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些年,我们这里有一个泥水匠,因家穷眼看已年近四十还没有娶到老婆,一天邻居给他介绍一女,这一女已嫁两家,皆因太彪悍,在男家无人有办法,两次都被男方休掉,女儿在家父母着急,于是到处托媒人给自己女儿找婆家,也没什么条件也不在考虑家庭贫富,只要有男人要就嫁,邻居得信后急忙向急需老婆的泥水匠介绍,并把这一女两次被休掉的情况都如实的告诉了泥水匠,泥水匠听后决定接纳这一悍女,先把婚结了再说。婚后三天这一女要回娘家,泥水匠到邻居家借驴准备送老婆回家,邻居家有两头驴,一头温顺另一头倔犟,倔强这头驴没人有办法,穷泥水匠到邻居家直接要借这头犟驴,借出后牵到自己家中,在备鞍的时候这头驴是又踢又咬,这一女急着回娘家,这边驴又不听话,泥水匠二话没说到房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刀就杀驴,最后残忍的把驴头给砍了下来,这一举动把在一旁的强悍女给吓住了,泥水匠包赔邻居驴咱先不说,后来这一悍女和泥水匠和和美美的过完了人生。

在对付老婆方面只要能够是一家和睦,耍点本事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千万不要耍过火了,应适可而止。

曹新治是一个煤窑工人,挖煤很辛苦也很危险,但是挖煤挣钱多又不欠账,因此曹新治一家日子过的还算美满,不上班的时候曹新治打牌下棋自己找一些娱乐项目,日子过的是悠哉悠哉。曹新治的老婆是一个话拍子,每天穿的是花枝招展的,人多的地方都会见到她的身影,站在人群里只会听到她的声音,别人到一块都会议论一些家务事,她到人群里就会说一些男女之事,或者说一些别人的闲话,门前门后的人都看不惯她,都不愿意搭理她,但她脸皮子厚,不管大家怎样给她脸色看,她还是见人群就往里挤,该怎么喷还怎么喷。

曹新治的老婆叫秀娟,一直和村秘书有一腿,村秘书是一个大淫虫,和村里好几个女人都有事,村支书看不惯他做的事,几次在村委会上敲打他,他就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根本不当回事。秀娟和人办那事的时候喜欢叫床,有的时候会忘乎所以,有一次在和村秘书办事的时候吆喝的声音大,被邻居听到,过后邻居问她,她竟狡辩说是看黄带黄带上女人吆喝的声音,邻居问她看的哪国的黄带,她说美国的,邻居笑着说美国女人不简单,都学会说咱这里的地方话了,后来大家给秀娟起了一个外号叫“美国女人”。

对老婆的所作所为曹新治早有耳闻,他也很下劲的逮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一个女人出轨光仗男人的两只眼,那是看管不住的,曹新治只要到煤矿上去,孩子只要送到学,天下就成秀娟这个“美国女人”的了,她只要愿意什么事情都可以干了。

秀娟和村秘书有一次在玉米地里欢快,被几个割草的孩子碰到,几个割草的孩子急忙跑回家给曹新治报信,等曹新治气呼呼的赶到地方,看到的只是压倒的几根玉米秆和几大团子卫生纸,回到家后曹新治不管怎样问秀娟,她就是不承认有这事,并且说这都是有人在陷害她,真是提起裤子不认账,这种事谁会给他当证人去,气的曹新治到矿上好多天都没有回家。

秋天掰玉米的时候,大家都忙得不得了,有一天秀娟到水库边洗衣服,村秘书一看只有秀娟一个人在水库边,就来到秀娟身边两个人谈起了悄悄话,本以为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就是有人看见也无所谓,只是说说话又没有干别的啥事,说来也巧,结果正好被曹新治碰到,这一天矿上检修,早早的就检修完毕,没事的曹新治想回来帮帮家里忙,结果到家没见自己的老婆,当时还以为到哪地掰玉米去了,一打听门前的老年人,有人发现她拿着衣服到水库边去了,曹新治找老婆正好遇到老婆和村秘书两个人谈的正投机,曹新治的到来两个人竟然没有发现,曹新治正好听到一句不应该他听到的话,本来就有一肚子火,听到这句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说什么话照住老婆屁股就是一脚,把老婆踢到了水库里,扭过来踢村秘书的时候这家伙竟然跑出去几步远了,明知道老婆不会游泳,把老婆踢下水的曹新治扭头就走,也不管老婆的死活,跑出去好远的村秘书一看要出人命,急忙拐回来跳到水库里救出了秀娟。一气之下回到矿上的曹新治一直没有回家。

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方圆左近都听说了曹新治吧老婆踢下了水,并且这事被大家一添油加醋,传的是沸沸扬扬。这事也传到了秀娟她娘家哥哥的耳朵里,哥哥一听说急忙赶到妹妹家问情况,妹妹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道理来,哥哥平时也听说了秀娟的为人,因此把妹妹恨恨的说了一顿,然后来到矿上叫曹新治回家,刚开始曹新治还非常硬气,非离婚不可,最后秀娟的哥哥问曹新治捉奸捉双你捉到他们没有,想想还真是没按住屁股,最后又想到孩子,这事才算过去。

还别说,自从被曹新治踢到水库里之后,秀娟真的收敛了不少,现在再往人群了钻已感到有点丢人了,话明显的没有原来多,有好长时间大家都没有看见她和村秘书在一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