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对华言论火药味越来越重 愿出兵配合菲律宾

日本防卫白皮书

手持着礼帽,背后飘扬着旭日旗,今年10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乘车检阅了4000余名日本自卫队员。他一脸严肃,频频挥手。在对自卫队员训话时,他说:“日本面临的安保环境日益严峻,必须寻求最佳的安全保障政策,创建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等。”而这超越了日本战后和平宪法允许的范围。

对于所谓“安保环境日益严峻”所指为何?11月8日,安倍晋三在参议院大会上公开指责中国和朝鲜“让日本的安全环境恶化”。

与此同时,日本自卫队举行了历年来罕见的大规模“夺回离岛”联合演习,3.4万人参演。

从放言修改战后和平宪法、改自卫队为“国防军”、加强日美同盟,到呼吁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夏威夷共同组成“民主安全菱形”抗衡中国。从扩军备战、增加军购、军事演习,到威胁击落中国无人机,安倍政府急转向右,火药味越来越浓。安倍此举的意图是什么?其安全逻辑为何?

迂回的修宪路线

今年6月底,南方日报记者在出席“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时聆听了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演讲。鸠山称安倍再次担任日本首相以来,一大批政客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本人对“日本对亚洲大陆的侵略”的观点也变得模糊,说“有人担心日本将再次在亚洲发动战争。”当被问到,目前在日本像他这样能清楚地认识日本侵略史,坚持对华和平友好的政治家是否占主流的时候。他回答说:“不好意思,不是主流。”

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教授表示,安倍再度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政治右倾化加速发展已经到了比较严重的程度,如果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不设法制止,前景比较危险。日本政治右倾化主要表现在图谋修改宪法,否定历史,改变战后体制;朝野共同强调外来威胁,加强军备;在领土问题上强硬冲突,再次构建“自由繁荣之弧”等方面。这恰恰总结了安倍路线的特点。

安倍上台后首先炒作“侵略定义未定论”。外相麻生太郎提出“效仿纳粹修宪论”,遭到国际社会的抨击。

今年继日本内阁成员和168名国会议员本月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安倍晋三称参拜靖国神社“理所应当”,明确表示允许内阁成员参拜。4月27日,安倍晋三身穿迷彩服头戴钢盔,登上日本陆上自卫队最新型战车,向到场的网民们进行选举宣传。次日,日本安倍内阁主办的主权恢复日纪念仪式结束后,包括安倍在内的参加者齐呼天皇陛下万岁。这是二战后极为罕见的一幕。

为打破战后体制,安倍内阁试图在国内修改日本战后和平宪法,建立国防军,恢复天皇“国家元首”地位,以打破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自我约束;在国际上,安倍内阁力图以所谓《旧金山和约》取代《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及《联合国宪章》,突破战后国际体系和东亚秩序。这些都被外界视为安倍政府急转向右的标志。

而支持安倍右倾化政策的力量也在壮大。经过今年日本参议院改选,安倍所在的自民党以及右翼政党日本维新会加上其他政党中的右翼保守分子,日本的保守政党已经获得了日本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在参众两院,安倍的右倾保守化政策已经失去了制衡力量。”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陈艳云副教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安倍修改宪法将变得更加容易。

她说,几年前,日本还存在“修宪与不修宪”之间的争论;但是现在日本争论的话题是“如何修宪”。言外之意,修宪主张已经成为日本政界的主流意见。考虑到修宪的难度,目前安倍内阁采取了迂回修宪路线:首先,先易后难,从降低修宪门槛开始,修改宪法第96条。根据自民党提出的宪法修正案草案来看,将第96条规定的修宪所需条件由分别获得参众两院2/3以上议员赞成票数放宽至半数赞成即可。其次,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并为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做法律上的准备。

这些都是为最终实现修改宪法第9条,即“日本放弃以国家名义发动战争的权利,禁止用武力解决冲突”做准备。因为,目前日本尚不存在修改此条宪法的强大民意基础。如果此条款被修改,日本便如右翼力量所想成为“普通国家”。

