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把暧昧这样一个词语拆字开来,叫做:爱日未日。这种拆字法顿时使这词语看起来颇有意蕴。这便是中国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

可能这男人每天会发给你一条表意不明的信息,可能他会有意无意地暗示你他对你的挂记,可能他会关心你的饮食起居,可能他会不时寄给你一些别有意蕴的小心意,可能你某一刹那会格外想听他的声音。那么我恭喜你,你壮烈地被暧昧击中。

这样的时候,姑娘们往往轻翘嘴角,眼梢含笑。活到这把年纪,谁也不是不解风情的修女,谁也不是不懂得如何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惹得自己春心荡漾。

我想暧昧是安全无公害的,不需要对它负责。这男人今晚去哪里,去应酬还是找乐,和谁在一起,几点回家,有没有酒醉,统统与你无关。你只会在遇到的时候同他聊上几句:今天开心么?天气渐凉,你有没有穿暖。

貌似平常,实则暗度陈仓。两个人都拼命按捺彼此心灵的悸动的声响。

也许你们会在某个时间同样的寂寞,也许你们乐于相互叨逼叨所遇到的不公或者挫折,也许你们会相互体恤扶持觉得已然认定对方是你信任的力量。但是我依然冷静地建议你:亲爱的姑娘,动什么,别动感情。

不要给自己任何机会,让两个人可以借着酒醉或者交际的机会相互触碰对方的身体,甚至干脆就饥渴地叠合在一起。也许触碰那一刹那你会无比真实地感受到电光石火,会体验到异乎寻常和期盼已久的幸福炽热。但酒醒后或者梦醒了,你会有剧烈的失落感: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会和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走到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地步?原来所谓的暧昧无非是以这样庸俗的形式草草收场。

暧昧是一场用来陶冶情操的自我历练,它绝不是为自己精心选拔培养一个可以在寂寞的时候提供怀抱的定时消遣。

男女之间只存在两种既定关系:第一:爱人。第二:寻常朋友。其它的任何,都是炮友的代名词。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赌场上见过不止一次,说着小赌怡情,结果把自己输得赤条条,再落荒而逃。

不要在暧昧的时候对他说我爱你。这会让你早早地失去定力抵抗力意志力,女人都有颗敏感和过分感性的心,强大的暗示性是可怕的东西,当你每天每夜忙碌或者难得清静的时候,满脑子装满那个与你暧昧的男人时,我抱歉地通知你:你曼妙的暧昧生涯,已彻底化作相思病。之前整个人的优雅抑或淡定,业已不幸沦陷,溃不成军。

我曾亲历过暧昧,所幸尚留得全尸。这场暧昧挫伤了我大量的时间、体力、耐心、自尊心、甚至抗击打能力。开始时的若有所得让我产生了巨大的心理慰藉感,好似有个地方可以恰到好处地让自个儿狂躁的心灵归位,刚好可以安放自己的匆忙。这样的时候,你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哭笑不得的现实:你到底是对方的第几个好妹妹。

所以我可以给你最好的建议:自控力差的不要玩儿暧昧;寂寞难耐的不要玩儿暧昧;情感经历少的也不要玩儿暧昧。暧昧,需要巨大的耐心、勇气、体力和想象力。

一旦暧昧升腾到两具相互渴慕的肉体交合的时候,那么暧昧的美感就消失殆尽,没有爱情的名号,你们俩的每次交媾都将寻常得一如去酒店开房造爱的寻常小情侣。

如果你爱一个人,记得莫要与他暧昧,这是对爱情的不公,也不吻合你内心的一片热诚。如果一个人与你终日暧昧,记得莫要同他纠缠下去,不出预料的话,他尚未动过与你发展成恋人的念头,兴许他不过想找些乐事过生活。从来没有女人在爱情里能稳赚不赔,但是赔本起码也有底线,哀大莫过心死,动什么别动元气,爱情本来就剩的不多。

死于暧昧,不如让暧昧去死。


本文内容于 2013/11/25 22:33:00 被陌上海棠花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