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组织妓女慰劳美国大兵


日本政府组织妓女慰劳美国大兵 在日本的侵华战争中,有多少中国女人被强暴、轮暴,甚至*,又有多少被侵略国家的妇女被强迫为“慰安妇”。 日本很会使用“性”在战争中的特殊效用。 历史很会嘲弄人。 在战后一个很长的时期里,连日本政府都专门组织妓女慰劳美国大兵。日本女人们争先恐后,都以能巴上美国兵为荣,即便巴不上白大兵,至少也得凑合巴上一个黑大兵。 1945年8月18日,即在日本投降的第三天,其政府再次借助“性”的战略战术功能,决定三点措施,重点是如何用慰安妇来迎接和犒劳美国进驻军。十天以后,在平时百姓禁入的皇宫广场,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特殊慰安设施协会”(简称PAA)成立大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卖淫托拉斯,号召日本女性加入,竟然声称这是“为国家做贡献”。PAA前后征集2~3万名慰安妇。在世界历史上,由政府出面,大规模用自己国家的女人的“肉体”来满足占领军的“欲”,日本堪称空前绝后。 日本的“性肉弹”果然起了战略功用,可怕的性病在美国占领军中蔓延,随后又由他们带回自己的祖国。 一位美国随军牧师拍摄下在PAA前排队,大叫“快!快!快!”的丑态,结果在美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在强大的压力下,PAA被迫关闭。 日本政府的这项措施是为了构筑起性的“防洪大堤”,即用“专业妓女”来保护“良家妇女”。其实,丝毫未能阻止美国大兵的“性占领”。电影《肉体之门》就揭示了美军是怎样蹂躏日本良家妇女的。日本真是以害人始,以害己终。 这也好,为日后小说家和剧作家们提供了素材,产生了像《蝴蝶夫人》那样的作品。连中国人都沾上光,能观赏到《人证》那样的日本电影。 《人证》的情节十分动人心弦。 日本真是一个内强又内弱、硬直又伤感的民族。 听日本歌,会有一种樱花落瓣随河流而飘逝的情绪。 ……一个前美国黑人士兵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在奄奄待毙前,告诉儿子一个秘密,他是自己与一个日本女人的结晶品。 儿子满怀希望到日本去寻找生母,谁知横尸东京街头。 日本警方经过广泛而周密的跨国调查,终于真相大白。凶手就是死者的亲生母亲——一名耀眼的服装设计明星。 原来,当年这个女人为生计所迫,与一名美军黑人大兵生下一子。后来,这名黑人大兵撤回国时,由于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美军当局只准孩子随行,结果母子天各一方。 这位女子在悲痛中,隐瞒以往,发奋图强,苦学上进,终于在日本的经济起飞中,出人头地,并有了新的家庭和孩子。 就在旧伤已痊愈之际,突然黑儿子又闯入生活。眼看地位名利就要为丢脸的过去而崩溃,她企图用金钱打发这个不速之客,但这个儿子不为所动,一心认母。于是,妇人立起杀机,装作亲热,却将利刃捅进儿子的胸膛,但刺到一半,又手软了。被眼前残酷的现实震惊了的儿子,顿时完全心死,干脆用力向刀冲去,主动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最后,事情败露了,忠于职守而又富于人情味的警察,网开一面,让这位母亲跳崖自尽,以免受审而判死刑。 一切都合情合理。本来,日本就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更何况日本人历来就最会欣赏自尽之死的“形式美”和“形而上之本体美”。 当然,这部影片中的父亲如果是一个白人大兵,也许结局不会这样,当然不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悲剧效果。 战后的几十年,日本又从废墟上崛起,当它再次成为经济巨人后,财大气粗,腰杆硬了,便“忘恩负义”,开始与美国分庭抗礼。 美国是自作自受,战后,它为了冷战的需要,不惜牺牲主要战胜国之一的中国的利益,将中国的领土划给日本,并大力扶植日本。 社会的压力和本身经济地位的提高,日本女人也再不会像昔日那样献媚于美军而不知羞耻了。日本民间逐渐掀起了反美情绪。 1996年,在冲绳,一个日本少女遭两名美军强暴,整个日本社会愤怒了,连美军基地的存留都成了问题。 倘若日本女人与美国白人大兵结了婚又会怎么样呢?