膨胀的自卫队军力

今年12月,日本《新防卫大纲》即将出台。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将在《新防卫大纲》当中明确写入,海上自卫队新增10艘护卫舰,加强岛屿防卫能力;《大纲》还将明确提出到2015年,组建一个3000人规模的“水陆两栖团”,并为这支部队配备最为先进的水陆两栖战车、无人机等先进的武器。届时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总规模可能大幅超过现有的15.4万人

国防大学教授房兵分析称,3000人规模的作战部队实际上将其规格升级到旅级作战单位。此外,“水陆两栖团”即海军陆战队。而海军陆战队作战必定是要在别国登陆,所以是公认的进攻性作战力量。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部署海军陆战队便是对战后体制的突破。

不仅如此,安倍上台以来,不断采取各种办法来扩张日本军力。

此前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政权以现有海上反导力量不足以应对朝鲜导弹来袭以及中国的海洋活动为由,计划投放3000亿日元巨资,于10年内增配两艘美国新型“宙斯盾”艇。届时日本将保有8艘该型战舰,以实现对包括中国钓鱼岛海域在内的西南方向“常时派遣”,提高对中国海上及空中活动的监视与境界能力,切实强化其离岛防卫功能。

日方还在积极推进美军X波段雷达的部署,以强化导弹早期预警与侦测能力。日本媒体还称“为应对来自朝鲜的导弹攻击,”安倍政权已确定着手研究下阶段引进美国“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以及陆基SM3型导弹的方针,意图通过海基(SM3)、岸基(SM3)、陆基(PAC3)以及陆基“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的功能互补与行动配合,打造足以在大气圈内外应对导弹攻击的“四重反导圈”,切实强化其军事抑制能力。

而在这一系列的扩军备战的过程中,安倍时常炒作中国威胁和钓鱼岛议题,为扩军炮制借口。在钓鱼岛问题中,安倍频频大肆放言,称要向钓鱼岛派驻公务员、建船舶停靠站;称万一中国登陆钓鱼岛将“强制驱逐”;放言全天候巡航钓鱼岛,确保实效支配;提及马岛对华示强,自信能获钓鱼岛冲突胜利;甚至高呼“为钓鱼岛不惜一切代价”;还称钓鱼岛“没谈判余地”,后悔没参拜靖国神社。

日前,日本还以九州和冲绳县为中心举行了近年最大规模的夺岛演习,主要训练登陆作战和运输,参演人员达到3.4万人,车辆900辆,舰艇6艘,飞机约380架。“此举除了演练军事,还试图在国内炒作钓鱼岛、独岛之争,制造扩军备战的气氛。”陈艳云说。可以说,安倍在钓鱼岛争端中,试图在日本国内扮演“寸土不让”的强硬角色,而这一政策恐会被其长期坚持。

民主安全菱形系与繁荣之弧

11月中旬,安倍晋三先后访问柬埔寨和老挝,进而完成他自上任之后对东南亚国家联盟全部10个成员国的“轮访”。在“轮访”期间,他大打经济牌和意识形态牌。日本官员称,此举希望深化与日本共享“民主、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价值观”的国家关系,以抗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

安倍上台后,内阁成员频频出访,试图打造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对中国形成包围的战略圈。今年初,安倍便呼吁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夏威夷共同组成“民主安全菱形”,与实力日渐增强的中国抗衡。

此后,安倍在与印尼总统苏西洛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了安倍内阁的“亚洲外交五项原则”,称日本与东盟各国一起努力创造并扩大自由、民主主义和基本人权等普遍价值观;自由开放的海洋是公共财产,日本愿与东盟国家一起全力维护海洋权益和航行自由,欢迎美国重视亚洲的政策;积极推进日本与东盟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建设各种网络,促进投资,拉动日本经济的复苏,与东盟共同繁荣;日本与东盟共同发展与守护亚洲多样的传统与文化;促进日本与东盟各国年轻人的交流,增进相互理解。

