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搞建设,台湾北部和中部攀比跑关系

运兵 收藏 3 146
导读:《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曲折的转型”,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 1955年3月3日这一天,对于多数台湾人来说,关注的不是国民党第七届五次全会闭幕,也不是《“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正式生效,更不是杜勒斯访台和与蒋介石的会谈,而是另外一件事情——大甲溪综合开发促进委员会的正式宣告成立。 尽管蒋介石得到了他孜孜以求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但能不能获得安全保证仍是一个谜。鉴于以前的事实,台湾民众大多持怀疑态度。他们更看重的,是现实问题的解决。大甲溪水利工程建设,就是专门解





《蒋介石在台湾》第三部“曲折的转型”,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



1955年3月3日这一天,对于多数台湾人来说,关注的不是国民党第七届五次全会闭幕,也不是《“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正式生效,更不是杜勒斯访台和与蒋介石的会谈,而是另外一件事情——大甲溪综合开发促进委员会的正式宣告成立。

尽管蒋介石得到了他孜孜以求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的签订,但能不能获得安全保证仍是一个谜。鉴于以前的事实,台湾民众大多持怀疑态度。他们更看重的,是现实问题的解决。大甲溪水利工程建设,就是专门解决台湾电力紧缺和中部地区旱涝灾害的切实措施。因此,尤其对中部地区的民众来说,更看重和欢欣鼓舞的,是后者。

实际上,中部大甲溪水利工程建设的推进,是与北部大汉溪石门水库建设的推进而较劲、攀比的结果。

去年11月6日,经济部长尹仲容在“立法院”大谈“台湾经济的困难与出路”时,谈到台湾工业资源缺乏状况说:“水力资源虽然丰富,但缺乏天然水库,水力发电须视雨量之情况而定。然台湾电力在历年建设扩展之下,仍为台湾经济中甚为重要之一环。如能有足够的电力供应,利用技术从事制造,工业上仍有广大领域可以活动,尤以化学工业为然。”

发展新的水力、水库,不仅与台湾短缺的电力相关,还关系农业上的灌溉。

在农业的水利灌溉方面,尹仲容说:“大陆上,稻田灌水的办法是轮灌法,而台湾的办法是续灌法。根据农复会专家研究的结果,认为如采轮灌办法,较续灌法用水可节省20-40%,而且对稻种的发育只有更好。在台湾水源缺乏的情形,这个办法如能推行全省,其功效比建设另一大圳或水库还要大……当然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办法之推行,而就可不办如石门水库一类的大规模新水利建设……建设新水利工程仍须并途进行。”

尹仲容的讲话说明台湾决策层已经认识到,无论是从电力供给还是农业灌溉来说,台湾都亟需建设综合性的水利工程。这个认识不是尹仲容独有,“副总统”陈诚更是认识深刻。并且,陈诚才是台湾水利电力开发工程最给力的促进者。

6月1日,陈诚卸下“行政院长”一职后,不准备设“副总统”办公室,但独独对水利和电力感兴趣。就职“副总统”后,他休息了一段时间。9月初,他开始正式上班。他上班第一件要去办的大事情,就是推进石门水库建设,促进台湾电力和灌溉的发展。

说起石门水库,确是台湾建设史上值得一书的大事。它坐落在大汉溪上游。大汉溪又叫大嵙崁溪,位于台湾北部,上游山峦环抱,溪流蜿蜒,流过平坦的石门地区,经桃园、台北两县而入淡水河。因为上游陡峭,遇到暴雨就夹泥沙而下,日久河床淤塞,沿途各地常受旱涝所苦。1950年陈诚就任“行政院长”后,桃园地方人士以吴鸿森为首组织“石门水库建设促进委员会”,请求陈诚和“行政院”建设水库,纾解民众旱涝之苦。计划中的石门水库横跨龙潭、大溪两个乡镇,因溪水出口处有两座小丘对峙,如同石门因而起此名。陈诚有感于增加农业生产要解决水利,经蒋介石同意后,聘请美国内政部垦务局大坝及地质专家来台协助,制定了一份《石门水库计划概要报告》。1954年5月,经济部、台湾省建设厅水利局和台湾电力公司邀请农复会,组成石门水库设计委员会,对石门地区进行工程调查和成本估算,最后认为建设水库可以达到兼顾水利和发电的功效。

