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关于计划生育的:在西北,我看到了“计划生育,丈夫有责”,

这说明那里的主要障碍在男方。

在山东,我看到了“一人结扎,全家光荣”,我仿佛回到了“一人参

军,全家光荣”的战争时代,不知道结扎这事有何荣可光?难道说也放鞭

炮、骑大马、戴红花,逢人便趾高气昂地宣布:“俺结扎啦!快来俺家喝

酒吧!”……

在河南,更有邪门的,叫做“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

牵牛”,这说明那里的计生工作很艰难,经常要采取严历手段,但用“扒

房牵牛”来强迫人家流产,却是违法。

说到法制,也有一些有意思的口号。在河北,我看到一条标语:“武

装抗税是非法行为”,真令人哭笑不得,它的意思是说,和平抗税是合法

的了。

高速公路旁闪过一条标语:“不得袭击警车”,我不禁一阵紧张,因

为我坐的是“民车”。

于是想到许多口号本是人们普遍应该做到的,比如十字路口写着:

“红灯时请您停车”,但我想假如一个人连红灯都不在意的话,他对这个

红灯的“画外音”恐怕也不屑一顾。

在浙江,我看到几条十分有趣的标语。在一座尼姑庵的墙外,写着:

“偷税漏税,来世罚作尼姑”。于是我看到尼姑,就觉得她们身上都藏着

前世带来的钱财。旁边还有一条:“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消灭三胎”。

车子驶过一座县城,这个县的支柱产业是散装水泥,马路上空赫然高

悬着巨幅标语:“大力发展散装水泥,是我们的基本国策!”暗想这个县的

干部可真大胆,要在封建时代,这叫做“矫诏”,是杀头之罪呀。

除了这些奇怪的口号,那些我们司空见惯的标语,倘若细想起来,也

往往问题甚多。比如建筑工地上常见这样的标语:“大干××天,工程提

前完。”首先这个“完”让人产生疑惑,是“完成”呢?还是“完蛋”呢?

更重要的是,工程为什么要“提前完”呢?一个工程需要多少天完成,应

该是有严格根据的。需要一百天完成的,你五十天完成了,质量能让人放

心吗?君不见,几乎所有的“献礼工程”,都在节日过去以后,开膛破肚,

重新“梳妆”,还美其名曰“多快好省,坏了再整。”所以“提前完”的

结果多数是要提前完蛋……

胡适曾经气愤地喊出:“打倒多数”,但他这话本身就是一个口号。

其实,口号是我们永远打不倒的,相反地,永远是口号打倒我们,我们被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打倒过,被“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打倒过,

被“宁吃社会主义的草,不吃资本主义的苗”打倒过。今天正在被“男人

不坏,女人不爱”和“穿金×皮鞋,走金光大道”所打倒。因此,我趁早

趋炎附势,高喊一声“口号万岁”,也算混入了辉煌的口号发明史。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口号照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