鸠山由纪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便称现在的迹象显示,安倍晋三有意继续构筑以价值观为基础包围、孤立中国的战略圈。而这是麻生太郎曾提出的“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共同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战略的延续”。而所谓“自由与繁荣之弧”是指,以东北亚为起点,延伸至东南亚的柬埔寨、老挝和越南,转而连接印度、阿富汗以及对世界能源资源供应非常重要的中亚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延伸至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直到立陶宛、罗马尼亚、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文尼亚等中东欧国家。将地图上环绕中国形成的连接东北亚、东南亚、经由中亚到中欧及东欧的一条弧线上的国家联合起来包围中国。

但正如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研究东亚的教授添谷芳秀所说,尽管安倍内阁的频繁外访提升了日本的海外“存在感”,但目前尚未将日本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提升到更高层次。“没有一个(东盟)国家要加入日本(抗衡中国)……它们最不想做的是激怒中国。”他说,中国正在成为东盟国家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伙伴。

而安倍最为重视的“民主安全菱形”的一个重要力量——印度也决绝成为美国、日本遏制中国的伙伴。清华大学国际战略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楚树龙教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印度具有很强的民族独立性,一般不会被轻易绑入某一集团;而澳大利亚也不会参与所谓的“围堵中国”。

从目前来看,唯独菲律宾积极响应安倍的策略。安倍内阁试图在岛屿问题上拉拢菲律宾。两国已经同意在防卫偏远岛屿、领海以及保护海洋权益方面开展合作;达成协议对于菲律宾军方采取的相应行动,日本军方将予以配合;菲律宾和日本将增加在军事情报和技术领域的交流,强化两国的军事战略合作;菲律宾允许日本海上自卫队船只使用菲港口……

“当然,日本试图构筑的包围圈的核心始终是日美同盟。”楚树龙说,但是日本是在借日美同盟的大船出海。借美国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将自身的战略意图夹杂其中推行。“日美同盟的加强自安倍的前任——野田佳彦任首相时便开始加强”。2012年4月30日野田与奥巴马在华盛顿发表《面向未来的共同蓝图》联合声明,该声明以推进建立海上安全及经济领域新秩序、强化自卫队与美军的监视活动等内容为中心,意在牵制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在军事领域不断崛起的中国,深化日美同盟以维护亚太地区的稳定与繁荣”。

安倍任首相后,第三天便与奥巴马通电话确认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他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与安全保障的基础核心,考虑到中国在东亚地区的崛起,安倍称“日美两国将合作构建和平稳定的亚洲,日本也将尽其所能保持各极势力间的平衡”。

避免下台的杀手锏

三十余年来中国迅猛发展,日本停滞不前,经历了停滞的二十年。终于,目前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双方的差距还有继续拉大的趋势。“目前的问题是,本来我们日本已经不再强大了,但是国民还是希望我们显示出强大的样子,希望有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带领日本继续保持强大的地位。”鸠山由纪夫如是解释日本变右的国际原因。

“安倍内阁右倾化固然有中日结构性矛盾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为了适应日本整个政治大环境的变化。”陈艳云说。

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魏志江教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东亚地区同时出现了两个强大的国家,这是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在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上,都是东亚只有中国这一个强国,不存在竞争关系;近代以来,日本成为强国,中国衰落。但是现在两个强国如何共处,尤其是日本民众如何接受被超越的现实,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也是中日结构性矛盾的症结。

“而这一症结正好被日本政客所用。”陈艳云说。她曾多次在日本高校做访问学者。她说,日本媒体充斥着中国威胁论,而政治家们每每要利用这样的舆论来谋求政治资本。在日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安倍内阁以及所有政治家都在利用钓鱼岛争端、中国威胁论来提高自己的人气。

陈艳云说,冷战后,日本社会形成了一种导致政治保守化的循环:政界、财界的保守力量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右翼团伙联手向企业施加压力;受到压力的企业通过控制广告迫使大众媒体趋向保守;媒体慑于财路被切断,只好减少批判精神,趋向保守;媒体的保守化直接影响了人民的政治判断标准,进而导致国民意识趋向保守,并迅速形成保守化、右倾化的政治土壤;而这直接的后果就是老的革新政党进一步丧失社会基础,传统的保守政党中的右翼得势,极端民族主义派系和人物获得更高的威望。

