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赤军——“永不言败”

天润华夏 收藏 5 521
导读:[align=center] [align=center] [/align] 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赤军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准确地说,日本赤军共分为“赤军派”,“联合赤军”和“日本赤军”三派,相继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成立。其成员主要由20世纪60年代末学生运动中的一些积极分子组成。说到“赤军”,就不能不提及重信房子。她是“赤军”的缔造者之一。也许是为了 表示对男性占支配地位的日本社会进行反抗,“赤军”选择了这样一位黑发美女作首领袖。重信房子是“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赤军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准确地说,日本赤军共分为“赤军派”,“联合赤军”和“日本赤军”三派,相继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成立。其成员主要由20世纪60年代末学生运动中的一些积极分子组成。说到“赤军”,就不能不提及重信房子。她是“赤军”的缔造者之一。也许是为了 表示对男性占支配地位的日本社会进行反抗,“赤军”选择了这样一位黑发美女作首领袖。重信房子是“赤军”领导机构“政治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牵头制定行动计划, 然后交给下属的军事、组织和后勤委员会去执行。由此诞生了赤军派组织和“东亚反日武装阵线”。后者在日本国内策划和实施了一系列爆炸案,包括爆破“兴亚观音像”(由南京大屠杀时指挥日本军队占领南京的指挥官松井石根所建)和“殉国七士碑”(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慰灵碑),实施三菱重工爆炸案(他们认为大企业是实施帝国主义掠夺的先头兵),策划爆破列车暗杀昭和天皇(未成功)。赤军则是在国内遭到镇压的情况下将目光转向了海外,要在国际上建立革命的根据地。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1970年劫机到了朝鲜,一些人在1971年先后到了中东,与当地游击队战斗到一起。在最鼎盛时,重信房子手下有 赤军200多名,1970年5月,日本警方曾以企图谋杀罪等数条罪名把重信房子逮捕,但不久又把她释放了。1971年2月,重信房子与“赤军”骨干奥平刚结婚后,随即潜往贝鲁特。从此,重信房子频繁往来于中东:东南亚和西欧,遥控指挥“赤军”的恐怖活动。重信房子在海外建立了一些据点,并同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阿布-尼达尔的“法塔赫革命委员会”等组织和国际头号杀手卡洛斯建立了密切联系。特拉维夫袭击事件的领导者奥平就是重信房子的丈夫。奥平和安田当场自杀,冈本被捕。当时日本人参加巴勒斯坦斗争是非常秘密的活动,为了不让以色列人拿到自己的指纹,奥平和安田都用手捏住了手榴弹而把手指炸得粉碎。冈本自杀未遂,被以色列人抓住时高呼:“We are Red Star Army! We are Japan Red Army!”,从此,人们把他们称作JRA。冈本的高呼,被认为是“迟到了的日本赤军宣言书”。

这几位日本赤军成员,在阿拉伯世界是英雄,那年出生的阿拉伯男孩中,据说有相当多人的名字叫“OKUDAIRA”,就为了纪念那位为阿拉伯人牺牲了的日本人奥平。

阿拉伯人也没有忘记被捕的冈本公三。巴以谈判,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巴勒斯坦人要求以色列人释放的名单,第一名始终是“冈本公三”。直到1985 年,冈本公三才根据《日内瓦公约》作为交换战俘而被以色列释放。但是冈本公三同时还是日本警察当局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犯人,所以在1997年黎巴嫩当局逮捕冈本公三等五名日本赤军成员时,仅有人口四百万的小国黎巴嫩,居然有250名律师自愿免费为他们辩护。所以黎巴嫩政府只好将其余四名赤军成员驱逐出境,而同意冈本公三的政治避难。现在是一群阿拉伯和日本的青年志愿者在贝鲁特照顾着他的生活。

非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这次对特拉维夫机场的袭击,使得阿拉伯世界对日本人的感觉变得很好。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时,日本虽然是西方阵营中的一员,但因日本国民对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和友好而被撤下“敌对国名单”,据说赤军的这次行动有很大功劳。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他们所憎恶的“日本资本主义”延命,这倒是那些勇士们始料未及的。

同样以给初生婴儿取名方式纪念这次恐怖袭击的,还有重信房子。重信房子在丈夫奥平刚士死后,继续投身阿拉伯民族解放斗争事业,并与一位阿拉伯人结婚,诞有二女,为纪念献身阿拉伯解放事业的奥平,她为其中一个女儿起名“ShigeinobuMay”(重信五月),——袭击事件发生在五月。

重信房子被捕后,重信五月也开始在公共场合频频露面,容貌、气质酷肖其母的重信五月是同志社大学的博士。不过,重信五月的名片上的汉字为重信命(“May”在日语中也可写作“命”),重信五月解释“命”这个字的意思时说道:“和平的含意是共生和尊重生命,而不是简单地指没有战争。我为28年来第一次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名字而感到自豪。”

有趣的是,当年日本赤军在特拉维夫的袭击事件,居然为20年后成功拯救日本人质埋下伏笔。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侯赛因使用“人间盾牌”战术,将西方国家侨民拘禁于重要战略据点四周以对抗多国联军可能的轰炸。当时在阿拉伯世界颇有口碑的西德前总理勃兰特,访问伊拉克后带走了西德人质,日本政府也想照此办理,但苦于和萨达姆·侯赛因接不上头,后来还是辗转通过重信房子从中斡旋,由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访问伊拉克才带回被拘留的日本人质。

浅间山庄事件对日本赤军的打击不亚于尼克松访华消息的打击。当时,阻止成田机场建设的居民与日本左翼青年联合起来同日本警察进行了一场规模巨大的长期对峙,近25000名反对者在机场四周挖掘地下壕道,修建简易碉堡。忽然晴天一声霹雳,世界革命的领袖毛主席将与西方帝国主义头子尼克松握手,当年的参加者今天回忆时,仍然无法忘记收音机中传来这一消息时的巨大震动。而这一消息传来时,正是“浅间山庄”反抗最激烈之时,日本警方充分利用这一消息,把一位叫吉野雅邦的赤军成员的母亲找来现场喊话:“时代已经变了,美国总统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孩子,回家吧!”绝望的儿子遂向母亲开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8年,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日本左翼的外部精神源泉彻底断绝,许多左翼青年在绝望中自杀,左翼运动由此走入了低谷。轰轰烈烈的日本红色风暴也成为历史。

本文内容于 2013/11/25 17:21:02 被天润华夏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