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冲动需要付出代价

上校新兵 收藏 10 239
导读:书 名: 作 者:功勋将士 一直都想就这个题目给“功勋将士”的这本小说再写一书评的,只是没有想到,在完成了第一个书评之后,至少拖了数个月的时间,才又来起笔写本评。希望能尽快完成,以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吧。 书归正传,来说说“抗日战魂团”重返李家庄之后的第一战之冲动所付出的代价吧。 在“抗日战魂团”宣告成立之后,张英从第五战区三十八师六三二团少校营长变成了上校团长,成为了“抗日战魂团”的首任团长(小说后面会不会有第二任团长,呵呵,目前还不知道),并率部重返李家庄驻防。尽管这“抗日战魂团”是才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冲动需要付出代价


书 名:《抗日战魂团》

作 者:功勋将士

一直都想就这个题目给“功勋将士”的这本小说再写一书评的,只是没有想到,在完成了第一个书评之后,至少拖了数个月的时间,才又来起笔写本评。希望能尽快完成,以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吧。

书归正传,来说说“抗日战魂团”重返李家庄之后的第一战之冲动所付出的代价吧。

在“抗日战魂团”宣告成立之后,张英从第五战区三十八师六三二团少校营长变成了上校团长,成为了“抗日战魂团”的首任团长(小说后面会不会有第二任团长,呵呵,目前还不知道),并率部重返李家庄驻防。尽管这“抗日战魂团”是才组建的一个作战单位,但其前身却是张英原所在的第五战区三十八师六三二团与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张自忠将军的警卫团,虽然基干士兵是来自警卫团,可“抗日战魂团”的军官却全是原六三二团出来的人担任的,而李家庄就是原六三二团的驻地,现在张英带着一个团的人马,而不是一个营的人马重返李家庄,多少也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吧。

张英率部回到李家庄的时候,正是李家庄乡亲们被鬼子驻刘庄的山田大队洗劫之后,村里虽然没有尸堆如山,可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却冒不出烟来,作为衣锦还乡的张英不可能不管吧?再说了,李家庄的老百姓,自发地把自己家族的祠堂奉献了出来,供奉六三二团的刘长江团长和与他一道打鬼子、为了掩护张英他们撤退而牺牲的三十位英雄的英灵。祠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是一个家族最重要的地方,对于现代的青年人来讲,祠堂是什么他们都已经不理解了,稍微注重一下传统文化的人都是知道的,这里供奉的都是家族里德高望重之人,最起码也是为家族的荣耀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的,譬如什么状元啦,什么将相之类的,不是家族里任何一个人百年之后就能进入这祠堂接受后人的供奉的,没有一定社会地位的,是不可能进入这个地方的,看看哪一家的祠堂里供奉过一个叫花子或者下九流之人的呢?因此,每一座祠堂对于每一个家族来讲,这里是何等神圣的一个地方。把与李家庄李氏家族没有任何关系的三十七位打鬼子的英雄好汉都供了进去,这在讲究传统的中国农村,已经是很破格的了,再说,在没有任何供品时,全村老小割破自己的手,用自己的鲜血来祭祀,这不可能不让这新建的“抗日战魂团”上下感动的。把六三二团的三十七们英雄供奉进李家祠堂,既是对牺牲的英雄的肯定,也是对中国抗日军人的肯定,当然,在这抗日军人里,也包括张英他们这些从六三二团里成长起来的“抗日战魂团”的将士们。对于军人来讲,没有什么奖励能比得过老百姓对他们的肯定。

目睹李家庄老百姓为六三二团牺牲的将士们所做出的奉献,目睹被鬼子掠夺之后的李家庄老老小小,张英是冲冠一怒,在没有经过任何侦察及物资准备的情况下,决定血洗刘庄的鬼子山田大队。

张英要打鬼子的山田大队,不是不可以打,而是“抗日战魂团”现在就去打鬼子山田大队是否合适?