随着去年下半年电力紧张加剧,加价案遭到强烈反对后,陈诚虽然也是对齐世英等反对派的打压力量,但内心明白加价不能治本,要真正解决电力紧缺难题,必须增加发电总量。而“副总统”之职几乎是赋闲,闲不住的他决心为民众干一些实事,便把注意力转移到解决电力难题上来。几经调查,他认为台湾水力丰富,水力发电很有优势,将把目光瞄向了规划之中的石门水库。

9月7日早晨,他带着台湾省主席严家淦及张道藩、尹仲容、袁守谦、叶公超、罗家伦、黄季陆、田炯锦、章锡绶、沈宗瀚等政要以及美方的官员和工程人员戴维斯、史道美、卜兰德等,前去视察桃园、中坜、杨梅、石门水库等地。

随即,众人听取石门水库设计委员会总工程师徐世大有关石门水库设计进度及其经济价值的报告。然后,吴鸿森带领众人前去石门水库所在地——龙潭乡三坑村,巡视水源及桃源大圳闸口。台湾省水利局长章锡绶及徐世大沿途进行报告、解释。

此时这里还是偏僻小村。中午时分,陈诚等人也无宾馆休息,当地老乡在吴鸿森等人组织下抬来饭菜,众人就地野餐。

下午一时,陈诚等人在石门水库招待所举行座谈会。

石门水库建设由此拉开了序幕。

陈诚视察石门返回台北后,电力加价案还是没能通过,并且矛盾越来越激化,民众反对的呼声也随之高涨,因此水电建设更是人心所向。在陈诚的力促之下,石门水库建设的消息公之于众。这个好消息随即点燃了台中地区——大甲溪地方人士建设水利工程的热情。

大汉溪在台湾北部,大甲溪则在台湾中部。大甲溪是台湾中部的一条重要河流,全长142公里,最后注入台湾海峡。它和大汉溪一样富含水力资源。它的发源地海拔超过3500米,河川坡度陡急,平均坡降为2.6%,而一半以上流域又适合蓄水;中游坡度陡峻,水头巨大,且相当集中,还有高落差的峡谷,幽谷深邃,地质坚强,可谓是天成的建设水电站的好地方。事实上,台湾中部的电力和水利灌溉,这些年也是十分紧迫,需要加强。为此,1955年1月,大甲当地人、协理朱江淮和台中县议会议长李晨钟邀集中部各县市首长,正副议长,省县议员,乡镇长及水利、电力专家等77人,在台中县发起筹备大甲溪综合开发计划委员会。

大甲溪综合开发之议突然发起,响应者人数众多。

这是因为除电力紧缺为全台湾普遍现象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甲溪水力建设事实上比石门水库提出得更早,且更有基础。

1953年10月,台湾电力公司成立大甲溪电源事务所,但由于“省政府”推动四年经济建设计划,大甲溪开发未列入该计划,结果,本已启动的大甲溪开发又停步了。恰好这时朱江淮赴美考察归来,认为大甲溪流域水资源丰富,可仿效美国田纳西流域开发先例,进行多目标开发。并且,台湾经济发展快速,对外贸易不断扩展,原有基隆、高雄两港不久即可能不敷使用,应在台湾中部另辟新港,这些都并列在大甲溪综合开发计划中。他向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黄辉提出建议:以台湾电力公司为中心,集合政府各机关力量,开发大甲溪。他还力邀中部地区的省议员及地方人士共同推动这项工作。

朱江淮的倡议得到中部地区的大力支持。

1954年7月,台湾省临时省议会第二届第一次大会中,中部地区十五位省议员提出洋洋千言的临时动议,建议“省政府”充分利用大甲溪所蕴藏之丰富水资源,立刻进行“大甲溪综合开发计划”,包括开发电力、扩充灌溉、水库蓄洪、发展农业、增建交通、重建台中港及区域计划(包括工业区建设)等七大项目。省议会将决议案送“省政府”转呈经济部研究。但半年过去,此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可是,大汉溪修建石门水库的消息突然爆出,更让朱江淮和李晨钟等人急得坐不住了。1955年1月,两人广发英雄帖,邀集中部各县市首长、正副议长等77人,发起筹备大甲溪开发促进委员会。3月3日上午,蒋介石在国民党第七届五次全会上发表推动经济建设讲话。下午三时,中部地区的大甲溪综合开发促进委员会正式宣告成立,李晨钟为主任委员,朱江淮为顾问。

