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卫队大难临头 中国三千架无人机虎视眈眈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22日报道,被中国媒体称为“利剑”的中国首架隐形武装无人机成功首飞,显示出中国有意在无人机技术领域跟上其他国家的步伐。中国虽然落后于美国,但在研发自己的无人机方面速度惊人。

英国媒体称,有关中国这架无人机的具体装备和能力的细节外界所知甚少。但从最近的航空展及中国的技术出版物上看,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中国研发了一系列无人机,几乎涵盖了美国使用的每个类型的无人机。这既包括续航能力有限的小型战术无人机,也有与美国的“死神”或“食肉动物”无人机酷似的大型无人机。

不仅如此,与美国的同类产品一样,一些中国无人机的机翼上都配有外挂点,用以携带弹药。

美国和以色列是世界无人机俱乐部中的两大玩家。两国出于各种不同的目的研发了多种无人机,用来搜集情报和攻击地面目标。

报道指出,中国也出于相同的目的在研发无人机。无人机已经成为中国监视南海与东海有争议海域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工具。

据悉,中国已经将多架退役的歼-6战斗机改装成无人机,而且可能正在用来监视有争议的钓鱼岛。日本也希望在同一海域部署美国制造的无人机,从事类似的监视活动。

报道还说,中国具备武装一些无人机的能力。2013年早些时候,中国媒体的一个采访向外界提供了北京研发无人机的令人惊奇的思路。中国一名高级官员承认,中国考虑利用一架武装无人机对付缅甸北部的一名毒枭。尽管这种无人机攻击从未发生,但它明显显示出北京已经从华盛顿方面学到了使用无人机跨境攻击的经验。

报道指出,美国的无人机技术先进,造价昂贵。一架美制“死神”无人机的售价达3000万美元。但中国生产的无人机价格低廉,中国制造的类似“死神”的无人机售价只有大约100万美元。

我是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出国两年了,因为人在国外,所以有不少机会结交外国朋友和台湾朋友,说起来也奇怪,我居然交了3个曾经开F16的飞行员朋友,2个台湾空军飞行员,1个南韩空军飞行员,由于其中一个台湾空军飞行员是不折不扣的狂热统一分子,所以我也就与其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平时谈话中也就不乏两岸军事和经济比较的话题。

刚开始我和这台湾哥们儿也仅仅是讨论一些普通的事情,列如他们在金门实习期间和人民解放军互相交换香烟,土产之类的话题,等渐渐熟悉了以后,这哥们儿也就将一些他在当飞行员期间的知道的秘密告诉了我。

台湾空军F16战斗机挂的导弹都是没有充电的,平时都是吓唬人用的,而且台湾空军就从来都没有过导弹发射训练,太贵了,军方承受不起,看看福建的空军,发导弹就跟闹着玩一样,时不时就有导弹发射训练!

90 年代中期,台湾空军不惜花重金请来法国的以及欧洲的军事公司在台湾中部建设一个非常先进而且隐蔽的秘密空军基地,并已经在2000年建成,当时在台湾这是军事机密,结果在2008年的夏天,一个布局大小与其完全一致的机场则在海南岛键成,当然这个台湾空军的秘密机场与其战略意义也就消失了,而台湾花掉的银子也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而对中国来讲,不过就是按照欧洲人在台湾画好设计图纸再多键一个而已!

对于两岸空军的战斗力,我这台湾哥们儿倒是很坚定地告诉我,虽然台湾装备有美国的F16和法国的Mirage战斗机,但是这也仅仅是在防卫台湾空中安全的前提下提高国军空军的战斗力,根本无法与中国沿海的解放军空军抗衡,单不说中国空军的SU-27了,中国军方已经在新疆的部分沙漠地区埋藏了接近3000架不知道型号的战斗机(很可能为解放军退役战斗机改装的无人飞机),据台湾空军情报部门分析,如果解放军解放台湾的话,有可能不首先起用福建以及海南的 SU-27空军部队,而是使用这批已经自动飞机,到时候如果台湾空军如果抵抗的话,也只会抵挡第一波的进攻,也就是就算台湾空军战斗机可以打退第一波的无人机进攻的话,国军飞机在台湾海峡放完导弹后飞回本岛补给的途中,第二波解放军无人战斗机已经再次抵达,接着还有第二波,第三波!