“抗日战魂团”是才组建的一个团,人员主要由来自第五战区三十八师原六三二团和张自忠将军的原警卫团构成,团里的各级军官主要是由第五战区三十八师原六三二团的人担任,也就是说这“抗日战魂团”还是继承了原六三二团的衣钵,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因为当初张自忠将军把这个警卫团交给张英的时候,就把警卫团所有的军官给抽走了,就只给张英留下了一个团编制的人马与武器。

既然“抗日战魂团”是一个新组建的团,部队的战斗力肯定是不如原六三二团的,毕竟老兄弟在一起摸爬滚打的,大家都相互了解、知根知底的,打起仗来,相互之间的配合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现在是“抗日战魂团”的军官主要来自原六三二团(朝中有人好做官嘛,谁让张英是六三二团的人呢,呵呵),士兵却全是来自警卫团,从“抗日战魂团”正式宣布成立,到进驻李家村,也没有两天时间的,也就是说在这群军官与士兵之间,还缺乏相互的磨合。在军官与士兵之间缺乏相互的了解与沟通,就把这样的队伍拉上去打仗,而且是与武器装备都比自己好,且都是些老鬼子的日本山田大队干,部队能没有损失吗?

张英自己也算是行伍出身的人了,怎么就不会明白这部队的战斗力是如何凝聚起来的呢?但凡是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队伍的战斗力,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立起来的,不是说有了人、有了枪,这部队就一定有战斗力的;就算是以前对部队战斗力有所了解,但只要看过现在很是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亮剑》(新版),就多少可以明白一些的。

从李云龙打新二团调到独立团当团长之后,为了管住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上级领导给他派来了一个新政委、燕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_赵刚。赵刚到任不久,发现李云龙没有和他打商量就派出了一个营去袭击皇协军的骑兵营,在党领导枪的政策下,于是赵刚就云去找李云龙说“聊斋”去了,于是乎就引出了李云龙一番见解。而正是从他的这一番见解里,让我们看到了部队战斗力是如何形成的。

李云龙讲其初到新二团的时候,是人、枪都不够用,一番苦心经营之后,战士倒是增加了,可好一点的武器也没有,上级也没有办法给补给,必须依靠自力更生,怎么办?向鬼子“要”去呀。于是,李云龙在一边训练部队的同时,也留心从鬼子和伪军那里搞装备,慢慢地呀,这部队的装备也从鬼子和伪军那里搞得差不多了,训练也上去了,最后在反扫荡的时候,和鬼子的那个什么板垣联队来了一个硬碰碰,不仅击毙了鬼子的联队长,还活生生地把鬼子的包围圈给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成功地突出了重围。

虽说李云龙这话的意思是让政委赵刚别管自己搞装备的那些个事儿,但从这一番话里,也在其中,也隐隐透出了训练与装备两者对提升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作用,并不是装备就能决定一切,训练也是不可少的。

训练在部队的战斗力中起什么作用呀?鉴于自己并非军人出身,在这里就只能说说个人对此的浅薄理解。在现代社会生活中,我们最爱挂在嘴上话就是“个人要适应社会,不能要求社会来适应个人”。“个人适应社会”,说的不是作为个体,从小的方面来讲,就是要适应团队,从大的方面才是适应社会,当然,适应了团队的人,也当然能适应所处的社会。部队就是一种特殊的团队,作为部队中的一员,上至统帅,下到士兵,都必须适应这个特殊团队的要求,才能真正成为军人。部队里的“适应”,不仅仅是军官与军官之间、军官与士兵之间、士兵与士兵之间的简单适应,更在于战术思想与技能之间的配合。部队要想达到最佳、最强的战斗力,就必须实现这三者之间的最佳配合;要达到这个最佳的配合,就必然有一个磨合的过程。缺少了这个过程的部队,不能说其没有战斗力,而是说其战斗力不可能达到最佳状态。张英决定血洗刘家庄的山田大队时的“抗日战魂团”,就是处于一个极度需要训练来磨合以实现部队最佳战斗力的状态,让这样的部队去打攻坚战,可以说是相当的不理智的行为。

再说了,当年的鬼子装备,至少比当年的国军部队强,除了老蒋的少数用德械装备起来的嫡系部队可以与日军抗衡外,别的部队,就算是他的嫡系,在武器装备上来讲,都是落后于小日本的,就别提张自忠将军的部队了。

