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朝历代都有党争,这里的党并非近现代的党,其实是派系。即使皇帝独裁如清朝,也照样有派系争斗,只不过不叫党争。只要有权力存在,权力争夺,就必定有党争。党争控制在适度范围内,则有是有益的。因为在野的党派时刻盯着执政的党派,一旦执政出现差错,在野党就会抓住把柄攻击它,在野党一旦成功上台,就会修正前任的错误。即使执政党没被赶下台,也会修正部分错误,缓和各方矛盾。比如明光宗和天启初,东林党与太监王安执政,搞的民不聊生,仅仅一年多,天启元年就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如果继续任由东林党执政,只怕天启就是亡国之君了,幸好其它党派团结到了魏忠贤的旗下,搞倒了东林党,结果就是农民起义平息了,政局恢复了稳定。党争起了很好的作用。再举个例子,崇祯当上皇帝,东林党再次上台,结果国家再次动乱,直至灭亡。但其间几年还是比较平静的,这就是温体仁利用党争从东林党手中夺取了权力,修正了东林党的错误。张献忠这个造反专业户,规规矩矩了好几年,直到温体仁下台去世才重操老本行。李自成也在山沟子里转悠了漫长岁月,还差点因劝张献忠造反被张献忠抓住献给朝廷,因多年山沟子逃难磨砺出的敏捷助其逃过一劫。明朝又多延续了几年。

东林党(复社)与太监曹化淳勾结,搞倒温体仁之后,再没势力可以与东林党(复社)抗衡,他们的弊政得不到修改,明朝短短几年就被推翻了。

崇祯确实无脸见先祖,正是他的愚蠢和无能才是东林党这个毒瘤疯长的根本,在他的纵容下,东林党(复社)的党魁张溥吴梅村钱谦益瞿式耜等人勾结宦官,控制科举,贪污受贿,横行乡里,威胁朝廷官员,相互残杀(张溥就是被吴梅村毒死的)。可以说无恶不作。导致明朝灭亡。即使南明政权建立,依然不思悔改,妄图抛弃最正宗福王,另立皇帝,失败后,马士英阮大钺向东林党抛出橄榄枝,可这伙人为一己私欲不肯抛弃前嫌,继续故意制造事端,先搞假太子案,后联络左良玉“清君侧”,马士英不得不撤四镇兵马应付左良玉,江南大门洞开。再次葬送了南明。马士英阮大钺这些“奸臣”先后为国捐躯,而东林党除了史可法等少数人先后投降了清朝。

清朝建立后禁止结社,禁止讲学,严惩科举作弊。彻底根除了东林党孳生的土壤,这个祸国殃民的毒瘤才永远的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清朝却没能分清党争与党祸的区别,过分的文字狱和对党争惩治造成政坛万马齐喑,了无生气。人人皆成了歌功颂德的奴才。所有的失误弊端得不到指责修正,国家衰落也就是必然的了。所以说东林党祸才是明朝灭亡的根源,而不是党争。只有皇帝的独裁,没有了党争的清朝,也没有了生机,带领着中国走向了衰弱与没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