驻扎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空军某基地官兵和科研人员,以科技强军为己任,始终追踪世界军事变革前沿,数十年如一日,顽强拼搏、刻苦攻关,成功研制出多型无人靶机、无人战机,先后为我国航空、防空武器系统的试验、鉴定、批检和空军合同战术训练靶试任务提供各型靶机300多架、靶弹500余枚、伞靶300多顶,为空军武器装备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自主研制的某型无人战机,2006年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008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8年的第一场雪刚落,记者走进大漠深处,探秘中国无人战机研制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定要研制出我们自己的无人靶机

六十年代初,我国还没有无人驾驶靶机。虽然1965年从苏联进口了“拉-17”靶机,但这种飞机性能差,使用空域窄,续航时间短,只能飞十几分钟,而且协作面广,每次执行空靶任务时,要有苏联进口的大型飞机带到天空投放。而此时,还面临着进口大飞机严重的老化问题。基地官兵对此深感忧虑,“没有靶机,武器再好也无法试验定型”,但若长期依赖进口,势必严重影响和制约我国新型武器装备的发展进程,只有靠自主研发,才是唯一的出路,他们立志要为改变这种局面而奋斗,研制出自己的无人靶机。

中国工程院院士、基地一区二站总工程师赵煦,是无人机主要研发者。他向记者回忆到,在当时国家经济实力不足、技术力量薄弱的条件下,研制一种新型且性能先进的靶机,其难度异常大。无人机研制必须结合国情实际,土法上马,少花钱、多办事,就像赵总他们提出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如果不依靠载机带飞投放,靶机就得有腿脚。“拉-17”靶机是由母机带到空中,像“母鸡下蛋”一样从天空投放的。赵煦由此触发灵感,创造性的提出天空带飞与地面带飞一致的原理。如果能够设计一种能滑行的小车,把飞机固定在这种小车上,利用发动机的推力使飞机滑跑速度达到一定值后,突然将飞机与小车分离,这样,飞机就能自己飞上天去。但是,这样的方法史无前例。如何实现机车分离,是一个大难题。赵煦等人大胆提出了用自动点刹纠偏的起飞车,“背”着靶机滑跑起飞。

六十年代的基地,一切条件都是那么简陋,设备零件短缺,试验条件也非常差,官兵们硬是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创造奇迹。他们从废品堆里找来了某型歼击机的轮子、钢筋、铁条,让基地修理厂为他们焊接了一个车架子,一切都是土法上马,因陋就简。为搞好总体方案的设计,赵煦把计算尺、算盘、手摇计算机等能用的工具全用上了,没有资料就比着实物建立计算模型,对空气动力特性、结构强度、飞行性能、飞行航迹等进行了全面的计算论证。通过边研究、边试验,1966年12月6日,由赵煦等7名同志改装的飞机一举试飞成功,它为我国自行设计无人机奠定了基础,是我国航空史上的一件大事。后来这种被命名为“长空一号”的无人机被人们亲切地称为“争气机”。

大型“长空一号”模拟靶机的研制成功,开创了我国自己研制靶机的先河,结束了我国从国外进口靶机的历史,使得我国无人机的研制虽较西方晚,但“起步晚、起点高”,为后续无人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数十年来,生产使用“长空一号”靶机几百架,不但为我国空军武器装备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也为我国核试验立下了功勋。

1977年9月某日,中国某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空爆。赵煦率领部分官兵,带着“长空一号”赶赴马兰待命,准备搏击蘑菇云。13点整,随着一声巨响,蘑菇云刚刚弥漫天空,“长空一号”无人机迅速将空气样品取回,并在指定地点着陆,开创了无人机核爆炸取样的先河。更令人惊奇的是,飞机着陆时,飞机上的燃料已基本用完,足见赵煦的计算是多么精准。因为单机取样剂量有限,再放飞第二架无人机很有可能会错过核爆最佳时机,如果使用有人机同时配合取样,将会威胁飞行员生命安全。哈军工毕业的年轻大学生陈绍周主动向领导请缨。在那些熬人的日子里,草图、数据充斥了他全部的生活空间。不久,一个由他构想的无人机从一架增加到2架以上的方案顺利通过了论证。随后的一次核爆中,创造了双机同时进入核爆区取样的奇迹。

挑战源于责任驱动

八十年代初,库存的进口靶机已全部用完,与此同时, “米格-15”比斯飞机已退役多年,赵总有了新的想法:如果能把它改研成无人驾驶靶机,岂不是合理利用资源、节约经费、变废为宝的好事?况且航/防空武器也急需一种性能贴近作战飞机的实体型靶机。赵煦和同事们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投入研究试验,梦想着这个目标的实现。

终于,经他们改造的新型靶机初见雏形。但是在试验时,他们遇到了麻烦:靶机偏离跑道!这个难题连苏联专家也无法解决,他们曾无奈地说,如果要将有人驾驶飞机改装成无人机,至少要有直径4公里的圆形跑道!

这时,军队转而打算另购国外的靶机,派考察团赴美考察“火蜂”无人驾驶靶机。很多人认为“火蜂”的机身细长,外观灵巧,起飞后在空中平飞、转弯、爬高、下降……性能不错,赞成购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