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利齿——“犀牛”自行反坦克炮(1)

德意志利齿——“犀牛”自行反坦克炮(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1939年9月突袭波兰取得胜利,并联合苏联人彻底的肢解了波兰之后,纳粹德国武装扩张的欲望急速膨胀。志得意满的希特勒掉过头来要让英法为在一战中对德国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可英法绝不是波兰那样军事落后、国立凋敝的东欧小国,这两国都拥有强大的装甲力量,纳粹德国当时拥有的装备,无论从数量和质量上都不能保证德军有足够的信心消灭英法两国的装甲部队。

于是,在加强坦克生产的同时,有人提议为扩大反装甲能力,可用I号坦克的底盘搭配缴获捷克的47毫米毫米反坦克炮而形成一种全新的自行反坦克炮。此建议立即得到了德军的支持,于是迅速在I号底盘上改装了202辆47毫米自行反坦克炮,自此诞生了德军的第一种专用自行反坦克炮。

这些改装好的自行反坦克炮装备给5个反坦克歼击营。战斗中它们与德军的牵引火炮混编使用。这些火炮在对英法的作战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不过由于火炮口径太小,仍无法对抗英军的重型坦克,但最终德军凭借高超的战术取得了战役的胜利。西线战役结束后,德军对自行坦克炮的发展给与了高度重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夏,德军展开“巴巴罗萨”作战行动计划大举入侵苏联。尽管战争初期德军取得了较大的战果,但在一些局部战斗中,德军的装甲部队遇到了苏军少数性能优良的T-34坦克部队的反击,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面对T-34坦克德军装甲部队的III号和IV号坦克显得极其脆弱,只有牵引式的PaK43/1式88毫米反坦克炮能够有效地对付T-34坦克。但是牵引式PaK43/1式88毫米反坦克炮的战场机动性能太差了,远不能满足德军的需求。

而现有的I号47毫米自行反坦克炮由于火力较弱,只有接近到很近的距离上才有一定的效果,而取得这种一定效果的代价是自身更大的损失。于是,德军在积极开发新型坦克的同时,也加快了更大口径的自行反坦克炮的开发。而战争的消耗,已经令德国的坦克工业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利用老旧的底盘搭配大口径反坦克炮的改装计划取得了军方与工业部门的共识。在此后的时间里,先后出现了将Pak36(r)型51.5倍76.2毫米炮放在II号D型坦克底盘上的自行反坦克歼击车(生产了210辆)、将Pak36(r)型51.5倍76.2毫米炮放在38(t)的底盘上的“貂鼠”III自行反坦克歼击车(生产了363辆)、把Pak40/2型75毫米炮放在38(t)H底盘上的自行反坦克歼击车(417辆)和把Pak40/2型75毫米炮放在38(t)改进型底盘上的“貂鼠”IIIM自行反坦克歼击车(975辆)。虽然这些改造出来的自行反坦克炮在1942年才陆续生产出来,但在战场上尤其是东线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就算这些只是临时产品却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能够有效的抵御越来越多的苏联T-34和KV等优势坦克。这些自行反坦克炮的优点是反装甲能力强、机动性能优良,缺点是防护性能较差,导致这些自行反坦克炮的乘员在战斗中伤亡较大。之后为此德军也陆续开发了“猎虎”、“斐迪南”、“猎豹”等防护能力极强的自行反坦克炮,不过这些应该算是反坦克歼击车而不是自行反坦克炮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单论自行反坦克炮二战中最强的还得数德国的“犀牛”自行反坦克炮,它也是二战中唯一在欧洲战场上摧毁过美军新型的M26“潘兴Pershing”重型坦克(配备长身管的90毫米坦克炮、重型装甲防护)的武器。

鉴于Pak43/1式88毫米反坦克炮出众的反装甲性能,德军开始谋划将其改造成自行反坦克炮。1942年2月,德国阿尔凯特公司在经过改进的IV号坦克底盘上采用III号坦克的主动轮(后期采用了III号J型坦克上的主动轮)装备了Pak43型71倍口径的88毫米反坦克炮, 设计定名为“大黄蜂”(Hornisse)。这种车体还被用于“野蜂”(Hummel)自行榴弹炮、编号Sd.Kft.165。

与IV号相比“大黄蜂”的动力装置被移到中间,车体被延长以容纳长身管的88毫米反坦克炮, 同时还可以平衡整车的重量分布。由于火炮较重和车体承载能力的限制,乘员组只能受到轻型装甲的保护。1942年10月,在希特勒参观阿尔凯特工厂时,该厂向其展示了“野蜂”和“大黄蜂”的整体模型,均得到希特勒的欣赏和批准,并希望“大黄蜂”能在1943年春末以前生产出来,因为此时希特勒的脑袋里正在酝酿全新的作战计划——堡垒计划。