据统计,在1947年至1961年的14年内,共有4.6万个美国男人同日本女人结婚,由于这些美国男人绝大多数是战后驻扎在日本的美国占领军,娶的又是被占领国的女人,因此人们就把嫁给美国大兵的那些日本女人叫做“战后新娘”。 文化等各种差异,使这种婚姻很不协调,很不稳定。 美国学者约翰·康诺(John W. Connor)在《对日本战后新娘婚姻稳定性的研究》中作了较深入的研究。他指出,在诸多的原因中,种族歧视是造成战后新娘婚姻悲剧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许多美国社会学家的研究证明了一点。例如,珀尔·巴克(Pearl S Buck)的书中,描述了一个日本姑娘随美国大兵丈夫到了他的家乡弗吉尼亚,因忍受不了当地强烈的排斥情绪而返回了日本。 不单是美国,整个亚洲,整个世界都看不起小日本,因为它是一个卑劣的民族!! 美国嫖客与日本妓女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推选哪个国家的嫖客最有名气的话,可能非"美国大兵"莫属;而要推选哪个国家妓女的服务最到位的话,恐怕日本该"独占花魁"了。想当年,日本战败,整个国家几乎成了座专门为美国大兵服务的妓院 。据说,美国大兵嫖娼从不吝惜钱,而日本妓女侍候美国嫖客也从不吝惜感情。美国嫖客从日本妓女身上得到了最满意的服务,日本妓女则从美国嫖客那里获得了最多的美元。脂粉队中,美国大兵早已嗅不到珍珠港的硝烟味儿;温柔乡里,日本妓女更把广岛上空的蘑菇云看成了牡丹花。 然而,嫖客毕竟不是"丈夫",妓女也不是"妻子"。美国人知道这层关系,日本人更懂其中道理。当前的美日关系,表面看去,卿卿我我,煞是一对"恩爱夫妻",而实质却是与嫖客和妓女的关系无异。美国嫖客需要借助日本妓女的"长袖善舞"来扰乱人们视线,满足自己称霸世界的野心;而日本妓女则更希望借助"美国大兵"的"肌肉",狐假虎威,捞取更多的金钱。 可是,如果真有了"大难临头"那一天,"美国大兵"们会不惜性命,为一个妓女而和别人大打出手吗?日本妓女们如果得不到"美国嫖客"的庇佑,还会"以身相许",甘做美国嫖客的"玩物"吗?嫖客再慷慨,也不愿在妓女身上花光最后一张钞票,妓女再有情,也不会"倒贴"给嫖客,一旦嫖客不肯付嫖资,妓女肯定要翻脸,而一旦妓女翻脸,嫖客也一定会拂袖而去的。依我看,美国嫖客和日本妓女间的"蜜月"早晚有一天要结束,而这个结束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太远了。妓女与恶奴--从对外关系看日本的国民性

一个国家处理对外关系的态度,是这个国家整体国民性最外在、最集中的体现,我们的近邻日本在处理对外关系的态度上,就是这个观点的最好注释。 咱们先看看二战结束后的日本是怎样处理和美国关系的?我觉得用"妓女与嫖客"和"恶奴与主人"的关系来形容日本的对美关系好像最贴切。 首先,二战结束后的日本很像一个妓女。大家都知道,妓女是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换取金钱的,有人又送给了她们一个比较文雅的称谓,叫"性工作者"。二战结束,日本一败涂地,美国大兵旋即登岛,"占领"了日本。刚被美国人用原子弹炸得遍体鳞伤的日本人,非但无任何仇衅,反而组织起数以万计的年轻女子心甘情愿地给美国大兵做"慰安妇",一时间,整个日本就像一所专门招待美国人的妓院,日本政府俨然成了这所妓院的"老鸨",还美其名曰:"牺牲少数妇女,是为了换取更多妇女的安全"!大家看,彼时的日本,像不像一个妓女? 其次,日本人在美国人面前,又极像一个"恶奴",二战结束后的日美关系,的确是奴仆和主人的关系,这是世人皆知的,但日本又不是一个忠心的奴仆,表面上,他对美国主子"百依百顺",而背地里却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偷鸡摸狗"的机会,二战后,日本迅速发展起来的现代工业,从汽车工业到电子产业,所有技术几乎都是从美国主子那里"偷"来的,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美国老爷对日本这个"恶奴"的种种劣行,有时也感到愤怒,但又无可奈何,常言道"家贼难防"啊!大家看,日本像不像一个"恶奴"? 妓女与恶奴,这就是日本的国民性。日本人的这种国民性由来已久,并不是仅从二战后始。历史上,他在处理与我们中国的关系上也是如此,当中国强大的时候,他就"上表称臣",甘做"儿邦","每有天朝来使,必远出恭迎,接入馆中,美酒佳肴自不待言,更有艺妓助兴,美女侍寝,固我使臣,常有久居不归,‘乐不思蜀'者"(据沈复之《浮生六记》),大家看看,那时的日本像不像妓女?而当中国国势式微的时候,又立刻恶脸相向,又偷又抢。明中期以后,国势渐微,日本人就立刻露出了"恶奴"的嘴脸,不但屡犯我沿海地区,烧杀抢掠,而且还大举进攻朝鲜,妄图吞并朝鲜后再觊觎我东北。当时朝鲜半岛上的"李氏王朝"在向大明发出的求救信中就说,朝鲜和日本都是大明的儿子,可我们是好儿子,日本是坏儿子,希望"天朝"速速发兵来惩罚日本这个"坏儿子"。大家看看,日本那时是不是更像一个"恶奴"? 妓女与恶奴的国民性,决定了日本这个国家的行事规则,这个规则就是:谁有钱我就卖身投靠,甘当妓女,谁软弱,就欺负谁,哪怕曾经是他的亲爹干爸爸也照欺不误!而一个国家的国民性,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充分认识日本这个国家的国民性,是我们今后处理对日关系的基础和底线,首先要像对待妓女那样,无论"她"如何向你抛媚眼,咱只当没看见,但也用不着伤害她,咱毕竟不是抓非法卖淫的"警察"。但一旦他像个恶奴似地要来偷咱抢咱的,咱也别摆什么"忠厚长者"的样子,最好是学学"武松痛打蒋门神",把他打出"快活林"去!