“一个国家的原首相在中国批评现任国家首相,称该国右倾化严重,这本身就不正常,说明日本政治和社会的右倾化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此背景加之日本政局动荡、首相频繁更迭,真正的、根本的国家利益往往会被降到次要地位,与国家利益相比,个人获得和保住政治权力的切身利益往往被优先考虑。最为关键的是保住个人的政治地位安全。

■说说 日本防卫白皮书

日本防卫白皮书是日本防卫省每年定期公布的军事政策公开说明,可以视为日本官方的军事和外交姿态,与当年度问题立场,主要是以批评中国为重点内容。昭和51年(1976年)开始公开发行,历年内容基本与外交蓝皮书一致,可以视为外交蓝皮书的军事特刊,2012年版防卫白皮书中重点介绍自卫队实施2010年制定的新《防卫计划大纲》,加强动态防卫能力建设的举措。

2013年版防卫白皮书概要特点是强调对中国军事力量增强和朝鲜核及导弹开发动向的警惕,明确写道“安全保障环境的严峻性进一步增加”。白皮书声称,在与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存在利益对立的问题上,中国采取了被认为是高压的对策。中国公布的国防费用增长迅速,并且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缺乏透明度。

白皮书还称,中国动向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和国际社会的担忧事项,值得日本密切关注。中国海洋活动包括入侵日本领海、侵犯日本领空及可能引发不测事态的危险行动。

关于安全保障环境,白皮书说,朝鲜采取包括发射导弹和进行核试验在内的挑衅行为,中国迅速扩大在日本周边海域、空域的活动,俄罗斯的军事活动呈活跃之势,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更加严峻。

关于新防卫计划大纲,白皮书说,日本正在研究加强遏制与应对弹道导弹威胁的能力、离岛防卫的机动能力与运输能力,国会正讨论自卫队拥有攻击敌国基地能力和新建海军陆战队等问题。

关于离岛防卫,白皮书说,日本正在构筑情报收集、警戒监视和发生事态时的快速应对体制,将在自卫队部署空白的西南地区离岛部署沿岸监视部队,并新建快速反应部队。

关于日美安保体制,白皮书说,美国驻冲绳海军陆战队在美国的亚洲战略中具有重要意义,在冲绳部署“鱼鹰”倾转旋翼机有助于加强驻日美军的遏制力。

安倍向右会走多远?

■纵深

“当前,日本对抗中国的动向与甲午战争前10年有许多相似之处。”刘江永说,2010年12月日本民主党政府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已将战略矛头转向中国。安倍内阁目前正准备制定新的“防卫计划大纲”也将在此强化这一个矛头。日本战后曾经制定过四个“防卫计划大纲”。安倍内阁在不到三年内就冻结尚未完成的防卫计划大纲而准备制定新大纲,则是战后以来的第一次,预示着日本将从根本上改变二战后日本的防卫政策。这很可能对未来10年日本的对华战略和中日关系产生十分消极的影响。

日本种种动向也不能让楚树龙感到乐观。他认为日本的领导层可能产生了一种战略误判,认为日本虽然衰落了,中国强大了,但是日本有能力遏制和包围中国。这是20多年来,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都承认没能力做到的事情。而安倍政府恰恰要这么做。他认为日本是一个容易发生战略误判的国家,就像日本曾偷袭强大美国的珍珠港一样。他认为日本为了和中国在东亚一决高下,不排除在钓鱼岛问题上与中国擦枪走火。

“当然,美国有可能是一个防止事态恶化的力量,因为美国毕竟不想被日本拖入战争,可是美国到底有没有能力控制住日本仍然存疑。”楚树龙说。对此,刘江永认为,美国很有可能被日本拖下水。而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有力量控制住日本,防止日本挑衅。

金灿荣、阎学通和陈艳云都认为十年后中日关系应该会变好。一方面,随着中日实力差距的拉大,日本将会不得不接受自身实力的衰落;另一方面,日本经济的发展与繁荣离不开中国,“如果说小泉纯一郎时代中日关系是政冷经热,那么目前中日关系就是政冷经冷,这不符合日本企业界和日本真正的国家利益,对华敌视的政策也不得不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