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千棵樟树连夜被砍 只因领导说“挡视线”

中国ufo001 收藏 5 304
导读:一棵未被拖走的樟树      新建县望城镇青西村村民程业进培育的“4亩多、几千株樟树”被连夜砍光。   “我们已经跟他协商多次,这也是没办法,总不能一直耗着。”村委会称,领导说这个山头太高了,挡住了视线,不好看。   吊诡的是,在村民不同意砍树、赔偿的情况下,镇政府、村委会事前就找来资产评估公司,单方面对樟树进行评估,并要求以此为依据给予赔偿。   镇政府有关领导强调:“我们按市里领导的意思办,没办法!”      看着土坡上留下的一个个光秃秃的树桩和一些零散的树枝,程业进一脸悲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村民千棵樟树连夜被砍 只因领导说“挡视线”

一棵未被拖走的樟树

核心提示

新建县望城镇青西村村民程业进培育的“4亩多、几千株樟树”被连夜砍光。

“我们已经跟他协商多次,这也是没办法,总不能一直耗着。”村委会称,领导说这个山头太高了,挡住了视线,不好看。

吊诡的是,在村民不同意砍树、赔偿的情况下,镇政府、村委会事前就找来资产评估公司,单方面对樟树进行评估,并要求以此为依据给予赔偿。

镇政府有关领导强调:“我们按市里领导的意思办,没办法!”

种了16年樟树连夜被砍

看着土坡上留下的一个个光秃秃的树桩和一些零散的树枝,程业进一脸悲伤:“樟树长得很慢的,这个山坡的树我们种了16年,都可以卖了,谁知道……”

在一个个碗口粗的树桩前面,程业进很是心痛。

而在他脚下,是一块遭遇“剃光头”的小土坡。

暴露在外的樟树桩遍布在小土坡上,树枝散落在地上,还有几棵被砍倒后没有被拖走的樟树。

程业进是新建县望城镇青西村村民,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他在自己开荒的山坡上经营苗圃,培育樟树。

上世纪90年代末,程业进开始卖培育的樟树,渐渐有了一些收入。

近些年,因为昌铜高速公路的建设,程业进家先后被征用了十多亩山地。但真正打乱程业进平静的事,发生在今年10月9日。

程业进回忆称,10月10日下午,同村一村民问他:“你家那么好的树怎么就铲了呢?怪可惜的!”

程业进听了这话,忙不迭地叫上儿子程振评赶往自家山头,一到现场他们就傻眼了,满山头的樟树被全部砍得只剩下树桩。

现场有两个人正在把砍下的树干装进一辆农用车,程业进拦住两个人问怎么回事。

对方回答说:“政府已经把树卖给我们了。”

程业进进一步了解才得知,这两个人是一对夫妻,是某工地上的人,镇政府和村委会把树卖给了他们。

程振评补充说,树是10月9日傍晚被推土机先推倒,然后被锯掉的。

看着土坡上留下的一个个光秃秃的树桩和一些零散的树枝,程业进一脸悲伤:“樟树长得很慢的,这个山坡的树我们种了16年,都可以卖了,谁知道……”

小土坡下便是宽阔的昌铜高速,程业进站在小土坡上,指着不远处南昌西收费站几十米高的牌坊式建筑对新法制报记者说:“据说就是因为这个收费站,我们家的树才被砍光的。”

领导说“挡了视线不好看”

今年9月份,望城镇政府和村委会确实找过自己协商,说“那个小土坡挡住了视线,不好看,领导说要把这个坡平掉”。

程业进来到村委会理论,村委会承认树确实是镇里和村里找人砍掉的。

青西村村支书程宗顶解释说,树是9日下午3点左右开始砍的。

青西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程业杆则对记者解释说:“他不接受协商,我们也没办法,总不能一直耗着。”

据程业进介绍,今年9月份,望城镇政府和村委会确实找过自己协商,说“那个小土坡挡住了视线,不好看,领导说要把这个坡平掉”,砍掉樟树后会有相应的补偿款,而且土坡平掉之后,程业进还可以继续使用。

程业杆证实说:“当时市里一位领导从小山坡经过时说,‘这个挡住视线了,不好看’。”

按照村委会干部的理解,这个山坡位于昌铜高速公路南昌西收费站旁,长满了樟树,如果不是正对着看过去,收费站会被小山和樟树遮挡住。

“我们也是按领导的意思做。”程业杆说。

但程业进并不同意砍树平山。程业进说,去年他家已被征用了半亩多山地,推掉了800棵樟树,虽然得到了相应的补偿,但是卖树的收入几乎断了。所以这次程业进坚决不同意。

程振评说:“销售樟树是父亲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且父亲年纪大了,常年生病,种树毕竟比种田要轻松一些。经过几次征用,现在就只剩下这一片樟树,所以看得比较重。”

