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记忆里的对越反击战

愿意看的就看,不愿意看也没关系,写这些只是想把老爸那些话留在一个地方,留下一些痕迹。

老爸53年出生,今年60了,中午刚刚给他过完生日,陪着他喝了些酒,赶上有线电视出了问题,于是随便找了张成龙的电影看。

老爸看到一个镜头后笑了,笑得很开心。电影是《我是谁》,那个镜头是成龙穿着部落服装,驾驶越野车比赛时用塑胶管喝水。

我不知道老爸为什么笑,就问他笑什么。老爸说,当年他们也是在车上这么喝水的。于是我借着老爸喝了酒兴致高,便开始询问当时他参加对越反击战的情形。老爸说了很多,比往常多得多,可能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对于往事的回忆也多了起来的原因。他讲的比较纷乱,我简单的编排一下顺序,让大家能看明白。

首先,父亲属于炮兵,而且是第二炮兵部队,也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二炮’,不过让我很不理解的是,老爸的部队竟然是防空炮兵,如果不是看过老爸的兵役证和复员证,真的想象不到会是这样。而且老爸是运输兵,也就是说是运送炮弹的运输兵,按我的理解,这样运输的工作应该是没什么危险性的,可事实是自己错得离谱,这不仅危险,而且十分危险。

很多人找‘对越反击战’的资料看,看的是战斗过程,其实其它方面也要多关注下,例如对越反击战开始的那一年,西藏遭遇了大雪灾,而老爸参战前一天,才刚刚完成输送救援物资进藏的任务回到云南。

引用老爸的话:“当时人人都知道要打仗,人人都备战,走的时候军区也下了一级战备。可从西藏回来,一级战备变三级战备了……”

这样的状况让老爸和他的战友们有些泄气,以为这次肯定不会让自己上了。可回来休整了两天后,驻地很突然的紧急集合,召开了战前动员会。

老爸是老兵,十八岁入伍,当时已经八九年的老兵了,是志愿兵,留在部队是因为要培养新的运输兵(那时候云藏线是条死亡通道,根本不敢让新兵去跑)。用他自己的话说,留下来的都是‘老兵油子’。

面对这样的‘老兵油子’们,一般人没办法做战前动员,都是军区数一数二的去开这个动员会。当时给他们开会的是军区参谋长。

老爸说到这显得有些兴奋,他说,在他们眼里,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战前动员会前后只开了不到二十分钟,等回到了宿舍才发现,上战场用的东西都已经准备齐放在屋子里了,连车的轮胎都已经换成了新的。

当时老爸他们装备的是63式自动步枪和五四式手枪,除了压满子弹的弹夹外,还有茶叶和香烟。一屋四个人,两条红山茶烟,每人分了五盒。为这老爸他们都很兴奋,因为当时红山茶香烟可不便宜。还有一样装备让我很惊讶,老爸说装备里有夜视仪!

我以为像夜视仪这种单兵装备要到90年代后才在部队普及,老爸说‘净扯淡!早就有了!

然后就是一级战备等待命令,一等就是整两天。

父亲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跟随火箭炮往一线炮兵阵地运送火箭弹,三辆车为一组,每车除了正副司机外还有两个押车的战士,时间差不多是凌晨,要在进攻开始前将弹药送到阵地并卸载,然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回驻地。

老爸说:“当时真有点乱,而且灯火管制,黑漆瞎火的没夜视仪能行?那时候只有工兵赶出来的临时线路,走得对不对全靠司机判断轮胎碾压的感觉,新兵蛋子净是走岔道在山里趴窝的……”

总的来说这个任务还算轻松,等战斗打响的时候老爸他们都已经装好第二批弹药了。

在老爸的记忆里,炮兵打主攻只有一次,给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随车运输参谋站在车顶上大骂炮兵参谋败家!四个基数的弹药一个上午就糟干净了……

那段时间老爸所在的部队几乎没有伤亡,唯一一次减员是有两辆车出了车祸,重伤四人。看到的都是从火线上抢救下来的人,往前送弹药,往后送伤员是老爸当时的任务。运输部队开始战斗减员时已经是作战后期,那时候随着战线前推,运输的危险性开始加大。

整个战争期间,老爸遇到了两次战斗,面对的是越南渗透作战和游击战。到底是哪一天老爸也记不清了,只知道第一次遭遇战时天气很潮,胶鞋里面能倒出水来。那时战线早已经在越南境内了,而车上也不是炮弹,是爆破炸药和子弹。本来这一路没什么危险,可穿过一片林区后,头车的押车员很突然的从车里跳了出来,让老爸一下子把刹车踩到了低。也正是这一脚刹车,将老爸和车上三个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忒吓人!”老爸说:“车篓子和车厢就那么大个空,火箭弹就钻过去了,早一点晚一点我也就撩那了……他们早就在那等着了,就等着我们往里钻呢!”