美国原子弹巨大的威力不但摧毁了日本人的城市,摧毁了日本的经济,而且美国还从精神上彻底地征服了日本人,日本人成了美国人的奴隶。可怜的龟太郎们只能龟缩在小小的日本岛上.

从此,日本人就变态了,他们性变态。他们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女人得到快感,于是便找来了身材比自己大得多的美国大兵,把自己的女人白地让给了美国大兵。再后来,日本男人便真正地成了龟了。这也不能都怨日本人自己呀,因为他们本身就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得到性满足,只好让自己的女人尽情地风流快活去了。日本的男人呢!他们变得可怜之极,只能在他们自己拍的A片里用舌头显示一下自己无用的性能力了。或者用自慰来解决一下充满兽性的身体。

日本的高层领导更是无能,他们在美国人面前没有说话的份儿,因为他们已经伦落成一个低等的民族了,也就只佩生活在那样资源匮泛的小岛上了。可是北面的俄罗斯对他们总是虎视眈眈,而西面的中国也正在掘起,经济发达的韩国更是仇视他们。怎么办?只好拿出大把大把的银子,低着头来请美国人吧,请美国人来保护他们的家园吧,多么无能的民族,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优秀的大和民族呢!我看就是神龟一族,是变态的民族,他们把自己的女人献给保护自己的美国大兵。


君不见自美国二颗原子弹之后,日本马上向美国投降,象奴才服侍主子一样服侍美国人。連天皇都象哈巴狗一样对美国人点头哈腰,对美军司令朝请示,晚汇报。全国上下,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男女老少,服服帖帖的服待美国人。忍气吞声,把最好的居所让给美国人往。把全国最好的物品送给美国人享用,日本全国各家各户連自己的老婆、妹妹、姐姐、嫂嫂、弟媳、女儿 也心甘情愿地双手送给美国人享用,还要在一旁赔着笑脸。日本妹妹都说美国人黑白jj最好用.日本人有此忍辱负重的精神 ,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全世界有那个国家的人能够做到?!

君不见日本为了从战败的废墟中崛起,最令人难忘的是:日本进行全国总动员,把日本全国变成一个卖淫妓院,小到13岁,大到70多岁,全国所有女人都自觉自愿在日本和东南亚卖淫,他们的卖淫所得全部交给国家作为強国之资本,并没有一分钱放进自己的荷包。


麦克阿瑟将军说:“对日本人,你将其当畜牲看待(美国人认为),它才敬畏你,你打败他,打的心服口服,他自愿把他的老婆女儿叫来陪你睡,对日本用铁拳才是真理”。且不说当年美国在日本本土扔下两颗原子弹,将其两大城市夷为平地,打服了日本人,所以美国大兵常驻日本本土,日本女人都成了美军的“慰安妇”,供美国大兵任意糟蹋,恣意蹂躏;日本人还写文章歌赞美国扔下两颗原子弹挽救了日本人,是日本人的大救星,是日本的上帝福星,给日本带来民主自由和幸福,日本人诚心为双手沾满了日本人鲜血的驻日美国将军麦克阿瑟立碑歌颂.小日本真是无耻之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