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野马——F-82双野马战斗机(2)

终极野马——F-82双野马战斗机(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朝鲜人民军的强大攻势面前,韩军部队节节败退,而美国远东空军也开始了从汉城紧急撤运美国平民和南韩高层领导人员的行动。撤运行动主要由C-47和C-54运输机来进行(部分由轮船从仁川港运出),在此期间主要由第347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F-82G战斗机为其进行空中战斗巡逻,建立汉城、金浦机场和仁川上空的空中保护区。6月26日,在金浦机场上空执行巡逻任务的几架F-82G与朝鲜人民军空军战机有了初次的空中接触,但双方都没有做过多的纠缠就各自离开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月27日这天,美军数架C-54运输机正停在金浦机场装运最后一批撤离人员(第二天金浦机场即被人民军占领),而F-80战斗机在机场高空空域巡逻,4架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F-82G则在低空游弋(也有资料称当时有5架F-82G )。早上11时50分左右,5架朝鲜人民军的战机利用低空云层的掩护突然出现在金浦机场的上空。趁着美机还没有回过神来,一架雅克一7UTI战机率先开火击中了由查理·莫兰中尉(雷达导航员为弗雷德·拉金斯中尉)驾驶的F-82G(46-357)的一侧垂直尾翼。莫兰中尉的反应也很迅速,发觉飞机中弹后一个急转弯加速摆脱了敌机。与此同时,威廉·G·赫德森中尉也发现了来袭的敌机,随即立即驾驶F-82G(46-383)作了一个高G滚转,成功避开了敌机的袭击方向,并迅速地绕到了一架雅克战斗机的后方将其锁定。雅克战斗机飞行员也发现了白己的险境,快速地向云层中飞去,试图摆脱掉美机。经验丰富的赫德森中尉毕竟是经过二战锤炼过的飞行员,在此过程中始终死死地咬住雅克机。当距离雅克机非常近的时候,赫德森中尉终于开火了,6发12.7毫米的机枪弹不偏不倚地全部命中其尾部。尾冀被打烂了的雅克机向右方急转过去,而赫德森中尉也抓住机会再次发炮,击中其右机冀,打掉了它的襟翼和副翼。在剧烈的爆炸声中,雅克机的右侧油箱开始起火并冒出浓烟来。眼看飞机已经失去控制,雅克机飞行员跳伞逃生,而其后座导航员可能已经重伤或死亡,因而直至飞机坠地也没有看到他逃出后座机舱。据赫德森中尉的雷达导航员卡尔·弗雷泽中尉战后回忆,当时他们发现虽然雅克机飞行员安全着陆,但他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韩军士兵包围了。最初弗雷泽中尉认为这个飞行员一定投降了,但他们回到基地后才得知那位人民军空军飞行员并没有投降,而是用手枪与韩军士兵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弗雷泽听到这件事情后感到异常震惊,同时也隐隐地觉得这场战争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朝鲜战争爆发以来美国空军取得的第一个战机击落记录,也是“双野马”的第一个战果,但这仅仅是个开始。就在赫德森中尉击落敌机后不久,先前受到攻击的查理,莫兰中尉在金浦机场上空又击落了一架拉-7战斗机,余下的朝鲜人民军空军战机只有快速地退出战斗。当天下午,第339全天候战斗机中队中队长詹姆斯·W·利特尔少校(雷达导航员为查尔斯·波特上尉)驾驶F-82G (46-383)在金浦机场附近击落了一架雅克-9战斗机。至此,F-82G双野马战斗机在它的“处女秀”上总共取得了击落3架敌机的战绩,而同日F-80战斗机也只是取得了击落4架的战绩,活塞式战斗机F-82在所谓的“全喷气时代”里为自己赢得了应有的荣誉与尊重。在F-82G和F-80战斗机的周密保护之下,撤离工作在没有遭受任何伤亡的情况下顺利结束了,美军总共从朝鲜向日本转移了2001人,其中1527人是美国侨民。