这一段我也从老爸的战友陈叔那听过,当时陈叔是副驾驶,他刚和老爸换了班,正想眯一会儿,哪知道刚歪过头耳朵就听见有东西擦着车厢飞一边去了,然后一声炸响差点让他从座位上出溜下去。

这次押车的不是运输连的,是前面进攻部队派过来领路的,更庆幸的是,离老爸他们不远还有一支巡逻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老爸开始发牢骚了。运输兵当时配的63式自动步枪,这枪太长,不用的时候闲它占地方,老爸他们都把枪塞在位子后面的空隙里,因为拿在手里在车厢中根本耍不开!遇到突发情况来不及拿出来,只能靠挂脖子上的五四手枪应急!虽然押车的六个人也是63式,但是他们在后面,远比车厢里宽绰。

不过接下来老爸又开始得意了,还好都是老兵油子,虽然当时是上坡,但是没一个人拉手刹或死踩着刹车的,都是离合半联动状态,一看有情况马上将车冲到了路基下面。说是路基,其实就是烂泥沟子。三辆车几乎是同时下去的,然后就踩着油门往前冲。冲了有一两百米后就遇到了巡逻队,他们也是听着枪声跑过来的。这次遭遇战是越南军的一次游击埋伏战,让运输连老爸这一组减员两人,都是头车的。头车司机脖子上挨了一下,子弹穿过后打在了副司机的脑袋上……

越军的目标很明确,让头车停下来也就堵住后面两辆车的路了,可以围起来打,而且是速战速决。幸运的是对方第一枪射偏了,让马叔捡了条命,也让押车的警觉了,跳下车掩护车队。而第二招击毁老爸驾驶的第二辆车也没能得逞。

这几年每年回老家老爸都会带着我去给马叔拜年,他的脖子一直是歪的……

自从这次差点被越军包了饺子,老爸他们都开始警觉了。可驾驶室里空间小,枪又太长,只能副驾驶将枪口伸到车外才可行,而驾驶员就没办法了。伸车外去影响方向,撩腿上影响换挡,如果不是怕挨处分恨不得把枪托锯掉。

最后老爸笑着说:“老兵油子有老兵油子的好处!”

事情是这么解决的,当时老爸他们的驻地离‘直指’很近,而‘直指’守备营是清一色的56-1!于是这批人就开始动歪脑筋。恰好当时守备营的营长是河北人,而老爸他们这一批志愿兵也都是河北人,老乡见老乡肯定特别的亲!最后一合计,找了个能说会道的去请人,剩下来的人四处搜刮好吃的,甚至把军区大院里观赏用鱼池里的红鲤捞了几条,做了一顿大餐。

说到这些红鲤鱼老爸差点笑岔气,当时那些鱼是明令禁止不许捕捞,如果被抓住的话要罚10块钱。那时候老爸一个月的津贴才26块多一点,所以这罚款是很重的。但是这里有个漏洞,捞一条罚10块钱,你捞一大堆也是10块,而且鱼死了,扔了也浪费,干脆就给举报那个人做奖励。老爸他们这些老兵油子们一口气捞了好几条,直接摔死然后排着队去后勤那扯淡,说是其中一个是举报人,这样一共罚10块钱,但鱼就理所应当的到手了。有了这次的甜头,战后很长一段时间老爸他们轮番这么干,差点把那一池子锦鲤全吃光……

“当时你妈怀着你去部队探亲,我就用那鱼给你妈补营养,连参谋长也这么干过一回!”老爸笑得连烟都差点捏不住。

言归正传,那个营长吃的满嘴流油,最后同意老爸他们出任务的时候让守备营休息的那些人和老爸他们换枪用。不过那时候第一次反击作战已经收尾,所以也就没怎么用上。

(今天先写这么多吧,有点事。)


本文内容于 2013/11/27 20:40:46 被saigoodi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