张自忠将军所部属于西北军系,西北军的军械装备,可以说在当年的国军里,是相当地落后的,连冯大帅的依仗队都还使用着大刀长矛的,那么,张自忠将军部队军械情况肯定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就算是他的警卫团,是其所部里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了,其装备相信也比不过财在气粗的蒋委员长的德械装备的嫡系吧?充其量也就是顶得上蒋委员长的其他嫡系部队罢了。

张英就带着这支才命名组建的、在官兵之间缺乏默契与磨合、装备较差的“抗日战魂团”,去和小鬼子的山田大队要干上一仗,而且是在没有掌握小鬼子任何情报_如鬼子有多少战斗部队,火力点是如何布置的_的情况,就去打一场没有准备的攻坚战,这样的举措能不算是冲动吗?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张英这一时的冲动,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张英见到那碗鲜血供奉的灵位,眼见老百姓受小鬼子奴役,换了谁都有可能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的,因为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就像张英,过去他不过是一个少校营长,没有独挡一面过,现在成了上校团长,独挡一面了,可毕竟还是少了磨炼,还不够沉稳。

任何的冲动,总是需要且必须付出代价的。

张英带着“抗日战魂团”的两个营,凭着一腔报答李庄老百姓的热血,义无反顾地就奔着驻扎在刘庄的鬼子山田大队而去了。

张英带着两个营趁着夜色急行军抵达刘庄鬼子据点时,鬼子可谓是戒备森严:探照灯到处摇晃,把个据点周围照得跟白天似的;据点外围防御工事里,“大约每隔三米就有一个鬼子,每隔十米就有一挺机枪”,那“据点墙上趴着的足有十挺重机枪”。人家小鬼子已经在防着中国部队的报复性活动了,不仅如此,就在这一天白天的时候,鬼子千叶旅团又给这个刘庄据点的山田大队增加了一个步兵中队的兵力,而这些情报,都是张英所没有掌握的,形势一点都不让人乐观呀。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指挥官,一个成熟的指挥官,在这个时候,就不应该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组织弟兄们向有重机枪的鬼子据点发起进攻,毕竟这里情况不明,就眼前看到的就已经超出了想像,何况还有可能没有看到的鬼子?然而,张英还是下达了强攻的命令。一番血战之后,张英拿下了刘庄,不仅消灭了鬼子的新增加的那个中队,还从鬼子手上抢回了李家庄乡亲们被鬼子抢走的粮食,也缴获了不少其它物资,枪支弹药就不说了,还有那些弟兄们都没有吃过的日本罐头,但是,在取得这些成果的背后,却是牺牲了近两百个兄弟为代价,这可是一个用沉重的代价换来了胜利呀。

在抗日战争时期,国军部队的编制是三三编,既一个营辖三个连,总人数大约是400-500人,张英的“抗日战魂团”是以张自忠将军的警卫团为基础,不妨设定其一个营的总人数为上限500人,两个营就1000人;而当时鬼子的一个整编步兵中队,一般是在200-250个鬼子左右,就算是鬼子的二流部队,往少里说也就两百个鬼子了。以两个营的兵力围攻一个据点,消灭两百来个鬼子,自己就牺牲了近两百个兄弟,伤亡比例已经达到了1:1,不可谓不大呀。另外一个,牺牲的弟兄都是原张自忠将军警卫团的,就算西北军再不怎么地,能够被选来给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担任警卫的士兵,不可能不强吧?那肯定也是从枪林弹雨中爬过来的,也算得上是西北军的军中精华吧,这为了消灭这两百来个鬼子,一下子就伤亡了近两百个这样的优秀士兵,不可谓不痛呀!

冲动是魔鬼,冲动总是会让人付出代价的,张英的一时冲动,在没有掌握任何情报的情况下,就让他的“抗日战魂团”在打个小小的鬼子据点时,就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价,两百个弟兄呀,已经是两个连的编制了,而且都是老兵些,唉,可惜呀!希望张英通过此役能够好好反省一下,从中吸引经验与教训,以最小的伤亡歼灭最多的鬼子,不能让此役的悲痛再上演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