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曾作为美国一部分的菲律宾 为何如此贫穷

西部战豹 收藏 0 400
导读:菲律宾曾经作为西班牙和美国领土,接受了西方的价值观和管理模式,但目前人均GDP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资料图) 美国主流媒体该反思一下菲律宾为什么至今离不开宗主国 最近,因为超强台风“海燕”令其受灾惨重,菲律宾便少有地在美国主流媒体中频频出现。 细观报道,除了灾情,重点主要放在美国如何出动军队帮助救灾;有些媒体人趁机“敲打”菲律宾,说:当初要求我们撤除军事基地,这下不方便了吧。还有些媒体,时不时列出给予支援的国家名单,还总不会忘记提上一句:中国只给了十万美金,并问:“中国离得这么近,怎么


评论:曾作为美国一部分的菲律宾 为何如此贫穷



菲律宾曾经作为西班牙和美国领土,接受了西方的价值观和管理模式,但目前人均GDP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资料图)

美国主流媒体该反思一下菲律宾为什么至今离不开宗主国

最近,因为超强台风“海燕”令其受灾惨重,菲律宾便少有地在美国主流媒体中频频出现。

细观报道,除了灾情,重点主要放在美国如何出动军队帮助救灾;有些媒体人趁机“敲打”菲律宾,说:当初要求我们撤除军事基地,这下不方便了吧。还有些媒体,时不时列出给予支援的国家名单,还总不会忘记提上一句:中国只给了十万美金,并问:“中国离得这么近,怎么不像我们那样慷慨解囊”?更有人顺便带上一句,估计菲律宾会让美国军事基地“回归”。

与关于中国的报道不同,在这些报道中,从未有人问及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菲律宾本国政府缘何不作为?

当然,即使美国主流媒体和百姓不问这个问题,其他人可以问。

同时还要追问:三百多年的西班牙殖民(16-19世纪),半个世纪的美国殖民(1896-1946),外加冷战期间在其领土上存在了几十年的庞大的美国军事基地,怎么没有把菲律宾打造成“先进的现代国家”?为什么菲律宾至今仍被称为“亚洲的穷人”?

记得国内时不时有人感叹,说中国就是被西方殖民时间太短,起码三百年,才有望真正“文明”真正“现代”,等。不知他们如何解释“符合”他们所提条件的菲律宾(以及世界各地如今依然贫穷的前西方殖民地)。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菲律宾,在马尼拉呆了近一个月。离开之后最强烈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那一个月里,我“穿越”到了“旧社会”。

在那里看到的,不只是“贫富悬殊”这一随地可见的社会现象,更是贫富之间那种天壤之别的社会结构。它让一个在这样的结构被打破之后的社会里长大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首先感觉到异样是在香港登机时。长长的一队登机者,以女性为主。稍微了解菲律宾现状的人,可以断定她们大多应该是菲律宾女佣,在香港和世界各地做保姆/佣人/护理人员。

据说,2011年菲佣寄回国的“外汇”占菲律宾GDP总量的百分之十五左右,超过二百多亿(菲佣们的劳动输出,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在此不表)。她们静静地排着队,那种规矩,那种无声,不知是“文明”的表现还是成功“殖民”的范例。也是经济舱一族的我,排在她们后面,默默地注视着这一“新殖民”景观。

正感慨这么一长队人却如此悄然无声时,这份“安静”被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打破。只见两位穿着讲究的女人,趾高气昂地走来,沿着经济舱一族的长队,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直达头等舱登机口,并消失其中。

这两类菲律宾女性的强烈反差,即刻给我这个“旁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并在后来被证明是那个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

首先,在马尼拉看到那些沿河而建的及其简陋的“棚户区”时,我惊讶于它的“形形色色”和“绵延不断”,更惊讶于它居然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眼前,毫无即将消失的迹象。穷人的孩子们聚集在各种路口,一等到有车族们在红灯前停下,就立刻扑上去要钱。

据说,至今,菲律宾近一亿人口中的百分之四十,平均每天每人的生活费仍然只有两美元。

其次,我还惊讶地发现在如此穷人遍地的国度里,富人们却“堂而皇之”地享受着他们的财富、权力和地位。暂且不说菲律宾政治结构中的家族政治及其运作。富人与穷人之间,在空间上的那种隔绝颇为极端,象征着那个社会根深蒂固的不平等。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以登门见识菲律宾富人的生活。我去的是一个除了自家车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达的地方。开车进入那种地区,周围没有人迹,开很久,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一个岗哨似的“入口”,经过左问右查后才被放行。进去之后又在毫无人迹的路上开上一阵,才进入某一庄园。迎来的首先是一片狗的狂叫——大门边上一个围栏里养着两条藏獒。

离穷人那么远,缘何还用如此凶狠的狗看门?那是一个西班牙后裔家族,家里有着一大群佣人,上下忙碌着。估计那些没出国的女佣,属于家族佣人,一代又一代地伺候着这些庄园主们。这些佣人也应该是唯一能在那种地方见到的底层人,因为其他人靠走路根本别想靠近这类区域。

身临其境的自己,进一步感到一种恍入“旧社会”的感觉,以及一种“不合时宜”。但却恰恰由此而产生的,对中国因革命带来的相对的社会平等和普通人所获得的尊严,前所未有的切身感受。

顺便提一句,二十年后的今天,当时在菲律宾油然产生的那种惊讶和距离感,在当今中国是否也开始变得“不合时宜”?

前几天,美国主流媒体报道,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表示要在重灾区“扎营搭寨”(camp out),直到解决灾情;并说有官员承诺,让灾民们在圣诞期间重新用上电。不知道一个没有基本社会组织,没有基本公共设施的国家,一个光靠外国援助的政府,总统“扎营搭寨”能发生什么奇迹?

而事实是,这位总统雷声大没雨点,“海燕”过后十天才到重灾区视察,扔下那几句漂亮话便没了人影。当然这种政客作秀乱许愿在“民主”国家是司空见惯的。至于灾民们,面对不见了踪影的总统,不作为的政府,耳边一定只能不断回响那句“教诲”:“上帝帮助那些帮助自己的人。”

同时,回过头来再问:美国主流媒体为何不提及菲律宾政府缘何不作为这个问题?除了习惯性的双重标准以外,估计是无法解释“民选”政府缘何不为“人民”这个问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韩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