委员会成立后,该会立即领衔,发动台中、彰化、南投等县市长、正副议长、省县议员、乡镇长等122人联合建议“行政院”、“省政府”应从速开发具有六大效益的大甲溪水力工程,以利国计民生。

3月7日,尹仲容下令经济部成立大甲溪综合开发计划委员会,由经济部水利司司长邓祥云任主任委员,下设电力、综合、区域计划、防洪灌溉、农林开发、港埠等六组,在台电公司中,五位协理中仅掌管总务及财务两位协理没参与大甲溪建设,其中,总经理黄辉担任该委员会委员,参与决策;总工程师孙运璇任委员会委员兼秘书,襄助邓祥云综理全局;曾主持过乌来和天轮两大水力工程的顾文魁担任电力组组长。朱江淮担任综合组组长,负责综合研究规划多目标开发及其他不属于各组的事宜。

谁知台中大甲溪计划刚启动,又促进了北部石门水库那班人马的建设热情。

4月1日,桃园、新竹两县县长、议员及省议员等十余人,代表北部地区民众,由石门水库建设促进委员会主任委员吴鸿森率领,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台北,然后奔走在“行政院”及台湾“省政府”及其他有关机关,众口一辞地陈情三个方面:

一、桃园、新竹一带自去年大旱,两期稻作歉收,为数十年来所罕见。

二、陈“副总统”关心民疾,曾于去年指示经济部设立石门水库设计委员会,主持规划设计,特推举代表致敬感谢。

三、最近旱象日益严重,北部地区百余万农民均迫切期待石门水库能早日兴工。

他们又是打旱灾哀情牌,又是打吹捧陈诚牌,声势比大甲溪还大得多。陈诚闻讯,高兴地出面接见他们,并且当面表示说:“政府对此项工程决心兴建,希望民众与政府通力合作。对于工程费用之种种困难,政府决尽最大努力予以排除,望民众安心。”

接见了这些民众代表后,陈诚转身就带着俞鸿钧、严家淦、尹仲容一起去“总统府”,面见蒋介石,为石门水库尽快动工陈情。

陈诚详尽地向蒋介石报告大甲溪民众代表的要求。

“台北缺水,修石门水库酝酿多时。”陈诚说,“但是,中部地区也同时存在问题,电力不足,旱涝难保,民众要求强烈,怎么办?我们政府只有去纾解民意。”

尹仲容说:“前一段时间电力加价案,弄得大家都很紧张,齐世英所以死硬反对,就因为有民众的情绪支持,现在加价了,政府多了一些财政收入,但电力供应没增加。没有充分的电力,工业就没法发展,这话我早就多次说过。”

“政府工作贵在平衡。”蒋介石说:“中部建设大甲溪,北部修建石门水库,我们一视同仁,决不厚此薄彼。他们的要求,经济部要尽快答复,‘行政院’应予支持。”

这让陈诚和尹仲容面露喜色。蒋介石接着说:“四年经济建设计划要尽快落实,电力和水库建设要搞好。”

由于得到蒋介石的支持,经济部将石门水库建设计划报请“行政院”后,很快获得了批准。

经过反复讨论后,蒋介石、陈诚决定在桃园县石门峡谷兴建水库,集合经济部、农复会、省建设厅、水利局、台湾电力公司等设置筹备委员会。为表示对这个重大建设项目的重视,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由“副总统”陈诚担任,蒋梦麟、尹仲容、徐柏园和严家淦等要员为常务委员。石门水库兴建的原始经费以实施耕者有其田后农民购地而交还的地价款项1200万元新台币为主,农复会主任蒋梦麟为石门水库建设,数度赴美争取美援预算,又从美国开发基金获准贷款2150万美元,工程建设还获得美国安全分署提供工程协助。一时之间,台湾也掀起了各地兴修水利的热潮。


(转载不得遗漏书名、出版社和作者)

蒋介石搞建设,台湾北部和中部攀比跑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