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访黄埔老兵刘广柽

回忆我的姑父李烈钧[原创]

-----访黄埔老兵刘广柽

刘广柽 口述 顾少俊 整理

上星期,从江西武宁县亲友的电话得知,我姑父李烈钧的墓被当地政府修缮得很好,我很感动。翻阅着珍存多年的照片,姑夫当年对我的爱,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南京沦陷前,我家住南京上海路184号,当时和姑父家住一块,一栋小洋楼,姑父一家住楼上,我家住楼下。

我的姑父李烈钧生于1882年,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人。国民党元老,陆军上将,长期任孙中山的总参谋长。辛亥革命爆发后,我姑父为海陆军总司令,并任江西都督府参谋长。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被孙中山任命为江西都督。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致电蒋介石,主张尊重言论自由,改良政治,一致抗日。

姑父待人和蔼、慈祥,在我的记忆里,从未见他训斥过下属,连高声说话也不多。礼拜天,他带我们出去玩,路上遇到士兵,向他敬军礼,他总是认真地还礼,有时还和人家聊上几句。

黄埔军校刚组建时,在校长人选上,孙中山犹豫不决,我姑父竭力推荐了蒋介石。“西安事变”他负责审讯张学良,我姑父对张学良抱同情态度,规劝蒋介石宽大为怀,放张学良回去,但蒋不同意。在审讯张学良期间,我姑父并未把张当做犯人对待,他让张学良坐下来谈话,张不肯坐。我姑父说:“坐下来好讲话嘛。”张学良这才坐下。审讯时,我姑父耐心听张学良申辩,张学良很感动。后来,张学良在台北接见《自立晚报》记者时,提到当年在南京的这一段往事时说起我姑父:“当年审判长李烈钧,对吾关怀备至,和颜悦色,温言抚慰,一再赐坐,长者风范,永生难忘。”我姑父当年的这些做法,蒋介石是不满意的,但因我姑父的资历和威望,又对他无可奈何。

那时,我只有9岁,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在听他们大人谈话中,不断提到“张学良”这个名字,并说:“这是个好人。”还有,就是那些天,我姑父下班很晚,我还记得我姑母等得很着急的样子。

“武汉会战”期间,我姑父抱病从家乡武宁至汉口面见蒋介石,向蒋当面提出“抗日必须坚持到底,清除左右投降派”等主张,并把这些建议付诸文字亲手交给蒋介石。

1943年, 我积极相信国家“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的号召,放弃上大夏大学的机会,报考了军校。我姑父知道后,写信给我,鼓励我杀敌报国,教我如何做好一名军人,让我受益匪浅。收到姑父的信,我欣喜若狂,当时是战争年代,“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啊!姑父的信我一直珍藏着,后来在“文革”期间搞丢了,我难过了很长时间。

李赣骝是我姑父最小的儿子,现住香港。改革开放后,他邀请我到香港玩了半年。表兄弟多年未见,相谈甚欢。从表哥话中得知,我报考军校,姑父在家中经常说:“小柽子,有出息。”并要求他的子女学习我的爱国心。想不到,我当年的举动在姑父心中有这么大的反响。

我姑父1946年2月20日,在重庆病逝。蒋介石亲自送的挽联上写:“勋在共和辉国史,运回厄难慰英灵”。当时我在军校学习,未能到棂前拜祭,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我姑父虽然出身行伍,但爱好文学,贯通经史。他为人正派,很有爱国心,为国家的独立自由,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与热情。他对我们晚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不仅从生活上关心我们,还教我们如何做人,如何选择人生道路。他走过的路以及他的音容笑貌是我一生难忘的回忆。

注:我一直从事关爱抗战老兵方面的工作,时间长了,情感上已割舍不下了。希望有更多的人关心他们。邮箱:gusj2011@sina.com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1/25 14:59:32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