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黑娃,35岁,与父亲两人相依为命。见到黑娃是在工地上,常年劳作而锻炼出来的肌肉让不高的他显得很健硕,正是傍晚,汗水在黝黑的皮肤上反着金光。见我们来,也不太说话,只是憨笑。倒是工友在一旁,“你们去看看他的家,看看21世纪还有人过这样的日子?快去拍拍,拍拍!”因为黑娃父亲的精神时常有问题,所以黑娃并没有外出打工,只是在村里帮着修房子干活,从早上6点干到到晚上7点,每天能赚100元。一切以十年前一场大火为分界线。母亲刚刚去世,家中不知为何起了大火,房子全都烧没了。不久之后,哥哥也因病去世了。本来精神就有点问题的父亲变得更加不正常,父亲平时喜欢在村里闲逛,总捡些小玩意堆放在家里的储物室里,从流浪小狗到孩子扔掉的玩具,黑乎乎的储物室里堆满了杂物。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黑娃的父亲和姐姐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黑娃的姐姐说,在一个寒冷的冬天爸爸光着身体爬上了高压电线,双手抓着高压电线不放,直到被大家发现才救了下来,但他却一点事都没有,这就是神迹。黑娃的爸爸总说:愿主保佑,儿子和老婆在天堂等着他。每天就在村中给人家打工,从早六点到晚上7点,管饭,一天能挣100元。问起黑娃的娱乐生活,村里的一位阿姨笑着说,“他啊,没媳妇,一起干活的人见他可怜,就带他去县城找小姐,没想到刚进小姐房里没多久就吓的跑出来,再也不敢进了。”这事已经成为了村里闲聊时的笑谈。黑娃的父亲终日在外乱跑,不务正业,还总是在路边唱些没人听得懂的赞歌,见人就传道,也因此招来了更大的误解。黑娃家中的房子甚至没有围墙。他说,从来没有人给他说过媳妇,今后,大概也不会有。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海生,51岁,初中文化,身高只有165,很瘦。加上驼背,就显得更瘦小了。51岁的海城结过一次婚,那是1987年的事了。前妻比他还要矮两头,先天性发育不良,不能生育。1992年,海生的父亲去世,第二年,前妻就跟他离了婚,嫁给邻村一个条件不错但离过婚的商人,还带走曾经一起领养的孩子。父亲去世的第二年老婆跟他离了婚,丈母娘嫌他家条件不好。我们离婚的时候,孩子都四岁多了。当时我们一起下地,因为点事情吵了起来,我一怒之下,举起耙子作势要打她。她便生了气,赶着车回娘家了。我一个人回到家,也没觉得什么,因为我们吵架的次数不少,她也总是回娘家。过了一周多吧,因为地里干活需要人,我就去她家接她。那时候她们家就说,我对她不好,要离婚。其实我们感情挺好的,就在离婚那一天我们还有说有笑。离婚的事情,只能怪他们家人,怪不得她。”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图为海城家里的两间房之一,这个杂乱的储物间曾经是海城的婚房,因为潮湿,又没钱整修,已经没法住人了。他现在和母亲同住在另外一间约有20平米的屋子里。老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前年出了车祸摔断了腿。现在走路十分困难。母亲每月要输三次液,花费300~400元钱。家中一共有七亩地,父亲去世,母亲行动不便,大哥早就分家出去,弟弟在太原打工。家中7亩地只有他一个人种,只好承包出去5亩半,自己种一亩半。承包一年的价格是200元,这还是今年刚涨的价,前几年只有80元。嫂子与母亲有矛盾不愿出力赡养,所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养着老母亲。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房间角落里堆放着很多他以前的日记,日记里记录了写给媳妇的心里话,他说每次看见都会难过,总想烧掉它们。初中辍学后,海城一直靠自学学习,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采访第二天海生跟我们发了短信,主动要求加我们的QQ聊天。我们带着好奇加了他的QQ,令我们惊讶的是,他在网络上的表达与在面对面时判若两人。对网络语言掌控得非常好。自信且多情。他的空间写了很多对生活观察的细节,还有诗。那里是他的另一个世界,与他生活的世界息息相关,可是仅仅是生活的一个片面。他说,自己在网上是个33岁的男子,有三个女朋友,可是他从没把这一切当真过。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洪军,34岁,母亲前前后后嫁过三次,日子一直过的很苦。洪军长期在外打工,这间房子花光了他10年打工攒下的钱,现在他的妈妈和姥姥一同生活在这里,也要靠他供养。