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使馆区旁“站街女”调查:不乏男扮女装者

vampire_cat 收藏 0 682
导读:[摘要]北京东三环燕莎桥下,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浓妆艳抹的女性一字排开站在路边。记者暗访发现,在这个行列里,不但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子,还有男扮女装者。 燕莎桥附近,多名“站街女”沿街招揽生意。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站街女”脱衣。 东三环燕莎桥下,使馆区旁…… 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成群的女性浓妆艳抹,站在辅路旁,见男子路过,他们就会轻佻地招手、吹口哨。见有人停下脚步,他们会争相“推销”自己,换地点进行卖淫,其中不乏一些男扮女装者。 目前这些“站街女”卖淫已成气候,

[摘要]北京东三环燕莎桥下,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浓妆艳抹的女性一字排开站在路边。记者暗访发现,在这个行列里,不但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子,还有男扮女装者。

北京使馆区旁“站街女”调查:不乏男扮女装者


燕莎桥附近,多名“站街女”沿街招揽生意。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北京使馆区旁“站街女”调查:不乏男扮女装者


“站街女”脱衣。

东三环燕莎桥下,使馆区旁……

每当夜幕降临,总会有成群的女性浓妆艳抹,站在辅路旁,见男子路过,他们就会轻佻地招手、吹口哨。见有人停下脚步,他们会争相“推销”自己,换地点进行卖淫,其中不乏一些男扮女装者。

目前这些“站街女”卖淫已成气候,影响首都形象和附近居民生活。近日,京华时报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举报

繁华区“揽客”

“这帮女的在此活动很多年了”,在燕莎桥附近居住的李先生称,他每晚11点后回家时,均可看到很多女子站在路旁,“每个都浓妆艳抹,很多人冬天也穿着丝袜,下雪还穿着高跟鞋”。

“很多嫖客都是直接开车过来,摇下车窗,交谈几句,女的上车就走”,李先生说,有些时候,有嫖客因价钱商量不妥,放弃交易,“女的就特别气愤,摔车门,甩脸子,嘴里还骂骂咧咧”。

李先生说,这些“站街女”人数不定,夏天时近20人,冬天气温低人数变少,最少时仅两三人。年龄也不限,二十多岁和五十多岁均有。

“使馆区老外特别多,这么多女的卖淫,也太有损首都形象了”,李先生说。

探访

树林里“野战”

11月18日晚,记者来到燕莎桥附近,昏暗的路灯下,多名女子站在寒风中左右翘望,其中一女子看似20多岁,身材高挑。记者与其对视,该女子立即走上前。

“做吗?200元,全套,事后付账”,这名自称蓉蓉的女子询问,“地点很安全,不用担心被警察抓到”。

记者在蓉蓉的带领下来到亮马河南侧的一小片树林里,蓉蓉突然站住脚。

“你们都在这里做?连个床都没有?”记者对“做事”地点表示惊讶。

“最近管得严,没法带你回屋里,如果被抓,肯定说不清”,蓉蓉答道。

记者低头观察,落叶中有不少已用的避孕套。随后,记者以“天冷为由”离开。

记者返回燕莎桥,与另外多名“站街女”交谈。多人告诉记者,“其实那个叫蓉蓉的,是个男人”。

“站街女”们透露,使馆区附近二十多个站街女中有4个是男人,这些男人被称为“妖儿”。“妖儿”们心理没问题,也没做过变性手术,他们只在漆黑的树林里“野战”。这些“妖儿”在树林内接客频繁,因此收入也不菲。

出租房“做事”

话语间,一名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妇女穿过马路,来到记者身边。

“我可以带你到房间里,跟我走吧”,该女子说。

在其指引下,记者和她乘坐出租车前往不远处的枣营南里社区。该女子将记者带进了一个出租房内,屋内设施简陋,只有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和一台电视机。

女子进屋后先将电视打开,并要求记者先付钱。记者付费后,女子开始脱衣服,记者见状,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房屋。

讲述

站街女堕落的背后

1 为了家庭我得攒钱供儿子上学

年龄:44岁家乡:山东

王红谈起自己的生活,显得满不在乎。

她是个单亲母亲,家里的孩子6岁了。之前在山东老家种地,同村的一名妇女出来“做事”,“人家每次回家都带很多钱,家里的房翻盖了,车也买了。那年孩子要上小学,钱不太多,就跟着出来做了”。

她每月平均能挣一万多,最多的时候一晚上接三四个客人。

“再干几年,攒个十多万块钱就不干了,回家开个小店”,王红掐着手指说,现在不多挣点,家里的老人谁来养、孩子上学谁出钱,要不是穷,没人愿干这个。

2 为变富有就想过有钱人的生活

年龄:25岁家乡:河北

圆圆是这群人里年龄较小的女孩。

“生活条件高了,没钱不行”,圆圆说,她以前学习还可以,不是坏孩子。高二上学时,她与社会上一个“哥哥”交往,随即坠入爱河,“学坏很容易,抽烟喝酒,那一年我全学会了”。因为谈恋爱,她耽误了学业。17岁那年,圆圆开始北漂。

“我以前做的都是服务业,赚得少,根本不够花的”。圆圆说,21岁那年,一名大姐带她入行,“我以后就想买辆跑车,就想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别的行业我做不来,我看只有这行能成全我”。

3 为躲家暴人老没钱只能干这行

年龄:54岁家乡:东北

刘芬是王红的好姐们。

“家里有个老头,一喝酒就打人,一赌气就来北京了,人老了哪个单位都不要,只能干这行”。刘芬说,起初从业时有心理阴影,每天要躲警察,“就像老鼠躲着猫一样”。

慢慢的时间久了,资历也深了,这一切看得越来越淡,“我都半百的人了,没什么臊不臊的。”

刘芬说,站街要比在店里安全,警察经常来,但因为抓不到现行,只能教育为主,刚把我们轰散,见警车一走,我们便又回来了,“我认为这就是份职业,什么样的工作都要有人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本版采写京华时报记孟凡泽

编后

卖淫,是丑陋的。

其违反法律,败坏风气,与现代文明发展背道而驰。

值得关注的是,社会上很多“站街女”并不认为卖淫可耻,反倒将其看作致富“利器”,当成买房买车的“捷径”。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子加入这个行业,一些中老年妇女也参与其中。

追求财富没有错,错的是追求财富的路径。

近些年来,北京警方为打击卖淫嫖娼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但对此种机动卖淫方式打击起来确实存在现实困境,难以遏制。

我们想说的是,生存的方式有很多种,唯愿那些“站街女”能摒弃这条偷偷摸摸的路,与阳光结伴,健康前行。

同时,也希望相关部门多想办法,让“站街女”问题得到彻底治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