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男人没忍住月子里把女人搞出病了,治病的方法太奇妙了

司马轻舢 收藏 16 28604
导读:捡来个媳妇儿 带个娃(二) 石磙哥拉煤路上捡了个媳妇儿,大清早惊动了全生产队的男女老少。就在石磙哥家那两间泥屋里,嫂子婶子大娘们帮他家把床上铺上了谷草。本来帮忙的人从生产队的麦秸垛拽来的是一大背篓麦秸,嫂子婶子大娘们都说月子婆娘铺麦秸要生病的,这才到牲口屋里抱来了几捆谷草。那时候队长敲钟都是起五更,听说石磙哥捡了个带孩子的女人,直到日头发红才把上工的钟敲响。嫂子婶子们有几个干脆就没上工,有帮烙馍的、有帮熬粥的、送鸡蛋熬鸡蛋红糖水的、送来小孩子穿的小棉袄儿、小棉裤、头上戴的小棉帽子的,还有送来棉袜

捡来个媳妇儿 带个娃(二)

石磙哥拉煤路上捡了个媳妇儿,大清早惊动了全生产队的男女老少。就在石磙哥家那两间泥屋里,嫂子婶子大娘们帮他家把床上铺上了谷草。本来帮忙的人从生产队的麦秸垛拽来的是一大背篓麦秸,嫂子婶子大娘们都说月子婆娘铺麦秸要生病的,这才到牲口屋里抱来了几捆谷草。 那时候队长敲钟都是起五更,听说石磙哥捡了个带孩子的女人,直到日头发红才把上工的钟敲响。嫂子婶子们有几个干脆就没上工,有帮烙馍的、有帮熬粥的、送鸡蛋熬鸡蛋红糖水的、送来小孩子穿的小棉袄儿、小棉裤、头上戴的小棉帽子的,还有送来棉袜子和虎头棉鞋的,一个个都像自己家办大喜事一样。 第 二天是孩子三天,按农村的规矩,要给近门儿的端面条。每家送两碗多少带点儿腥荤的捞面条,回来的时候,碗里会放几个鸡蛋或者几毛钱,多的也有放一块两块的。石磙哥家是他太爷爷那辈儿落户到我们村的,几代单传。到了石磙哥这辈儿,眼看就要传不下去了,遇到这样的事儿,大伙儿都为他高兴。我们队三百来口人,也就两个家族。最后几个常管事儿的一商量,石磙哥的喜面条儿就挨家挨户端了。

那几天,全队过节一样,上工晚下工早。老老少少没事就往石磙哥家跑,瞎眼的石磙妈连做饭洗尿布都帮不上忙了。 等 那股子热乎劲儿一过,上心的就只有我妈一个人了。每天早上上工前,妈就把红糖鸡蛋茶送到新嫂子床前,下了工也不忘先来招呼过再回家做饭,晚饭后很晚还在石磙哥家忙乎。。。 二十多天以后,看到石磙哥和嫂子有说有笑渐渐地亲热起来,女人也能下床做家务了,妈交代嫂子不要累着,一旦累着了,一辈子都会落下病根。又交代石磙哥:尿布千万不能让月子婆娘洗,平时洗脸洗手都要用温水。还特意交代他们两个:看您俩那个亲热劲儿,可不能犯傻——落下月子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千万记好了啊!说得石磙哥脸上一赤一红的,女人也低下了头。 那时候布票棉花紧缺,但是对于生孩子的优待还是不打折扣的。大队会计亲自送来了证明,司马代石磙哥到镇子上的供销社领了30尺布票(那时候每人每年布票是16尺)还有一斤八两棉花票,学校的学工缝纫组免费为他家母女做了几件大人小孩儿新衣服。 年终决算的时候,石磙哥家增加了两口人,石磙哥一下子从结余戸变成了照顾户。历来的规矩,贫下中农家是照顾户的,所欠队里款项,可以拿百分之二十到五十,军烈属只拿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五,成份高的对不起,全额。石磙哥今年要给队里拿出四十多块钱,这个数字在那些年代可是个天文数字。

石磙哥卖粮食卖树只凑了二十多块钱,妈让我把那次拉煤余下的十一块钱给石磙哥送去,两口子说啥都不要。我说,哥,嫂子,算你家借我家的总可以吧?就在第二天找生产队会计还钱的时候,石磙哥得到消息:今年的欠款经队委会(就是生产队的大小干部联席会议,成员有:生产队长、政治队长、两个副队长、会计、保管、经济保管——就是管钱的那个、民兵排长、政工员、贫协主席、妇女队长、记工员和三个生产小组的组长)讨论——全免了!听到这个消息,石磙妈突然觉得眼前一晃,说看见石磙的脸了。虽然石磙妈最终眼也没有完全好起来,但看得见路和恍恍惚惚的人影了。 如今的石磙哥石磙嫂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儿一大群,市里新区政府就在我们家门口一公里的地方,城市改造也住上了有燃气暖气的电梯楼房,两口子俨然城里幸福老人。更可喜的是他们的那个大女儿,聪明好学,初中毕业考了一所中专学校,赶上了毕业分配,如今就在政府楼上班,女婿在局里当领导了,每当逢年过节,总要和青山老叔喝一瓶。司马喝多了就会对这个女婿说:不是你青山老叔,你爸咋会遇到你妈?石磙嫂就会笑笑说:小山子又喝醉了,好酒好菜还堵不住你的嘴!

还有件事儿,司马没敢说出来:那时石磙哥真的不顾劝阻,嫂子也经不住哥的软缠硬磨,真的干了那事,以至于造成女人过了满月还恶漏不净。嫂子婶子们哪来的那么多土单验方,让石磙哥剪下阴毛在铁煤火口旁边焙焦了,再熬成水让女人喝了,说是治那种月子病。反正不管是怎么治好的,当年那个笑柄是经久不息传了几十年。直到今天,司马还拿这事和那个长得像豫剧演员虎美玲的石磙嫂开涮。嫂子就会笑骂:几十几的人了,哪像个当官的?司马就会说:兄弟我就是个喂牲口的(司马上大学前一直在生产队喂牲口),那年两张烙馍一壶红糖水不是我喂你的? 玩笑归玩笑,这个嫂子还真的拿司马当亲兄弟。那些年在外地工作,只要回老家来,临走时嫂子都会送一兜子红薯玉米小米黄土豆面什么的,说是在外边买的没自己种的好吃。这几年嫁闺女娶媳妇儿,总是打电话给司马让回来商量,真的是司马咋说哥哥嫂子咋办。从难坑里爬出来的难兄难弟,什么时候都是亲人。


本文内容于 2013/11/26 10:14:41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从难坑里爬出来的难兄难弟,什么时候都是亲人。”这句话充满真情!赞! 祝好司马老哥!!!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