6月28日,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指挥官夏普中校接到了一项直接来自美国远东空军第5航空队司令部的绝密任务,命令他们在29日为一架从日本东京起飞的C-54运输机执行护航任务。虽然该命令没有透露其它地细节,但夏普中校还是开始着手谁备这项神秘的护航任务。29日清晨,夏普中校和联队成员来到会议室开始接受从司令部派来的一位将军的详细任务简报。根据指令,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将从板付空军基地出动4架F-82G为这架神秘的C-54护航,他们将在釜山上空汇合,然后一同飞往汉城以南犯公里的水原(汉城已于28日被朝鲜人民军占领)。而在第一批护航F-82G起飞后20分钟,将由夏普中校亲白率领4架F-82G直接飞往汉城方向,负责那里的空中巡逻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天的天气十分的糟糕,天空中乌云密布而且还下着小雨,能见度只有60米左右。第一批护航编队起飞后20分钟,夏普中校的第二批护航编队也升空了。但由于恶劣的天气状况,直到飞过了朝鲜半岛的海岸线,第二批的4架F-82G才勉强组成了编队。大约10分钟后,那架C-54运输机到达了釜山预订的汇合点,但该机驾驶员(秘密呼号为汤尼)却惊异地发现空中没有第一批护肮编队的影子,而且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们,于是他开始紧急联系夏普中校。最初夏普中校也感到很奇怪,但很快就决定第二批护航编队立即转向,朝釜山方向飞去。没多久,夏普中校就发现了C-54运输机,而“汤尼”也停止了神经质般的催促。在F-82G的护卫下,那架C-54安全抵达了水原,待了5个小时后就返回了日本。

任务结束后夏普中校才被告知当时那架C-54运输机是著名的“巴丹号”,里面的乘客是是美国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此君8天后即7月7日成为联合国军的总司令)和他的7名高级参谋,其中包括爱德华·阿尔蒙德将军和乔治·斯特迈耶将军,而“汤尼”则是他的私人飞行员安东尼·斯托瑞的空中呼号。恍然大悟后的夏普中校在钦佩麦克阿瑟勇气的同时,也有些后怕。虽然天气给护航任务造成了巨大的困难,但也迟缓了朝鲜人民军空军的行动。如果真的发生了战斗,最后的结果还很难说,毕竟坐在C-54运输机里面的是个大人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经历了开战初期几天(从6月26日到6月30日)的辉煌之后,F-82G的任务开始逐渐被F-80完全代替,白己则开始执行对地攻击与支援任务。一般情况下,F-82G会在每侧机翼下各挂载5枚127毫米的HVAR火箭弹(最多可挂载20枚)或4枚227公斤炸弹。另外再加上6挺12.7毫米的机枪,再加上长达一个小时的战区滞空能力,F-82G开始扮演战斗轰炸机的角色。此时的天气依然很差,极大限制了F-82G在执行迟滞朝鲜人民军南下任务中的作用。7月4日这天傍晚,由欧内斯特费贝尔康上尉(此人是二战期间美军第20战斗机联队的头号王牌)驾驶的·架F-82G (46-359)在三八线执行侦察任务时,由于云层太厚太低而导致撞山身亡,同机的雷达导航员为J·希金斯中尉。这是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的首次战场阵亡记录,也是美国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首次战场阵亡记录。

费贝尔康上尉的阵亡消息让夏普中校十分惋惜与沮丧,于是他决定亲自驾机前往战区上空进行侦察以鼓舞士气。在吩咐地勤人员为自己的座机挂载了8枚火箭弹后,夏普中校于午夜时分驾机起飞前往战区。此时天公作美,朝鲜半岛上空厚厚的云层开始有了消散的迹象。突然,夏普中校透过云层的缝隙发现了地面上有大批朝鲜人民军地面部队在快速向南移动。在与雷达导肮员阿姆巴格中士商量后,夏普中校决定对目标实施攻击。F-82G呼啸着向地面猛扑下去,发射了2枚127毫米火箭弹,同时6挺机枪也喷出了死亡的火焰。地面上朝鲜人民军部队顿时陷人了极度混乱之中,人员四散开来慌不择路地寻找掩蔽,而几辆行驶中的汽车被击中发生爆炸,冲天的火光映红了整个天空。这是第347全天候战斗机联队首次执行夜间对地攻击任务,在随后的日子里F-82G有效地迟滞了朝鲜人民军南下的步伐为随后美韩联军的撤退与反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9日,一队F-80轰炸了位于平壤附近的一处桥粱并将其摧毁,当时正好有一长串的人民军车队通过那里,大桥的坍塌立即使该车队无法前进,滞留在那里。第二天下午第68全天候战斗机中队的F-82G倾巢出动,与大批的F-80和B-26一同前往这一目标实施轰炸。当美军战机到达那座桥梁后发现,车队的拥堵情祝更加严重,而这正是美军飞行员所希望的。一通狂轰乱炸之后,造成了人民军巨大的伤亡与损失。在轰炸过程中,F-82G的飞行员发现凝固汽油弹和12.7毫米机枪对付地面目标是最有效的。根据美军战报显示,大约有117辆卡车、38辆坦克和7辆半履带车辆被摧毁,而敌人的人员损失则更是不计其数。虽然这个战报有些言过其实,但这次攻击的确造成了朝鲜战争以来朝鲜人民军机械化部队最惨重的一次损失,苏制T-34坦克不可战胜的神话也被打破了。此后,人民军机械化部队很少在自天活动了,其攻击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遏制。(未完待续)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2/7 13:47:04 被燕过无痕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