相比,在船体形状和帆装相似,但是要小一些,而且只有一层炮甲板。为避免战线上产生“软肋”现象,这些小舰就没有资格和战列舰一起参加“阵地战”。但是它们可以个小灵活的独特优势进行游击战,既可以和快船交火,也可以去捕俘慢船。当时的海军还使用一些六级舰,那些一般都是辅助舰艇,其船型五花八门,主要作为供应运输之用,只带一些轻型的自卫武器。不过,您也不要小瞧了这些“小不点”,下回我们就来给您讲讲一艘被主流文化淡忘却又创造了历史的供应船的故事。

不用讳言,风帆战列舰是船迷们的最爱。船模爱好者把制作西洋古典帆船模型看作是对于自己的知识和工艺水平的试金石;他们乐意接受挑战,来检验一下自己对于西洋古典帆船到底了解了多少;也愿意考验一下自己是否能够应付模型制作时碰到的种种困难,希望能够亲身体验一下动手动脑的烦恼和乐趣。“自讨苦吃”和“自得其乐”是他们的追求和宿命。

也许是英雄崇拜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极其有名的缘故,初学者常常愿意选择象“胜利”号这样复杂的模型来开始他们模型制作的第一步。实际上,这样的选择未必是最合理的。因为,大多数爱好者能够在模型制作上花费的时间是极其有限的。他们未必能够有时间来加工数量众多的零件,例如百多个火炮和炮门等重复零件。我们尤其要提醒那些抓起工具就“乒乒乓乓”地大干起来的朋友,在动手之前先要冷静地思考和计划一下;你必须对于一系列问题找出答案,并在开始制作前作出决定。

对于不擅长雕刻的朋友,就不要去选择16世纪那些用雕刻件打扮得花团锦簇的模型,除非你能够通过某种途径得到现成的雕刻件或铸件。对于船体内部结构不够熟悉的朋友来说,那些海军部模型或者骨架模型虽然很吸引人,但是奉劝你要谨慎行事,勿轻易下水,免遭灭顶之灾。你必须仔细研究收集来的图纸资料,找到模型制作时可能遇到的困难,并予以一一解决。实践证明,开工之前认为是难点之处,如果作了充分准备,到后来往往并不一定很困难;而一些曾被认为没有问题之处,以后倒可能成为拦路虎。只有到了你已经想清楚你要干什么,又准备怎样干之后,这才是真正动手之时。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