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幻与现实的精彩迷离

老李广花荣 收藏 0 10
导读:或者每位成年人都经历过一些不同的灵异事件。先别下定论这是封建迷信,实在是在当今自然社会生活中,尚有诸多的奥秘至今未被人类所解读。 说一件亲历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改革开放之初,我改良、做大了一份甜蜜的事业:养蜂。这养蜂真的是份又辛苦又浪漫的差事。一年四季撵着花期走,披一身朝露,裹一身的芬芳;时时被蜂群辛勤劳作采百花酿蜜造福人类的精神感动着。 那年在豫南桐柏山里赶荆条花儿。这是一个六月的午后,我在大树下乘凉小憩。 山里偶有布谷一两声的鸣叫,林深处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嘶嘶嘤嘤,


梦幻与现实的精彩迷离

或者每位成年人都经历过一些不同的灵异事件。先别下定论这是封建迷信,实在是在当今自然社会生活中,尚有诸多的奥秘至今未被人类所解读。


说一件亲历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改革开放之初,我改良、做大了一份甜蜜的事业:养蜂。这养蜂真的是份又辛苦又浪漫的差事。一年四季撵着花期走,披一身朝露,裹一身的芬芳;时时被蜂群辛勤劳作采百花酿蜜造福人类的精神感动着。

那年在豫南桐柏山里赶荆条花儿。这是一个六月的午后,我在大树下乘凉小憩。

山里偶有布谷一两声的鸣叫,林深处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嘶嘶嘤嘤,一个静谧地自然界,叫人容易在惬意中入眠…朦胧中,居然听到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向我走来。看去,是一位衣衫褴褛的僧人。他手执一把只有几根筋骨的芭蕉扇,脚上趿拉着双破僧鞋,虽蓬头垢面,倒也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便迎上去学居士礼佛的样子双手合十作揖:敢问师父尊姓大名?和尚扑哧一笑说,不能这般问,俗家人不懂咱也不怪,贫僧姓释,人都叫我疯和尚济公,口渴,讨口水喝…

嗬?感情遇上活佛济公啦?连忙让进小帐蓬坐下,找到久藏的桂花蜜用凉茶冲了捧上。济公畅饮,一连三碗!大叫痛快,甜,解渴。用手擦一把嘴角茶渍说:施主如此大方,我怎好白喝你的好茶水?这样,我教你两个不杀生的养蜂窍门儿吧,包管你受益终身。第一个:你们蜂农们为了控制雄蜂的数量,割蜂房的封盖令幼虫死在蜂房中,又杀生又麻烦是吧?有个妙法,你只用在清理后的置有雄蜂房的蜂箱里放些“升化硫”,以后蜂王产子也就不会孵化了,其不两全?第二个窍门:你们退下来的蜂批怕生巢虫常用硫磺来熏,这就需要将蜂箱严实密封,很费事,更为不利的是硫磺烟熏过的蜂批有异味,蜂群排斥不易接受对吧?咋办?你逮只壁虎往蜂箱里一放就行喽,保你不会再生巢虫,可别让壁虎溜跑了哦,这叫生物防治,施主不妨一试,告辞。

…济公言毕即起,待我欲揖礼相送时,活佛已经飘然去了。

我睁开眼,醒转过来,四周依然是草虫叽叽的空谷,原来是一场好梦。回味良久,梦中情境各个细节清晰可记,心中便有一份欣喜和惊讶。居然想到个文词:醍糊灌顶: “升化硫”“生物防治”之类的化学、生物专业术语怎会由一个僧人口中说得?我好生纳闷。

后,很好奇,梦中济公授的两个法儿在养蜂实践中我认真试用了,结果让人惊诧:这办法灵验好使,屡试屡应,你说奇也不奇?!

之后多年,我特将两个窍门说与远近蜂友,他们用了也都说好。我说,这是济公活佛梦中所赐,大家惊疑。梦中情境在日常生活里巧合再现,也是有的,但,有这种专业技术含量的梦幻情节在现实生产实践中真切应验,见之甚少。

若说济公梦里传技尚属小事,还说一件绝非杜撰的大事情。

无独有偶,日前,铁血军事网一则新闻:兰州军区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女少校(系国防科技大的高才生),为设计信息网络中防止侵入的编程,苦战数月,禅尽竭思未果,岂料夜来一梦,灵光闪处,一种全新的切入程序自动排列在脑海里,她不敢怠慢,忽地坐起,循着梦中的记忆,奋笔疾书写下了三十多页码的“e空间装甲”编程!写毕笔一甩,这位美女少校倒头昏睡了三天三夜(解放军报有转载)!该编程让美国一位信息战专家大惊,说此“e空间装甲”编程未来十年信息战中绝不会过时!

一位科学先哲说过:不要把我们还没有认识了的自然生活中的怪诞现象一概视为迷信。不是原句,大意是这样。

这是怎么啦?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精彩迷离的世界?困惑至今无解,或请开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