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之前被征用的土地虽然得到了赔偿,但是村委会并没有调新的土地给他们。程业进曾找过村委会,村委会回应称“不调了,调不了”。

另外,对于砍树平山的理由程业进也表示了质疑:“他们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树给砍光了,是违法的。”

村委会则表示:“我们跟程业进谈了很多次,协商解决,给他赔偿,他们就是不肯接受。”

资产评估时当事人未到场

“我和另一个村民程业洪作为资产占有方都没有到场,这样的评估是否权威?”

尽管对镇、村砍树行为不满,但树已经砍光了,只能找解决的办法。

程业进要求政府给予合理的赔偿,因为这些都是成年樟树,“市面上至少七八十元一棵,有好几千棵”。

但村委会拿出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书,让程业进一家人惊讶不已。

评估书上显示,程业进的樟树是1471棵,评估资产为73893元。

程业进说:“4亩多地,被砍掉的樟树至少有5000棵,怎么只有1471棵?”

程业进还发现这份委托人为青西村村民委员会、由江西百伦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书上的评估日期是9月17日。

也就是说,在砍树之前,村委会对自己的那片樟树进行了资产评估,而自己毫不知情,评估报告却写着:“本次评估范围为:程业洪苗木资产4株、程业进苗木资产1471株,均由新建县望城镇青西村村委会相关人员和我所资产评估师对苗木资源现场勘察,并由委托方及资产占有方共同确定。”

“为什么我的资产他们私下评估?评估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到场?”程业进及家人质疑,“我和另一个村民程业洪作为资产占有方都没有到场,这样的评估是否权威?”

望城镇党委副书记李世东称:“在评估之前我们找程业进多次协商,他非要100万,漫天要价,我们这才找来评估公司。”

另外,李世东介绍:“资产评估公司是新建县林业局提供给我们的,评估的时候我们也是按最密的地方数,最宽的地方量的。”

新建县林业局工作人员熊俊称,他不了解此事,并电话咨询了相关领导,都说不清楚。

江西百伦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一李姓工作人员则称,评估是受青西村村民委员会的委托,按程序进行的评估。对于当事人是否在场,该工作人员则未回应。

程业杆还证实,评估书上的资产占有方程业洪和程业进皆没有到场。程宗顶则说:“评估之前通知了他们,他们自己不肯来。”

森林公安已着手调查

“10月14日,我们确实收到程业进举报望城镇政府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砍掉樟树的材料,现已转到相关部门。”

新法制报记者来到望城镇采访,当问到程业进的樟树被砍一事,望城镇党委书记徐宝林说:“这是市里的要求,我们可以这么做。”

尽管遭到当事人的质疑,程业杆强调:“这块地是村集体的地,不是私人的,程业进开荒种的樟树被砍掉后,将土坡推平,他还可以继续种树,树的钱会补给他的。”

对于政府给出的评估价格,程业进表示不能接受。樟树被砍掉之后,程业进来到省森林公安局上访。

省森林公安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10月14日,我们确实收到程业进举报望城镇政府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砍掉樟树的材料,现已转到相关部门。”

新建县森林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已经着手调查此事。

“政府征收征用土地应按程序书面通知村民”

“在工程建设需要征收、征用土地时,应该按程序书面通知村民,遵守法律程序进行协调。”

对于当事人不在场作出的资产评估书是否有效?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志云认为,从严格的征地程序来看,政府在未与被征地村民达成征迁补偿协议之前,对征迁土地上的青苗所做的单方评估,仅能作为日后青苗补偿的参考。另外,政府在开展此项评估时应引入第三方公证机构在场以证明其客观性。

刘志云认为,在青苗事实已被清除后,虽然该等评估在程序上存在瑕疵,但由于客观情形已无法复原且有公证机构在场,该评估结果在诉讼中通常也会为法院所采纳。

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柱国则认为,单方面的资产评估是无效的,政府在程序上违法。

福建乐丰律师事务所主任林建章认为,政府在村民不同意且未与村民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就砍掉樟树,违反征地青苗补偿相关规定。而现行关于珍贵树木或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法律法规,并未区分人工种植和野生。

王柱国认为:“政府部门在工程建设需要征收、征用土地时,应该按程序书面通知村民,遵守法律程序进行协调。”

村民千棵樟树连夜被砍 只因领导说“挡视线”

本文来源:大江网 作者:黄婉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