洪军的外婆100岁了,是村里有名的百岁老人。洪军的爸爸在他14岁时就因病去世了。那一年洪军退了学,开始操持家务,种地干活。18岁时洪军就独自一人外出打工,做房屋装潢。常年在外的他很少回家,只能每隔一两个月给家里人打个电话。现在洪军还是过着一个人的生活,打工挣到的钱都给家里盖了新房子,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再去说媳妇儿了。村子里像洪军这样在外打工的大龄青年还有很多。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洪军妈妈得从原本就紧张得生活费中把这笔钱千方百计的省出来。外婆年纪大了一身的病痛,碍于昂贵的医药费,也只能靠止痛片勉强维持着。见到我们时外婆张着没有牙早已瘪了的嘴在我们耳边小声的说;“活着没意思,活这么久还不如死了算了。”对于家中没有男丁,一切都得靠自己的洪军妈妈和外婆而言,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在村口和街坊说会儿话,聊聊天了。这是洪军家里仅有的“合影”是用PS合成的,中间是洪军,右边是他去世了的父亲。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小马,27岁,还没结婚,会机电修理,让小马费解的是:结婚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就可以的事,娶个媳妇咋那么难呢?村子里有十几个“光棍儿”,其中有五六个和他同龄,大都在外打工。包括小马在内的这些大龄青年都是因为马庄地理位置偏僻,没有姑娘愿意嫁过来,本村的姑娘又全都嫁出去而说不上媳妇儿的。马庄村里一些有钱的人家为了说上媳妇儿都跑到镇上买房了,但这对于小马家并不现实,一是因为镇上一套房子要20多万,家里负担不起;二是因为小马家还要靠着家中的七八亩田维持生计,不能住在离村子太远的地方。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小马所在的马庄村位于万安镇西北方向,地域偏远,村里沟壑纵横,不通公交车,是附近有名的“偏僻村”。小马也曾在上海打工,他总觉得农村人的性格不适应也不愿意和外面的人接触,还是留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在。相过几次亲均以失败告终的小马有着十分明确的婚姻观,提到高昂的彩礼钱,他说“婚姻是不能用金钱买到的。”对于未来的另一半,他的期许是“普普通通,不要太好的”。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小马平时也会上网,他说他喜欢中国好声音里的吴莫愁。去年在县城打工的时侯,小马一直和一个同在县城打工,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女人发短信聊天,但听到他家在马庄,女人就慢慢的不再和他联系了。在这件事上小马看的很开,“家离的偏呗,没办法”。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大刘,41岁,父亲五年前去世,跟老母亲一起住。他家院子挺大,但只有五间平房,墙上糊着黄泥和着干草。家里没有煤气,只能烧火做饭。大刘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最小。一个姐姐收的彩礼给一个哥哥娶媳妇,轮到他时,正好没钱给他娶亲了。大刘98年在县城打工,磕了腰,导致了下肢瘫痪。那一年他26岁,打了一年官司,花了2万,治了两年终于治好了。因为错过了结婚最合适的年纪,在加之看病花钱已没有更多的钱娶媳妇,但他觉得自己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娶不到媳妇也只能认命。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大刘平时喜欢看新闻联播和时政类的节目,他说男人要了解国家新闻,现在政策好,更要好好干。这是大刘的床,空荡却凌乱,随意堆满着衣物和喝空的啤酒瓶,床底放着别人放完鞭炮之后剩下的炮筒台,他捡来当板凳用了。大刘大哥已经去世,大嫂脾气暴躁,二哥脑子有问题,数儿都数不清。二哥智力差,不会数数,人家给他工钱,他算不清,干了多少天,也算不请。二嫂脑子也不好,可是女儿却聪明漂亮,在外打工有了相好,前两年嫁到宁夏去了,彩礼才5万多,可是女儿原意。姐姐们都嫁的早,离的又远。大刘怕母亲没人管,平时就留在家中种地,闲时在村里打打工,一天一百元,到今年已经攒了一万多。现在村里的彩礼普遍在十万左右,再婚的也需要四五万。