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北京“站街女”:不乏男扮女装者 收入不菲

淡忘天涯 收藏 1 1166
导读:11月18日晚,记者来到燕莎桥附近,昏暗的路灯下,多名女子站在寒风中左右翘望。附近居民李先生说,这些“站街女”人数不定,夏天时近20人,冬天气温低人数变少,最少时仅两三人。年龄也不限,二十多岁和五十多岁均有。“使馆区老外特别多,这么多女的卖淫,也太有损首都形象了”,李先生说。“站街女”们透露,使馆区附近二十多个站街女中有4个是男人,这些男人被称为“妖儿”,他们只在漆黑的树林里“野战”。这些“妖儿”在树林内接客频繁,因此收入也不菲。 记者扮成嫖客被一站街女带进了一个出租房内,屋内设施


记者暗访北京“站街女”:不乏男扮女装者 收入不菲

11月18日晚,记者来到燕莎桥附近,昏暗的路灯下,多名女子站在寒风中左右翘望。附近居民李先生说,这些“站街女”人数不定,夏天时近20人,冬天气温低人数变少,最少时仅两三人。年龄也不限,二十多岁和五十多岁均有。“使馆区老外特别多,这么多女的卖淫,也太有损首都形象了”,李先生说。“站街女”们透露,使馆区附近二十多个站街女中有4个是男人,这些男人被称为“妖儿”,他们只在漆黑的树林里“野战”。这些“妖儿”在树林内接客频繁,因此收入也不菲。


记者暗访北京“站街女”:不乏男扮女装者 收入不菲

记者扮成嫖客被一站街女带进了一个出租房内,屋内设施简陋,只有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和一台电视机。女子进屋后先将电视打开,并要求记者先付钱。记者付费后,女子开始脱衣服,记者见状,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房屋。


东三环燕莎桥下,使馆区旁……

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成群的女性浓妆艳抹,站在辅路旁,见男子路过,他们就会轻佻地招手、吹口哨。见有人停下脚步,他们会争相“推销”自己,换地点进行卖淫,其中不乏一些男扮女装者。

目前这些“站街女”卖淫已成气候,影响首都形象和附近居民生活。近日,京华时报(微博)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举报

繁华区“揽客”

“这帮女的在此活动很多年了”,在燕莎桥附近居住的李先生称,他每晚11点后回家时,均可看到很多女子站在路旁,“每个都浓妆艳抹,很多人冬天也穿着丝袜,下雪还穿着高跟鞋”。

“很多嫖客都是直接开车过来,摇下车窗,交谈几句,女的上车就走”,李先生说,有些时候,有嫖客因价钱商量不妥,放弃交易,“女的就特别气愤,摔车门,甩脸子,嘴里还骂骂咧咧”。

李先生说,这些“站街女”人数不定,夏天时近20人,冬天气温低人数变少,最少时仅两三人。年龄也不限,二十多岁和五十多岁均有。

“使馆区老外特别多,这么多女的卖淫,也太有损首都形象了”,李先生说。

>>探访

树林里“野战”

11月18日晚,记者来到燕莎桥附近,昏暗的路灯下,多名女子站在寒风中左右翘望,其中一女子看似20多岁,身材高挑。记者与其对视,该女子立即走上前。

“做吗?200元,全套,事后付账”,这名自称蓉蓉的女子询问,“地点很安全,不用担心被警察抓到”。

记者在蓉蓉的带领下来到亮马河南侧的一小片树林里,蓉蓉突然站住脚。

“你们都在这里做?连个床都没有?”记者对“做事”地点表示惊讶。

“最近管得严,没法带你回屋里,如果被抓,肯定说不清”,蓉蓉答道。

记者低头观察,落叶中有不少已用的避孕套。随后,记者以“天冷为由”离开。

记者返回燕莎桥,与另外多名“站街女”交谈。多人告诉记者,“其实那个叫蓉蓉的,是个男人”。

“站街女”们透露,使馆区附近二十多个站街女中有4个是男人,这些男人被称为“妖儿”。“妖儿”们心理没问题,也没做过变性手术,他们只在漆黑的树林里“野战”。这些“妖儿”在树林内接客频繁,因此收入也不菲。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