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王志冬的幸福生活

逐客令588 收藏 0 69
导读:王志冬刚把车泊好,就有四个彪形大汉围上来。领头的一个胖子拉开车门,闪光灯刺得他睁不开眼。 “东哥!”一个人大叫起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让我先采访吧!”王志冬推开伸过来的几只话筒,抓起公文包,向办公楼走去。 “您找谁?”前台小姐边敲键盘边问。 “我是王志冬。” “没这个人,他辞职了。”小姐头也没抬。 “我就是王志冬!”小姐这才抬起头,冷冷地望着他。“没你这个人,你辞职了!“这时候,一位穿吊带裙的小姐嗒嗒嗒嗒走过来,“你是王志冬吧?走,跟我去报道。” 在一间小会议室里,王志冬埋头填表。


王志冬刚把车泊好,就有四个彪形大汉围上来。领头的一个胖子拉开车门,闪光灯刺得他睁不开眼。

“东哥!”一个人大叫起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让我先采访吧!”王志冬推开伸过来的几只话筒,抓起公文包,向办公楼走去。

“您找谁?”前台小姐边敲键盘边问。

“我是王志冬。”

“没这个人,他辞职了。”小姐头也没抬。

“我就是王志冬!”小姐这才抬起头,冷冷地望着他。“没你这个人,你辞职了!“这时候,一位穿吊带裙的小姐嗒嗒嗒嗒走过来,“你是王志冬吧?走,跟我去报道。”

在一间小会议室里,王志冬埋头填表。吊带裙走进来,抱走了他的毕业证、学位证、身份证、大学英语六级证书、以及乳品技术员专业资格证书。

“王志冬,这是一式两份的《保密协议》,《个人声明》和《劳动合同》,你签一下先吧。”吊带裙又走进来。

“我能先看一看,或者交为我的律师看一看,然后再签吗?”吊带裙诧异地望着他,鼻子里挤出几声冷笑。“当然可以,你慢慢研究,我十分钟以后来取。”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金发黑眼的小伙子在门口“咦”了一声。“怎么又被占了,这间会议室我早预定了。”嗒嗒嗒嗒,“胡姐,抱着这么多结婚证啊?有咱俩的吗?”

“咱俩的?哼,等你长全了再说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长全?你又没试你怎么知道?”

“肯!”小会议室里的中年人发出一声尴尬的咳嗽,两人相视一笑,金发黑眼乘机在吊带裙肩上摸了一把,跑了。

“喂,你的证件,收好吧。协议都看完了吗?”吊带裙问。

“胡小姐,您看,这几处能不能修改一下。比如这条—双方终止劳动合同后,乙方在24个月内不得从事与甲方业务有任何竞争关系的职业。还有这条--”王志冬感觉一种巨大的超自然的力量从头顶压下来,他抬起头,遇到了胡小姐寒气逼人的目光。

“王志冬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过去当CEO现在当编辑自己很委屈?跟你说句实话,IT界有多少人想从头再来,还没机会呢?”

“对不起,修改协议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还没有变成现实。”王志冬局促地掏出烟,捏在手里。

“这里不准抽烟!一句话,你签不签?”

“他大爷的,我不想干了!简直是侮辱,我实在受不了了!”洗手间,王志冬的半个脸,另半个脸,手机。

“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事,咱们部门新来的编辑—王……,你叫王什么?哦,王志冬。他来主要负责我们的科技频道,以后,李子,让他跟你一块儿干。王志冬,这是你的办公隔断。注意事项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不要在网上闲逛,不要聊天,总之,干活一定要快,That’s why they pay you。明白吗?”

“3345 5432 1123 322-”音乐起,王志冬掏出手机,旁边响起一阵啧啧声,“他有手机!”

“哇塞,还是摩托罗拉呢!”

“老王,抓紧把这条新闻登上去,上头条。《XXX今天早晨回XX上班,下午2点半召开新闻发布会》。你跟XX认识吧?写一篇评论吧,字数别太多,一万字左右就行了。”部门主管拍了拍他的肩膀,回自己的座位膺战来自世界各地的QQ美眉去了。

整个上午,王志冬更新了40条新闻,评论也写了2000多字。他口渴了,忽然想起自己忘了带杯子来。想去拿个一次性纸杯用,又怕挨说,最后只好忍着。快到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是好友老榕打来的,他也在这家网站做编辑,负责“网上商城”。老榕说:

“东哥,还适应吧?从头再来嘛,就得放下架子。咱们好好干,我就不信不能东山再起!昨晚上电视看了吗?吴世宏,人家有个老板公开宣布要花两亿美金请她。想想她当初,不就一打扫卫生的阿姨吗?起点还不如我们呢。奋斗啊,奋斗!奋斗才能成功。喂,你大点声。中午一块下去吃饭吧,我这里有两张餐券,有一个小子出去陪客户吃了,我和他关系不错,就给我了。哈哈,人缘好,在哪儿都不吃亏。咱们俩人可以吃三份套餐。看你这一段累的,正好加强加强营养!”

这时,部门主管站在王志冬面前,下颌指了指墙上的标语--“私人电话不得超过三分钟”13:00, 14:00, 15:00, 16:00, 17:00, 17:30, 17:40, 17:50, 17:55, 17:58,终于快下班了,一整天,王志冬心里第一次泛起喜悦。

“老王,”部门主管又走过来,“你开车来了,是吧?你家住哪儿?南三环,嘿!正好顺路,我住北四环,顺便把我捎回去吧。”

车堵得一塌糊涂,天阴起来,风卷着黄土,仿佛要下雨,后座上响起部门主管均匀的鼾声。怅望远处,隐隐的似乎是群山。几个月前,他也是开这辆车,走这条路,心情也是这般阴郁。不过那时候所担忧的是纳斯达克的涨跌,现在担忧的是车与房的分期付款。不同的原因,相同的悲伤,所谓地狱天堂不过是一念之差,生命就在一呼一吸间。想到这里,这位现任编辑的前技术员前工程师前总经理前总裁前CEO松开离合,融进滚滚的车流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