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进战略”行不通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142
导读:近来出现了有关“西进战略”的讨论,即在亚太出现复杂竞争局面,中国是否应该将战略的重点转向进军中亚和西亚。与此对立的是“稳西”,这更接近清末战略争论中的“塞防”概念。上述讨论有国内国外背景,总的看过于受传统地缘政治的拘束,有诸多需要澄清之处。 经济优先 发展“先东后西” 首先还是要大致了解西部地区在中国发展战略中的位置。1999年,中国高层正式宣布开始“西部大开发”。背景是邓小平当年开放东南沿海时提出两个“忍耐”,一是“军队要忍耐”;一是“西部要忍耐”,经济发展起来,就会有更多资源作国防现代化

近来出现了有关“西进战略”的讨论,即在亚太出现复杂竞争局面,中国是否应该将战略的重点转向进军中亚和西亚。与此对立的是“稳西”,这更接近清末战略争论中的“塞防”概念。上述讨论有国内国外背景,总的看过于受传统地缘政治的拘束,有诸多需要澄清之处。

经济优先 发展“先东后西”

首先还是要大致了解西部地区在中国发展战略中的位置。1999年,中国高层正式宣布开始“西部大开发”。背景是邓小平当年开放东南沿海时提出两个“忍耐”,一是“军队要忍耐”;一是“西部要忍耐”,经济发展起来,就会有更多资源作国防现代化和西部开发。这才有了21世纪两大耀眼的起飞:军事现代化和“西部大开发”,后者是西“进”和“稳”之争的前提。

上述“先东后西”的战略安排有从不平衡向平衡的内在逻辑,即在“经济优先”原则下,首先发展东南地区,其依据是东亚已经形成的繁荣局面。如今,中国尤其东南沿海省份与东南亚地区经济上的依存与融合已达惊人深度,没有足够的理由,掉头“西进”是行不通的。新领导人提出“东亚共同体”,就是基于这个基本而又重大的现实。

西部大开发 解东亚负面冲击

另一方面,“先东后西”有逐步适应中亚地缘政治变化而调整的必要,客观上有因应外部压力的调整过程。这主要体现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为应对宗教极端、民族分离和恐怖主义“三股势力”威胁,中国主导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希望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合作来遏制“三股势力”的势头。21世纪初,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的崛起及其对边疆民族问题的负面冲击,是导致中国更加关注中亚的首要原因,对能源的需求也成为愈来愈重要的动力。实施“西部大开发”也成了解决这些复杂问题的选择,成为影响中亚地区的铺垫,也才有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的响亮口号。所以,所谓“稳西”不过是重申固有政策而已。

西进倘变“东拉西扯”得不偿失

显然,“西向发展”有很复杂的动力,而且大部分同传统地缘政治没有很直接的联系,现在有无必要突显地缘战略考虑,是需要仔细斟酌的。近代中国的“海防”与“塞防”之争对国人思维影响甚深,但今天的地缘政治变局已经天翻地覆,西部地区的外部环境极为复杂,特别是“三股势力”蔓延同边疆民族问题纠缠,绝不可等闲视之。相比较而言,亚太大国竞争甚至还要简单一些。那种以为没有美国在中东、中亚的存在对中国必然有利的看法,很值得怀疑。

总之,“新丝绸之路”固然有诱人前景,但大漠荒凉或布满荆棘,古代“丝绸之路”衰落自有其历史理由。战略贵在顺势而为,才会事半功倍。西向发展不要搞成“东拉西扯”,否则得不偿失。

(本文作者牛军是北京大学国际学院教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