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解字》9353个字中,指事字129个,象形字264个,会意字1254个,形声字达7,700个,占82.3%以上;这样的分析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对倉颉創字原理的一无所知。所有文字只有一个原理就是象形的原理。会意应该是理解倉颉創字所要表述的字义;形声只是俗语中流传下来,可以作为解读字义的辅助方式,而不是倉颉創字的原理。

伏羲形声父系,也就是指史前的父辈。“伏羲”是創字以后的名称,也就是后人对史前男性的总称。再如,神農时期,尝百草,识五谷,头顶一颗珠,珠形声豬,特指史前先民的農业“识五谷,尝百草”是仿生豬,得来的農业技术,也就是观察豬的食物结构,识五谷,看看豬自我防病的能力,尝百草。涿鹿形声猪猡,也就是指豬和鹿出没的地方。

倉颉創字原理是象形,象形的含义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也就是仿豬学。不能理解象形的原理,也就不能理解倉颉創字是历史的史实,也就是没有办法解读倉颉創字所要表述的字义,也就不能解读字形与字义之间的思维逻辑关系。

在《康熙字典》所收的47035个字中,都是倉颉創字体系下派生出来的文字,同样脱离不了象形的原理。把90%以上文字定性为形声字,也是错误的。所有的文字应该是100%的象形文字,只要脱离了象形这个原理,也就是不是沿袭了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也就表意的符号。倉颉創字的原理只有象形,也就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而且,所有的文字都是象形,才能解读倉颉創字的字义。

倉颉究竟創立了多少字,笔者认为所有的文字都可能是倉颉創立,或者从倉颉創立的基本文字中,派生出来的文字体系,成为我们现代使用的文字体系。凡是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即使派生出来的文字,也没有脱离仿生学中仿豬学的原理。

如“大”字,许慎解读为“天大,地大,人也大”,这就是根本性的错误。俗语大肉指猪肉,大势已去指豬被去势,大师是以豬为师,“大”的本义指自然界的动物代表—豬。大之极为“天”,天涵盖一切,中国文字俗称为“大字”,也就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大”不仅指自然界,而且指自然界动物代表豬。“人”是自然界动物中一分子,“人”是“大”的构字元素。“天”指自然界和人,人只有克服自然属性,也就是克服动物的本能和天性,才是倉颉創字意义的“人”。刚出生“人”不能算是“人”称为孩子,“孩”子亥,亥为豬。也就是具有克服本能和天性的才能称为“人”,人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主观愿望,主观的意识形态形态,人是动物人的终极目标,不是起点。

倉颉創字是用“豕”喻指自然界的一切,包括“人”,只有动物“人”具有做人的愿望,做人的目标,才有可能成人,否则与自然界动物代表豬是一样的。这就是倉颉創字的哲学逻辑。所谓“天人合一”的思想都是在不能理解倉颉創字的初衷,曲解倉颉創字的含义。倉颉創字涵盖所有的文字,并不是指一部分文字,創立文字可以表述自然界所有事物和人类活动。即使后人在沿袭下来的文字体系下派生了的文字,仍然不能摆脱倉颉創字的象形原理。所有的文字与自然界有关系,也就与豬有关系,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也就是人类与豬的关系,也就是斗争的关系,人类是主动性的存在,不是被动性的存在。而自然界的动物代表豬就是被动性的存在,这就是人类与动物的本质的区别。倉颉創字也就是阐释了人类主动性的根本人文哲学。狭隘理解倉颉創字,“六书”不仅庸俗的否认了倉颉創字辩证唯物的人文哲理,实际上,也是否认倉颉創字的人性的法度。把“人”作为人类的起点就是根本性的错误,“人”只是动物人的主动意识形态的目标,否认了做人的基本法度。“人”的起点和终点的颠倒也是我们不能理解倉颉創字人文哲学的根本缘由。我们建立在许慎《说文》的基础上,是不能理解倉颉創字的本质,必须建立“人”的本质的基础上理解倉颉創字,才有可能正确理解倉颉創字的意义,才能理解“人”的含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