1943年2月,“大黄蜂”在德意志钢铁厂的苏台德分厂—泰普利茨—雪崂工厂中开始批量生产。这种车辆的底盘编号是从31000开始,结束于310494。底盘由德意志钢铁厂的杜伊斯堡工厂制造,加装装甲的工作由维特科威彻矿业和钢铁厂联合完成。原定“大黄蜂”的月产量为20辆,但因要先满足德军对与“大黄蜂”采用相同底盘的150毫米“野蜂”自行榴弹炮的生产,加上该车也像“野蜂”一样存在着发动机和传动装置的问题以及缺少达到功能要求的炮管拖拉和支撑装置,这导致了“大黄蜂”的生产没有达到希特勒所要求的在1943年5月前生产100辆的计划。到1943年6月底,前线部队一共只得到了85辆“大黄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4年初,在“大黄蜂”的生产中,对其驾驶室前装甲板的布置进行了局部变动,火炮改为Pak43/1型71倍口径的88毫米反坦克炮。1944年1月2月间的某一天,也许是出于用小昆虫命名重装备的不满,希特勒下令将经过改进的“大黄蜂”更命名为“犀牛”(Nashorn)。 与“大黄蜂”相比,“犀牛”除了驾驶室前装甲板的布置和火炮型号外没有任何区別。尽管缺少装甲防护,但两车均冇较好的机动性能。战斗室的有限空间使载弹量受到了限制,通常在24-40发之间。“大黄蜂”和“犀牛” 顶部敞开的战斗室仅依靠帆布来遮风避雨,而且缺乏车体机枪,通常只有1挺MG34或 MG42机枪会配备在车体内供乘员组用于近战防御。

“大黄蜂”/“犀牛”自1943年开始生产,一直持续到1945年,总产量为494辆。而对“大黄蜂”/“犀牛”的改进更是贯穿于整个生产期间,因此很难区别所谓的早晚期型号。其中主要的改进有:替换了行军架,可在车内操控的火炮行军支架,去掉了排气管上的消声器,去掉了炮尾固定锁,去掉了后档泥板,2个车前灯变成了1个;后期使用III号J的驱动 轮等等。与“野蜂”不同的是“大黄蜂”/“犀牛”的前装甲板一直没有变化。但这些只是大致的改进,从现存的“犀牛”身上能够找到不同时期的特征。关于“大黄蜂”的产量,有资料为20辆左右,也有资料显示是140辆。但是由于希特勒为该火炮改名始于1944年2月,而此时“大黄蜂”的产量已经突破了三百辆,因此“大黄蜂”的产量为20辆或140辆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野蜂”一样,早期的“犀牛”有后部安装的排气管,两个“博世”前灯,备用的车轮安放在前面的斜装甲板上,储存箱位于导轮的上方,以及类似于“野蜂”的炮管支撑装置。早期“犀牛”的主动轮是III号坦克E型上用的,橡胶拖带轮来自IV号坦克D型,以及诱导轮来自IV号坦克E型。后期型号只把驱动轮替换为了III号坦克J型上用的。“野蜂”的主要改进是包括驾驶室和无线电设备的上部结构的宽度覆盖了整个车体(1944年初)。这种改进在“犀牛”上没有完全进行。标准型号可以看到新的只由一个部件组成的炮管支架,单独的“博世”前灯安在车的左侧,车辆后方水平安装的排气管被废除,由左右两侧到底盘为止的排气管所取代,两个行走轮被装在车辆尾部的舱门下方,并且取消了后面的挡泥板。理论上可以通过这些细节来区别早期型的和标准型,当然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例如那辆在库宾卡(Kubinka)战车博物馆中陈列的“犀牛”就是混合了早期型和标准型特征的典型范例,像它的结构中就包含了:“野蜂”的炮管支架(早期型号),III号J型坦克的驱动轮 (标准型号),左側的单个“博世”前灯(标准型号),备用的车轮在前装甲板上(早期型号),排气管在侧方而不是后方(标准型号),储存箱在导轮的上方(早期型号)。而那辆在阿伯丁陆军军械博物馆的“犀牛”则是典型的标准生产型。很难说早期型和标准型的内部结构有什么不同,只能凭猜测。因为很遗憾的库宾卡的这辆坦克的内部设备实际上已经完全被拆除了,无法淸楚的确定内部结构的异同。

而早期型号释放炮管支架时必须有一个乘员在车辆前部旋下一个螺钉。这样的安排对一门自行火炮,比方说"野蜂"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它通常和前线保持几千米远的距离,但对于作战目标是在危险的前沿地带摧毁敌军坦克的自行反坦克炮来说这样的安排就很不合适了。所以在后来的标准型号中,将这一过程修改为可以在车辆内部安全的进行处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10月希特勒见到了“野蜂”和“犀牛”这两种用软钢制成的车辆,并对此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野蜂”和“犀牛”执行不同的工作,尽管武器系统不一样,它们使用相同的车体。尽管希特勒要求到1943年5月,计划中的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前这两种车辆都要有100辆成品可以在行动中使用。但只有“野蜂”的数量能够达到要求,而“犀牛”的产量却一直上不去。可“野蜂”在制造时总是处于优先考虑的地位。结果直到战争结束时,“犀牛”总共也只生产了494辆,而“野蜂”则达到了881辆。

1944年1月27日,根据希特勒的命令,禁止再使用“大黄蜂”这个名字,取而代之的是“犀牛”这个容易引起联想的名字,这是希特勒做的许多不合逻辑的决定之一,因为在动物界中,大黄蜂远比温顺的犀牛富于进攻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配属各装甲师下属的其它反坦克武器不同的是,犀牛大多是以独立营的形式成建制的。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临时划归各前线部队。这一点和重歼击战车营很相似,如装备“斐迪南”的第653重歼击战车营。只有军部或者集团军部才有调配这些独立营的权限。因此这些训练精良的独立营本身对各装甲师并不存在什么附属感,因此坦克师也往往忽视了它们的重要性。(未完待续)


编辑去掉外链

本文内容于 2013/11/26 19:17:19 被段鹏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