大刘说,曾经有一家寡妇看上了他,让他去做倒插门,给四万彩礼,帮着家里干活,但大刘一看那家女方还有个儿子,以后还得出钱给儿子娶媳妇,不划算,就没有答应。现在大刘能做的只有攒钱,对于未来也不敢多想。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小赵,26岁,父亲多年从事金刚钻生意,小赵自己中专毕业,凭借数控这一技之长也不发愁找工作,这样的条件在村里属于比较不错的,所以此前小赵的婚姻之路一开始走的颇为顺畅。去年2月初小赵在姨姨的介绍与小芳相识,二月底正式提亲,三月二十一日就结婚了,从认识到结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这样的速度在城市算是闪婚了,但在农村很常见。小赵的前妻小芳是个高价姑娘,一开口彩礼钱就要了12万8千8,小赵为了搏未婚妻开心,前前后后花了18万才把媳妇儿娶回了家。小赵和前妻小芳从未同房生活,小芳总以自己有病拒绝小赵亲热的要求。家中因娶亲借了3万元的外债,小赵过意不去想带着小芳一起去青岛打工还债,但小芳不乐意,小赵只好一个人离开了村子。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在外打工还债并不顺利的小赵回家时只拿回了1000元的工资,小赵爸爸为了儿子媳妇感情和睦,主动建议小赵拿出工资中的一部分给小芳。小赵没想到的是当他拿着打工赚来的钱刚走进小芳娘家的门,小芳还未开口招呼一声就直接问小赵要钱,理由是自己要看病。于是小赵父母带着小芳到了县城的医院看病,当小赵父母拿着医生开好的药方准备去抓药时,却被小芳一把抢走,她要求不买药直接把钱拿给她。从此以后,小芳停不了的总以看病为缘由向赵家要钱,今天500,明天1000,越要越多,如果要不到就跑回娘家不回来,碍于面子赵家都一一满足了她。直到无奈的小赵又一次拿着2000块找到小芳时,小芳一拿到钱立马递给身后的妈妈,要妈妈给她保管好。看到这一幕的小赵彻底心寒了,终于,小赵家人向法院起诉了小芳,法院判决小芳家归还赵家8万元,但断断续续赵家最后只拿到了5万2千元。赵妈妈一气之下住了院,卧病不起。这是小赵妈妈受朋友的鼓励开始信仰基督教,她希望神迹能降临在自己的家庭,让自己的病情好转。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大仲,28岁,姨妈给介绍的姑娘就是大仲当年的初中同学小梅。初次见面,双方都比较满意,再一段时间相处后,两家的婚事就算定了。就这样短暂的接触后,大仲回到了广州继续打工,家里的父母开始按当地习俗筹钱为儿子置办彩礼。与小梅分开的日子里,大仲每天靠几通简单的短信维持着和小梅的联系,期间,大仲另一个留在村里的初中同学晓军问大仲要了小梅的电话,大仲没太注意,也就随手给了对方。转眼到了快过年的时节了,大仲回到家里准备迎娶媳妇儿过门。8万8的彩礼钱虽然给家里添了一些经济负担,但能看到儿子娶亲这样的大喜事,大仲的父母还是很开心的忙前忙后着。收下彩礼之后,小梅的要求还有很多,1000块的化妆品,5000块的摩托,要起来一点也不含糊。大仲家里看重面子,勒紧腰带照单全收,一一满足了小梅的要求。眼见彩礼钱也送了,礼物也买的差不多了,这媳妇儿过门的时侯该到了吧,大仲一家满心期待着。谁知道,等来的却是女方家晴天霹雳一般退婚的消息。退婚之后,大仲出现了暴躁,不停走动,摔砸家中物品,与父母肢体冲撞等一系列的症状并且日益严重。


七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结婚为什么这么难?(组图)

大仲百思不得其解,多次上门沟通,无奈女方态度强硬,毫无回转的余地。大仲一家问不到原因,四处打听,才知道小梅早已找好了新的婆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向小赵打听电话号码的初中同学晓军。再一深究,这俩人从初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交往,中间分手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小梅与大仲相亲并且同意了婚事。大仲回广州之后,小梅与晓军又开始密切联系,这才导致女方悔婚。大仲家表明不同意退婚的立场后,女方家叫来晓军晚上破门而入,强行闯进大仲家抢砸物品,打碎玻璃,暴力退婚。大仲家又气又怕,尤其是大仲,一次次的打击接连刺激到了他的心理。最终在协调下,大仲家拿着女方家退还的5万元解除了婚约,一桩喜事转瞬变为全村皆知的新闻。图为爸爸蹲着闷头吸烟,一提到儿子的病就摇头叹息,但对儿子的要求总是尽力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