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防空识别区”距离“禁飞区”还有多远?

风云圣手 收藏 5 332
导读:笔者曾在今年1月份发过一篇帖文,《》,建议以强硬应对日本拦截我公务飞机的挑衅,在该文中笔者曾指出,“”,现如今我国真的已经设立“防空识别区”,并覆盖钓鱼岛,那么,距离设立“禁飞区”还有多远? 禁飞区(no-fly zone)有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主权国家在特殊情况下、在特殊时段对其领空范围内的特定空域采取的限制飞行的管制措施,这种禁飞区的建立是国家主权所赋予的权力;例如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就设立禁飞区,此种禁飞区在我国也不止一次出现。另一种是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某个或某些国家或组织在

“防空识别区”距离“禁飞区”还有多远?

笔者曾在今年1月份发过一篇帖文,《重大举措:设立东海禁飞区》,建议以强硬应对日本拦截我公务飞机的挑衅,在该文中笔者曾指出,“接下来就应该有中国军机巡航、中国以钓鱼岛为中心划定防空识别区、设立军事禁飞区……”,现如今我国真的已经设立“防空识别区”,并覆盖钓鱼岛,那么,距离设立“禁飞区”还有多远?

禁飞区(no-fly zone)有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主权国家在特殊情况下、在特殊时段对其领空范围内的特定空域采取的限制飞行的管制措施,这种禁飞区的建立是国家主权所赋予的权力;例如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就设立禁飞区,此种禁飞区在我国也不止一次出现。另一种是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某个或某些国家或组织在冲突地域划定的特殊限制空域,限制冲突相关方的飞行器在管制空域内的飞行活动。这种禁飞区只有在国际组织授权的前提下建立这种禁飞区才具有合法性。这种置”禁飞区”作为空中攻势作战的一种新模式,具有以下特点:一是以绝对优势的空中进攻力量为基础。二是集空中战略战役威慑和空中战术打击于一身。不但能随时向对方传递威慑信息,而且能根据情况对敏感目标进行打击。三是规模可大可小,进程可快可缓,程度可紧可松,部署、展开、空中巡逻和截击、对敏感目标进行打击、回撤等均可快速有效地进行。因此海外设置“禁飞区”已成为强权国家实施军事干预的一种新手段。伊拉克和波黑两个“禁飞区”的建立和运转,初步反映了现代战争空中斗争形式的新特点。之后又“涌现”了利比亚禁飞区、叙利亚禁飞区。这几个我们耳熟能详的禁飞区都是设立在别国领空上的“禁飞区”。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设立在我们自己国土上空的“禁飞区”——钓鱼岛禁飞区。

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的领土,自中日甲午战争后清政府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辽东、台湾等地割让给日本,条约签订后16天,因俄、法、德“三国干涉还辽”。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在重庆、华盛顿、伦敦三地同时发表《开罗宣言》。关于台湾回归问题,《开罗宣言》的主要内容是:中、美、英三国对日作战的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剥夺日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太平洋上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使日本强占的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 在《开罗宣言》之前的1941年12月9日,中国政府的《对日宣战布告》宣布:“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在《开罗宣言》之后的1945年7月26日的美、英、中《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波茨坦公告》),第八项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同年9月2日,美、英、中、法等九国代表于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国海军战舰“密苏里”号上接受日本投降。日本外相重光葵和日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等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中所列的全部条款,无条件地将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掠夺的领土全部交出。日本《无条件投降书》开宗明义第一条就是:日本接受“中、美、英共同签署的、后来又有苏联参加的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中的条款。”这样,《中国对日宣战布告》《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无条件投降书》,这四个文件组成了环环相扣的国际法律链条,明确无误地确认了台湾作为中国领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保证了台湾回归中国的国际协议具有无可否认的有效性。而钓鱼岛归属台湾宜兰县管辖,自然而然当属中国领土。

而关于禁飞区的话题,我们先从下面三个方面来讨论:

首先,现如今日本国内政治、经济形势都大不如前是客观事实,日本政客为了各自政治利益铤而走险,促使了钓鱼岛问题复杂化。原本钓鱼岛在台湾宜兰县管辖之内,但实际控制权一直在日本手里,在两岸实现统一之前,大陆实际上是不方便提出钓鱼岛主权的,因为这样会触动两岸“和统”的敏感神经,给第三方介入台海争端制造口实。但日本政客的狂妄终于作茧自缚,对于实际控制已经不能满足,非要购岛,来满足一下在北方问题上的自卑。现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远非当初满清可比,不仅是政治、经济上的巨人,也是军事上巨人。面对宵小的挑衅我们采取和平手段,这是巨人的不屑,而非满清的软弱。对于这一点,美国、印度、越南应该是最深有感触。而日本目前尚且认识不深刻。如果日本再继续挑衅,冥顽不灵,一意孤行,那就离我们设立“禁飞区”为时不远了。

其次,自去年中国政府宣称在确保人员安全的情况将择机登岛勘测,这无疑给“禁飞区”的设立创造了一个先决条件。中国政府什么时候登岛?择的是什么时机?怎样确保登岛人员安全?如果没有制海、制空权,如果没有禁飞区和禁航区,那如何谈登岛?如何确保登岛人员安全?总而言之,就是一旬话,没有强大的实力做保障,一切都无从谈起,而一旦具备了相应的实力,那一切就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而那时“禁飞区”只不过是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或一个象征而已。应对日本的挑衅,中国政府早已准备下了各种预案,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在按部就班的一步步往前走。如今设立“防空识别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步,既不是第一步,也不是最后一步。如果没有这一步的试探和刺激,那接下来我们无法灵活掌控局势的发展。有了这一步,我们可以在东海设立雷达监听站,监控东海海空一切目标。只要日本的飞机一离开地面,我们就可以立即采取应对措施,以确保我们不错失任何一次战机,不在这场争斗中总是处于被动后手。这也是法理维权中的重要的一步。它的意义在于,说严重了,就是我们先敌开火的法理依据,从此以后不用再讨论谁先开第一枪的问题,只要不服从防空管制的,我们都可以击落。就是往轻了说,这是也与日本人的防空识别区针锋相对的一个法理依据。我们先是在海上巡航拖住日本海上保安厅,这次在空中再拖住日本航空自卫队,最后就是让日本四面楚歌,应接不暇,就是拖也拖跨日本人。

第三点来讲,就是中国日益强大的国力要求我们必须有一个安全的活动范围。这一次设立防空识别区,可以看作是对日本前一阵闯入我海军演习区的一次回应。那一次是在公海,如果我们击沉日本舰艇是我们仗势欺人,这一次是划在我们家门口,如果再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不会那么客气了。以此来推断,如果日本再继续挑衅,继防空识别区之后,离我们设立禁飞区也不会太遥远。

毕竟,禁飞区不同于防空识别区,只是一时一事的短期行为,而防空识别区却可以长久存在。因此说,如果日本就此收手,共同维护东海和平,那禁飞区就无从谈起,毕竟中国不会象日本人那样无理取闹,自取其咎。反之,则我们可以随时在日本无视我们防空识别区之时设立禁飞区,随时击落不服从防空管制的飞行物。

总之,防空识别区已经设立,是针对日本挑衅的回应与惩罚也好,是法理维权的进一步强化也罢,只要日本人继续挑衅,那就离设立“禁飞区”为时不远了。我们并不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但我们却已经为那一天准备了太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